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会友

科创人的日常交流

登录以发表

细分专业


文章

27316

评论

291724

今日更新

9

专业介绍

新生交流、生活交友与泛科学创作区。请用轻松愉快的表达方式。

专业分享

文章

27316

评论

291724

今日更新

9

专业介绍

新生交流、生活交友与泛科学创作区。请用轻松愉快的表达方式。

专业分享

一、前言 偶然机会得到山梨醇,由于非常不喜欢蔗糖和葡萄糖重结晶的过程,准备用山梨醇热熔,有帖子表明热熔KNSB是非常方便的,但是KNSB的制作帖子远远少于KNSU和KNDX,可能因为一些主流教程贴,里面都是以KNDX为例。 二、实验部分 山梨糖醇置于烘箱(没有烘箱的逐渐加热至融化即可)130度,直至变成液体(30min左右),流动性目测比蜂蜜还好。再把那个东西(提前研磨细致,当然是越细越好我只过了40目筛)放入烘箱5min,预热,然后把那个东西直接倒入液体的SB中,搅拌,凝固的非常慢,一直都像泥巴一样任你摆布。慢慢的倒入PVC管里,然后还是有塑性的,小时候看ABC那个神帖的时候告诉我重结晶时加入胶水可增加塑性,对于山梨醇来说则是天然的,你可以不紧不慢的做其他准备工作,比如打孔,做好之后,放入干燥器,放一天オ可以完全固化。燃料部分做完。发动机的制作由于本人没有精力尝试制作,现在打算赠送给论坛的朋友山梨醇以支持制作发动机,让有精力的人来完成,出邮费则免费送山梨糖醇。有意向的回帖, 三、希望 本贴目的在于推广KNSB,我希望让重结晶成为历史,因为对于一些学生来说,重结晶是非常危险的,随时可能燃烧,而且在重结晶的过程中要飞速的大力的均匀的搅拌,越到后面越费力,灌药慢了,还灌不进去了,已经硬了,

        我们为什么要四处行走?也许有人立刻会给出一个回答:闲暇的好奇心。确实,人类的好奇心长存不变,这是我们种族繁衍进化的动力源泉,也是我们能够在自然界安身立命以至脱离食物网成为“支配者”的基础。但我想行走的目的远不止这些!如果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会毫不犹豫地说:“为自由而行走!”         人是动物?恐怕谁也不好替全人类作下这个结论,尽管我们接受了文明的开化,但终究逃不出动物界的生物学从属关系,虽然不是所有动物都能行走,但行走的却是动物的天性,一般情况下动物们不是睡觉就是在行走,行走让它们自由,使它们能获取物资,发展社交,甚至让它们能吹吹山川的风,淌淌江河的水,这是自然赋予的如此一种奇妙的能力啊!但伴随着现代人越来越强大的社会组织结构形成,我们也在逐渐失去行走的天性。化走为坐,坐在办公桌上,坐在公交车上,坐在电脑前……但依旧衣食无忧,坐似乎解决了一切以前用走才能解决的问题,但坐着的我们确是失去了所有对自由的感悟。         为了自由而行走,怀着生命对远方最纯真的向往昂首阔步,没有索取,毫无目的,这或许

        自从人类获得启蒙进而从自然体系中脱离成为世界主宰,直至先贤伏尔泰提出人权主义并萌发自由思想自来,全世界被民粹主义号角召唤的中下层阶级一直都在为了人类解放事业而前赴后继,之后的一次次大革命都直指统治者阶级并把民粹主义一次次推向了时代的浪尖,社会的发展便在兴起的民粹主义旗帜下不断开放,融合。世界便在这种开放和融合中不断摸索而艰难地前行。 民粹主义萌芽于19世纪40—50年代的俄国。19世纪下半叶,几乎在北美和东欧同时兴起。19世纪末,美国西南部农民试图控制政府的激进主义行为,俄国知识分子和东欧农民对平均地权的强烈要求被认为是第一代民粹主义。当时,沙皇俄国已经腐朽不堪,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而西欧资本主义在迅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很多内在矛盾。民粹派的思想先驱们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寻找俄国的出路,提出了落后国家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问题。他们肯定平民大众的首创精神,具有积极的意义;但同时又把俄国存在的村社制度和农民理想化,遭到了以列宁为代表的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深刻批判。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俄国的传播,民粹主义的思潮已经成为强弩之末。         在第二次

最近做的一项试验,我有两个从烟雾报警器里拆的镅241,释放的是α射线,能量很低,一直在想能不能用于核电池之类的永续放能装置,就算是能发点荧光也行,于是拆了个荧光数码管当做激发材料,这个东西的原理跟电视机相似,荧光粉受到电子激发而发光,我想氦核应该也能代替电子产生相似效果。 那天晚上我睡觉前花了10分钟适应黑暗,然后就捣鼓那个东西,看到眼睛都快瞎了,貌似隐约看到有一点点亮光,但是不确定,改天找朋友借了微单来拍,ISO25600,曝光时间30秒,终于确定那点能量可以发光,但是非常微弱,几乎无法使用,看来要达到可以“感觉到”的能量还是需要把元素浓缩啊!谁有能量更强的辐射? 这是这货正常工作时... (附件:152543) 砸了一个坏的,灯丝断掉的,取出荧光材料,把放射源对准了,开拍,这是咱们在有窗的房间关灯拍摄的,曝光30秒,ISO25600,天空的光污染太严重,直接变成白天orz...... (附件:152541) 不甘心,跑到衣柜里拍,这下全密封了,理论上应该是漆黑一片的,但是还能看到背景,估计是相机屏幕的光漫反射到整个空间产生的,依旧是30秒ISO25600,放射源摆在管子的左边,能依稀认出数字8的左边微微发绿,这说明荧光粉对于微弱的α射线有反应,但是真心很弱啊.... (附件:152542) 放大来看 [

一张wafer镇楼,另一个是我们的产品,一个机顶盒的,后面两个是我负责的项目,AndroidTV游戏机,也就是谷歌搞的那个,弄到我们芯片上 到目前为止楼主已经工作接近四年了,这四年都在国内某IC设计公司工作,这个行业没什么神秘的,也没有什么高大上。不管是华为海思还是我们,国内几个公司做的事情都一样,把外国的ARM CPU IP买过来,把GPU IP买过来,把自己的IP整进去,用FPGA调通,流片,做方案板,porting Android、然后发布给下级的方案商推出去,最后大家就能从淘宝上面买到国产平板电脑、国产机顶盒、国产手机。。。。。。 大家都比什么呢?研发速度、Cost Down、功耗、Cost Down、跑分、Cost Down..... 楼主在公司里面搞软件,也就是porting Android,Porting、调bug、解bug、实现一些新功能,硬件的知识、毕业就忘得差不多了,不过晶振怎么接我还是记得的[s::lol] 我在坛里面发的帖子大多是化学和烟花焰火的,这些是我的爱好。在现在的公司辛苦搬砖了四年,虽说没有大富大贵,不过好歹给自己在二线城市安了身,和我一起的进去的同事,有的结了婚,有的辞了职去了国外,有的跑去骑行追寻理想。有的把业余时间拿去炒股票。而我去干我喜欢的事情。 平常工作怎么干呢,新IC出来了,拿到方案板就开

作为一个常年咳嗽,对PM2.5极为敏感的老人家。我基本上每年冬天都要常备氢溴酸右美沙芬和盐酸苯丙哌林,以及偶尔常备的氨溴索口服液。。。 上周北京年会回来后,也不知道是帝都夏天的PM2.5也高于本地,或者是因为在PEK T2因为延误热了一个晚上造成抵抗力下降感染,还是因为在溶洞平均5微希每小时的环境里吸了五小时氡气(误)。 反正干咳5天半有余,今天情况加重,遂按照经验前往药店买药。 结果,跑了附近的3家药店,看了四十种XX枇杷露和二十种糖浆,甚至还有枇杷人参止咳润肺糖浆这种东西。。。 可是却没有最常见的西药:右美沙芬和苯丙哌林,然后顺便看了一眼化痰药,连氨溴索都没有。。 如果说上一代的可待因类药物因为成瘾性和易制毒被严格管制,为什么现在使用的注入右美沙芬和苯丙哌林这些,没有成瘾性和易制毒担忧的情况下,为什么反而数量减少了? 对此感到难以置信,西药止咳药/化痰药并不像靶向药那样,药价高昂,基本上都是50块能用一周。。。 哪怕保证利润,也是非常可观的。。。 为什么药店不卖呢???难以置信。。。 最后,还是用不可告人的手段让药店卖了我两瓶右美沙芬。。。 看来,药店还是有的,只是利润不够高? -

Part n:绪言 Rt,很早以前就想对朋友和家人抒发一下内心的想法了,但苦于不理解,一直憋得慌。今儿中考考得有点差,和我爸妈发生了分歧,正好有“灵感”,再想到 @Jam.exe 的愿望,顺便就上科创和同志们谈谈。粗略想了一下,就以咱们KCer最关心的两个对立面,理想,和现实,作为本文的标题。 本文可能长期(不定期)更新。我写过一篇议论文,相当之粗糙,本文中由于是杂谈性质,不是标准议论文,会有很多论述不充分之类的问题,敬请各位同志提出并谅解。 先放张我平生写的第一篇议论文(见笑)。    现在,咱们开始。 Part H:现实——学习、工作与人际关系 Section H         人,不可避免地要活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人只追求理想而不立足于现实,他将失去大地;而如果人只活着现实中不追求理想,他将失去蓝天。”我赞成这句话的观点。确实,现实条件是人实现自己的意义和价值的重要条件。简单举个例子,白毛女就是因长期住在山上与世隔绝而失去语言功能的(她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再现实一点,以前航天事业受众面极小,因此几乎被国家

今日来访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9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