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可重复使用火箭飞机系统,结构由火箭飞机(一级火箭)、二级火箭、载荷仓、固体助推器组成。  根据不同的载荷要求,可自由组合单机+二级火箭、单机+二级火箭+双助推器、双机+二级火箭+双助推器等不同的配置。  火箭飞机(一级火箭):前部为控制舱,中部为燃料、氧化剂仓,后部为主火箭发动机,后部两侧每侧装一台辅助喷气发动机。辅助喷气发动机主要用于火箭飞机返回跑道降落时和空机(未加注氧化剂、火箭燃料)状态下的转场飞行使用。  发射过程:0时0分0秒,固体助推器点火,火箭飞机主发动机点火;0时2分11秒,固体助推器脱离(可采取传统伞降方式回收),此时高度为50.48千米,速度为1.278千米/秒;到达70千米高度,火箭飞机与二级火箭和载荷仓分离;火箭飞机靠惯性继续上升消耗动能,然后飞行返回,利用基地跑道降落。二级火箭运送载荷仓继续上升直至进入预定轨道,完成发射任务。  新型飞航式运载火箭优点:  火箭飞机在上升至70千米高度后与二级火箭/载荷仓分离,依靠惯性继续上升消耗自身动能并减速,然后依靠自身辅助喷气发动机返回基地跑道降落。火箭飞机的最大速度只达到马赫7左右,远低于原航天飞机的返回速度,且火箭飞机不需要进入太空,因此对机身的构造和防热等

我们知道,很多复杂的实验都需要在太空中进行,空间实验室便是航天员在失重状态下生活的家园,在太空中危险无处不在,致命射线、高速运动的粒子等等,长时间的失重状态下人体的关节间隙将会增大,心脏承担的负荷会减小,一旦回到地面上身体就会出现极端不适应的现象,严重将会危及生命。 我们知道,俄罗斯的波利亚科夫,于1994―1995年间在和平号空间站上连续停留438天,成为在太空时间呆得最长的男宇航员;而美国的露西德于1996年在和平号上停留了188天,成为在太空时间呆得最长的女宇航员,然而他们在到达地面之后都经历一段艰难的日子,体能的恢复实在是消耗时间 那么为什么不在空间站上增设人造重力系统呢?电影星际穿越中的飞船是一个很好的素材  让我们来模拟一下  理论上是可以建造的,我们可以在整个空间站完工后再进行自旋,当向心加速度达到g时即停止反推,中间的舱室保留零重力状态,可以进行微重力实验,飞船运输物资的对接口也设置在这里,对接时自旋并保持角速度同步即可 太阳能板位置可以选择以下方式 <p

  5年前发现自己的体温极低,白天口腔温度不到36度,早晨甚至不到35.5左右。去国家三假医院内科检查,医生都无从下手,完全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网上也一直没找到有效解决方法,有些东西能略微提升体温,有些办法暂时能提高一些,随后又会降低。   最近我想彻底治疗腹泻,需要认真整顿肠道正常菌群。我买了10菌种酸奶发酵粉,天天都喝新鲜的自酿酸奶。 还买了低聚木糖,每天服用1克多。 由此带来的意外的收获是,我体温基本稳定到了36.5度左右。一个多月都很稳定。 这几天低聚木糖加大剂量到3克,体温开始升到了36.7。   这段时间里,其他健康方面也带来了改善,服用的第二天就感觉嘴唇和手指,没有一点发胀感(以前经常腹泻,发胀感成了常态)。身体明显感觉更有活力,不容易疲劳。 开始心脏感觉发痒,后来发痒消失,渐渐感觉是心脏更有力量和活力(可能和心脏电解质平衡有关?)。情绪也变得乐观,不容易生气。

夜深了,pcr仪旁的你在干什么?什么?在调戏师妹?此时如果能拿出一根黄瓜,哦,抱歉错了,是一个热腾腾的地瓜,在pcr仪旁和师妹一起分享,是不是很浪啊,又错了,是浪漫?好吧,今天我就教给你如果烤热腾腾的地瓜,如果能因此成功开房,别忘了回来告诉我一声。 打住!实验室规则就是禁止在实验室吃任何东西,喝任何东西。(虽然很多人叫了外卖在实验室吃的不亦乐乎,但是规定不会因此而改变。)好了,我在实验室烤地瓜吃,就是违反了实验室规则,因为此事我纠结了很长时间,最后我自己想出了完美方法,但未必适合你们,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吧。我们实验室有食品实验室,食品实验室里做的东西都是可以吃的,吃,是实验的一部分,什么?你不吃?对不起,此次实验你没有做完,零分。好了,本人烤地瓜就是做实验,必须要吃,否则没有完成任务。我还带回家给我女儿吃,因为我要路人品尝后给我的地瓜打分,然后我会记录,路人甲说,爸爸,地瓜真好吃。好了,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开始吧。。 方法很简单,就是用各个实验室都有的鼓风干燥箱做,但不是直接扔进去。直接扔进去当然可以,但是做完后,地瓜会过于干,不好吃。而是把地瓜放瓶子里,喝水的玻璃瓶就行,把红薯洗干,放进去,盖上盖子,但不要拧紧。时间和温度,我现在还没优化完,对于小点的地瓜,我现在的数据是140°烤200分钟,大的地瓜用这个数据,口感不好,我以后会再优化

按:这是三篇文章的合集。文章原载《新语丝》,比较和谐,转过来的时候有一定删改。文章内容比较全面,对纠正不正确的思维习惯有一定帮助,希望大家耐心看完。此文提出的忽悠思维,在社会科学中或许另有其解,大家可以查一下。 以比喻代论证——传统思维方式的一大特色 罗集人     著名学者和教育家傅斯年先生早在90年之前就指出:“中国学者之言,联想多而思想少,想象多而实验少,比喻多而推理少。持论之时,合于三段论法(三段论是最典型的逻辑推理,此处以“三段论”借代“逻辑”,“合于三段论法”就是“合乎逻辑”的意思)者绝鲜,出之于比喻者转繁。比喻之在中国,自成一种推理式。如曰‘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前词为前提,后词为结论,比喻乃其前提,心中所欲言为其结论。‘天之二日’与‘民之二王’,有何关系?”(《中国学术思想界之基本误谬》,载《新青年》4卷4期,1918年4月。傅斯年先生当时是北京大学学生)      傅先生这里指出了中国传统思维方式的一大特色,也是一大弱点,那就是提出论点时很少进行严格逻辑论证,而仅仅通过比喻来提出论点的却很多。比喻本来不是推理,只是一种修辞,它只能把话说的好听,而不能单独用来论证观点的正确性。但是在中国古代,比喻却“自成一种推理式”,所以傅先生反问:“天上没有两个太阳”与“人间没有两个帝王”有什么关系?怎么能用前者论证后者的合理性呢!      不幸的是,傅先生当年指

一周活跃用户

帖:2 复:10
帖:1 复:9
帖:1 复:11
帖:2 复:5
帖:1 复:5
帖:1 复:5
帖:0 复:4
帖:2 复:1
帖:0 复:6
帖:0 复:3
帖:0 复:3
帖:1 复:2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