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会友

科创人的日常交流

登录以发表

细分专业


文章

27316

评论

291735

今日更新

2

专业介绍

新生交流、生活交友与泛科学创作区。请用轻松愉快的表达方式。

专业分享

文章

27316

评论

291735

今日更新

2

专业介绍

新生交流、生活交友与泛科学创作区。请用轻松愉快的表达方式。

专业分享

不准老百姓放烟花,元宵节当晚,成都电视塔(“339”)搞商业燃放。来了几十万饥渴的市民,几条主干道全部是散步的人。 烟花还是挺好看的,不过,在放到第四分钟时,戛然而止。(视频是我用手机随便拍的) video   人们充满遗憾,久久不愿离去,觉得还有后续。然而大家没注意到,整个过程是多么惊悚。 1、事前预估不足,未认识到这是堪比百万人级游行示威的大型事件。 用这个词绝不是玩笑,而是这样的人群一旦出现扰动,破坏力是毁灭性的,可以瞬间踩死上千人,必须按照最乱的情况做准备。 预估流量有很多手段,比如,互联网地图公司统计一下有多少人搜索了这个区域的地图,就可以预估到达的最少人数。采用多种大数据手段,把预测误差控制在50%以内是很有可能的。 2、未按照百万人级群众集会进行秩序维护,未充分吸取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教训。 交通管制时间过晚,导致大量本未计划观看表演的人员和车辆被人群困住,产生流向冲突。未设立任何适合该活动的专用路牌,投入的交通指挥人力完全不足(事实上增加100倍投入,把周围区县的警察都调过来,还得提前两三天培训,预演,都不足以应付这么大的集会

  自入论坛以来,常常看到有坛友在化学方面聊的不亦乐乎,其中有很多还是比本人年轻很多岁的,看着他们聊着自己看不懂的化学技术与化学式,以及自己在初中化学方面分数常常不理想(大部分都是书写格式/名词错误),为此深深感到自己在这方面不如他人。同时,也在看到各位坛友在制作,放飞自己的火箭的时候对化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了大量有关于化学的实验/制作的视频(那天一整个下午用B站看了各种与化学有关的东西)。同时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只是对于这种应试的学习教育不适应而已罢了(希望即将开始的高中生活能对我在化学方面有所改观 ps:已经被高中提前录取了,所以“中考为先”之类的话已经没必要了),毕竟物理都可以使用上个世纪的白炽灯,绕线电阻等等,而不是金属色环电阻,led灯。(当然我想化学受到的影响较小而已,毕竟化学学习的是亘古不变的元素)就像最近几天看到的远古帖“该死的应试化学”一样,楼主能在竞赛考99分而平时却不及格,以及“应试化学上不能填过于先进的答案”一样,因为应试的化学只能被称作应试,所以我希望能看到真正的化学是如何的,以及为自身在化学竞赛中打下前提(毕竟物理和计算机学习了挺久了,所以不用过于担心)   当然,我也不是凡事没有做一定的功课就来胡搅蛮缠的人。就在那几天,我在谷歌上查找了入坑化学相关的话题,在知乎中,大量的人是持反对意见的,主要是“学物理还知道怎么死

由于事情刚发生才几个小时,所以各种信息还特别不充分,下面仅以目前获知的有关信息为基础做一些猜测(意思是如果信息有误可能结论就错误,大家且当提高分析能力)。 目前的信息:777-300,注册号A6-EMW,机龄13.4年(200304首飞)航班号EK521从印度Thiruvananthapuram飞迪拜。 事故概况:1、FR24上迪拜机场有real-time track,所以基本可信,从FR24上看,EK521没有做出迫降的动作,执行的是正常的降落程序和IFR飞行规则。 2、图片上看,飞机的起落架均看不到,可能是全部折断或者收起状态。 3、飞机偏离跑道中线,但没有冲出跑道。 4、飞机触地后发动机起火,后火势蔓延全机大部被烧毁。 5、有消息称触地后有爆炸声两次 6、迪拜机场当时的METAR和TAF均显示有风切变迹象。 7、暂无伤亡报告 目前国外媒体是这样描述的: (附件:268168) 然而,飞机的三个起落架同时折断是非常少见的极特殊情况。而如果是某一侧主起落架先折断之后连锁反应,飞机会立刻发生严重偏航冲出跑道。如果是前起落架故障飞机的两个主起落架是能够支撑飞机的。 根据上面的信息,我斗胆猜测两个可能: 1、这架飞机飞行员忘记放起落架直接降落了(这种事情国内外曾经发生过多次事故和更多次事故征候),于是落地瞬间发动机起火小规模爆炸燃烧。加上由于GPWS工作可能在第一优先级的风切变告

这是西安古城里很普通的一条街道,如果不是专业人员的介绍,几乎没有人知道,这里就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火炸药诞生的地方。   每天晚上下班,中国兵器第四研究院的院长张联社,都会路过办公楼前这面写满了文字的警示墙。   墙上刻的是美国科学家亨利·奥古斯特·罗兰的一段话,他说:中国人知道火药的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因为只满足于火药能够爆炸的事实,而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的进步。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四研究院院长张联社:“我们当时的四大发明,其中就有火药,但是我们只能知道火药的应用能够爆炸,能够燃烧,但是没有追根问底,真正找到它的原理。”   炸药,对于中国人来说,几乎是一个很少人关注的名词,1863年,第一代含能材料由德国科学家成功发明,1941第二代炸药奥克多金相继问世,而此时的中国,几乎还没有展开任何炸药的研究,关于火炸药的研究,中国比西方国家晚了将近100年。张联社将这段文字刻在了研究院的墙上,时刻激励着中国的科研人员。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四研究院院长张联社:“作为血性男儿,如果看到有耻辱,他就会化悲痛为力量,都有这种内在的能量在激发他。”   今天,化学博士梁振要进行一次

[前言:强烈建议只读楼主,读完再看回帖评论。] 社会要高效运行就需要分工合作,每个人分到的工就是他的职业。 你工作便获得回报,不工作就没有回报,这样简单的关系维持着人类社会的延续。 然而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人与人在工作能力和生存欲望上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作为一种本能),但回报越来越不平衡,比如扎克伯格并不具有什么超常才能(只不过他的阅历、运气和知识结构结合的比较完美),但他可以为大半个世界提供社交服务,获得富可敌国的回报。这样的情况正在越来越普遍。深圳一家工厂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拧过一万颗螺丝钉,但他采购的100台机器人每天可以拧一百万颗。北京一个大数据公司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算过一万道数学题,但他的数据中心每小时解决一百万道。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我们将获得无与伦比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这绝对不是免费的;人工智能也要耗电,而培养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据。也许你无法支付电费,也许你连硬盘也买不起,而隔壁家的小刚,爷爷辈就是做人工智能的,积累了300PB的训练数据,训练出来的模型被用于20种女仆机器人。今天我们苦恼的是社会的贫富差距太大,明天我们将要苦恼的是知识积累的差距太大:小刚因为家里那么有知识(积累了那么多私有的人工智能),所以一生下来就能享受各种机器女仆服务,拥有一间机器人工厂,是名符其实的“知二代”。 你也许会问,我今天能付得起电费,今天能买得起硬盘,为

Github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9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