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茶话

聊天吹水

登录以发表

上级专业


主管专家


文章

24102

评论

257268

今日更新

22

专业介绍

科创爱好者聊天分享交流区。

专业分享

文章

24102

评论

257268

今日更新

22

专业介绍

科创爱好者聊天分享交流区。

专业分享

一张wafer镇楼,另一个是我们的产品,一个机顶盒的,后面两个是我负责的项目,AndroidTV游戏机,也就是谷歌搞的那个,弄到我们芯片上 到目前为止楼主已经工作接近四年了,这四年都在国内某IC设计公司工作,这个行业没什么神秘的,也没有什么高大上。不管是华为海思还是我们,国内几个公司做的事情都一样,把外国的ARM CPU IP买过来,把GPU IP买过来,把自己的IP整进去,用FPGA调通,流片,做方案板,porting Android、然后发布给下级的方案商推出去,最后大家就能从淘宝上面买到国产平板电脑、国产机顶盒、国产手机。。。。。。 大家都比什么呢?研发速度、Cost Down、功耗、Cost Down、跑分、Cost Down..... 楼主在公司里面搞软件,也就是porting Android,Porting、调bug、解bug、实现一些新功能,硬件的知识、毕业就忘得差不多了,不过晶振怎么接我还是记得的[s::lol] 我在坛里面发的帖子大多是化学和烟花焰火的,这些是我的爱好。在现在的公司辛苦搬砖了四年,虽说没有大富大贵,不过好歹给自己在二线城市安了身,和我一起的进去的同事,有的结了婚,有的辞了职去了国外,有的跑去骑行追寻理想。有的把业余时间拿去炒股票。而我去干我喜欢的事情。 平常工作怎么干呢,新IC出来了,拿到方案板就开

作为一个常年咳嗽,对PM2.5极为敏感的老人家。我基本上每年冬天都要常备氢溴酸右美沙芬和盐酸苯丙哌林,以及偶尔常备的氨溴索口服液。。。 上周北京年会回来后,也不知道是帝都夏天的PM2.5也高于本地,或者是因为在PEK T2因为延误热了一个晚上造成抵抗力下降感染,还是因为在溶洞平均5微希每小时的环境里吸了五小时氡气(误)。 反正干咳5天半有余,今天情况加重,遂按照经验前往药店买药。 结果,跑了附近的3家药店,看了四十种XX枇杷露和二十种糖浆,甚至还有枇杷人参止咳润肺糖浆这种东西。。。 可是却没有最常见的西药:右美沙芬和苯丙哌林,然后顺便看了一眼化痰药,连氨溴索都没有。。 如果说上一代的可待因类药物因为成瘾性和易制毒被严格管制,为什么现在使用的注入右美沙芬和苯丙哌林这些,没有成瘾性和易制毒担忧的情况下,为什么反而数量减少了? 对此感到难以置信,西药止咳药/化痰药并不像靶向药那样,药价高昂,基本上都是50块能用一周。。。 哪怕保证利润,也是非常可观的。。。 为什么药店不卖呢???难以置信。。。 最后,还是用不可告人的手段让药店卖了我两瓶右美沙芬。。。 看来,药店还是有的,只是利润不够高? -

Part n:绪言 Rt,很早以前就想对朋友和家人抒发一下内心的想法了,但苦于不理解,一直憋得慌。今儿中考考得有点差,和我爸妈发生了分歧,正好有“灵感”,再想到 @Jam.exe 的愿望,顺便就上科创和同志们谈谈。粗略想了一下,就以咱们KCer最关心的两个对立面,理想,和现实,作为本文的标题。 本文可能长期(不定期)更新。我写过一篇议论文,相当之粗糙,本文中由于是杂谈性质,不是标准议论文,会有很多论述不充分之类的问题,敬请各位同志提出并谅解。 先放张我平生写的第一篇议论文(见笑)。    现在,咱们开始。 Part H:现实——学习、工作与人际关系 Section H         人,不可避免地要活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人只追求理想而不立足于现实,他将失去大地;而如果人只活着现实中不追求理想,他将失去蓝天。”我赞成这句话的观点。确实,现实条件是人实现自己的意义和价值的重要条件。简单举个例子,白毛女就是因长期住在山上与世隔绝而失去语言功能的(她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再现实一点,以前航天事业受众面极小,因此几乎被国家

新华社合肥7月12日电(记者杨丁淼、汪海月)记者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了解到,固体物理研究所在合成超高含能材料金属氮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该所采用超快探测方法与极端高温高压实验技术,将普通氮气成功合成为超高含能材料聚合氮和金属氮,揭示了金属氮合成的极端条件范围、转变机制和光电特征等关键问题,将金属氮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该项目由固体物理研究所的极端环境量子物质中心科研团队完成,特聘研究员亚历山大·冈察洛夫带领的科研团队采用超快探测方法与极端高温高压实验技术,以普通氮气为原材料成功合成了超高含能材料聚合氮和金属氮,揭示了金属氮合成的极端条件范围、转变机制和光电特征等关键问题,将金属氮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相关结果发表在国际著名综合性期刊《自然》子刊上。 氮气占大气总量的78%。通常情况下氮气以无色无味的双原子气体分子形式存在,然而在极端高温高压条件下,氮分子会发生一系列复杂的结构和性质变化,比如分子发生解离进而发生聚合作用形成聚合氮或进一步形成金属氮,这两种形态的氮材料都是典型的超高含能材料。氮材料聚合物是五种常规超高含能材料之一,蕴含大量可释放化学能,是目前常用炸药TNT能量密度的十倍以上,具有含能密度高、绿色无污染和可循环利用等种种优点,如果能作为燃料应用于载人火箭一、二级推进器,有望将目前火箭起飞重量提升数倍以上。其原子形态“金属氮”

童年就是在家里那台老红灯收音机陪伴下度过下午时光,兄妹四人围着八仙桌听着收音机,那种感受时常在眼前浮现。最近闲着没事想做台收音机,我是文科生,电子类基本文盲,下载了一些儿童电子类书籍学习,现在略动电阻,电容,二极管,三极管,找了个最简单的单管收音机图,9014三极管机,选这个因为家里电话里有这个原件,那个坏掉的步步高子母电话机的原件被我拆下一堆(够组装很多部单管机了,2000年左右的机子原件确实好些,后面制作出来的感受)。花费了一周时间做出来,所有的原件都是拆机件,中波磁棒买不上(电子市场转了一圈也没有,得到都是差异的眼光,这个时代还有人做收音机,嘿嘿,俺还不好意思说自己玩,岁数也特大了点),多亏有旧货摊,买了几个旧收音机,要买坏的,结果买回来就是好的,没办法,只有拆开借用那根磁棒,我不想把好的整坏。 材料:9014三极管,1N4148二极管2个,电阻100K一个(被我焊在线路板背面了),电容2个,331瓷片电容,682云母电容,磁棒一个(磁棒架是一个针管,空气可变电容一个(这个比那些小的塑料的确实灵敏),按别人的电路图全盘照搬,那个线路板是电话机锯下的一块,锯的不规整,底座是个美国大杏仁盒盖。还漏掉了那个GZL,这个是节能灯里那个变压包,我把外面的拆了,中间留了磁棒,用着很好,看了很多资料没人用这个,难道我是首创? (附件:133283) [attachme

作为一个军事迷,战争片是其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战争片看多了,特别是近来也看了许多日本战争片,觉得中日两国战争片表现手法有很多不同,从中也反映出中日两国对待历史的态度和军事观,下而罗列其中的一些主要差异。      1、日本战争片展现的是士兵英雄顽强,中国战争片重点歌颂领导和指挥员的英明伟大。包括《零式战机》《没有出口的海》《啊,海军》等故事情节较好的日本战争片,讲的最多的是日本普遍士兵的故事,其中最多的群体是军曹(相当于我国的士官)的战斗故事,包括《三本五十六》中,也花很多镜头对士兵进行描述,而我国战争片基本上是一切围着领导转,歌颂指挥员英明的比较多,士兵则是憨厚的形象,近年来的一些垃圾般的军事题材片,基本上是领导和上级英明果断,士兵一个个傻乎乎的。      2、日本战争片从不掩饰日军的残暴,中国战争片中的军人仁慈友善。日本战争片中充分反映了日军粗暴的本质,首先是军队内部打骂成风,可以说每一部日本战争片都有上级野蛮殴打下级的镜头,在《吾为君亡》中,日本宪兵对一个60岁的老妈妈拳打脚踢,在《太平洋海战》中,日军屠杀已举手投降的战俘、残杀菲律宾民众都充分展露。中国战争片中的军人十分仁慈,无论是上下级之间、还是对待战俘和老百姓,都表现的宽仁大度,给人以仁义之师的印象。      3、日本很少有侵华题材的战争片,中国抗日主题电影多如牛毛。日本战争片讲太平洋战争的占很大比例,对于侵略

一个17岁的美国少年在自家后院进行了一项实验,结果...... 距密歇根 州著名港口城市底特律40公里之外的克默斯乡附近有个不见经传的小村子 。多 迪-皮斯驱车徘徊在家门附近,看见十几个人在邻家草坪上来回走动 ,还有3个戴防毒面 具、穿白色宇航服的人正在用电锯拆除隔壁家的棚子, 把拆下来的碎片装进旁边的大钢 桶,桶上赫然写着“小心辐射”。 棚子为什么会有辐射性?这个异乎寻常的结果是由邻家男孩戴维-哈恩一 手造成的。他 试图在自己母亲家的棚子里制造一个核反应堆,目的是赢 得童子军荣誉徽章。 童年的戴维.哈恩平平无奇。这个金发碧眼、身材瘦长的男孩喜欢打棒球、 踢足球,还 参加了童子军。由于父母离异时他与生父住在一起,周末则 与生母住在一起。 10岁那年他父亲给了他《化学实验宝典》一书,他一下子被这本书吸引 住。到12岁时他 已消化理解了父亲的大学化学课本,到14岁时他已能 自制硝化甘油。 一天晚上,他住所的地下室发生爆炸,整所房子都被震得摇晃起来。他 父亲发现他躺在 地板上,呈半昏迷状态。原来他用旋凿猛击一种物质, 引起了爆炸。他被火速送往医 院,医生给他洗了眼睛。 此后,他不得不将实验场所转移到生母住处的棚子里。尽管生母经常看 见他戴着面具去 棚子里,一呆大半天,出来时还衣衫不整,但是他们谁 也不知道这个害羞的男孩在搞什 么鬼。 一

前阵子组织体检,我们论坛软件的作者之一查出乙肝,在随后的几周内指标迅速恶化,不得不住院治疗。让人纳闷的是,首先我国很早就组织学生进行乙肝预防接种,对于这种90后来说,除非主动逃避,不太可能没打过疫苗;其次乙肝其实是一种对免疫缺陷者敏感的病,感染的机会很多,要感染早就感染了。如果成年才第一次感染,通常不会太严重,而且往往是自限的。像这位这样成年后才通过体检首次发现,而且一发现就很严重的情况,并不多见。 于是我回想了一下那过去的事情。第一次体检查两对半,应该是小学四五年级的事。这个检查是学校组织的,有没有收费忘了,但确实是只检查不注射疫苗。而且当时采用的活疫苗必须确保没有被感染才能打。我的结果是没有感染,但也没抗体。由于那时候不会在陌生的地方吃饭,所以没有打疫苗(那时候普遍认为乙肝是经口传播的,尽管这种认识并不正确)。 第二次是初中体检,查出来依然阴性,不过这次可以交钱在学校打疫苗,家里给了钱,就参加了学校的注射运动。 再一次关注这问题就到了高中了,检查发现抗体依然阴性,也就是说初中的疫苗白打了。于是,又一次参加了学校的打针运动,不过这一次似乎没有交钱。 转眼就到了大学,新生进校不久组织体检,结果还是完全阴性,这就奇怪了,马上又在学校交了钱,再打… 毕业后在政府部门工作,刚去一个多月正好遇到集体体检,有七八百元标准的自选

上级专业


主管专家



关注者


今日来访

Github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9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