最近做的一项试验,我有两个从烟雾报警器里拆的镅241,释放的是α射线,能量很低,一直在想能不能用于核电池之类的永续放能装置,就算是能发点荧光也行,于是拆了个荧光数码管当做激发材料,这个东西的原理跟电视机相似,荧光粉受到电子激发而发光,我想氦核应该也能代替电子产生相似效果。 那天晚上我睡觉前花了10分钟适应黑暗,然后就捣鼓那个东西,看到眼睛都快瞎了,貌似隐约看到有一点点亮光,但是不确定,改天找朋友借了微单来拍,ISO25600,曝光时间30秒,终于确定那点能量可以发光,但是非常微弱,几乎无法使用,看来要达到可以“感觉到”的能量还是需要把元素浓缩啊!谁有能量更强的辐射? 这是这货正常工作时... (附件:152543) 砸了一个坏的,灯丝断掉的,取出荧光材料,把放射源对准了,开拍,这是咱们在有窗的房间关灯拍摄的,曝光30秒,ISO25600,天空的光污染太严重,直接变成白天orz...... (附件:152541) 不甘心,跑到衣柜里拍,这下全密封了,理论上应该是漆黑一片的,但是还能看到背景,估计是相机屏幕的光漫反射到整个空间产生的,依旧是30秒ISO25600,放射源摆在管子的左边,能依稀认出数字8的左边微微发绿,这说明荧光粉对于微弱的α射线有反应,但是真心很弱啊.... (附件:152542) 放大来看 [

由于事情刚发生才几个小时,所以各种信息还特别不充分,下面仅以目前获知的有关信息为基础做一些猜测(意思是如果信息有误可能结论就错误,大家且当提高分析能力)。 目前的信息:777-300,注册号A6-EMW,机龄13.4年(200304首飞)航班号EK521从印度Thiruvananthapuram飞迪拜。 事故概况:1、FR24上迪拜机场有real-time track,所以基本可信,从FR24上看,EK521没有做出迫降的动作,执行的是正常的降落程序和IFR飞行规则。 2、图片上看,飞机的起落架均看不到,可能是全部折断或者收起状态。 3、飞机偏离跑道中线,但没有冲出跑道。 4、飞机触地后发动机起火,后火势蔓延全机大部被烧毁。 5、有消息称触地后有爆炸声两次 6、迪拜机场当时的METAR和TAF均显示有风切变迹象。 7、暂无伤亡报告 目前国外媒体是这样描述的: (附件:268168) 然而,飞机的三个起落架同时折断是非常少见的极特殊情况。而如果是某一侧主起落架先折断之后连锁反应,飞机会立刻发生严重偏航冲出跑道。如果是前起落架故障飞机的两个主起落架是能够支撑飞机的。 根据上面的信息,我斗胆猜测两个可能: 1、这架飞机飞行员忘记放起落架直接降落了(这种事情国内外曾经发生过多次事故和更多次事故征候),于是落地瞬间发动机起火小规模爆炸燃烧。加上由于GPWS工作可能在第一优先级的风切变告

史上第一种被发明并被实用化的无线电发射机。 原理: 由于时代条件所限,火花发射机并不包含现代常见的晶体管/真空管等有源器件。这种发射机的主要部分是一个LC振荡电路,使用火花间隙产生间歇放电的方式来激励,从而产生能够被发射的高频信号。 结构: 历史上的火花发射机有多种类似的结构,例如赫兹在首次实验验证电磁波存在的著名实验中使用的: 另一种早期爱好者使用的由交流供电的火花发射机,具有电机驱动的旋转火花间隙,用于控制打火频率:    这里使用一种较为精简的电路:   图中左侧的高压电容和右侧LC电路中的电容被输入的高压充电,电压达到击穿电压后火花间隙开始产生电弧放电,火花隙被短接。充满电的右侧电容与电感形成LC电路,开始振荡,同时振荡产生的高频信号进入天线被发射出去。由于没有有源器

一张wafer镇楼,另一个是我们的产品,一个机顶盒的,后面两个是我负责的项目,AndroidTV游戏机,也就是谷歌搞的那个,弄到我们芯片上 到目前为止楼主已经工作接近四年了,这四年都在国内某IC设计公司工作,这个行业没什么神秘的,也没有什么高大上。不管是华为海思还是我们,国内几个公司做的事情都一样,把外国的ARM CPU IP买过来,把GPU IP买过来,把自己的IP整进去,用FPGA调通,流片,做方案板,porting Android、然后发布给下级的方案商推出去,最后大家就能从淘宝上面买到国产平板电脑、国产机顶盒、国产手机。。。。。。 大家都比什么呢?研发速度、Cost Down、功耗、Cost Down、跑分、Cost Down..... 楼主在公司里面搞软件,也就是porting Android,Porting、调bug、解bug、实现一些新功能,硬件的知识、毕业就忘得差不多了,不过晶振怎么接我还是记得的[s::lol] 我在坛里面发的帖子大多是化学和烟花焰火的,这些是我的爱好。在现在的公司辛苦搬砖了四年,虽说没有大富大贵,不过好歹给自己在二线城市安了身,和我一起的进去的同事,有的结了婚,有的辞了职去了国外,有的跑去骑行追寻理想。有的把业余时间拿去炒股票。而我去干我喜欢的事情。 平常工作怎么干呢,新IC出来了,拿到方案板就开

洞穴通信一直是难题。在煤矿等矿井中,地下洞穴通信通常采用有线方式解决,也偶尔利用无线方式,但这些方式都需要较为复杂的基础设施。在没有基础的野洞进行应急通信,通常的方式无法采用,就需要一些奇技淫巧。泰国洞穴救援中,最初的通信依靠科技爱好者的长波地下电台来实现。 但是长波电台这个东西要插天线,操作也比较复杂,对于初期的长距离、分散性的搜索任务而言比较适合。确定被救者位置后,救援人员一旦人数众多且集中在一条路线上,显然就没有对讲机方便,甚至根本不能满足需求了。后来用到了一家以色列公司的自组网的数字中继设备,通过十多台中继,使用2.45GHz左右的频段,解决了单条隧道的全线通信问题。 在2018科创年会上,我们重现了长波地下通信的场景,验证了设备的可行性。在洞穴内也采用UHF电台通信(本次430MHz,业余电台首选1.2GHz。关于隧道通信的频率选择,历史上研究得很透彻),但只要隧道出现大转弯或者高低迂回(总之就是3D的转弯),信号就会迅速衰减。因此,如果采用UHF通信,每处大转弯都需要设置中继设备,年会探索的700米山洞,至少需要中继3次。 本

作为一个常年咳嗽,对PM2.5极为敏感的老人家。我基本上每年冬天都要常备氢溴酸右美沙芬和盐酸苯丙哌林,以及偶尔常备的氨溴索口服液。。。 上周北京年会回来后,也不知道是帝都夏天的PM2.5也高于本地,或者是因为在PEK T2因为延误热了一个晚上造成抵抗力下降感染,还是因为在溶洞平均5微希每小时的环境里吸了五小时氡气(误)。 反正干咳5天半有余,今天情况加重,遂按照经验前往药店买药。 结果,跑了附近的3家药店,看了四十种XX枇杷露和二十种糖浆,甚至还有枇杷人参止咳润肺糖浆这种东西。。。 可是却没有最常见的西药:右美沙芬和苯丙哌林,然后顺便看了一眼化痰药,连氨溴索都没有。。 如果说上一代的可待因类药物因为成瘾性和易制毒被严格管制,为什么现在使用的注入右美沙芬和苯丙哌林这些,没有成瘾性和易制毒担忧的情况下,为什么反而数量减少了? 对此感到难以置信,西药止咳药/化痰药并不像靶向药那样,药价高昂,基本上都是50块能用一周。。。 哪怕保证利润,也是非常可观的。。。 为什么药店不卖呢???难以置信。。。 最后,还是用不可告人的手段让药店卖了我两瓶右美沙芬。。。 看来,药店还是有的,只是利润不够高? -

Part n:绪言 Rt,很早以前就想对朋友和家人抒发一下内心的想法了,但苦于不理解,一直憋得慌。今儿中考考得有点差,和我爸妈发生了分歧,正好有“灵感”,再想到 @Jam.exe 的愿望,顺便就上科创和同志们谈谈。粗略想了一下,就以咱们KCer最关心的两个对立面,理想,和现实,作为本文的标题。 本文可能长期(不定期)更新。我写过一篇议论文,相当之粗糙,本文中由于是杂谈性质,不是标准议论文,会有很多论述不充分之类的问题,敬请各位同志提出并谅解。 先放张我平生写的第一篇议论文(见笑)。    现在,咱们开始。 Part H:现实——学习、工作与人际关系 Section H         人,不可避免地要活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人只追求理想而不立足于现实,他将失去大地;而如果人只活着现实中不追求理想,他将失去蓝天。”我赞成这句话的观点。确实,现实条件是人实现自己的意义和价值的重要条件。简单举个例子,白毛女就是因长期住在山上与世隔绝而失去语言功能的(她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再现实一点,以前航天事业受众面极小,因此几乎被国家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