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科学幻想的理论和创作

登录以发表

上级专业


文章

163

评论

765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交流科幻创意,发布科幻作品


文章

163

评论

765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交流科幻创意,发布科幻作品

[前言:强烈建议只读楼主,读完再看回帖评论。] 社会要高效运行就需要分工合作,每个人分到的工就是他的职业。 你工作便获得回报,不工作就没有回报,这样简单的关系维持着人类社会的延续。 然而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人与人在工作能力和生存欲望上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作为一种本能),但回报越来越不平衡,比如扎克伯格并不具有什么超常才能(只不过他的阅历、运气和知识结构结合的比较完美),但他可以为大半个世界提供社交服务,获得富可敌国的回报。这样的情况正在越来越普遍。深圳一家工厂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拧过一万颗螺丝钉,但他采购的100台机器人每天可以拧一百万颗。北京一个大数据公司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算过一万道数学题,但他的数据中心每小时解决一百万道。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我们将获得无与伦比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这绝对不是免费的;人工智能也要耗电,而培养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据。也许你无法支付电费,也许你连硬盘也买不起,而隔壁家的小刚,爷爷辈就是做人工智能的,积累了300PB的训练数据,训练出来的模型被用于20种女仆机器人。今天我们苦恼的是社会的贫富差距太大,明天我们将要苦恼的是知识积累的差距太大:小刚因为家里那么有知识(积累了那么多私有的人工智能),所以一生下来就能享受各种机器女仆服务,拥有一间机器人工厂,是名符其实的“知二代”。 你也许会问,我今天能付得起电费,今天能买得起硬盘,为

从第一台计算机问世以来,人类就梦想着造出一种可以完美模拟甚至超越人脑思维的人工智能系统。然而在这之后探索的几十年里,这一想法也逐渐遭到了许多人的担忧,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霍金对人类最终被人工智能灭迹的预言,一时间让人们唏嘘不已。人工智能究竟何去何从呢? 一,人工智能与自然伦理 在2013年电影《她》中,杰昆?菲尼克斯饰演的角色与类似智能个人助理Siri的操作系统相恋。当我们在惊讶这一情节时或许不会想到,这一情节在不远的将来或许会实现,甚至变成常态。因为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也将令机器甚至电脑程序显得更为逼真,足以支持其与人类相恋。就算人类能够通过技术加以控制,但机器一旦有了思想,会不会自身演化出情感程序呢?至今没有人可以对这个问题做出准确的回答,况且最终智能机器人将与人类没有任何差别,除了它们缺少某些不良习惯、显得不够完美、需要投资等。但与真人相比,人类不仅更有可能选择与机器人做伴,而且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如果无法区分机器与人类,人类就不会感受到伦理的谴责。要知道人类自己是无法抗拒和控制这些情感的。上述的这些将会把我们的文明引向何处或许是一个只有时间可以证实的问题····· 除了情感,人工智能与人涉及的自然伦理更多的是由此带来的人机资源竞争问题和机器作为个体存在的自由问题等关乎人类繁衍和社会稳定的大问题。机器和人一样有生存的需求,这是所有意识形态高于物质形态的统一性,而人类作为机器的缔

DIY收音机见鬼记!!! DIY收音机见鬼记!!!(转)     在一个伸手不见四个指头的夜晚(有一个指头带着夜光戒指)。我打开了我自制的LED台灯。耐心的调试我DIY的高性能短波收音机。收音机上有很多很多的LC回路,性能比一般收音机好得多,有可能会受到一些神秘的以前不曾听到的信号!这个收音机是我精心制作的,已经大体完成。      但是市区工业干扰,还有民乐干扰太大。我一边调试,一边往外跑,顺手拿着LED灯照着收音机。   一路上我就快速跑动着寻找最佳信号电,专心致志调试,可是各处的干扰死区处只是暂时性的,寂静片刻马上干扰又加强。我一直在不停寻找最佳信号点,我跑了很久。前面有一个大土坡,信号很好,我最后调试几下差不多了。    我猛的一抬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一人多高的土包上。周围也都是类似的土包。土包上面还都有一个石碑。    原来我来到了市西郊的坟地。怪不得信号越来越好,工业干扰几乎没有了。一般来说活人越多的地方干扰越大……。    我感到一阵寒心的恐惧,吓的马上挪动僵硬的脚步走下来,急步匆匆后退想要离开这里……                                           二                                                                                        

一、波江座晶体   即使距离很近,上校也不可能看到那块透明晶体,它飘浮在漆黑的太空中,就如同一块沉在深潭中的玻璃。他凭借晶体扭曲的星光确定其位置,但很快在一片星星稀疏的背景上把它丢失了。突然,远方的太阳变形扭曲了,那永恒的光芒也变得闪烁不定,使他吃了一惊,但以“冷静的东方人”著称的他并没有像飘浮在旁边的十几名同事那样惊叫,他很快明白,那块晶体就在他们和太阳之间,距他们有十几米,距太阳有一亿公里。以后的三个多世纪里,这诡异的景象时常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真怀疑这是不是后来人类命运的一个先兆。   作为联合国地球防护部队在太空中的最高指挥宫,他率领的这支小小的太空军队装备着人类有史以来当量最大的热核武器,敌人却是太空中没有生命的大石块,在预警系统发现有威胁地球安全的陨石和小行星时,他的部队负责使其改变轨道或摧毁它们。这支部队在太空中巡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一次使用这些核弹的机会,那些足够大的太空石块似乎都躲着地球走。故意不给他们辉煌的机会。但现在晶体在两个天文单位外被探测到,它沿一条陡峭的绝非自然形成的轨道精确地飞向地球。   上校和同事们谨慎地向晶体靠近,他们太空服上推进器的尾迹像条条蛛丝把晶体缠在正中。就在上校与它的距离缩小到不足10米时,晶体的内部突然出现了迷雾般的白光,使它的规则的长棱状轮廓清晰地显示出来。它大约有3米长,再近一些,还可以看到内部像是推进系统的错综复杂的透明管道

五. 一号抗震基地 共和国共有五个抗震基地, 它们分布在东北, 华北, 华中, 西南, 西北地区. 这五个基地都和地震没有丝毫关系, 它们是隐蔽在地下二百米深处的巨型电脑中心, 它们的存在是为了在以下两种极端情况下, 保证共和国仍有足够的巨型电脑在运行, 这两种极端情况是: 一. 国家的电脑总网络因软件原因而全网崩溃. 二. 国家的电脑总网络硬件被核袭击摧毁. 这五个抗震基地均属于AAA 机密. 这是北京远郊山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气象站, 一个百叶箱, 一个风向标, 一间合成板小房. 这个气象站每天都在进行着平平淡淡的观测, 只是今天下午要下班的时侯, 观测员姑娘接到总台一个电话, 莫名其妙地给她放半个月的假. 零点十分, 一架微型直升机在从山后飞来, 飞机上一个灯都没开, 发动机声也十分小. 它在气象站旁降落后, 从机舱中出来两个人: 共和国的最高执政官和她的警卫员. 她们看了看不远处沉睡的村庄, 轻轻走进小房子. 小房子中是黑的, 少尉拧亮一个小电筒, 暗淡的光亮中看到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 其中一个牵着一条黑色的军犬, 他们都背好冲锋枪向最高执政官敬礼, 并冲少尉笑了笑. 房子中堆了些量筒和坏了的风向标之类的东西, 还有一张观测员的简单的床. 地板突然微微动了一下, 可以感觉到整个房子在下降. 半分钟后, 外面亮了起来. 最高执政官走出门去, 前面是一条长长的金属通道, 她沿

一、新固态   随着各大陆资源的枯竭和环境的恶化,世界把目光投向南极洲。南美突然崛起的两大强国在世界政治格局中取得了与他们在足球场上同样的地位,使得南极条约成为一纸空文。但人类的理智在另一方面取得了胜利,全球彻底销毁核武器的最后进程开始了,随着全球无核化的实现,人类对南极大陆的争夺变得安全了一些。   走在这个巨洞中,沈华北如同置身于没有星光的夜空下的黑暗平原上。脚下,在核爆的高温中熔化的岩石已经冷却凝固,但仍有强劲的热力透过隔热靴底使脚板出汗。远处洞壁上还没有冷却的部分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红光,如同这黑暗平原尽头的朦胧晨曦。   沈华北的左边走着他的妻子赵文佳,前面是他们八岁的儿子沈渊,这孩子穿着笨重的防辐射服仍在蹦蹦跳跳。在他们周围,是联合国核查组的人员,他们密封服头盔上的头灯在黑暗中射出许多道长长的光柱。   全球核武器的最后销毁采用两种方式:拆卸和地下核爆炸。这是位于中国的地下爆炸销毁点之一。   核查组组长凯文斯基从后面赶上来,他的头灯在洞底投下前面三人晃动的长影子,“沈博士,您怎么把一家子都带来了?这里可不是郊游的好去处。”   沈华北停下脚步,等着这位俄罗斯物理学家赶上来:“我妻子是销毁行动指挥中心的地质工程师,至于儿子,我想他喜欢这种地方。”   “我们的儿子总是对怪异和极端的东西着迷。”赵文佳对丈夫说,透过防辐射面罩,沈华北看到了她脸上忧虑的表情。

本帖最后由 立棍 于 2014-5-29 03:24 编辑    在铁岭的南部,有N重青山。平均海拔都有几百米高。且交通封闭,人迹罕至。 而我就在这群山里漫无目的的旅游,已经有一天没有见到人了。 路途见到的只有一座山,又一座山,偶尔会有一条小溪。   到了下午了,我决定在一条小溪旁安营扎寨。捡来一些枯枝点燃篝火,我打开饼干,和一瓶矿泉水慢慢吃着。篝火的红外线,温暖穿透我疲惫的肌肤。不过这种疲劳后休息的享受,似乎丰富了我的直觉。我总感觉自己被什么细微的东西打搅了。 我开始注意,我去确定听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声音。我闭上了眼睛,那似乎像是什么东西拨开树枝的声音!沙沙沙一波一波,由远及近。似乎还有一种石头轻轻按压地面的声音。    我应该在几分钟前就就听到了,可是刚刚才觉醒,着像是某种大的生物靠近我。  谁会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还鬼鬼祟祟。  难道是野兽?我长期用电脑的眼睛近乎废物,回头后却没有看到什么。    忽然一丛树枝翘起来!猛地楼主一个棕色的高大人影。接着他或是一蹦一跳,或是大步的前进,从山脊上下来。 走到了离我20米的地方,然后放慢脚步,慢慢走向我。      我一直保持在原地,几乎不知道该如何。 我是有点恐惧,不过此刻顾不上了。 这个人装束太奇怪了。 一身棕色的粗布被子? 几乎是一个大布片缠绕到身上。 在袖口和裤子处勉强做出了宽大的布桶。 这人身高大概

刘慈欣 三体   《三体》终于能与科幻朋友们见面了,用连载的方式事先谁都没有想到,也是无奈之举。之前就题材问题与编辑们仔细商讨过,感觉没有什么问题,但没想到今年是文革三十周年这事儿,单行本一时出不了,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这本书不是文革题材的,文革内容在其中只占不到十分之一,但却是一个漂荡在故事中挥之不去的精神幽灵。   本书虽不是《球状闪电》的续集,但可以看做那个故事所发生的世界在其后的延续,那个物理学家在故事中出现但已不重要,其他的人则永远消失了,林云真的死了,虽然我有时在想,如果她活下来,最后是不是这个主人公的样子?   这是一个暂名为《地球往事》的系列的第一部,可以看做一个更长的故事的开始。   这是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也是一个生存与死亡的故事,有时候,比起生存还是死亡来,忠诚与背叛可能更是一个问题。   疯狂与偏执,最终将在人类文明的内部异化出怎样的力量?冷酷的星空将如何拷问心中道德?   作者试图讲述一部在光年尺度上重新演绎的中国现代史,讲述一个文明二百次毁灭与重生的传奇。   朋友们将会看到,连载的这第一期,几乎不是科幻,但这本书并不是这一期显示出来的这个样子,它不是现实科幻,比《球状闪电》更空灵,希望您能耐心地看下去,后面的故事变化会很大。   在以后的一段时光中,读者朋友们将走过我在过去的一年中走过的精神历程,坦率地说,我不

[blockquote]这不是科幻,也不是玄幻,更不是魔幻,这都是事实,可是人们通常不愿意接受事实,所以我只好解释说这是一个故事。故事是从很多年前开始的,那时雪糕才一毛钱一根,牛奶也喝不死人。 我高中的一个同学,薛爱牛,是一个对发明创造有着异乎寻常兴趣的天才,把我带进这个故事当中的。从他的名字可知,他的父母对他寄予成为科学家的深深期待:薛定谔——爱因斯坦——牛顿的复合体。不过他发明虽多,却都申请不了专利。他发明过一个眼镜,可以透视衣服,他好心地把这副眼镜借给我戴了三天,我实在受不了了,愤然在他面前把眼镜踩得细碎,他淡然地看着我,说,“你做得对,我主要是自己下不了手,才把它借给你的。” 他发明了一个隐身衣,正在他想用这套隐身衣做点什么恶作剧,结果过马路没看车,被一个闯红灯的司机把他撞倒。还好伤不重,只住了一个月院就出来了。隐身衣也坏掉了。司机由于闯红灯,虽然一口咬定他没看到人,但不被采信,判了全责。 他通过植入芯片的技术,将传说中的魔镜造了出来,当你对它说:“镜子,镜子,告诉我世界上谁最美?谁最帅?哪种动物体积最庞大?给我显示一片热带雨林。”诸如此类的话,镜子都能很好地完成任务。现在想想,这也不过是搜索引擎配合语音分析,不过考虑到他是用半导体收音机里的材料完成这项任务的,就比较了不起了。这个伟大的创造被他妈妈打碎了,理由不说也罢。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他妈妈就是问了句:“我儿子最讨

(附件:114412) (附件:114413) 计算机已进入多核时代,性能比单核要强悍的多。在提高单核越来越困难的情况下,多核是最有效的性能提升手段。而且还带来了一些单核所缺乏的优点。比如多程序运行,节能等等。 。 在日常应用上,所有的单核电脑,运行的感觉都像一瘸一拐的走路。 所有的双核,都提供像近飞一样的完美感受。 (附件:114414) (附件:114415) 人的大脑也很接近计算机的CPU。大脑要进一步开发,双核也会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如果在未来如某些极度竞争激烈的环境,单靠一个普通的大脑会越发明显的捉襟见肘,很容易输给全新双头人! 下面说说双头好处。 两颗大脑可以分工合作,一个人可以同时专心处理两件事情。 两颗大脑有一样的经历,彼此的合作默契程度远超过普通的两个人之间。 两颗大脑共用一个身体,资源利用率高。一份培养,两份智力。 两颗大脑可以轮流工作,全天候无缝对接。将来重要的岗位可以不再需要睡眠和轮换制度。 两颗大脑的人,不容易孤独,有责任心,心理更容易健康。情绪更可靠。 两颗大脑的人,思维有备份。一个崩溃或者损坏,还可以挽救另一个。 两颗大脑的人,可以适合多线程工作,多线程思想,一种全新高级的文化。 总之,人的大脑自从一万年前进化成现代人,硬件就没得到过提升。 要想掌握高科技

奥拉博士站在女儿的尸体旁,双眼失神地看着远方。前面是德克萨斯州广阔的荒原,零星地生长着一些仙人掌,地平线处立着几座大石柱一样的孤峰,风滚草在德克萨斯特有的让人烦躁的干燥热风中滚动着。奥拉的身边站着几名警察,他们身后是一条高速公路,公路的另一边是一座人口不到五千的小镇。   警长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黑人,他五十岁左右,长得很瘦,穿着随便。警长很难把他同一名获诺贝尔奖提名的科学家联系起来。   "奥拉博士,据黛丽丝的同事说,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放下电话后她告诉同事,说有一个陌生人要向她提供一条重要的新线索,然后就离开办公室开车急匆匆地朝这里赶。博士,您的女儿作为一个大通讯社的记者,一定常常接到类似的电话,她不会轻易地答应一个陌生人的约见,除非有真正让她感兴趣的东西。她的死因也让人难以想象,我从警三十多年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博士,您的女儿是被......""是被吓死的。"奥拉打断他的话说。   警长吃惊地盯着奥拉,好一阵才恢复常态,"是的博士,用法医的话来说,是由于过度的惊惧而导致的过激神经反应所引起的心室震颤而死。这么说,您能告诉我们一些东西了?""不,我没什么可说的。"奥拉冷冷地说。   奥拉的女儿仰躺在沙地上,她是一名混姑娘,皮肤呈浅褐色,很有些东方风韵。这时她那大睁的双眼的眼睑上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从球状闪电之后很喜欢刘慈欣的科幻小说 从今天开始每5天1篇进行连载 希望能启发到大家 他知道,这最后一课要提前讲了。   又一阵剧痛从肝部袭来,几乎使他晕厥过去。他已没能气力下床了,便艰难地移近床边的窗口。月光映在窗纸上,银亮亮的,使小小的窗户看上去象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那个世界的一切一定都是银亮亮的,象用银子和不冻人的雪做成的盒景。他颤颤地抬起头,从窗纸的破洞中望出去,幻觉立刻消失了,他看到了远处自己渡过了一生的村庄。   村庄静静地卧在月光下,象是百年前就没人似的。那些黄土高原上特有的平顶小屋,形状上同村子周围的黄土包没啥区别,在月夜中颜色也一样,整个村子仿佛已溶入这黄土坡之中。只有村前那棵老槐树很清楚,树上干枯枝杈间的几个老鸦窝更是黑黑的,象是滴在这暗银色画面上的几滴醒目的墨点……其实村子也有美丽温暖的时候,比如秋收时,外面打工的男人女人们大都回来了,村里有了人声和笑声,家家屋顶上是金灿灿的玉米,打谷场上娃们在桔杆堆里打滚;再比如过年的时候,打谷场被汽灯照得通亮,在那里连着几天闹红火,摇旱船,舞狮子。那几个狮子只剩下卡嗒作响的木头脑壳,上面油漆都脱了,村里没钱置新狮子皮,就用几张床单代替,玩得也挺高兴……   但十五一过,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挣生活去了,村子一下没了生气。只有每天黄昏,当稀拉拉几缕炊烟升起时,村头可能出现一两个老人,扬起山核桃一样的脸,眼巴巴地望

中国太阳 引 子 --------------------------------------------------------------------------------   水娃从娘颤颤的手中接过那个小小的包裹,包裹中有娘做的一双厚底布鞋,三个馍,两件打了大块补丁的衣裳,二十块钱。爹蹲在路边,闷闷地抽着旱烟锅。   “娃要出门了,你就不能给个好脸?”娘对爹说。爹仍蹲在那儿,还是闷闷地一声不吭,娘又说:“不让娃出去,你能出钱给他盖房娶媳妇啊?”   “走!东一个西一个都走球了,养他们还不如养窝狗!”爹干嚎着说,头也不抬。   水娃抬头看看自己出生和长大的村庄,这处于永恒干旱中的村庄,只靠着水窖中积下的一点雨水过活。水娃家没钱修水泥窖,还是用的土水窖,那水一到大热天就臭了。往年,这臭水热开了还能喝,就是苦点儿涩点儿,但今年夏天,那水热开了喝都拉肚子.听附近部队上的医生说,是地里什么有毒的石头溶进水里了。   水娃又低头看了爹一眼,转身走去,没有再回头。他不指望爹抬头看他一眼,爹心里难受时就那么蹲着拍闷烟,一蹲能蹲几个小时,仿佛变成了黄土地上的一大块土坷垃。但他分明又看到了爹的脸,或者说,他就走在爹的脸上。看周围这广阔的西北土地,干干的黄褐色,布满了水土流失刻出的裂纹,不就是一张老农的脸吗?这里的什么都是这样,树、地、房子、人,黑黄黑黄,皱巴巴的。他看不到这张伸向天

感觉上这是一部很好的短篇科幻小说,有一种数学上的美感,也有伦理上的问题。就在此给大家推荐一下吧。 时尼的肖像 作者 [日] 梶尾真治 昭和二十二年,我出生了。当然,我并不记得那个时候的事。那是1947年。 我最早的记忆应该是在三岁的时候——这是后来才知道的。1950年...... 那时与她初次见面,我是不可能知道她的名字的。我最遥远的记忆,就是与她的这次邂逅。 那是一个黄昏,我孤零零的走着。也许是和朋友玩累了吧。说不定眼里还含着泪水。再细细的小道的尽头,她就等在那里。 初秋的落日,阳光并不强烈。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她手中拿着的阳伞。 三岁的幼童看到五岁的小孩都会觉得是大人。上学的学生也好,自己的母亲也好,从年龄上看,都是“非常非常大的人”。所以,初次见面时,她花白的头发,以及眼角和脸颊上的皱纹,让我完全无法想象出她的年龄。 后来计算了一下才明白,那是她的肉体年龄应该是五十一岁。 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就只觉得她是个很好的人,不是什么坏家伙。我隐约记得,她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她那矮小细瘦的身上,穿的是一件淡蓝色的衣服。 她在那里等着我。 总觉得她和我之前认识的人相比......有那么一点不同。事后想想才发现,是她身上那种非同一般的优雅与开朗,使她具有了某种独特的魅力。 也许是事后才这么觉得,也许是根据后来得知的事实重新组合、更改了自己的记忆。但是,在那最久远的记忆中,这一大致的印

事先声明,这只是个娱乐用的玩意,以上 李崇峰的妻子害了怪病,两眼无神,胡言乱语,神志不清。他找了二三十个大夫都没有治好,找了二三十个大夫都说这是羊角风,这天,他那当阴阳先生的朋友肖檎过来看他,两人聊天时谈到了他妻子的病。 “依我看这是中邪了,”肖檎说道,“这样吧,我开个方子给她。然后做法找神仙帮帮忙,看能不能把魂勾回来。” 顺手写了一张药方,道:“其余几味到好找,唯独药引……难啊……”说罢起身进了里屋,不多会便又出来向李崇峰道别。 几天后李崇峰和妻子聊天谈及此事,妻子问他:“就算你们有仇这干我什么事,让我装疯卖傻你到底图了什么?只是这药引确实难求,闷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李崇峰笑道:“不是这药引,他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这回在局子里够他喝一壶了,这是他丫的活该,来把这杯茶喝了。” 三天后李崇峰的妻子死了,葬礼后李崇峰和肖檎两位老友推杯更盏,谈笑自若。肖檎说:“老兄这回可不用我再装神弄鬼了吧?啊?”李崇峰笑着说:“是啊,这回一切该完的都完了,我要的药引,可就……”“老兄放心,包在小弟身上。” 数月之后,肖檎把药引交给了李崇峰,只身一人坐车离开了自己活了几十年的城市。 肖檎离开三天后,李崇峰被发现中毒死在自己家中,当时桌子上摆着一个纸包,上面写着“药引,闷香”的字样。 完

上级专业



关注者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