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单位的“诞生”:西伏?
生物对射线的吸收剂量当量,以单位Sv来表示,中文读法“希沃特”。这个单位名称意在纪念瑞典辐射防护学家Rolf Maximilian Sievert(鲁道夫.马希米利安.希沃特)。

“希沃特”是我国的法定读法,也可以简称为希。我们通常说一个地方的自然本底0.08μSv/h,读为“0.08微希每小时”。

在辐射剂量为大众关心之前,这些读法都没发生什么问题。

但是由于Sv的第二个字母v在中文里面读做伏特,后来,渐渐有人认字认半边,听到了“西”(西门子,电导率单位),一下子想不起下面该怎么读,就根据右边的v读作“伏”,变成了“西伏”。

而由于海峡对岸的一些业内人士又音译为“西弗”,随着两岸交流加深,里应外合,大陆的半壁江山在近些年都投奔了“西伏”。

而我认为这类因某种特定的纪念意义而命名的单位,应该尊重原创,所以坚持读希沃特或者希,以至于经常有人表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以前举过一些例子。

例如,显示器的刷新率叫做帧(后鼻音,去声),在1990年以前,不论专业还是民间,该字自古以来只有这一个读法。

但是群众的力量不可阻挡,在1990年以后,硬生生的给这个字多加了一个读音(前鼻音,平声),变成了多音字。

这种读音的变化可以视为语言的自然演化,与希沃特这样的人名不能相提并论,所以没有什么问题。

电子管和场效应管的栅(zha,去声)极,在电子管时代(1960年以前,甚至自古以来),只有这一个读音,在台湾地区,字典里面至今也只有这一个读音。但是由于大陆地区历史上文盲改行的电子技术员太多,硬生生的多加了一个读音(shan,平声),以至于现在你要是说zha极,一堆人会骂你文盲。

栅极是象形名称,电子管的控制极以及光栅,放大以后看,都是“栅栏”。所以,称为栅(zha)极是符合语言的发生规律的。而读作栅(shan)极既不符合语言的历史,也不符合语言的演化逻辑,现在变成字典里的“正确”读音,则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我不知道国家语委和科学名词委是不是由文盲组成的机构,如果认同shan极这种匪夷所思的读法,想要在字典里加上,我并无意见,每个人都可以持有自己的看法,只要别人能听懂,怎么读并不重要。但是他们竟然否定zha极的正确性,把zha极指为文盲读法,的确让人难以理解。

(本文参考SDP的回帖,有改动)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10-06 22:52:56]

来自 科学技术学
2016-1-6 07:16:56
1楼
虎哥真早...
表示只见过西弗,没见过叫西伏的,孤陋寡闻了
也许是文盲太多造成的,但大势所趋。文字/语言的存在就是为了更好地互相理解,尽管是读错,如果大家都能理解说的是什么,那并没有什么问题,等到大部分人都能接受新的发音,语言也完成了自身的进化。
到了这个阶段,再去翻出旧的读音来才是真在装逼....就像孔乙己说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楼
之前买材料我说铬ge钢,结果都说没有,只有luo。热处理里面的淬cui火现在也被业内人士叫成zan火。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楼
还有“阈值”,一大堆读“阀值”的,以前听到后还纠正一下,现在已经懒得管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引用 ghia:
还有“阈值”,一大堆读“阀值”的,以前听到后还纠正一下,现在已经懒得管了。
阈值这个一般没认错吧阀值那个是打错字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楼
原来是zha极,可是输入法打不出zhaji只能打出shanji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虎哥(作者)
6楼
引用 北落师门:
...
就像孔乙己说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
如果是一个做学问的人,我会对他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而肃然起敬。

这也是我觉得我们中学老师值得赞扬的地方——她上课时公然批判过教辅材料,告诉同学们:这正是我们所缺乏的品质。

鲁迅写文章的年代,批判孔乙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但是现在形势有了变化,特别是互联网成为生活方式以后,爱好一些学问并极致专研,恐怕是未来人们立足的基本要求。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楼
什么时候中国能有个有公信力的官方媒体,中国版柳叶刀、自然,自然就没有这些奇怪的问题了。



在确定翻译之前就不能用原字母单词书写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楼
引用 1176764177:
阈值这个一般没认错吧阀值那个是打错字吧
No,很多人直接读(fa)值,甚至在广播电台里也经常听到。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楼
引用 虎哥:
如果是一个做学问的人,我会对他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而肃然起敬。

这也是我觉得我们中学老师值得赞扬的地方——她上课时公然批判过教辅材料,告诉同学们:这正是我们所缺乏的品质。

鲁迅写文章的年代,批判孔乙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但是...
如果是做学问的,我也不反对去吹毛求疵。
然而反过来看,纠结一个单位的读法并没有实际意义,这并不是做学问的范畴,最多只能算是对岸的分裂分子别有用心的鼓动罢了。孔乙己批的是个现象,我理解为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过分地做文章。如果虎哥想要为孔乙己洗白,我认为还是有困难的。
我还是坚持文字/语言是用来沟通的,就算某个词再怎么偏离本意、变化其发音,只要能为广大人民群众接受,能高效率地沟通,这种变化我是能接受的。至于Sv这种冷门单位的读法,原本用的人就少,国家应该不会对其作出修改,最多加一笔备注。
单位的问题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只要知道这个新读法,就能关联到那个单位上去,不会引发歧义。反倒是像空穴来风这种词,新旧意义完全相反,现在看到这个词心里就要咯噔一下,还要去猜测作者的本意,以至于官方都要特别标明一下:现在咱用新的意思哈...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0楼
语言就是因为人们用所以有意义的,适应大多数人的就好。比如说科创好多人都把那个叫做喷燃比,可是专业界一般叫做面喉比。APCP这种叫法也很奇葩,专业界复合推进剂基本都有AP,一般都用丁羟推进剂或者HTPB推进剂,聚醚推进剂,聚氯乙烯推进剂之类的用粘合剂分类来叫。不过既然在业余圈子,去纠正这些也没啥意义。大家都这么叫就没必要去搞这个特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1楼
读错没关系,最怕就是用错了,如果大家都读错,那这个错的读音反而是正确的,语言是会进化的。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2楼
语言本身就是会变化的,这个没问题。比如帧这个字,读音变化是符合现代汉语语音变化规律的。
至于Sv现在变成了西伏,那就不对了。因为如老虎所说,单位的名称是有纪念价值的,Sv读作西伏无论从表音还是表意都肯定不是语言的正常进化,而是一种劣币驱除良币的过程。应当反对。

综合以上我说的内容,帧字读音的改变属于正常的语音变化可以接受,Sv变成西伏无法接受,应该大力科普正确读法。
以上是文科生的观点。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1-7 01:41:06
13楼
引用 北落师门:
我还是坚持文字/语言是用来沟通的...
语言文字“是用来沟通的”只是最直观、最肤浅的认识,基于这样的认识出现了曾经全国推广,后来被否定的简化字,如“亍”(街)。这些字好学易记,且绝大部分不会造成意义混淆,为什么民愤极大呢?实则,语言文字至少还包括文化传承,文化认同,亚社会结构维系等重要基础功能。就像希沃特和伏特一样,都具有特定的文化价值。
我记得科创一直强调“技术社群的名誉共识”,语言文字方面的严谨性也是“名誉共识”的一部分。在一篇论文中如果故意用错一个学术词汇,基本就属于民科行为。
不同的人群可能有不同的语言,比如B站有B站的语言,贴吧有贴吧的语言。这些语言如果跨越到人群之外,就无法准确表意,但是在人群之内,却是群体认同的基础元素。未来这种现象会越来越多。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4楼
引用 北落师门:
如果是做学问的,我也不反对去吹毛求疵。
我理解为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过分地做文章。..
在乔布斯“吹毛求疵”之前,全世界人民都认为某些东西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当苹果公司“过分的做文章”——例如把大家其实都看不见的内部做得像艺术品一样之后,它终于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然而,最明白抓住“紧要事情”的中国人,仍然位于山寨大国之中,直到近些年以“吹毛求疵”为乐趣的极客精神彰扬之后,才出现了少数一些即将伟大起来的公司。又由于人民的经济能力提升到新的水平上,才出现了消费“吹毛求疵”精神的普遍社会需求,并将持续发展下去……

我的结论是:大多数人无法正确判断什么事情无关紧要,所以最好每件事都认真对待。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5楼
引用 1211:
语言文字“是用来沟通的”只是最直观、最肤浅的认识,基于这样的认识出现了曾经全国推广,后来被否定的简化字,如“亍”(街)。这些字好学易记,且绝大部分不会造成意义混淆,为什么民愤极大呢?实则,语言文字至少还包括文化传承,文化认同,亚社会结构维系...
语言如果脱离了沟通这个功能,就算再有文化底蕴,也会被淘汰。所以,尽管想法很肤浅,国家仍然在推行简化字,近年来的简体繁体之争有点像这意思。至于提到的用“亍”代替“街”这个例子,恕我才疏学浅,只知道有彳亍这个词,既然“亍”已经有小步行走的意思,再来替换“街”的确会造成极大的歧义。这属于做学问不严谨,换成我也会愤啊!

如果是“故意”用错单位,比如知道有正确的说法却笔误写成另一种说法,同属于做学问不严谨。虎哥描述的情况更倾向于说错的人根本没见过正确的读法,所以导致他们觉得虎哥的说法很奇怪,听不懂。对于这样的人除了纠正以外还要给以更多的包容。
如果属于一小群人的特定语言,只能称为黑话,并不成气候。但如果这些特定文化能跨越出人群,被全社会接受,这些黑话就会成为语言的一部分。但像单位这种问题基本没有希望翻盘,既不会像虎哥担心的那样民间逼死官方,官方也不会为其洗白。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6楼
引用 1211:
在乔布斯“吹毛求疵”之前,全世界人民都认为某些东西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当苹果公司“过分的做文章”——例如把大家其实都看不见的内部做得像艺术品一样之后,它终于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然而,最明白抓住“紧要事情”的中国人,仍然位于山寨大国之中,直...
强行引用,企业再成功也要由市场来考验。苹果公司最成功的一役就是推出了iPhone4,正是因为从外观和功能上都做了巨大的改进,才会有现在如此大的市场。也许你认为产品的制作工艺、结构设计是首要考虑的,但市场并不买账。历史上苹果也有因为过分追求设计而让公司陷入困境的时候。仅从国内来说在肾4出来之前“伪果粉”这个概念是很少出现的,很现实的就是根本没人买。但你不能否认这以前的产品就是设计渣,比如MacBook air。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7楼
楼上已经在为了反驳而反驳。本来这个帖子只是反映一个现象,是您把它抽象为“真装逼”、“吹毛求疵”和“无关紧要”,大词大帽子,那么我来回应后两点的时候,你又改谈具体,而且还搬起石头砸了下自己的脚。比如举出99.9%的人都不认识且“无关紧要”的“彳亍”一词作为“会混淆”的例子来“吹毛求疵”,并说自己才疏学浅,学究气息扑面而来,真是比孔乙己还孔乙己,这“逼”装得,“真”高。
我的观点很明确,多一点“吹毛求疵”和“认真对待”精神是有好处的,即使为了“真装逼”。其它就随你怎么看啦。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8楼
1000年以后变成通假字,进入高考语文试题(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9楼
通假字,文化的进化,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楼
【空穴来风】这种被大众广泛理解成相反意思的词语又该怎么办?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1楼
引用 rudolf:
【空穴来风】这种被大众广泛理解成相反意思的词语又该怎么办?
还有七月流火、惨淡经营、明日黄花等词语。
我的看法是:为了减少误解,尽量少用这些词。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1-8 00:20:11
22楼
我觉得要分开来看。

fá值  明显就是文盲读法,将阈读作阀。
阈是形声字,形从门,声从或(读作yù)。“或”指“国”。“或”与“门”联合起来表示“国门”。本义:国门。转义:1.家门。2.门限。

shān极   栅这个字在普通话中读作zhà,但在吴语中,读作[saq](上海话)或者[saeh4](无锡话)或者[sah43](江苏话),猜想可能当年哪位说吴语的老先生的国语讲伐来,以讹传讹地将zhà极读成了洋泾浜国语shān极?
不过不论怎么读,其本义都是细条排列成的栅状物,弄出这么多读音其实没什么必要。


至于”帧“,形声字,音从贞,我觉得读作zhēn并没有什么问题。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3楼
引用 猎鹰:
之前买材料我说铬ge钢,结果都说没有,只有luo。热处理里面的淬cui火现在也被业内人士叫成zan火。
淬火那个倒不是读错,这个是以前老铁匠的说法,所谓“蘸火”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4楼
汉语以及多数自然语言都缺乏一套可以拿来匹配的规则,无法做到言文一致、形意一致。既然是无法可依的领域,那么奉行丛林法则,喇叭大的是真理也就不奇怪了。

更何况,以“册”为右侧的字在汉语中本来就多读作“山”音,读做“炸”其实才是另类,如果默认汉语中有一种不成文的裁定规则,那也应该是把“炸栏”改成“山栏”,而非反过来。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5楼
最容易读错的18个医学词,你肯定会中枪!(来源:爱心脏)


?临床上常常有一些医学名词被读错,这些错误的读音不仅在医生心中是根深蒂固,在患者那里更是毋庸置疑。原因有两个:一是在医学院,课堂上老师教课时“传道”传错了,就这样念了下来;二是在看医学书时,不习惯翻词典,念成了大白字。小编主要列了18种不管是医生还是患者都最容易接触到,并且最常被读错的医学名词,供分享。


1,畸形,畸形的畸,读音和“鸡”一样,将它读作是“奇”,正确读法是“jī”。

由患者个体内的遗传系统存在异常引起的,生物体某部分发育不正常,造成与正常形体不同的形状。多指遗传或病变引起的肢体变形,不包括外伤等引起的残疾。

2,荨麻疹 荨麻疹,这个词保证99%的人会读错,我们常常把荨读成“xún”,正确读法是“qián”。

荨麻疹俗称风疹块。是由于皮肤、黏膜小血管扩张及渗透性增加而出现的一种局限性水肿反应,通常在2~24小时内消退,但反复发生新的皮疹。

3,妊娠 妊娠的娠,刚开始小编把它读成“chén”,其实正确读法是"shēn"。指怀孕。

4,卒中,遇到这个词儿,第一反应这个还不知道吗?"zú zhōng"! 错!正确读法是“cù zhòng”。

卒是多音字,如果读“zú”,指古代供隶役穿的一种衣服。衣上著有标记,以区别于常人。如果读“cù”,同猝。

5,脂肪 脂肪的脂我们总会读成“zhǐ”,其实正确的读法是“zhī fáng”。

6,奇静脉,你会怎么读?“qí jìng maì ”?正确读法是“jī jìng maì”。

起自右腰升静脉,在右侧上升至第7-8胸椎高度,接受左侧的半奇静脉和副半奇静脉的横干。

7,咯血,平时听到的读法有3个版本,gē xiě,kǎ xuě,ké xiě。都不正确,正确读法是“kǎ xiě”。

8,便秘  便秘是一些人特别是老年人常见的症状,便秘的“秘”字,应读bì,可是人们往往和“秘密”联想起来,把“秘”字读为mì,几乎有些约定俗成了。

9,囟门,有一次听到有人读“lǔ mén",真是醉了。原因把“卤”和”囟”混淆了,正确读法“xìn mén”。

指婴幼儿颅骨接合不紧所形成的骨间隙。有前囟、后囟之分。

10,头孢噻肟,有炎症时,医生会给输一种叫做“头孢噻肟”的消炎药,会错读成“tóu bāo saì wū”,正确读法是“tóu bāo saì wò"。

为第三代半合成头孢菌素,抗菌谱比头孢呋肟更广,对革兰阴性菌的作用更强,临床上主要用于各种敏感菌的感染。

11,贲门,贲门的贲,错误读音为“喷”,正确读音为“bēn”。

贲门是胃的入口。

12,桡骨 桡是多音字,在这里,不念“náo gǔ ”,正确读法是“ráo gǔ”。

为前臂双骨之一,位于前臂外侧,大拇指的一侧,分为一体和两端。

13,川芎  错误读法是“chuān xióng”,正确读法是“chuān xiōng”。

是一种中药植物,常用于活血行气,祛风止痛。

14,骨骺  我们会错误读成“gǔ gòu”,正确读法是“gǔ hóu”。

长骨两端膨大部分称为骨骺。长骨有一体和两端,体叫骨干,两端叫骨骺。

15,针灸  我们容易把针灸读成“ zhēn jiū ”,正确读音应该是3声,读“zhēn jiǔ”。

2006年针灸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6,龟裂  龟是多音字,但不读“guī liè",正确读法为“jūn liè”。

在医学上指,手足皮肤因寒冷或干燥而坼裂。龟裂,通“ 皲裂 ”。

17,砧骨     不要因为“砧”右边有个“占”就读“zhān",正确读音为“zhēn gǔ”。

耳骨之一,即名骨。左右耳各一,在鼓室内腔上部,其形似砧,故名。



看了这篇文章后,我已经中枪倒地吐血多时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10-6 11:13:38
2016-10-6 11:13:38
26楼
希沃特是最常见的,学术里面使用频率较多,西弗也能搜到文献,但是已经很少。西伏还真是没搜到。感觉规范用词很重要。。。
有个很类似的例子,一个电脑品牌,宏碁,第二字读音是“旗”,但是这字,电脑城那些商家基本都读“基”,周围的人个个都读“基”,和他们说读错了,要读“旗”,结果他们说我错了,大家都这么读的。。。心理瞬间崩溃。。。字典里,碁只有“旗‘这个读音。。。不知道以后字典里会不会又多出一个读音来。。。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10-06 12:02:55]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虎哥(作者)
27楼
引用 1139872424:
希沃特是最常见的,学术里面使用频率较多,西弗也能搜到文献,但是已经很少。西伏还真是没搜到。感觉规范用词很重要。。。
宝岛翻译为西弗,这两个字应该是故意搞成这样的。内地严谨的期刊,不用希沃特是通不过的,实际上大家都不写中文了。大众媒体上大量出现希伏,这就两边都不靠,纯属以讹传讹。常见的不一定是对的,这事情要有一些茴香豆精神。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8楼
引用 虎哥:
宝岛翻译为西弗,这两个字应该是故意搞成这样的。内地严谨的期刊,不用希沃特是通不过的,实际上大家都不写中文了。大众媒体上大量出现希伏,这就两边都不靠,纯属以讹传讹。常见的不一定是对的,这事情要有一些茴香……
嗯嗯~~某岛貌似很多翻译都和大陆这边不一样。。。估计是刻意为之,想想也真是挺好笑的。。。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10-8 09:44:32
2016-10-8 09:44:32
29楼
网友:"学语言的鄙视工程师文盲,学数学的鄙视工程师统计学瞎几把用,学cs的鄙视工程师的代码和屎一样难维护,学化学的鄙视工程师机理研究太差"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0楼
前些天看了一篇报道1rem=0.01Sv rem就是雷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6-4 11:08:55
2017-6-4 11:08:55
31楼
私以为这个类似生物的进化,语言的传播跟基因的复制一样,会有微妙改变,进而引起演化(或曰“进化”)。
改变的原因并不重要,或许是外界环境影响,或许是原发性的错误,但结果是确定的,就是基因发生了改变。
传播学上好像就是这样定义“模因”的,文化的基因。

以及,“栅”这个字不光在南方有可能被发出 s 的音(清齿龈擦音或清腭龈擦音),北京有个地方叫“大栅栏”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绝对不念da zha lan~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2楼
前些日子台湾还爆出把尴尬的读音注为“jian jie”,其实也是语音演变的自然规律,gan ga 和 jian jie 都是自然产生的读法(据说叫什么,腭化?),我认为,不应该将某读音规定成错误。

毕竟你规定了老百姓也不理你的…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3楼
化学上的:铵,胺,羟……特别是铵,我们上课纠错的时候,老师都不相信。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