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理基础

基础工具、基本语言和底层对象

登录以发表

细分专业


文章

167

评论

2232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数学和理论物理,尤其是其本身就脱离自然和生产生活实际的,纯粹面向其自身的可能性的学科。


文章

167

评论

2232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数学和理论物理,尤其是其本身就脱离自然和生产生活实际的,纯粹面向其自身的可能性的学科。

地震云,从字面上看,是一种和地震相关的大气现象。云是一种很普通的大气现象,但是地震云就是很难得的了。那么地震云的特殊性,当然就因为这种云是受到了地震能量的影响了嘛! 能量的转移,通常就那么三种:传导,对流,辐射。那么地震的能量是怎么影响到云呢?先分析一下吧: 传导,当两种物质能直接接触时,通过分子热运动,自由电子热运动之类的有限范围的微观活动,来传递能量。地壳和高空大气不能直接接触,只能通过媒介----空气,但是这个媒介的传导效率不是很高,它是热的不良导体。 对流,和太阳加热大气的方式不同,地壳要想通过对流向高空大气传递能量,首先要在较短的时间显著提高自己的温度。但是这样大家就会忽然感觉到地面温度的变化,而不是高空大气。 辐射。大家是否还记得"威尔逊云室":高能粒子穿过云室里"湿湿"的空气,留下丝丝漂亮的尾迹。假如地震活动存在局地高能粒子辐射,加上高空大气的饱和点和近地表大气的差异,那么高空出现"威尔逊云室"式的水汽凝结,如果高能粒子的性质类似于太阳风,也不排除出现类似极光的现象。而且象晒太阳那样,辐射传递能量的方式是最直接的形式,效率是最高的。 所以,我分析的结果是:由于地震前地壳能量的聚集,局地发生辐射式的能量扩散,影响到高空大气,产生水汽凝结,甚至类似极光的局地大气发光现象,这就是传说中的地震云。

上初中时设想了一种模型 假设在真空里有个空心钢球。   在空心钢球中间放一个炸弹。  炸弹被我点燃了,爆炸后飞出两个碎片,携带着同样大的能量快速相反飞行。   一个碎片直接装到钢球上,把能量传递给钢球。   另一个碎片没有直接撞到钢球,而是先撞到了钢球内壁的缓冲材料,缓冲材料消耗了一定动能转化为热量。于是这个碎片传递给钢球的能量小了很多。 由于钢球受到不平衡的力,所以向一个方向运动。   在外界观察家看来,这个钢球忽然发热,同时向一个方向飞了起来。 这个钢球没有和任何东西相接处,却产生力,违反牛顿定律。 牛顿第一运动定律   1·定义:一切物体在没有受到外力作用的时候,总保持匀速直线运动或静止状态 牛顿第三定律  要改变一个物体的运动状态,必须有其它物体和它相互作用。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是通过力体现的。并且指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有作用力必有反作用力。它们是作用在同一条直线上,大小相等,方向相反。 而且同时产生同时消失,性质(重力,弹力,摩擦力等等)相同。 注意   (1)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没有主次、先后之分[1]。同时产生、同时消失。   (2)这一对力是作用在不同物体上,不可能抵消。   (3)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必须是同一性质的力。   (4)与参照系无关。

拓变论给出E=mc^2质能守恒转化的经典物理与量子物理的导出过程 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由能功定义与关系来看,则有:E=W=∫Fdx=∫(dp/dt)dx=∫dp(dx/dt)=∫ud(mu)。并由此进行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则有如下有几种情况: 1是从数学角度有不同变量来看,则有只有速度为变量的时候,速度变化的原因是外力作用物质体系做功,即有∫mudu=mu^2/2=Ek,这是单纯的质体整体运动的动能。说白了就是动量对体系运动速度的积分就是动能,而动能对体系运动速度的微分就是动量,这就是这两者的关系,它们都隐含在经典物理学中的能功关系当中。这不是巧合吧? 2是从数学角度有不同变量来看,则又有只有质量为变量的时候,即当质量是变量的时候,质量变化的原因是质量体系内力做功,原子弹爆炸的核反应事实告诉我们,物质质量瓦解以量子辐射的形式转化为能量形态;这量子辐射的速度就是光速,因此则有:∫ud(mu)=∫u^2dm=∫c^2dm=mc^2=E,这是单纯的内能或质能或核能。这也不是巧合吧? 3是动能属于运动体系的外在能量,质能属于体系的内在能势。全能=动能+质能:E全=mc^2+mu^2/2=E+Ek。因此再从数学的全微分角度来看,即速度为变量和质量为变量的具体情况,合起来则有:∫ud(mu)=∫(u^2dm+mudu)=mc^2+mu^2/2=E+Ek。这种情况也不是巧合吧?并且还具有逻辑一贯性

[paragraph]太神奇!飞秒激光技术新进展 摘要 :金属的氧化腐蚀一度是件让人头疼的事。如何让金属不在岁月中失去光泽?飞秒激光技术从光学手段入手,不但让金属免遭腐蚀,还能将其变成神奇的超疏水材料。 水是生命之源,哪怕在一些只能算作潮湿的地方,细菌等微生物都能够得以生存或成长;同时水也是许多化学反应所需的基本条件,比如因水的存在,金属会以不被察觉的速度氧化。 不过在许多地方,人们并不希望金属氧化或菌落滋生——比如室外的天线、飞机的机翼、煮饭的锅……人们期待将一些疏水、超疏水材料用在这些地方。 其实超疏水材料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荷叶就是典型的超疏水材料,许多昆虫的足上也有超疏水材料,比如大名鼎鼎的水黾,它们正是靠着“不沾水的腿”,在水面行走如飞。 在疏水材料家族中,鲜见金属的身影。不过,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光学院的物理学家郭春雷(音译)与同事最新的研究发现,利用一项叫作飞秒激光的技术,他们能够把金属变成比荷花还要疏水的“极疏水材料”。疏水效果之强,以至于水滴滴在金属表面不仅不会散开,甚至会不断弹起。 飞秒激光让金属获超疏水“技能” 这项听来让人难以置信的研究刊发于美国物理联合会1月20日出版的《应用物理杂志》上。郭春雷研究团队使用超高能且超短的激光脉冲来改变金属的表面,持续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