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神奇的经历
写报告写到半夜,就横下一条心,不睡了。

大不了看书。准备看到天亮了然后去徐汇校区,交个东西,顺便拿点资料。

翻来翻去,电脑里的书库还是留下几个G没有看完的书。

代码大全看完了还有代码大全II,C++入门经典看完了还有C++高级编程。

然后照例把屏幕竖起来,看着看着,黑漆漆的天就变成了浅蓝色。

再不出去就会很晒了,浅蓝色说。

于是最早一班莘海线上,就有了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拿着一支笔在本子画程序。

居然没晕车,只是画着有点累了,收起本子,想算法。

做过莘海线的人都知道,它会摇得你想睡觉,又会晃得你睡不着。

于是在这神奇的莘海线上,满脑袋code的我就进入了一种神奇的状态。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数——不对,半个数。

或者说,由于莘海线的座位是两两一组的,我就觉得这些座位存储着很多16位数据。

于是我理所当然的就是这些16位中间的一个八位,自然是半个数。

不是打比方,我当时确实认为自己是半个数。

当摇来摇去的莘海线导致我撞到了旁边的人的时候,我迷迷糊糊中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越界了。

我记不清那个人有没有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应该没有,车里太吵他估计是没听见。

车每次一开门,就输出一些数据,也涌进来一些数据,我半睁着眼看着数据们起起坐坐,就觉得奇怪,如此的随机存取,不怕安全问题么。

然后还有一些数据在缓冲区里面——现在想来该是那些站着的乘客们。

还有一个指针,叫售票员。

我旁边的低八位数据(很奇怪,当时我认定靠窗的是高八位,不知道为什么)走了,于是我移了一下。

    急刹车,大家猛地向前一冲,全都飘起来,然后摔回座位,另一辆公车从旁边挤过来,滑到反向道上,猛地把迎面开来的一辆大巴的后视镜爆个粉碎。

这么一颠,颠的我半分醒,我不再觉得车上的人是数据了。

信号冲突,我想,然后执意认为车的两个后视镜是奇偶校验位。

    可惜,这车要被丢弃了。



眼前的窗户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缩成一片无尽的灰黑中一个小小的白色的像素点。

像素点以2Hz的频率一明一暗,像光标。

    这肯定不是时序发生器,太慢了。

突然又亮起一个像素点,一条细细的弧线从原来的那个点引出,拉向新出来的点,微微发光。

又亮起一个,再一个,又一个,细细的弧线像美杜莎的小蛇从一些已有的点伸向一些新的点,织成一张越来越大的网。

大网很快就罩住了整个视野,这个二维的世界一闪一闪,无边无际。

像素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细细的弧线似乎是完美的一维图形,就算靠得再近,都能够分辨。

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分型,不断的递归之下细节中更蕴含着无限的细节。

    这是一张无穷密集的连通图,我想。

“XXX到了有人下车吗”尖细的喊声似乎从无限远传来。

    原来如此!

        售票员依旧是指针,指向指针的指针!

整张网忽地翻转起来,在某个位置上出现了一个正交于网的箭头,给这二维的世界增加了一个新的维度,相交汇的弧线在新的维度诞生之时旋转起来,直到不再相交,细细的,依旧发着微弱的光。

这本铺展在眼前的图像此刻成了延伸至无限远的平面,纷杂的线从平面中刺出来,扎回去,缓缓闪烁,似乎有风铃的声音。

曾在海南眺望海平面,也未曾领略这份广阔,这份宏大,这份无边无垠,仿佛这无尽铺张的网已经顺着空间的边缘折射到了另一边。

紫红色的指针在网中遍历着,每经过一条边,这条边便缓缓变成蓝色。

这网织成的平面上渐渐起了雾,是一片又一片的矩阵。

两个矩阵相遇了,相遇的部分数字突然飞快旋转起来,重新组合,随着相叠的部分越来越大,旋转的数字越来越多,最后合并成了一个新的矩阵。

每一个新矩阵的诞生,都改变了网原来的结构。



    “下一站终点站了大家准备下车了!”



突然之间所有的矩阵都有了厚度,弧线不断变成数字,一层一层地升起来,伴着蒙蒙白雾,越来越高……

渐渐地,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空间的立方阵。

这些立方阵们忽然又开始独立地缩小,变成三维空间中的歌有一个闪着亮光的点,等距排成无限的点阵。

向上,向下,向四方,无穷远,无穷多。

很静很静。



车门开了,点阵消失了,出现在我面前的依旧是公车的内景,数据们正在输出,似乎要清空内存,我也跟着出来了。

走入莘庄地铁站,我是指针。

我怎么变成指针的我不知道,但是当时确确实实是一个指向头结点的指针。

车来了,那是个'>'指令,叫我向后遍历。

于是我跟着车一起向后遍历,车里有几个座位空着。

我看着那几个空着的座位,我想,那不是给我分配的内存,也不是我指向的类型,我坐进去会导致崩溃的。

于是我半睡半醒站着,迷迷糊糊盯着空座位看了许久。



地铁车门关了又开,开了又关,报站声音很悦耳。

不过被我手机铃声打断了,同学打了个电话过来。



拿起电话开口说话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我很SB地站在地铁里,面对着一个空座位。

就仿佛从一个世界掉进另一个世界,说不清陌生还是熟悉,总之很震撼。



之后我就醒了。明白了自己既不是指针也不是数据,是个Coder。

不过回想车上梦到的那一张大网,那片宏大的景象,那个世界的震撼还是残留着,久久不能散去。

不过到站了,不由细细品味了。我下车了,醒着。



写到这里,还是不由得惊叹那场梦中的大网,数的海洋,拔地而起的立方矩阵,极度静谧的空间点阵。

回来的路上,又在车上睡着了,这回是梦见我在看一篇别人写的日志,对着日志里一大堆<>+-操作符很欢乐的笑着,就像在看人人水文。

那些操作符都很清晰,很明确的是一个长长的程序。不过究竟是什么,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1  学术分    科创论坛   2011-06-25   如果用这种比喻来讲程序原理,可能可以走下去。
来自 中国语言文学
 
2011-6-24 18:42:37
1楼
我了歌曲…为嘛不白天坐校车去徐汇图书馆自习看书啥的?我今天去见USRP老师,这徐汇热的,在路上差点熟了。 话说,曾经在春运的路上类比卡诺热机,很欢乐很诡异…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楼
好文笔,果然是Coder

话说你的矩阵是矩阵加法么………………

其实你的<>+-让我想到的是Brainf**k………………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楼
当年我发现北京和上海的最大差别就是北京一个公共汽车上两三个售票员,上海全是无人售票的。真还从来没在上海的公汽上见到过售票员。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1-6-25 00:12:13
4楼
wo mei tian dou dan teng de hen... lei...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epi.clyce(作者)
5楼
回 4楼(leyenda) 的帖子
=____________________=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epi.clyce(作者)
6楼
回 3楼(虎哥) 的帖子
莘海线的售票员天天吼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epi.clyce(作者)
7楼
回 2楼(ltl) 的帖子
确实是BrainPhuck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epi.clyce(作者)
8楼
回 1楼(darkorochi) 的帖子
哇嘿嘿~~~
啥时候见个面那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epi.clyce(作者)
9楼
为神马到文艺来了 - - 这个帖子不是很文艺呀。。。。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epi.clyce(作者)
10楼
回 2楼(ltl) 的帖子
乘法,不然不会旋转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epi.clyce(作者)
11楼
为什么‮声铃机手‭
‭‭是敏感词。。。。。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2楼
you are the one...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1-6-27 07:34:12
2011-6-27 07:34:12
13楼
引用第12楼AnthraX于2011-06-25 12:26发表的  :
you are the one...

我刚才也是这个感觉- -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4楼
引用第9楼epi.clyce于2011-06-25 11:36发表的  :
为神马到文艺来了 - - 这个帖子不是很文艺呀。。。。

你写的很多东西都很文艺[s:108]
不过有点惊讶的是……  直接就一个学术分了


看你写的各种文字,再对比我刚出来的成绩,我愈发感到自己是个差生 T_T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5楼
我也是这个感觉    考场上我就一白痴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6楼
看完之后感觉... LZ乃比我还严重 [s:333]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1-6-30 20:28:56
2011-6-30 20:28:56
17楼
回 8楼(epi.clyce) 的帖子
军训吧 这两天复习的蛋疼菊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