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西安古城里很普通的一条街道,如果不是专业人员的介绍,几乎没有人知道,这里就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火炸药诞生的地方。   每天晚上下班,中国兵器第四研究院的院长张联社,都会路过办公楼前这面写满了文字的警示墙。   墙上刻的是美国科学家亨利·奥古斯特·罗兰的一段话,他说:中国人知道火药的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因为只满足于火药能够爆炸的事实,而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的进步。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四研究院院长张联社:“我们当时的四大发明,其中就有火药,但是我们只能知道火药的应用能够爆炸,能够燃烧,但是没有追根问底,真正找到它的原理。”   炸药,对于中国人来说,几乎是一个很少人关注的名词,1863年,第一代含能材料由德国科学家成功发明,1941第二代炸药奥克多金相继问世,而此时的中国,几乎还没有展开任何炸药的研究,关于火炸药的研究,中国比西方国家晚了将近100年。张联社将这段文字刻在了研究院的墙上,时刻激励着中国的科研人员。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四研究院院长张联社:“作为血性男儿,如果看到有耻辱,他就会化悲痛为力量,都有这种内在的能量在激发他。”   今天,化学博士梁振要进行一次

上次测量了AD9361的抗阻塞性能( https://www.kechuang.org/t/82167 ),原本听各路大神说坑多,除非加上复杂的预选器否则根本没法用,但实测结果推翻了各路“大神”的说法。 从测试来看,性能虽然不算太好,但也算是可以的。除非高档监测接收机,普通接收机如果不开衰减,基本无法抵抗0dBm量级的阻塞信号,比如无线电爱好者常用的几款手持接收机也就能扛-10dBm水平。我测过罗德施瓦茨上一代高档监测接收机,在既不开前放,也不开衰减的前提下,阻塞电平通常在10dBm数量级(似乎这些设备在混频器前都有一级不能旁路的放大)。但这样的抗阻塞性能下,整机噪声系数在20-25dB左右。而9361在-2dBm阻塞电平时的噪声系数可能还比这个好(有待实测)。 所以我和小伙伴们产生了一个想法: 能不能用9361之类芯片做一款手持接收机 ?由于9361是模拟零中频数字化方案,可能镜像稍大,但作为接收机来说足够了。 功耗方面,假设数字信号处理电路(FPGA等)耗电3W,9361耗电1.5W,其它杂七杂八耗电1.5W,功耗能控制到6W以内。对于现代的锂电池而言,如果采用901那样的两并两串,即可工作6小时以上,实际上如果控制好算法复杂度,9361也只开基本的功能,整机功耗有控制到4W的希望,这样就能干10小时,已经相当实用了。 由于9361有较大的出

[前言:强烈建议只读楼主,读完再看回帖评论。] 社会要高效运行就需要分工合作,每个人分到的工就是他的职业。 你工作便获得回报,不工作就没有回报,这样简单的关系维持着人类社会的延续。 然而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人与人在工作能力和生存欲望上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作为一种本能),但回报越来越不平衡,比如扎克伯格并不具有什么超常才能(只不过他的阅历、运气和知识结构结合的比较完美),但他可以为大半个世界提供社交服务,获得富可敌国的回报。这样的情况正在越来越普遍。深圳一家工厂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拧过一万颗螺丝钉,但他采购的100台机器人每天可以拧一百万颗。北京一个大数据公司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算过一万道数学题,但他的数据中心每小时解决一百万道。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我们将获得无与伦比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这绝对不是免费的;人工智能也要耗电,而培养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据。也许你无法支付电费,也许你连硬盘也买不起,而隔壁家的小刚,爷爷辈就是做人工智能的,积累了300PB的训练数据,训练出来的模型被用于20种女仆机器人。今天我们苦恼的是社会的贫富差距太大,明天我们将要苦恼的是知识积累的差距太大:小刚因为家里那么有知识(积累了那么多私有的人工智能),所以一生下来就能享受各种机器女仆服务,拥有一间机器人工厂,是名符其实的“知二代”。 你也许会问,我今天能付得起电费,今天能买得起硬盘,为

一周活跃用户

帖:3 复:19
帖:0 复:12
帖:0 复:10
帖:0 复:8
帖:0 复:13
帖:0 复:12
帖:1 复:8
帖:1 复:8
帖:0 复:5
帖:1 复:7
帖:1 复:5
帖:0 复: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