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纵横

登录以发表

上级专业


文章

23

评论

297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工商业综合交流研讨区


文章

23

评论

297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工商业综合交流研讨区

据科新社消息 三个星期前的一个晚上,客户在科创淘宝店拍了一台901V。讲了很久价格,反复叮嘱急用,一定要次日上午发货。第二天照客户要求发货,三天后客户收到货,然后开始在旺旺上问一些奇怪的小白问题(该客户是做物联网模块生意的,不太可能不懂射频常识),发一些明显错误操作的截图来质问卖家。比如,他把VSWR的量程设置到最大1.5,测定时整个曲线超量程,曲线位于屏幕最上方,然后抱怨仪器有问题、不显示波形;他的一些“仪器有毛病”的图片,经仪表局判断,只有人为制造,自然条件下不可能产生。 在离确认收货期限只有不到2小时的时候,他提交了退货申请,理由是不会用。客户不满意很正常,客服没有多想,很快同意退货申请。但是买家迟迟不发货,又过了快4天时间,在距离退货截止时间只有几个小时的时候,买家才点击发货,并且还拍了详细的发货照片。在这4天,网店主动联系客户均不理睬。 货物是顺丰集中送件的,由于平常快件较多,通常是顺丰放在库房就走。第二天转到质检部进行检查,性能指标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产品在客户使用期间,开机近60次,外观磨损,有显著使用痕迹。遂通知网店。网店拒绝退款,理由是“影响二次销售”,要求客户支付200元的外壳更换成本。 又过了几天,客户表演才开幕,各种不清楚情况,比如他收货以后没有检查外观,比如他几乎没用过之类,总之一口咬定外观不是他弄坏的,要求少收钱,否则就让淘宝仲裁。网店不同意少收,

这个问题我一直就想发出来了。 坛子里面很大一部分都是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研究生。。。。。研究的经济来源:1.家里面父母给。2.寒暑假自己打工。3.科创基金。 虽然我注册得晚,不过我已经工作接近4年了,在国内某IC公司当程序员。市面上很多平板电脑和机顶盒都是用我们公司的主控方案做的。我的经济来源就是搬砖的工资。虽然我在这业余爱好上面投入很少。卖试剂和器械的钱加起来还不如买一台手机花的多。 我还是坛里面最忌讳的一个人:胡振宇的师兄。虽然此人读书的时候我早就毕业了,我也不是和他一个学院。此人沽名钓誉败了我校的名声,还是给大家道个歉。 不过我觉得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变成银子是见好事,这样也能鼓励自己继续研究下去。打个比方吧,大学的时候我的爱好是摆弄Android、winmobile手机,毕业了就是干这一行,工作也比较有热情,虽然搬砖辛苦但总算是能安顿下来。余下来的时间可以还可以学点其他的东西。比如说日语、化学 上了25岁的人,似乎都要考虑一下安顿的问题了,房子(有)、车子(还没有)、老婆孩子(还没有)。 和我一起进来的同事,到了这个年龄有的跑去炒股,有的跑去玩基金。结果今年被套得够惨,上班都没心思,所以我不打算搞这个[s::lol] 我的想法是找到一个合法的赚钱方法,我喜欢的是化学和计算机类。不要说学老白。在我国学老白就等着吃枪子[s::lol] 我想到了几点:

转眼间,离休学出来创业,已经过去了半年。 之前文章有讲过,我跟随一位刚退休的大学教师,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工程师,搞一些项目。关系上来讲,他是董事长,我是CTO。做项目当然不能没人,于是项目组聚集了一小批人,大多是董事长从原来任职的学校里,通过宣讲招来的在校生。那是一所坐落在广州某处的二本师范院校,具体名字没必要讲,不妨就叫它黄埔师范吧。至于董事长,下文就暂且称为雷君吧。 让我们先听听他们的故事。 1 A君是潮汕人,在老家读高中,模拟成绩很好,准备考中山大学,然而不幸失手,分数感人,又没有复读,便来到了黄埔师范,学的是汽车服务专业——用雷君的话说,脑子跟猪一样,脑子进水了,脑子有病。一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A君在学校遇到了雷君,被雷君招入麾下,一番辛苦培养之下,对外钦点为某类产品销售经理,对内则作为该类产品研发带头人。这该算是雷君人生智慧的体现——他总是给来实习的学生们指定个一官半职,顶着项目上,以锻炼人才。这方法不总是管用,后面会讲。 初次与A君打交道,是A君在科创找到了我发的某个帖子。当时正值他被雷君摊派了这个由某十八层关系摊派到雷君头上的项目,正焦头烂额的在网上到处乱搜,看到帖子后,便站内信联系我。qq上的碰头并不愉快,我说我能做,你要什么。他并不提具体要求,却说他要sch,pcb,bom,我当场就郁闷了,你们这是搞研发?还是搞菊花?是不是要我现场开价?若干

最近,一家广州本地的创业公司的一位员工跟我做了一些交流。 在这篇文章开始之前,先看看它们的首页。 (附件:269133) 他们的问题很明显:即使是像我这样的编程爱好者+资深网民,也无法一眼看出来这家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 从透露的团队照片来看,团队规模挺大的,尤其是还请了专职美工(不然首页也不会做成这样)。 一个互联网公司的官网连自己是做什么的都讲不清楚,却聘了专职美工,说明它们真的很有钱。至少,他们并不在乎用户是否看它们的官网,但却愿意为此花钱。 其实他们做了一款叫做“智应”的问答APP,这个APP你必须翻到官网底部才能看到两行非常小的字,aka 下载链接。 我跟他们提了这个问题,但是至今没有修改。 可能是怕被用户看到吧。 ---- 智应app的玩法是这样的:用户在智应上提一个问题,附上一定的奖励,然后回答问题的人可以获得这个奖励。 他们最初的目标用户是软件开发者。按照这位员工的说法:在软件开发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很多问题,百度找不到答案,去技术社区提问又得不到解决,这时不如花钱直接在智应上提问。 噢。我告诉这位仁兄:这是因为百度太烂。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是做一个比百度更好的搜索引擎。 我知道他听不进去的。然后他也不会认真地把我的意见反映给他们的CEO(据说有7年开发经验)。如果能听进去,我想他们当初也就不会做这个产品了。 这位仁兄是搞运营的,没写过几行代码,年

农耕,城市化,工业化,一系列的革命最终都传播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历史一晃到了20世纪。互联网也是一场革命,它的规模不亚于之前的大部分革命,但它的传播速度却和网络的连通性不成正比。对于类似中美这样的大国,互联网产业只聚集在某几个主要的城市。北上杭深,旧金山波士顿…… 我们会继续经历一波又一波的技术革命,但它们所属的产业似乎不会再扩散。全国人民都在用手机,但只有一个城市适合生产它,所有的配套企业都聚集在那里。 Paul Graham 著有一篇文章描述此现象。 http://paulgraham.com/revolution.html -------------- 产业向某些城市收缩,意味着另一些城市会渐渐失去在某些产业上的优势。我所在的广州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 90年代的时候,广州是嵌入式、自动化、软件开发的风水宝地,因为这里聚集了许多高水平大学。随着深圳的崛起,广州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地位。高昂的房租和税率,低效的政府……新的技术革命,似乎不太像会萌芽于这个原市长刚刚被抓走的城市。 深圳在起飞的过程中,房价已经渐渐超越了广州。但产业不会回头,下一家大疆依然将诞生在深圳。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年轻人来说,选择去哪个城市,将会越来越比选择做什么更重要。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富二代和教二代。他们是创业赛场上的常客。 富二代: 父辈经商、金融、地产等,对商业有着天然敏感,将关系视为万能灵药,面对风险乐于一搏,遭受挫折波澜不惊。 教二代: 父辈教师、教授、工程师等,对科学有着天然兴趣,将技术视为万能灵药,面对未知乐于推理,遭受挫折回校考研。 上面明确了两种定义。对定义有意见的,请参考上文。 为什么要专门提这两种人呢?因为这两种人是时下创业赛场上最常见的,而他们的画风之迥异,值得专门描摹一番。 (当然,也有同时为富二代和教二代的同学,只是极少。) 目前所在的创客空间,人数上占主流的,是富二代。他们善于自我推销,善于平衡利益,善于沟通邻里,善于稳定大局。And they are comfortable about all that. 当然,他们都有一个共性:缺程序员。 缺程序员是小问题,但“缺程序员”不是。 “平台也是承接业务,现在应该先发展业务,再考虑平台的事情,我用业余时间可以学会” “重点是先把广告商谈下来,APP下个月再招人做” “哦我们已经做了需求书,发外包了,但是还要等一段时间” 他们最爱看的书,是各种营销、谈判、心理学书籍。 翻开他们的策划书,总是一股刺鼻的清香扑面而来。现代汉语总是不足以完全概括他们创意的广袤内涵。 他们喜欢招很多人。 ----------------- 人数上占劣势的是教二代。作为KC

科创网络发展局准备迁回广州以解决资源问题、寻找潜在合伙人、招聘高手,还有搞社会调研。对程序设计感兴趣,并希望改变世界的同学,请把你们对这个世界的想法和看法分享到论坛。KC是一个容忍新奇想法、允许提出反世俗、反道德观点的地方,而这样的观点往往最具价值。 来自KCSA的一部分会员两年前成立了公司,专攻液发和微小卫星。哪一部分会员?成绩最好、动脑最勤、看文献最辛苦的那一部分。这对我们最大的启示是:多看书!未来世界,是书呆子们主导的,玩爱好的同时,不要把功课落下了。当年科创火箭玩家洋洋洒洒几百号人,而最终能入轨的,只有一开始就准备好要入轨的那几个。 KC迎来三位新版主,研究生+研究生+博士

注:本文档仅供参考,问题来自YC 2007的申请表,覃永良译。 此处KC孵化器是一个虚构的机构。 # KC孵化器申请表 请尽量简洁回答。 # 你叫: # 公司准备叫: # 联系方式: # 所有创始人的列表。 # 你的公司打算做什么? # 请列出每个创始人的: 姓名,年龄,毕业年份,院校名称,学位,学科,电邮,目前就职单位以及职务名称。每个创始人空一行。 # 请各举几个简短的例子,以表明他们具有相当高的能力。 # 你们准备做的事情,有哪些创新点? # 你对所进行的事业,有哪些独到见解,是业内的其他公司所无法理解的? # 在你的计划实现之前,有哪些事人们不得不做? # 公司打算怎么盈利? # 竞争对手有谁?谁可能会成为竞争对手?你最怕谁? # 对于有编程背景的创始人:你搞过什么很酷的东西?(有链接请附上) # 创始人互相认识多久了,最初是怎么认识的? # 你准备用什么工具或语言来实现你的产品? # 如果已经开始干了,请问你干了多久,写了多少行了? # 你的产品离原型还有多久?离beta多久?离能开始赚钱的版本多久? # 你觉得哪些公司会最终收购你? # 如果有人想花钱买断你接下来三个月的时间,你能接受的最低价格是? # 为什么腾讯不能直接抄袭你? # 你认为哪些部分可以申请专利? # 你觉得过程中会出什么岔子?(本题主要考试想象力而非信心

最近放下了航天局的事情,把学籍也退了,参加外面的一个创业团队。我觉得把这三个事情并列来讲不太合适,因此特别解释一下:航天局是我深爱着的事业,但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想出去找口饭吃,当然也更希望能找多几口饭,好养活航天局。毕竟无论是搞卫星,还是运载火箭,都是要烧钱的,而我既没有钱学森的学识,也没有李小文的精神,没有王思聪的爸爸,更没有胡振宇的女友。另一方面,现在的航天局,虽然有资本向我们投来各种各样的树枝,但我谦虚而自卑地认为,想做好这个事业,我(这里没有们)还需要更多的锻炼,需要更厚的积淀。我对航天局的未来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至于学位的事情:我的专业我不是很喜欢,老师不是很靠谱,就业不是很体面,最重要的一点:我对这个领域的专业知识的了解,和我有没有去上这个学期的课,之间没有半毛钱关系。其他理由还包括,我不善于安排时间,我比较贪玩,一段时间内只能专心做一件事情,etc。至于创业团队事情,则是因为我打算出来做点事情,和前面两件事有一定关联,但不是因果关系。 项目的名字就不和大家讲,不是为了保密,而是不想为此去回复评论。总之就是和新能源有关的。重点在于团队的架构:董事长是退休大学老师,也是摸爬滚打工程师,履历非常丰富……最重要的一点,有责任感,但没有压力。然后CEO是13级学建筑电气的。余下还有一大帮本科在读的同学,多为14级。在广州有栋7层自建的小楼,属于董事长以前公司的财产。

C公司原有10个员工,股份均分,每月毛利20万。有一天公司接到了500w的订单,预计毛利300w,但是公司没有钱支付生产成本。 一个土豪来到公司,他说:我出500w,利润我要分掉30%,但是我不上班,也不干活。 公司的员工跳出来骂娘:草你个*****,你不就是比我们有钱,凭什么利润分给你。你不仅拿的钱比员工多多了,你来了不干活,岂有此理? 你没看到吗,员工的公司股份,都是通过了艰苦卓绝的考验才获得的!大家寒窗苦读10年,才换来这点资源!!!! 像你这种人,自以为有几个钱,就想钻公司的制度空子。就是你这种人,要垄断公司的利润。这样下去,我们国家阶层流动困难,穷人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土豪静静听完,一声不吭走了。他把钱投到U公司。因为有大的投资介入,U公司成本下降20%,干掉了C公司。 C公司10个人全部失业,上街讨饭。 ======================================== C国有一间大学,每年科研经费2亿,招生5000人。 一群土豪来到学校,他们说:我们这有600个高中生,每个人家长出50w,加起来3亿。招生的时候,这些学生可以降低30分录取,但是毕业标准不变。 Z教授觉得很不错,进来的学生虽然考试分数低了点,但他们知道的东西,比其他学生多不少,况且家里资源也多。综合来看,并不比其他学生差。 再说,每年学校就要录取5000人

论微型科技创业团队的生存法则 科创联 创新工程局 覃永良 结合本人多年摸爬滚打经验,经过与虎哥、薛定谔的猫等同志的深入探讨,在当下微型科技创业团队的生存法则方面,得到了一些初步的结论。 1. 什么是微型科技创业团队[blockquote]首先明确什么是科技创业。广义来讲,很多事情都算创业,比如在学校门口开一家小吃店也属于创业,而目前有相当数量的大学生在从事这样的创业活动。而本文所述的科技创业与此不同:科技创业,顾名思义,是以科学技术为主要竞争手段的创业方式;开小吃店是以服务、供应链、宣传营销为主要竞争手段的创业方式,所以不属于科技创业。 再明确什么是微型。科技创业团队有规模上的区别,比如华为、大疆这种规模的团队,就不属于微型团队;一般认为2-8人这样的规模,属于微型科创团队。 微型科创团队,是目前由科创的科技爱好者转化而成的创业团队中,最主要的团队类型;因而,我们有必要对这类团队的一般生存规律进行深入的探讨,以更好地指导未来的工作。[/blockquote]2. 微型科创团队的发展空间[blockquote]大型企业所领导的大型团队,具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和极强的整体战斗力。在今天这样一个资本主义社会里,如果一项技术及其产品拥有较大的利润空间,最终几乎一定会被资本以滔天巨浪席卷一空,不留下任何供小微企业苟延残喘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大型企业所具有的资金和资源

创业融资的若干基本问题 刘虎,科创论坛创新工程局 创业的完整说法是“开创新事业”,任何事业都离不开经营要素的集中,资本是绝大多数事业无法回避的基本要素。很多科技人员没有资本的概念,习惯于自然而然的干活拿钱,其中包括自己独立的接单拿钱,自己独立的做产品销售。他们似乎感觉不到资本的存在。现在之所以需要关心资本问题,是因为一旦真正开始创业,面对事业的观念必须从消极的社会分工,转变为积极的谋求成长。这意味着需要主动的汇聚有利资源,资本就是一种通用性很强的资源。 创业者的资本是从哪里来的呢?不论舆论把风险投资吹得如何震天响,主流仍然是创业者从自己的积蓄和亲朋中筹措。对于已有成就的创业者,还可能从自己经办的其它产业中抽取。对于大部分大学生创业者而言,主要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和长辈的积蓄。某些创业团队中存在几种角色分工:出钱的,出技术的,出市场资源的。也可能有一些特殊人物,例如,某厂的军代表及其代理人,某垄断集团中对采购能产生影响的人物等。这些特殊情况不属于本文的范畴,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大部分创业者的资金来自于传统渠道。 目前科技创业的一种常见形式,可以称为传统创业。许多科技人员本来就职于某些院所或者企业,在工作过程中发现某些技能、产品具有较高的市场价值,又可以通过单干的方式获得更多利益,于是纠集朋党扯一个摊子,开始了自主创业路。这种创业,如果没有资本支持,可以自己筹措一些

创业,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青春,铸成我们创业资本!中华民族,到了,最缺钱的时候!每个人都愿意资助创业的学生。创业,创业,创业!我们万众一心,冒着资本的诱惑,钱进!冒着资本的诱惑,钱进,钱进,钱进进!     ——我说的 我那伟大的母校,最近筹划了一个创业学院(华南农业大学创业学院),大概就是之前的校属某创业指导机构的究极进化版。于是有关负责人方面,就通过辅导员找我“听取群众意见”。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不过,谈话时已深感味道不对,字句间充满了政治正确的调料,最后我只能呵呵拿起书包,要是老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尔后看到他们的宣讲PPT,便更是令我面呵心日。这是一个伟大的流程图:创业团队的来源(各类比赛、学院推荐、学生自荐) - > 团队扶持 - > 二次筛选 - > 推向市场。原来这就是俺大华农创业学院的计划——震撼之余,是震汗。 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我就打个比方:小明做了一个PPT,上面写着 化学试剂+火箭工程师 - > 合作研发 - > 测试迭代 - > 提供商业卫星发射服务。然后小明就在家门口挂个牌子:华南农业大学航天服务中心。 我:“为什么要搞这样一个创业学院?” 答:“为了扶持……为了鼓励……为了……与……相结合……发展……”(整段话比较长嘛,你懂的) “那些我也会讲。那你们目前第一步准备做什么?” “其实这个我们

爱好与创业,我和科创的故事----------------分享我的想法 认识虎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一直没有搅过~那时候老虎还是BG8AAS~ 随后就加入科创,成立了工设局、音频局、东莞创客空间,做了好多 从小立志--要不枉此生,要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一笔..开始玩火箭(中二黑药)、航模(F3C打了个酱油),然后开始修家电、玩业余无线电,到后面玩音乐,做设计。 接触KC,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接触到事物真理”的感觉,从以前玩的各种兴趣爱好来看,KC有好多好多的大神,根本插不上话,才发现,自己的知识是多么的不扎实。天天接受论坛的“科学理性”旗帜的熏陶,做事情开始考虑如何积累,如何一步步走,如何去理清思路。同时,也隐隐约约让我感觉到,我找到了一条实现自己“为人类作出贡献,不枉此生”的路线。所以,在12年,我建立了科创工设局。第一次做领导,带领一群人,老虎同志还有很多KC的会员们的支持,让我做了下去,初生牛犊不怕虎,工设局第一个和业余无线电产品KCID18070电台外壳就这么出来了。 当然,它是有很多问题的。但是它给了我许许多多的宝贵经验,从团队管理到项目推进,再到工业设计的业务技能,让我瞬间就走在了我们专业的前列(咱的学校确实不咋地),最重要的是,让我第一次感觉的,我玩的东西是能够让我为之拼搏下去的东西。 随后工作方面稍微沉寂了一阵子。经过这样一次之后,积累了

合伙创业的问题探讨 随着高新技术的运用和国外管理方法的引入,我国的生产力在迅速发展,但由此引发的一些企业管理问题却让人深思,尤其是合伙创业过程中产生的一些问题。 企业在运作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管理问题,但同样的问题,尤其是那些工作上的问题,在非合伙企业中很容易解决,而在合伙企业中却变得很复杂,甚至会无法解决。由此,让我们想到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合伙创业过程中产生的阶层对立。一旦合伙创业失败,阶层矛盾甚至会让合伙者们反目成仇。阶层矛盾是个不容忽视的矛盾,合伙创业者在合伙创业前及合伙创业的过程中应当充分注意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李唯一,五十岁,原是某国企的工会干部,有一定的组织和管理能力。当李唯一发现朋友何德才的一项专利有很高的商业价值时便产生了办公司的想法。因李唯一资金不足并缺乏人手而找了朋友张康、严晓明和金大力进行合伙创业。张康四十岁,工程师出身,曾担任某合资企业的中方经理,因不满现状而早有自己创业的打算。严晓明三十岁,做过生意,虽业务能力不怎么样,但待人接物很有一套。金大力四十七岁,是做木材生意的,性格豪爽,善于交际。这五个人各有所长,并且平时很谈得来,是绝对的黄金组合。何德才以专利作为出资,李唯一和金大力各出资一百六十万元,张康和严晓明各出资十五万元,李唯一、金大力、何德才股份各占总股份的百分之三十,张康和严晓明的股份各占总股份的百分

转载自CSDN. 高科技工程师密度居世界之冠的硅谷,每天都有新的人才、创业家涌入,每十天便有一家新公司上市……。 这样一个繁华的科技城,每位科技人每周工作时数超过五十个小时,有些甚至一星期工作一百个小时以上,每天的睡眠只有三、四个小时。而有些一家之主奔波于太平洋两岸和硅谷、台湾与大陆三地间,成了每月与家人见一次面的「月父」或「季父」。有人说,硅谷的繁华是牺牲了个人的生活质量打造出来的,甚至,是建筑在许多破碎的家庭之上,到底,这些科技富豪、黄金单身汉光鲜亮丽的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辛酸血泪呢? 我站在一座桥上,桥下是波涛汹涌的大水,桥的中央有一道楼梯可以通到下方。我从桥上向前看,大水由远方一波波翻卷过来,冲垮了一座座的桥。我直觉地想爬下楼梯逃生,但是立即又想到救生艇早已被冲走,爬下去也会被水淹灭……」这是硅谷一位华裔执行长(CEO)所做的恶梦。这位 CEO也是二、三十家新兴公司的天使投资人,早年在硅谷创业致富后,目前转往大陆发展。他住的是价值五百万美元以上的豪宅,但是每天睡眠只有三、四小时。他几乎每分钟都在接电话,类似上述的恶梦更是几乎天天在做。 这位CEO不用藉由弗洛依德这类心理学大师的帮助,便可以自己分析为何会做这样的梦,其实就是工作压力太大的反应。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