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创业的故事
转眼间,离休学出来创业,已经过去了半年。
之前文章有讲过,我跟随一位刚退休的大学教师,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工程师,搞一些项目。关系上来讲,他是董事长,我是CTO。做项目当然不能没人,于是项目组聚集了一小批人,大多是董事长从原来任职的学校里,通过宣讲招来的在校生。那是一所坐落在广州某处的二本师范院校,具体名字没必要讲,不妨就叫它黄埔师范吧。至于董事长,下文就暂且称为雷君吧。
让我们先听听他们的故事。

1

A君是潮汕人,在老家读高中,模拟成绩很好,准备考中山大学,然而不幸失手,分数感人,又没有复读,便来到了黄埔师范,学的是汽车服务专业——用雷君的话说,脑子跟猪一样,脑子进水了,脑子有病。一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A君在学校遇到了雷君,被雷君招入麾下,一番辛苦培养之下,对外钦点为某类产品销售经理,对内则作为该类产品研发带头人。这该算是雷君人生智慧的体现——他总是给来实习的学生们指定个一官半职,顶着项目上,以锻炼人才。这方法不总是管用,后面会讲。

初次与A君打交道,是A君在科创找到了我发的某个帖子。当时正值他被雷君摊派了这个由某十八层关系摊派到雷君头上的项目,正焦头烂额的在网上到处乱搜,看到帖子后,便站内信联系我。qq上的碰头并不愉快,我说我能做,你要什么。他并不提具体要求,却说他要sch,pcb,bom,我当场就郁闷了,你们这是搞研发?还是搞菊花?是不是要我现场开价?若干回合后,A君抛出了雷君。结果就变成雷君直接联系我了。

电话交谈后,雷君表示要见面。

结果就在广园路边的某学校的阶梯课室里,与雷君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交谈。期间,A君坐在一旁,竟一句嘴没插,我心里极度郁闷,显然这个项目是雷君摊给A君的,然而现在一句话不说全是雷君在说,到底是搞哪出?
项目并没有谈多久,雷君又扯起了家常。雷君是工程师,是厂长,是老板,是大学教师,出身于老一辈工程师家庭,混迹核工业、钢铁工业、机械、电子……聊着聊着,又突然把我竖成榜样,要求A君看齐。

为什么雷君会和A君在一起,我想。
为什么项目要丢给实习生,我想。
后来才知道,雷君多年以来,带过无数学生搞研发,创下过累累战功。A君,只不过是他又一次地在复制他的经验——虽然成功率总不会太高。

未完待续

[修改于 4 年前 - 2015-10-25 01:48:53]

来自 求学深造
 
2015-10-23 02:34:07
novakon(作者)
1楼
2

A君是纠结的。汽车服务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专业。

在雷君的感召下,我最终加入了他的团队,自然也就和A君有了更多的交流。A君家里务农,共有两个男孩,A君的弟弟(下称小A)分数只能上三本,于是索性不读,跑到家门口附近的工厂去打工,组装安防类产品。后来又辗转去当饭店服务员。最终来到了广州,在雷君的电子公司里,干些插件的活,产品出来也要负责测试,偶尔跟着大师兄上门服务客户。A君本是家里的希望,高考失手之后便成了家里的失望,每天一副心事重重、表情麻木的样子;反倒小A对待生活的态度,要比他哥乐观得多。

A君想出人头地,学校满足不了,但是雷君可以——比如,允许他拥有一盒写着“骁米某业 A君”的名片。想出头自然就不能放过一切机会,特别是那个新来的,显得很厉害、很得雷君赏识的……同龄人。不久,在无数次被我从智商到经验反复碾压之后,A君果然向我提出了那个问题:

我要怎样才能达到你的水平?

我说,这里有本书,叫《电子学》第二版,外国人写的。你和我的差距,就是这本书。
过了几天,我在公司发现了这本书的纸质版。
我说,你居然买了。
A君说,是啊,我觉得纸质版和电子版还是有区别。
我说,你不会看的。

[修改于 4 年前 - 2015-10-25 01:50:07]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novakon(作者)
2楼
3

- 你不会看的。
- 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看。
- 因为有些事情,我太清楚了。

A君跟所有认为自己优秀的学生一样,对维护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有太多的想法,为自己在将来社会中的立足之地有太多的规划。我的到来给A君敲响了手机里所有的闹钟,曾经在雷君的充血下无比坚定的工程师万岁信仰,很快就被一个比他更为优秀的同龄人,打击得一塌糊涂。他不再是一个信心十足到当着其他同学面在不看说明书的情况下把A线接到B插头上然后烧掉C模块但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过了两小时同学请我下来20分钟诊断完成并对他进行当面批评……的A君了。曾任雷君左右手兼其他实习生学习榜样的A君,开始怀疑走技术路线的价值。单片机那么难学,雷君又常说“赚大钱的都不是做技术的”,而且至少要再花3年才能赶上新来的那个家伙……A君感觉,也许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我说,3年又如何?闻道有先后,剩下你会背,总不能因为你活的跟我一样长,就适合跟我干一样的活吧。搞技术总是需要积累,你花多些时间,总还是有回报的,但不可能那么快。你现在这个专业是什么J8啦?想干技术,就少tm去听课,多花点时间自学吧。

A君说,他也晓得,但是他家里对他有期望,这个书一定要读完。对此他早已有了决定,不会放弃毕业证书的——这是底线。
我说,那没办法,拉倒。

过了几个星期,A君说,他想去市场部。

[修改于 4 年前 - 2015-10-25 01:51:20]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楼
买书是好事,现在有耐心看书的人太少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看来,A君很有前途。[s::lol]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楼
总有那么一些人鼓吹智商不如情商,人脉比能力管用,然而他们连情商是什么都讲不清楚,自以为勾搭到一些朋友,人家根本不把他当朋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楼
引用 novakon:
3



你不会看的。
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看。
因为有些事情,我太清楚了。


A君跟所有认为自己优秀的学生一样,对维护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有太多的想法,为自己在将来社会中的立足之地有太多的规划。我的到来给A君敲响了手机里所...
故事完了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楼
文风不错,手动点个赞,关注一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楼
我受到叉的鼓舞 买了第二版中文版 和第三版原版 然而已经变成现学现卖代替谷歌的手册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楼
我曾经也很讨厌中国的教育模式,但现在我只想说不要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
如果想真正进军高端科技,对于普通人来说,你只能通过高考考上重点大学,社会就是这样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novakon(作者)
10楼
各位看官,《电子学》第二版有多厚,你们知道吗?
------------------

4

我的文字并不流畅,按照现代汉语的标准,可能还不如鲁迅。这并不是谁的错;若想要作文流畅,必须要进行大量的读写练习。每天堆砌代码的我,早已不记得如何流畅运用这流传千年的文字。
黄埔师范并不是一所流畅的学校——二本,比三本多一本,比一本少一本,你说它是混,不如三本好混;你若求上进,又缺少一本的心理监督作用。有人说我以本论校,属于歧视——歧你mb,一本里面还要算酒吧舞、饿……只不过大家明白处事圆滑的道理,不拿出来讲罢了。有点像那些去相亲的人。

R君来自茂名,家里有一点小生意,每月有些零花钱。
和A君一样,R君也是雷君手边的良将——我原来是这么以为的。那天在骁米公司的天台,雷君把好多同学叫了上去,有A君,R君,H君,Z君,K君,W君等等。R君被雷君隆重介绍给我,“我们现在这些项目,技术上面,看得见的都是A君负责”,然后转过头去,“看不见的都是R君负责”。这令随后跟大家问好的我感到有些尴尬,因为我是新来的总负责。
R君的表情,显得更尴尬一些,并不敢抬头看人,随后冷冷的打个招呼,又恢复原来的坐姿。R君是学计算机的,但是和占黄埔师范总人口99%的外地学生一样——大多在高考之前并没有怎么接触计算机,如果不计网吧游戏的话。R君刚进校就加入了雷君的团队,通过刻苦的自学掌握了php和java(android),这不,刚刚给雷君的一个朋友做了一个小站,赚了些零钱。团队里有懂计算机懂网络的同学,本该是件好事,但——总还是——首先取决于水平。我从公司角落找来一台赛扬,先是装了win7,后来觉得不好,又装了Ubuntu。接着就是装php环境,装mysql数据库……最后跑起来,我通知R君和W君,你们以后可以在局域网里的服务器上测试php了。

- 对了,你们原来是怎么测试的?虚拟机还是本地?
- 全部传到租的服务器上测试。
- 那样很慢。
- 那样是很慢。

于是在经过几次广囧之后,我增加了和R君的沟通,因为骁米打车软件需要的正是R君这样的人,只是他需要再努力一点。R君总仍旧是沉默,但至少不会在我面前沉默了。我成了R君的蓝牙,API和数据库老师,虽然我从未动过一行Java。

[修改于 4 年前 - 2015-10-23 18:28:35]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novakon(作者)
11楼
5

黄埔师范学计算机的并不止R君一个人,X君也是之一,只不过R君常驻,而X君通常要一个月才能看见一次。据说R君跟他们(其他的软件方面的负责同学)总是远程合作的,可是在中国,连安装github客户端都有困难,不同居一室,怎么合作呢?这帮学生,不过是把雷君和骁米公司当成了即用即弃的实习机会。
我于是跟雷君提,我说,既然搞研发,外面大把人为何不请?非要弄些在校生,满满都是课,猴年马月才做点东西出来。
雷军说,你要等,要培养,那些很厉害的人它不听你的,只有你培养出来的人才是你的。
- 花钱不行吗?
- 你以为我没花钱。我以前在51,智联买了服务的,很多简历过来,我后来都没有要。拿钱干活的人他不会帮你想事情的,最后还是要你去费工夫。我到这个年纪了,不带研发了,我去做整合资源的事情,但我还是希望能培养出,一些能当老板的人,而不想弄那么多打工仔。为我赚什么钱?我赚这个钱有什么意义?实际上我都是为了学生们,但学生们不理解。
- 现在这些同学都不行啊,做你想做的事情至少要再培养两三年。
- 你看着他们现在不行,但只要他们愿意跟上,我跟你说他们每个人都会很好,你信不信。这些事情如果不让他们干,你还能让谁来干呀?他们现在是不理解,就像你现在不理解我一样,但我们要给他机会。我们需要这些人。

我对上述的理解:要少花钱、不花钱,还要把事情做好,还要把人才培养出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同学们最关心的问题,往往是学什么语言工资高;然而并没有任何人关心如何做好一件事情,更不要提做好一件产品了。最开始听说要拍洗头水广告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哪里钱多去哪里,可以用来概括他们的大部分逻辑,这样的人发工资搬砖还可以,让他们来想问题、出方案,参与创业活动,实在是难为无米之炊了。
然而这是雷君的团队,我只能尊重他的意见。

R君是很努力的,但身体一直不好。
后来,R君生了一次病,肺的问题,住了院。再后来,R君用非常简短且不礼貌的方式,向团队告了别,去做他“已经想明白”他“要做的事情”了。雷君虽然不满,但谈起时依然很淡定,“这对我没有任何损失”。郁闷的反倒是我,毕竟时间成本,也是成本。我再也没有见到过R君;大概的确是身体不好罢。

当然也就没再见到过那个曾在学校某校内APP项目打杂的X君。

[修改于 4 年前 - 2015-10-25 01:54:07]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2楼
楼主你那是好情况,很多人根本都遇不到像你们老板那样的人,连机会的边都摸不着,更别说有发展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3楼
看来你们老板还是很有教师范的,幸好又赶上这老登有钱有闲,舍得花钱花时间教育人,思想很好的人。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4楼
要少花钱、不花钱,还要把事情做好

----------
bi,我们老板的原话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5楼
我见过楼主的老板,确实很有想法,感觉和2004年搞发明联盟的时候见过的某些学院型发明家差不多。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0-24 00:13:09
novakon(作者)
16楼
6

F君是13级的,建筑电气专业。家里是维修电机的,但我问他是哪一种电机,他也答不上来。他说家里那些事,他都不关心的。这位潮汕人总是板着脸,说话嗓音很尖,不讨人喜欢。对于雷君安排的任务,总是不断点头,然后把能做的搞砸,做不到的拖延。他似乎并没有太多自己的想法,而是凭一股王宝强一般的傻劲在做事。然而并没有什么雌性生殖细胞用。
但又不能像王宝强那样给周围传递正能量。大家都不喜欢他。这也难怪,他呆的时间跟R君差不多久,但和R君相比又没有一点技术积累;虽然学生们来来去去他却坚持到现在,但又谈不上半毛钱贡献——贡献还是有,他找来的电机驱动资料,有几篇还是很好的,然而他自己半个字看不懂。他自己也说,跟雷君就学到个找资料,其他的活都是苦力活,苦逼。我说,那些都是摊给你的任务,你自己总要做些你想做的事情比较好。你的追求是什么?对大学的期望是什么?他却也说不上来——应该说他当然说不上来——这是如今大学生的正常反应:没有包袱,亦没有抱负。这是令我很头痛的,毕竟不想当科学家的工科生不是好工程师。最后我说,以后不管是学校还是支部,再有那些个什么跑龙套的活动,你不要去,去了也别跑到管理群来讲,恶心大家。

F君不沉默,但极不会说话,大家不太想和他沟通,因此他只要在,整个气氛就很沉重。典型的开场白,是“N君,请问您现在有空吗?”

- 有空
- 哦我有一个问题想打扰一下,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回答。
- 说
-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就是
- 算了,你别说了
- 哦,那你先忙,等有空了我再过来

至于他为什么与气氛如此不协调,却又如此坚持,谜。他总是说,他坚持待在这个团队,是自己有打算,至于实话是什么,谜。

我三个月前就跟W君商量,F君必须走,麻烦你去跟雷君施加压力。在团队里放一个大家都不喜欢的人,除了加快解散,没有任何好处。然后我就举了翎骗航天(http://linp.space/)的例子给他听。实际上,我和W君都向雷君施加了压力,但雷君一直都说,你们要有耐心,他虽然脑子不灵,但他肯坚持做,还是给他机会。
于是,摊派给F君的任务,做不到的总还是拖着,做成了的,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在F君面前,我真的没有办法组织语言。

[修改于 4 年前 - 2015-10-25 01:55:53]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novakon(作者)
17楼
7

F君是党员。我总拿这开玩笑,但他却不以为然,依旧按时认真参加党的活动。最近党出了些规定,禁止党员拿组织开玩笑,不知道对F君有何影响。
有时我能看到F君在看诸如《XXX电机XXX驱动》一类的书,一页一页的翻,既不找来实物研究也不上维基转转。电机驱动并不是简单的理论——至少对我来说并不能算简单,而大部分上完《电机学》的同学则连交流永磁电机和交流异步电机都分不清。我开始还上前嘘寒问暖,后来便拉倒了——要知道F君唯一一次找我借烙铁,是为了焊一块LM1875之类的功放板,那是课程作业,除此之外从未对电子设计产生过半毛钱兴趣。这个时候跟他提斩波逆变,提VVVF,提矢量磁场控制,无异于鸡同鸭讲;连他家的基业都不在乎的人,又怎能听进我的话呢?

这似乎是我这个总工的错。之前雷君给F君安排的任务,是电动车控制器(无刷电机驱动器),我起初还是轻蔑地笑笑,后来我笑不出来了,因为雷君说要F君跟着我做。这是后话。电机驱动好歹是一门绝学,岂是从黄埔师范随便拉来的本科生能习得的,我心想,别tm把自己弄进医院就不错了。
雷君总是这样,到后来我只好对他说,不要再摊派这些同学给我了,我智商太低,教不会他们。

我还是简单的介绍了互联网上能找到的设计资源,包括德日半导体,加州仪器,国内整流器,等等公司的文档及AppNote,并叮嘱F君要多看书。


每次提到多看书,都会有学生问书名,不管是在团队里,还是在群里,还是在学校里。

很多学生一听我说学XXX重要,马上就去学XXX了,啃书而并不注重理解,也无所谓自己是否喜欢,更不关心具体技术的用途。就好像啃完书之后我会给他们准备一场考试、发一份毕业证书、凭证换一份对应的工作一样。这应该不算是个例,而是普遍的心态了,从qq聊天窗口旁时常出现的“我想考个本科”“本科只要2350元”“正常上班照样拿本科”“国家承认找工作方便”等众多逼格雷同的广告里,不难看出同学们的内心挣扎。


毕竟,问书名的人,一定不是爱看书的人。
这都不是学生的错——学生不过是他们老师的复制品罢了。

F君不知怎么的,有几次竟顶替雷君、W君和我的职责,在外面招实习生。也许是雷君催过一两次,他想帮个忙罢。F君仍旧是不会说话的人——最后丢到我qq上的实习生,跟我吐槽为什么那个人这么奇怪。我想了很久,说:哈哈,不要在意。

[修改于 4 年前 - 2015-10-25 02:08:36]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novakon(作者)
18楼
8

F君从一个“找实习”的群里,前后招来两个女生,正好雷君不在公司,我便在对F君大发雷霆之后,亲自接待了。我和雷君对人才的态度并不一致。对着来实习的同学,雷君总是宣扬理想主义,但我总是直接提现实问题,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大家对理想主义的轻蔑、抗拒和麻木了。

V小姐是12级电子专业的,潮汕人。不过不是黄埔师范的,而是跟我同一个学校。正好我也是12级的,而我的电子设计水平……在她面前,竟然连半个逼都装不了。她只会写51汇编,而且只会简单的几句,烙铁用不好,不知道i2c是什么,看了一个下午文档,告诉我她没办法写出i2c通信的程序来。我说,那你还是回去吧,你不适合做这个工作。她对自己有些失望,对学校有少许埋怨。我并无暇安慰她,只是觉得,若我真要改变这个现状,恐怕除了自己办一所大学,别无他法了。
G小姐是13级电气工程,同样是跟我同校,而且同专业……但我不是潮汕人。我嘘寒问暖之后,告诉她,你这个专业还是认真读书搞好成绩进供电局捧铁饭碗比较好,千万不要出来打工,外面机器人多,一不小心就失业了。要是成绩不好的话,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还能干嘛了。你觉得会计怎样……

像她们这样出来找实习的,实际上都是对自己的专业课程实用程度极度不满,手头又几乎没有任何技能,但又担心被就业大潮冲到偏远地区的一部分同学,或者说大部分同学的代表。这样的同学,我没有办法收下。最终雷君也没有见到她们,我觉得这是好事,不然我屁股后面又要跟多一堆有事她不在,没事她又来的实习生了。实习生只能搬砖,原来上学时我还不信,现在也信了:公司的东西那么多,没有电梯,好多都是学生们搬上去的,然而女生并不能用来搬东西。

透露一下后来的事。V小姐微信上跟我说,她觉得这工作不适合,以后不来了。
G小姐则说:我还是想进供电局,师兄不是说要成绩好嘛,但我这次又考得不好,要努力提高成绩了。

学电的女生本来就不多,那天她们临走,我竟有些不舍。我们12电气X班,总共只有两个女生,而且都非常不扬。这次这两位,脸尚且能看,特别是G小姐,上围傲人……然而又有什么雌性生殖细胞/雄性生殖器官用呢?做了二十多年男生,我第一次为性别的不平等感到惆怅,第一次觉得女孩子,还是应该多读点书,好掌握自己的命运。这两位女生虽然获得了与电共舞的机会,但在这男生统治的学院里,并没有人能给她们合适的影响和熏陶;潜意识里总仍旧认为,这些东西不是女孩子学的,这些事情不是女孩子做的……最后只有极少数,真正走上了专业方向。对于不热爱电类专业的女生,这是她们的苦难。因为喜欢而选择电类专业的女生,就不要提了,我至今没有见过,请问这物种真的存在吗?

- 你肯定没有男朋友
- 你怎么知道
- 一看就知道
- 为什么
我至今后悔我解释了为什么。我应该直接说,我毕竟是见得多了,西方哪一个国家我没去过?

[修改于 4 年前 - 2015-10-25 02:10:42]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9楼
引用 虎哥:
我见过楼主的老板,确实很有想法,感觉和2004年搞发明联盟的时候见过的某些学院型发明家差不多。
当年的学院型发明家,如今成就如何?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楼
引用 立棍:
当年的学院型发明家,如今成就如何?
做点小业务,没有大成就,但过得也自在,挺好。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1楼
因为喜欢而选择电类专业的女生,就不要提了,我至今没有见过,请问这物种真的存在吗?
这种稀有物种很罕见,但是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能碰到,比如:
@张静茹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novakon(作者)
22楼
引用 rudolf:
因为喜欢而选择电类专业的女生,就不要提了,我至今没有见过,请问这物种真的存在吗?
这种稀有物种很罕见,但是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能碰到,比如:
@张静茹
这个是喜欢,但是并没有去读电类专业。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1-5 19:48:29
2015-11-5 19:48:29
23楼
冒泡来看故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1-8 07:20:06
2015-11-8 07:20:06
24楼
很喜欢看这类故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1-29 19:58:33
2015-11-29 19:58:33
25楼
受益匪浅。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1-11 12:06:55
2016-1-11 12:06:55
26楼
时隔几个月,看到这封帖子,不由失笑。也许现实太残酷也要往前去赶,道一声保重些许。潇潇洒洒,与君共勉。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2-28 22:29:17
2016-2-28 22:29:17
27楼
报告:小微企业税费负担超上市公司 呼吁提高起征点-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60227/n438687657.shtml

这说明个人创业很难啊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9 22:18:49
2017-1-9 22:18:49
28楼
我猜猜lz应该是TYL,还想听你的故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