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范
 
单曲循环
epi.clyce 2011-7-1
[wmv=400,300,1]http://www.clyce.net/Insp/wp-content/uploads/2011/07/Fur-Alina.mp3[/wmv]


电风扇,苦丁茶,幽幽发光的显示屏,np++,Dev,Qt。
夏天。
记不清何时曾淅淅沥沥下了一个多月的雨,那会天还不热。
满屏幕的代码,一行一行,写着写着,电风扇转了起来,刚下过的雨,干了。
耳机里是Arvo Part的Fur Alina.
断断续续的旋律,白天也如深夜一般,静得可怕。
总觉得钢琴的尾音并不安分,藏着些许微小的震动。
于是代码写着写着,就不自觉地在np++里按下了[Ctrl]N,想写文章了
只是想写,却不知道写什么。
Fur Alina很短,或许我下载到的只是一个片段。
然而单曲循环,却总是听不出那里是头,哪里是尾。
每次听,都有一种感觉,觉得该换曲目了,想停了,却总是无法按下停止键,不忍,或是不敢。


寒假里无意找到的曲子,网络上随便翻找着,播放着,音响里就突然飘出了几个断断续续的音
于是世界安静了,如你爱看的来自zippo的火苗,静,却微微颤抖。
透过楼梯栏杆,看着卧室里,书架的顶上,薄薄一层灰。
或是栏杆在柔柔的灯光下投下的影。
苦丁茶,那天才刚喝第一杯。
我说,我找到一首很好的曲子。
你什么都没说。


也就从那时起吧,期待成了等待。
也就从那时起吧,我觉得你似乎倦了。


呵呵。


Fur Alina,单曲循环。
咖啡。
嗯,苦丁茶变成了咖啡。
写完呵呵的时候手在键盘上悬了很久很久,最后按下了[Ctrl]S和[Alt]F4,关机了。
那阵子天还亮着。
现在天快亮了。


不过Fur Alina依旧是Fur Alina,蒲公英般的Fur Alina
漫天飞絮 如雪
一片纯白


Arvo Part的曲子总是一片纯净的颜色,Fur Alina那样的纯白,Spiegel Im Spiegel那样的纯蓝,Tabula Rasa那样的纯黑——虽然Tabula Rasa是纯白的意思。
当然也有色彩纷乱的,像Lamentate。


今天突然在贴吧里看到了93。
依旧和代码打交道的93。
还是那些代码,贴吧上扔来扔去。互相损着损着,他几年前的OCR就翻出来了。
神经网络我不会,模糊识别我不懂,刚发的时候我不懂,现在还是不懂。
但是这些代码和图片我很熟悉,非常熟悉。
于是回KC翻老贴。
贴还在,图挂了。
呵呵,也罢。那时KC还没改版呢,那时我还坐在高中课桌前,对着解析几何犯愁呢。
一片蓝蓝的光。
记忆中的画面白平衡总是偏蓝,不知道为什么。
低音。
又一幅画面,蓝蓝的。
阳光透过蓝蓝的窗帘,铺在蓝灰的地面上,那是更早了,那还是冬天。
那时候93还在放飞囧-13,那时候我们还认识一个叫大灰尘的孩子
那时候还没人做出TC,那时候大家还在做线圈加速
那时候,PowerRDX还叫MS。
那是两间教室大小的办公室。
风吹起记忆中的窗帘,阳光透过一缕缕发丝照进来
还能认出那份淡香。


现在93们做起了惯导,大灰尘早已不知去向
小龙的TC红透了全国各地,线圈加速还运转着
PowerRDX改玩起了摄影,做起了手电
没有窗帘,只有窗上贴着的宣纸,没有阳光,夜色将宣纸糊成一片蓝
就像显示器上的np++。
无意中打下了NP++,记得曾经有个某,在徐汇旁的某个地方,说自己最喜欢大写字母
因为大写字母可以写得很花,很漂亮。
我说,那以后我写你的英文名字就全用大写吧。
于是真的写的很花,很漂亮,而且,很对称。
在纸上用铅笔写写画画,就画出来了。
然后细细描了一节课,到你教室说,给你的礼物。


你喜欢叫我某人,也喜欢这么叫自己。
这习惯我到现在没改。


你说天空在树的上面,应该是天空给树遮风挡雨才对。


那时候还是冬天。
那时候我还没听过Fur Alina。
也不知道Arvo Part。
那时候耳机里最多的是拉赫玛尼诺夫。


又一个画面,图书馆,落地窗,刺眼的阳光,将白色的瓷砖打得像要碎掉
一桌人,几张化学卷,基本竞赛书。
耳机里怪异的春之祭。
“你在想什么”对面的Rickey从化学卷中抬起头来。
“没什么,我发了,她又没回。”


哦,对,那时还有一支钢笔,14K金,只给你写过,画过。
不过那只笔大一的时候就不见了,也罢,早就用不到了。


画面随着Fur Alina滴下的每一个音变化,像墨汁滴进水里。


3月29日的刺眼阳光,在楼顶上给打着电话的人一个略长的影。
电话那头的人说,也很谢谢你在这个时候想到打电话给我。
说完再见,停机。
停了就停了吧。没了。
某老师办公室窗外的风也再没吹起过蓝色的窗帘。


之后的一切,纷乱繁杂,支离破碎,记不清何时何地
只知道有个人,迷迷糊糊不知道做了多少不可理喻的事


只是晋元钟楼的顶层,那几面墙,早就重刷了。


后一个画面是09年7月22日那一瞬
白天突然变成黑夜,一排一排路灯,一片一片窗,闪烁着点亮。
雨没停。


通宵,音频,一宿一宿。
该睡了吧
一起下线吧
3,2,1,晚安。


“你终于敢说那三个字了?”
“我很久没说过了,很久很久”


依旧一个接一个的长途,话题的方向却开始乱了。


“他们的事,你知道了么”RDX问我
“我猜出一星半点”
“我想你最怕的,发生了”
“哦”


还是要做选择的吧。


Fur Alina又开始了新的单曲循环。
漫天飞絮。
纯白。


没有音频,没有一宿一宿。
画面又是白天。
同学聚会,聚了,又散了。


“你也乘这路车?”
“那一起吧。”


“谢谢送我啊”
“没事,到家给我短信”


然后我在汾阳路的CD店里,发现了一个人的音乐很美,这个作曲家叫ArvoPart。
当时买到的是他的Lamentate。
后来找到Spiegel Im Spiegel的时候,我正在和你打电话。
“我电脑坏了,明天你来我家帮我弄一下吧”
第二天我知道你钢琴弹得很醉。


那之后似乎就联系越来越多了吧,因为画面又成了深夜。
抱着电话,听你迷迷糊糊说话,哄你睡觉,这些你知道。
等你睡着,听你呼吸,计时15分钟,你没说话就挂电话,你不知道。


“来华理看看吧。”


七月九号,两个人,亮着蓝幽幽的光的匣咔KTV,奉贤的月光。
和你一样美。


总是蓝色,一层层的蓝色随纯白的Fur Alina展开。
单曲循环。


“紫川我想和你说个事”
“说,都是兄弟干啥支支吾吾的”
“可我不知道怎么说”
“说,咱俩谁跟谁啊”
“她现在是我女朋友了。”
百叶窗那边的阳光,依旧刺眼,要撕开桌子上的木头,扎进肉里
“你真速度。”我说。


Fur Alina 钢琴敲出一个低音。
漫天飞絮。


“原谅我”
“没事了,这个看缘分,你还是我兄弟,照顾好她。”


“我对不起你”
“算了,这没什么,看缘分,你可以做我妹妹。他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和我说,我收拾他。”


他们还是分了,不到半年。然后他认定我在背后捣了鬼,忽然就像我翻了脸,搞笑死了。


Fur Alina似乎又播放完了。
无所谓,本就是一段听不出首尾的曲,只管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输出就好了。


又一个音符,又一滴墨。


深蓝色的夜空,世博园,人不多。
立陶宛馆。
第一次见面,打个电话确认是不是你。


丹麦馆,蓝蓝的灯光,蓝蓝的雾。


两天,形影不离。


长椅上,两个人。


送你去飞机场,久久的沉默。
“我放假乘飞机去找你”
“嗯”


渐渐开始了每天给我们的空间浇树的日子。
每次积分到了临界值,都把状态改变的瞬间留给你。


我说,酒越酿越醇,却也只这一杯了。


放假了,半个假期之后,我找到了一首曲子,叫Fur  Alina
网络上随便翻找着,播放着,音响里就突然飘出了几个断断续续的音
于是世界安静了,如你爱看的来自zippo的火苗,静,却微微颤抖。
透过楼梯栏杆,看着卧室里,书架的顶上,薄薄一层灰。
或是栏杆在柔柔的灯光下投下的影。
苦丁茶,那天才刚喝第一杯。
我说,我找到一首很好的曲子。
你什么都没说。


也就从那时起吧,期待成了等待。
也就从那时起吧,我觉得你似乎倦了。


呵呵。


Fur Alina,单曲循环。


生活走向统一。
代码开始越来越多,一屏幕又一屏幕。


漫天飞絮。


那就飞吧,飘吧,变成代码把我埋起来吧。
代码不会说话。
但我能对代码说话。


打开np++,对着屏幕洒下一片白。
像漫天飞絮。
少点什么。
戴上耳机。


Fur Alina
单曲循环。


+++ +++ +++ + [
    >+++++++
    >+++
    >+
    <<<-
]>>++>>+++
<.>...............<.>.<<.............>>.<.>.<<....<+++.>.>>.<<.<++++++++++++.>....>>.<.>.<<.............>>.<.>...............<.
>>++++++++++[
    >++++++++++
    <-
]>+
<<<.<<---.>>>>>.----.+++++++++++..+++++++++++++.<<<..
2011-7-1 12:07:14
1楼
作图一张
pic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1-7-2 09:12:00
2楼
对我而言,激情点的music更好,一般都是550首一听。。。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