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用软件正弦波发声器,集成声卡,二百多元的耳机来测试。 我能听到的极限声音是18600赫兹——16赫兹。我24岁,这个成绩算是很好的了。 软件下载地址:   http://www.edifier.com.cn/scn2005/support/sup_software.php (新更换的软件,此软件是绿色免安装的,操作也以前那个简单的多)      新出生的婴儿可以听到超过15赫兹——20000赫兹以外的次声波和超声波,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环境的破坏,听力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下降。 我在其他论坛认识的人,绝大部分耳朵频响只有20到15000甚至13000赫兹了。   长时间的听耳机,环境过于嘈杂,耳朵受到药物影响等都会破坏听力,我小的时候看过一个科教片,把一只猫放入摇滚乐现场两个小时,看到猫耳朵里的神经遭受了大量用不可逆转的损害,所以我从小就爱护耳朵。 希望我将来老了时候耳朵不会太隆。   保护一个好的耳朵十分重要,那些潜心修炼的音响发烧友,和专业录音,甚至可以听到万分之一大小的声音失真,换一根音箱的电源线,都可以从音质中感受出来。 能够细腻享受高级音质的乐趣中是多么迁惬意! 人多对人交流的贡献甚至超过眼睛。爱护耳朵吧。

三年12班的赵明毅告诉央视记者,他这次决定要做一枚火箭发动机。为什么要做火箭发动机呢?面对记者的这个疑问,赵明毅犹豫了一下,说:“我要做科创最先进的发动机。”但是当记者追问“那样究竟有什么意义”的时候,赵明毅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喉头哽咽了一下:“这……我们做发动机,是一种追求,我不会管别人说什么的,做好自己就行了”。 语毕,赵明毅从床底下拉出来一个箱子,“这个是HMTD,这个是PETN,这碗是T……那个,你先等一下”说着推开了摄像机,“这个不能拍,这个明天要上台表演,现在让你看到就没意思了。”接着,他从箱子角落翻出来一根黝黑发亮的管子,“就是这个,碳纤维管,我上个星期从淘宝买的,我今天就要用它做发动机。” 将碳纤维管夹上钻床后,赵明毅从箱子里拿出火柴,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叼着烟的他,把火柴放回箱子里,跟记者聊了起来。“我跟你讲,这个碳纤维管,比铝合金、钢管都要便宜,省钱,而且更坚固。最开始我是不知道有碳纤维发动机的,后来是科创的一个叫做‘装甲师’的网友在qq上加了我,他说他花3年时间研究合成了一种新设计,可以给发动机减重。”说到这里,赵明毅脸上的神情缓解了不少,“当时我说我想学,他就让我跟他拜师,叫他师傅。然后他把他的独门绝技,也就是碳纤维发动机技术传授了给我。在此我非常感谢‘装甲师’对我的耐心调教。如果没有他的帮助,碳纤维发动机对我可能还是遥不可及。” 记者注意到钻床边上

科创是以科技领域的学习、交流、分享、协作为纽带,以科技爱好者为主要成员的垂直社区。 优秀的职业科学家和工程师通常首先是科技爱好者;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业余科技爱好者。满足好奇心,体验兴趣的力量,解决理论或现实的问题等,是爱好者们的共同需求。 创客、极客是科技爱好者的时髦称呼。极客通常指爱好动手实践,并且内容存在危险性、极限性或者稀缺性的科技爱好者。 多数科技爱好者在很小的时候(通常是幼儿园或者小学)就开启了对科技的极度热爱,通常以玩了某东西,看了某书等偶然事件为起始。爱好者因此有多得多的时间积累专业经验,并且自我驱动进行学习。在任何行业,爱好者都是珍贵的。 科技爱好对某些条件具有精神病学上描述的依赖性。以机械爱好为例:有了手枪钻想台钻,有了台钻想铣床,有了铣床想CNC……因此,某些爱好者社区(例如无线电方面的)常被称为病院…… 解决依赖性的办法是“以贩养吸”,这是科技爱好者创业比例较高的原因之一。 更主要的创业原因是对未来的向往或对行业现状不满。科技爱好者总是能发现不合理之处,并且能够自己动手建设和改善。 科技爱好者与江湖科学家(“民科”)根本不同。业余爱好者只是没有从事相关职业,并不代表水平不专业。称呼爱好者为“民间科学家”是对他们的严重侮辱。 在科创,可以: 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同他们建立友谊;

[font=tahoma, ][color=#444444][table=100%,#ffffff]当花费了数万块的光学望远镜只能放在这个浑浊污染的世界里和乌云密布的天空下看的时候,不免怅惘。大气扰动几乎摧毁了所有的观测兴趣。所以应该有人考虑在自家后院发射一个自制的太空望远镜。根据有效载荷的计算,一枚500公斤的自制3级火箭,就可以发射约10公斤的地球轨道望远镜。 火箭部分:火箭技术现在不是高科技了,别听那些专家忽悠,再过几十年也都属于木匠活了。找些参考书,氧化剂和还原剂之类装罐的有些危险,注意安全。箭体部分其实就是几个个大罐子接合起来的,尺寸偏差不要太大,发动机自己可以用一些合金材料做,有点类似航模上的喷气小引擎,其实比那个还简单,就直接喷射型的就行了,资料应该都能找到,陀螺仪有得卖,箭体发射控制器实际上就是一个单片机而已。写个程序调试一下应该没问题。也就是管火箭发射后姿态控制,一二级分离,二三级分离,最后星箭分离的。发射时注意安全,别砸到邻居屋顶和伤着人就行了,地面控制台就一台电脑加个锅型天线足矣。也别喊倒计时了,累,直接按回车键就行了。 空间望远镜部分:把买回的望远镜安装到自制的卫星舱体内,镜头前面的开窗口处有一块镀膜玻璃,除了望远镜及后部的CCD之外,卫星舱体一般充有氮气,10度~20度,要保持恒温,防止到了地球背面会冻坏,因为有很多电子设备要这个温度段工作,除此之外还

无人机无线电干扰原理概论 刘虎 (科创研究院,仪表局) 1、引言 近年来无人机(本文指民用多轴飞行器)正以空前的速度普及,由此引发的关于安全的忧虑日益增多。许多有关部门甚至个人都希望采取一些措施,阻止无人机飞临敏感区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以采用很多方法,比如训练老鹰飞去抓捕。 (附件:271756) 除了这类眼球效应大于实用的方法,最实用、性价比最高的方法莫过于无线电干扰。 目前所有的民用无人机都需要用到无线电技术来实现定位、遥控、图像传输等功能。当然某些特殊用途的无人机可以采用诸如地形匹配、图像识别以及高精度惯性导航的办法来确定自己的位置,并且自主的完成任务,但在民用领域尚未普及。既然无人机必须使用无线电技术,就可以对无线电进行干扰,从而达到使无人机失控或折返的目地。 目前商品无人机必备的主要是GPS定位和遥控这两个部分。如果用于拍摄图像或其它测试用途,还必须有下行的图传和遥测通信。无线电测高和防撞设备也偶有使用。 在攻防态势上,通常无人机的操纵者和需要设防的敏感区域之间有一定距离。无人机从操纵者附近起飞,然后逐渐飞临设防区域。当无人机到达设防区域附近,能够开展有效的侦查或破坏活动时,无人机到设防区域的距离,通常比它到操纵者的距离要近得多。 在上述态势中,操纵者发送的一切上行信号(从地面向无人机发送)都会因为距离远而比较微弱。采用同样的功率,防御者由于距离无人机更近,信号将比操纵

这是一个宏大的话题,本文尝试初步、概念性的开个头。然后请大家谈谈自己是如何学会“正向设计”的。 一、什么是正向设计 前几天有个厂长联系我,说客户给了他们一只天线和一台仪器(科创造的,因此他跑来找我),要他们造出一模一样的天线,然后用这台仪器检验,在指定频率驻波低于1.5,就合格。这个厂是做金属加工的,他们精确的测量了天线的零件,按照完全相同的尺寸仿造出来,但是接上仪器,就怎么也不合格。客户说零件尺寸可能需要微调一下,于是厂里用一周时间来打磨、尝试,然而依然不行。厂长疑惑的是,看起来同样的材料、同样的零件,为啥别人的行,他的就不行? 我只能告诉他,应该请一个懂得天线的“正向设计”的工程师,对于你遇到的问题,应该不需要重新建模,周末来两天就能把问题解决掉。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在哪里去找能解决问题的人。 为了解决一个问题,我们通常会分析研判,提出自己的办法,也常常看别人是怎么解决的,从已有方案中学习技巧。 不论是自己想出办法,还是理解别人的方案并且恰当的用来解决自己的问题,都属于正向设计 。这里面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能够预判方案和结果之间的关系,哪怕这种关系仅仅是靠经验得来的。 与正向设计相对的是反向设计。所谓反向设计,通俗的讲就是仿造,对已有的作品进行分解、测量,然后按照相同的尺寸做出设计图。绝对的反向设计主要发生在机械零件、模拟电路等“看得见、摸得着”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