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玄明。 刘彦辰41:15怎么人多反没人说话了? 苏加诺43:53你先开个头嘛找个话题一起在聊啊 刘彦辰45:23那就说说通讯设备的发展 刘彦辰45:43手机将如何发展 刘彦辰46:29苏加诺拟设搞设计的,应各有发言权。 苏加诺48:35搞设计我只是班门弄斧还是听听这里的高手吧 苏加诺48:49呵呵 刘彦辰49:39现在正在启动第四代通讯设备研究 苏加诺50:22那是怎么样的呢 刘彦辰51:29实现无线通讯与宽带等同 玄明57:07我来了 玄明57:10刚才看小说呢 苏加诺53:59哦好的 玄明57:48通信设备的发展方向嘛?我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玄明58:10我的公司的主要客户就是通信行业,我对这个行业的一些情况还是很了解的。 刘彦辰55:33撞玄明的枪口上了 苏加诺55:36请教下 玄明59:23??啥叫枪口上了?我这么善良~ 刘彦辰56:04那听听玄明的高见 玄明59:59我认为以后通话费将消失 刘彦辰56:38你的专业对口啊

我国发明家的主要缺点 (摘自科创联网站,援引自发明论坛) 1, 不善于积累核心技术,所谓核心技术就是长期研发积累的经验教训。我国发明家急于求成,功利因素浮在表面。没有利益的事情就不做,而长期积累过程是没有眼前利益的,就没有兴趣参与。不重视基础技术的研发和积累。 2, 不善于交流传承。也就是说“窝里斗”,骨子里面不信任他人,不能形成群体优势。有基础的人由于心理习惯不主动交流,而没有什么基础的人又喜欢异想天开天天搞永动机掩饰自己的或者用这种方式标榜自己,都是不善于交流的表现。 3, 眼光放在“点子”或者“产品”上,而不是放在人才或者技术储备上面。江湖习气。这一点实际上是前面两点的结果。 4, 喜欢寻找“替罪羊”,抱怨国家政策,抱怨社会。 以上四点是阻碍技术进步的主要障碍,是我们应该克服的。因此,应该旗帜鲜明地鼓励突破上面四种不良习惯。我们应该: 1, 积极交流一些基本的技术经验,技术积累往往是付出过努力才能得到的,不“免费供应”原则上是可以接受,但是原则上同样应该鼓励积极参与进行技术基础的交流,应该鼓励积极学习新手段新技术。 2, 突破交流障碍,主动参与讨论,而且把交流的重点放到能够产生效益的正道上来。当然这些

苏加诺 大家来玩个游戏怎么样,是跟设计有关系的 玄明 嘿嘿,那我擅长 李明 哦,是吗,可能我不行 苏加诺 又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呢 苏加诺 那现在我们就开始吧 听好:设计基本能力就是要能根据产品各种特征要素,或者直接听到一个产品的名字就可以设计出新产品,并要求说出来 的产品具有可行性、新颖性。 玄明 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李明 洗澡的,你们搞个新的东西 苏加诺 我说一样生活中的用品 大家根据这个用品 进行设计 改成一个新的产品 并说出它的实施方式 谁说的最多 而且有产品最好的就获胜 玄明 嗬嗬,说吧 苏加诺 就洗澡的吧 李明 好呀 苏加诺 汽雾洗澡器 玄明 不会吧,范围太宽了吧 李明 呵呵,我先说,我觉得洗澡的可以有擦澡的自动搓澡机 苏加诺 玄明你怎么老发呆啊 玄明 我在思考啊 玄明 折叠式澡盆,充气式以保证舒适性,中间有折叠铝架已使其坚固。平时可

综摄法的实施技巧 一、背景说明   综摄法又称类比思考法、提喻法、分合法,是由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教授W·J·弋登于1944年提出的一种利用外部事物启发思考、开发创造潜力的方法。 弋登发现,当人们看到一件外部事物时,往往会得到启发思考的暗示,即类比思考,而这种思考的方法和意识没有多大联系,反而是与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事物有紧密关系。 事实证明,我们的不少发明创造、不少文学作品都是由日常生活的事物启发的灵感。这种事物,从自然界的高山流水,飞禽走兽,到各种社会现象,甚至各种神话、传说、幻想、电视等等,比比皆是,范围极共广泛。弋登由此想到,可以利用外物来启发思考、激发灵感解决问题,这一方法便被为综摄法。 二、方法大意   综摄法是指以外部事物或已有的发明成果为媒介,并将它们分成若干要素,对其中的元素进行讨论研究,综合利用激发出来的灵感,来发明新事物或解决问题的方法。 具体说来: 1. 培训对象:不同专业职能的研究人员以及各行业内行; 2. 培训目标:通过综摄法发明新产品,解决新问题; 3. 培训内容:运用四种模拟法,按两条原则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 4. 培训方式:会议讨论方式。 三、具体操作 准备阶段 1. 确定会议室和会议时间

企业在紧缩时期如何创新 刘祖华 谁都知道,公司的成长——真正的成长,不是通过收购获得的表面上的营收增长——依靠的是创新。而说到创新,人们通常总会与研发上大把的花钱联系在一起。可是在这个厉行节俭的年代,每一家公司的每一笔预算的每一个款项都要经过没完没了的审查。而且,公司对新开发项目的筛选也是前所未有的严格,为的是将资源集中在少数几个胜算较高的项目上。此外,有些公司还在加速培养研发人员的商业意识,使他们能从一开始就能辨别出某个构想是否值得继续深究。 作者认为上述节俭措施虽然值得称赞,但还远远不够。在目前这种开支紧缩的时代,公司要想实现增长目标,惟一的方法就是提高创新的投资回报。单是将研发部门的腰带勒紧一点还不行,公司必须对创新生产力(innovation productivity)有一个全新的思考方式,制定一套有力的战略,使花在创新上的每一个子儿都能听得见响。少花钱,多办事,这是真的吗?本文作者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创新的产出(指新流程、新产品、新服务和新的商业模式)与创新的投入(即资金和人才)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相关性。在这看似矛盾的论调之中往往蕴藏着突破性的思考:公司对创新的高投入不一定能得到高回报,而较低的投入也未必就不能产生飞跃式的创新收益。关键在于你是否掌握了“少花钱搞创新”的诀窍。因此,作者提出了提高企业创新生产力的

惊闻维基百科被封锁   今天,忽然听说维基百科被封了,原因是其中包含不良内容,令我感到非常震惊。赶忙输入维基百科的网址zh.wikipedia.org看看,正如预料的一样,的确是上不去了。   维基百科是我经常去的地方,对于我来说,维基百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百科全书,我有什么不明白的东西,或者典故,我用GOOGLE搜索时候,显示的第一个条目常常是维基百科的条目。我想,在绝大多数人的心中,维基百科都是一个庞大的网上图书馆。我也对无数义务维护维基百科全书的工作者表示敬意。   然而,这么优秀的而庞大的知识宝库,现在竟然不让我们访问,这是我怎么也不曾预料到的。以前记得电视上有句话,叫做“知识改变命运”。现在我明白了,某些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是不希望这个社会上有太多的人拥有知识,人民拥有越多的知识,他就越害怕,中国五千年来一直“民智未开”也不就奇怪了。于是这个对于我们来说是无价之宝的百科全书,自然难免会遭此毒手。   一个开明的君主,会顺应历史潮流,体察民情,爱护百姓,树立了政权的良好形象和声誉,赢得了百姓的拥护。在科学技术上,暂时的落后也并不可怕,只要励精图治、奋起直追,努力学习和领会强国的先进经验,那么就会象日本明治维新一样,三十年就能创造一个强盛的国家,成为亚洲强国。 <

仅仅0.6%,就打断了中国的脊梁 转自华声在线。有较大删节。 为什么毛周争取到的原料产地和倾销市场我们丢掉了?为什么以前造出大飞机,现在不行了。为什么80年代以前中国那么贫穷?为什么现在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是人才过剩吗?一切因为这0.6%,GDP成份论。 单纯比较GDP多少是没有意义的。做1亿条裤子和造1架飞机的GDP是一样的。但是造飞机的是富国,做裤子是穷国。就是造100亿条裤子也比不上1架飞机。国家的穷富不是看GDP的多少,而是看GDP的成分。要论GDP,大清国是小日本的4倍,但是大清国的GDP是茶叶、瓷器和裤子,日本的GDP是大炮轮船。甲午战争,日本的大炮GDP一下就把大清国的裤子GDP打回原形。 所以要看看清楚,这GDP是做裤子呢还是造飞机。如果是做裤子,不管你多有钱,你永远是个穷国。如果GDP是造飞机的,那么也许你现在很穷,但是你很快就富了。 二战刚结束,日本被美国炸平了,一无所有,还得赔钱,GDP是负数。那时候日本穷得很,物资缺乏,搞配给制,发肥皂票什么的。但是日本会造飞机。所以“改革”了20几年,很快就富了。 解放后,领导层认准了造飞机的路子,脱了裤子当当,派1万8千多留学生去苏联东欧留学,学习造飞机,所以国家很穷。不过到1980年,中国终

DIY无线电设备的频率和发射功率选择时的注意事项 电子产品发展的趋势之一,是无线化。DIY的设备,越来越多的应用到无线电收发信技术,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是重要的创新源。众所周知,国家对无线电发射有严格控制,只有在很少一部分频率,在使用很小的功率的前提下,允许不经申请。 有的朋友认为,业余频率就可以随便用,这是不对的。业余频率用于业余业务,同样必须审批,由省一级无线电管理机关颁发无线电台执照。如果自制的设备在业余频段发射,很可能干扰业余无线电通讯,甚至引起国家批准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公愤,这在国内是有先例的。有的朋友认为,只要功率小,就可以随便用。这种认识也是不对的,只要不是国家明文规定允许不申请的情况,功率即使很小,也必须审批。只是由于危害不大,通常不用刻意去要求。但是,如果做成产品,批量生产,就不能这样做了。例如在很多城市,都发生过勘探部门的数据传送系统非法占用频率,干扰正常通讯的事情。 为了做到合理、合法,DIY设备时选择频率和相应的发射功率,应该遵守国家的规定。我国将发射功率很小,用于无线电遥控、数据传输(蓝牙或其它用途)、无线报警、无线传声器等用途的无线电发射设备,称为微功率设备,并对这些设备使用的频率做了明确的规定(见附录)。 例如,用于遥控门窗开闭、电灯和家

我怎么就是不信呢――也说中医和中药 老大,它们到底是什么啊 中医中药历史悠久,流传了几个千年。从这个角度讲,能够如此流传并盛行不衰的,必定有它可以存在的道理。如果谁敢说它完全是假的,那么估计马上就会被无数被中医中药治好的病人用吐沫淹死。的确,活生生的事实不是一个两个,完全不是统计学上孤立意义的个案了。那么,为什么到了今天,质疑中医中药的声浪却越来越大呢? 个人看法是,中医中药有几个难以服众甚至堪称致命的问题。统论中医中药,我还真没这个能耐,只好分开,按我能想到的说一说。 先就说这个中医。 从道理上说,既为医学,研究的是人和疾病,那么首先就要对人和健康有个明确的认识。在中医里,是怎么认识人的呢? 按中医理论,从外往里看,分为发、皮、筋、骨、脏腑等等。其中这个脏腑,细说就是五脏六腑。 五脏还好理解,心肝脾肺肾――虽然中医一再强调,我们说的心肝脾肺肾跟西医说的心肝脾肺肾完全不是一码事,西医说的是几个内脏,我们说的是五个系统,都是泛指。。。 于是就有问题了。这个泛,泛到什么程度?解剖学意义上的心脏肯定应该归属中医五脏中的心这个系统,但是除了心脏,它还包括什么?主动脉?体静脉?植物神经?淋巴管?如果包括,从哪一段到哪一段才归属心这个系统管辖呢,又以什么为标志界定呢?如果不

张国文 保守的出版界:扼杀了创新 在西方学术界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箴言,那就是:“不出版,就死亡。”任何学术成果,要让人们知晓,流传开去,就必须出版;不出版,即使是脑子里装有“相对论”,也如同肚子里的饭菜一样,最后只能被自己消化掉,变成垃圾。所以,西方国家的学者十分重视公开出版(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有些学者即使研究不成熟,也会抛出自己的想法,让大家评议、批评。如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30多年前提出了著名的黑洞理论,可是现在他自己又否定了该理论,而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在最初发表时,其数学推论则完全错误。西方的学术刊物相对较为开放、前卫,什么东西都敢发表。如“恐龙死于打屁”、“雷电与睾丸有关”等等,都出现在刊物上。因此,在西方的一些学术刊物上,有许多论文都是毫无价值的甚至是完全错误的研究,即使像美国《物理评论》这样的著名刊物也不例外。正是西方人的这种出版理念,才导致了他们的创新成果层出不穷。 科学研究本来就是一个不断地“试错”过程,学术刊物就是这个“试错”过程的忠实记载物。如果不允许刊物犯错误,那么就不可能有创新。因为: (1)任何重大的科学创新,首先都不是以一个十分完善的体系出现了,最初她不免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甚至一半是对的,一半是错的。如果

崇洋媚外的教训 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在部分高新科技领域取得了极大的进展。60-70年代之际,虽然是“红色风暴”时期。但是,就是在这个时期,很多如今的项目都是那时秘密研发雏形的。譬如“外空2次核裂变技术(初级氢弹)”、“大型电子管,晶体管计算机转化技术”等等。但是,当时这些科研机构都是凭其本身那种所谓“革命主义”精神在自我奋斗。白天遭受批斗,攻击,晚上他们回到“牛棚”以后依旧会为那个国家,那个政府去奋斗。很多数据资料,都是依靠手工计算完成的,这种工作含量的力度,在美国人看来,十分难以想象。举个例子来说,在当时东北地区一个“干校”劳动的数名高级专家,在那样环境里,秘密搞出来最早的“工业机器化全自动系统”就是后来通称的“军用机器人”。这个计划最终被当时主导工作的周总理所关注,并且报告病中的毛泽东。随即这些人被秘密转移,据称是被“保护起来”了。 说以上这些,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目前中国社会对60-70年的评价就是:一无是处。不提及这些很难令人联想到,进入80年代改革时代,中国可以一下子涌现那么多高新科技成果。 80年-84年,日本国刚刚进入快速科技化时期。就是现在所说的“高科技时代”。日本在面对高额外汇储备下,发生了根本性的战略改变,不惜将大批资金注入到摆明是圈套的“90发展对抗计划”。至使其

爱因斯坦:科学探索的动机 这是爱因斯坦于1918年4月在柏林物理学会举办的麦克斯·普朗克六十岁生日庆祝会上的讲话。讲稿最初发表在1918年出版的《庆祝麦克斯·普朗克60寿辰:德国物理学会演讲集》。1932年爱因斯坦将此文略加修改,作为普朗克文集《科学往何处去?》的序言。 ——编者 在科学的庙堂里有许多房舍,住在里面的人真是各式各样,而引导他们到那里去的动机也实在各不相同。有许多人所以爱好科学,是因为科学给他们以超乎常人的智力上的快感,科学是他们自己的特殊娱乐,他们在这种娱乐中寻求生动活泼的经验和对他们自己雄心壮志的满足;在这座庙堂里,另外还有许多人所以把他们的脑力产物奉献在祭坛上,为的是纯粹功利的目的。如果上帝有位天使跑来把所有属于这两类的人都赶出庙堂,那末聚集在那里的人就会大大减少,但是,仍然还有一些人留在里面,其中有古人,也有今人。我们的普朗克就是其中之一,这也就是我们所以爱戴他的原因。 我很明白,我们刚才在想象随便驱逐可许多卓越的人物,他们对建筑科学庙堂有过很大的也许是主要的贡献;在许多情况下,我们的天使也会觉得难于作出决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如果庙堂里只有被驱逐的那两类人,那末这座庙堂决不会存在,正如只有蔓草就不成其为森林一样。因为,对于这些人来说,只要有机会,人类活动的任何领

哲学家看科学 曹天予 提要 本文所展示的是一种对科学的哲学理解,这种理解是我自己的一些成见或偏见与当代科学及其反思性思维的发展相对峙的产物。这些偏见可以粗略地概括为“科学人文主义”,该称号是从笛卡尔、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马克思,以及这一传统中其他思想家的著作中沿袭而来的。根据此传统,我们人类作为合理性的主体能够发现客观真理和普遍准则,并能在此之上建立起思想和行为的体系,从而去征服自然,去合理性地重建社会生活,人类也可以从无知、迷信和偏见,从贫穷和匮乏,从所有非理性传统和专制权威的主宰下解放出来。换句话说,人类历史是通向解放的进步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理性——其最先进有效的成就是科学知识——是主要的资源和载体。 与科学人文主义有关的观念图式(scheme)已成功地表现了科学及其应用中诸多可理解且有意义的进展,诸如在物理学、生物学和其它自然科学中的进展,还有在逻辑学、数学、计算机科学和认知科学,以及在社会学、经济学和其它社会科学上的进展。然而,成功从来不是一个整体的事件。在遇到量子力学、元数学,尤其是人类学时,观念上的困难已经显露出来。从而,在元图式(metascheme)与科学所提供的“经验事实”之间所产生的紧张,由于受到了流行的理论话语(discourse)方式的更为强烈

所谓道理并非真理。道理,顾名思义即规律的整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么什么才是真理呢?道理是个人对世界对不同人认识整合,一个人的道理不是真理,两个人的也不是,那么一百万人的共同认识是否就是真理?也许我们永远不知道真理是什么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验,道理就是从经验中整合的规律,从而形成理性化的感悟。如果从形象中感悟,那么我们也能得到一些道理,但它并不是经验,这些道理是在我们无意识中渐渐形成的,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认识真理的潜能,经验不能够带给我们真理。在大自然中,人类的认识只是冰山一角,知识与经验不足以带给我们所有,那么我们可以试着摆脱这些约束。 宇宙的一切秘密都蕴藏在一般事物中,事物虽然只是一个小片断,但却可以反映全面,如果用理智去认识片断,那么就不会得到整体。我们人体中一个枝节可以反映一个人的整体,不要认为脚只是走路的,脚中隐藏着整个人体器官和经络,是人体全息图,因为全身的肢体也是由人体相同的细胞分化而来的,甚至可以说由一个精子变来的。同样人体也是宇宙的全息图。我们虽然不完整,是有缺陷的,但却可以反映整个宇宙。 宇宙本来是虚无,然后生了一,一又生了二,二生了三,三则变成了一切事物,一切事物本来就是来源一个同源,但因为数量才显出对比,这种对比是不平衡引起的,因此宇宙从差异中呈现形象,从混乱中形成规律,由偶然来体现必然,

中国学术向何处去——有感于“反动学术权威” 文革时代最被人诟病的,是对知识分子的冲击,尤其是对搞科学研究和学术研究的资深学者,往往作为“反动学术权威”而被批斗。这种现象对我国的学术思想的百家争鸣造成了很大危害,几乎使社会变成了一种声音,结果是以政治口号代替学术思想。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一切恩恩怨怨已成过去,而历史,还将重新开始。 但是现在呢?改革开放后,学术思想界似乎获得了自由,以致人们欢欣鼓舞,记得当时作家徐迟有一篇散文《科学的春天》,那是很能鼓舞人心的。没有了学术思想研究上的两条路线之争,学术气氛应该宽松了吧?学术思想应该自由了吧? 但是不。中国学术思想界依然缺乏生机活力,一切有创见的、独立的思想理论要想脱颖而出,得到社会承认,仍需要冲破重重阻力。中国的学术思想环境仍是严酷的。刚刚告别了政治运动,我们又迎来了学术腐败。上上下下的弄虚作假、唯利是图,已经影响到学术界,这种恶劣的社会风气,显然是不利于科学研究和学术创新的。 更可恶的是个别官方学院的“大人物”或“名人”,动辙以“伪科学”的大帽子压人,排斥异己、压制人才,嫉贤妒能。这些人在自己的学术领域内思想平庸、毫无建树,却对无名之辈的独立思想和见解进行打压,这就使人不能不想起,文革时代批判“反动学术权威”是否真的批错了。 在国外,科学思想

悬浮磁疗床 类型 新型 专利型设计 专利号2004201115216 作 者:吴文倬 1、技术背景或目的 磁场具有磁疗作用,其适用于中老年人,且对风湿、关节炎等有独特治疗效果。本设计利用磁体,达到悬浮与磁疗一举两得的功效。 2、方法 悬浮式磁疗床利用磁极原理,使床在相互接触时,利用同性相排斥,使床板悬浮起来。人睡在上面非常舒适,感觉就象在飞一般。 3、效益 制作本产品的是电磁铁,因此床的成本较低。床的另一个优点是时尚,现在除了有弹簧床、水床、气床、木床等司空见惯的类型外,没有一个能够悬浮在空中的床。因此使用此床较为时尚、新颖,且对身体有益。 4、典型应用或用途 用于时尚或保健用途。 5、推广方式 未提及 6、联系信息 地址:湖北襄樊市第二十四中学 电话:(0)13476409022(吴文倬)

联大七年——自由,学术之生命 何兆武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最值得怀念的就是西南联大做学生的那七年了,那是我一生中最惬意的一段好时光。      一、自由散漫的作风       我在北京上师大附中的时候,每一年开学教务主任都有一篇成绩报告,说我们今年暑假毕业了多少人,有多少人考上了北京大学,多少人考上了清华大学,多少人考上了南洋交大——就是上海交大。虽然我们是师大附中的,但他连多少人考上师大都不报,大概当时人们心目中就认为这三个学校是最好的,所以我脑子里边也总以为,将来我要上大学就应该上这三个学校。       1939年秋天我到昆明西南联大报到,一来就感觉到昆明的天气美极了,真是碧空如洗,连北京都很少看见那么好的蓝天。在贵州,整天下雨没个完,几乎看不到晴天,云南虽然也下雨,可是雨过天晴,太阳出来非常漂亮,带着心情也美好极了。而且云南不像贵州穷山恶水、除了山就是山,云南有大片一望无际的平原,看着就让人开朗。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环境不同了。联大三个学校以前都是北方的,北京、天津不属于国民党直接控制的地区,本来就有自由散漫的传统,到了云南又有地方势力的保护,保持了原有的作风,个人行为绝对自由。没有点名,没有排队唱歌,也不用呼口号,早起晚睡没人管,不上课没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