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推广,千万人参与的神秘超声波运动
一提起“大跃进”,人们就会想起粮食亩产万斤、土高炉大炼钢铁,殊不知,在科学技术领域,也有类似的狂热与荒唐,数以千万计的人员参与的土超声波化运动即其中之一。

  铁管和剃须刀片制出超声波头

  事情发生在1960年,但起因却要从前一年说起。

  这一年,北京机织印染厂的几位技术人员试制“簧片哨机械超声波发生器”,发现用超声波乳化的防雨浆制造的防雨布,比上海某名牌防雨布“耐水度每平方公分提高2.5克”。

  北京市委对此高度重视,强调在工业企业中加以推广。1960年3月,兴华染料厂派人去机织印染厂学习经验。回来之后,他们也想自制超声波发生器。一个技术员根据书上的原理,尝试用普通的铁管和剃胡须的刀片制造超声波发生器。尽管这套土设备未必发出了超声波,但用它来处理染料,貌似有一定的效果。于是,这个没留名的技术人员宣布土超声波发生器试制成功,工厂将其作为成果报了上去。

  这份报告很快被送到了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彭真的面前,他看后立即开会,彻底批判了超声波技术“很复杂,不能发动群众,只能技术人员慢慢摸索”的思想。随后各工业局放手发动群众,大造超声波,大用超声波,大试超声波。截至1960年5月中旬,北京市共有100万群众参加运动,使用超声波头逾300万个。

  绝密科研项目越传越变形

  北京刚开始推广超声波,上海就得到消息,在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等人的领导下,也马上行动了起来。截至5月中旬时,上海全市共有100多万人参加运动,“使用超声波头100多万个”。

  从1960年4月初起,北京和上海把推广超声波所获得的“成果”报告给中央。1960年5月5日,中共中央向全国省军级以上机构下发指示:“这种技术简单易行,制作极为方便,人人容易学会,而效果非常显著。中央要求一切部门,一切地区,都应当大力推广,人人实验,到处实验,及时总结,不断提高……”

  推广超声波由此变成了一个全国性的运动。

  饶有意味的是,在5月5日的文件中,中央最后强调:“切实告诉大家注意保密,埋头实干,不要吹吹打打,是为至要。”这使得各级党政机构在传达有关指示时变得神秘起来,“有的还不能用文字记录,不准外传,谁外传会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而相关的论文、书籍也被一律禁止公开发表,相关的科研项目则被定为绝密,实验室门口安排有警卫站岗。

  当时国内真正懂得超声波的含义的人非常少,于是,在一级级的口头推广过程中,超声波的含义和功能越来越变形。到一些基层时,它变成了无所不能、神效无穷的“超神波”。

  据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罗曾义回忆,当时曾有这样的故事流传:一马脚受伤跛了,农民牵来接受超声治疗,操作者也只是将土超声往马脚一捅,马跛脚立即好了。有老太太抱来大母鸡,说不下蛋,操作者用超声将鸡一捅,母鸡马上生了一个大鸡蛋。

  钱学森热心推广土超声波

  相比普通群众,科学界当然对超声波有更多的了解,但中国科学院的专家不但阻止不了土超声波化运动的滚滚洪流,自己也被裹挟到其中。

  1960年5月18日下午,中国科学院党组扩大会议决定,紧急动员并部署中国科学院北京地区的土超声波化运动,要求每个独立的研究机构至少要有一项出色的创造性成果。

  为避免挨批,各机构都先后有“创新性”成果上报。生物物理所发现,经“水超声波”处理后,棉花、滤纸、纤维能变成单糖;动物所发现,超声波对治疗脚癣、脚气等有特效……

  中国科学院的科技工作者还试图提出一些新理论以解释这些新发现。这项工作是由力学所所长钱学森来主持的。钱学森对推广土超声波十分热心,他认为,土超声波之所以有那么多超过一般人能想象的功能,是因为声波和射流的联合作用,所以给它取了个学名叫载波射流。这样,更没人敢对土超声波提出质疑了。

  尽管工、农和科学界的党政机构都宣称超声波化运动带来了很大收获,但事实上,到1960年下半年时,就连那些积极的青年人也泄气了,因为土超声波的效果不但不是各机构所总结和宣称的那样正面,还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和浪费。

  1962年的广州科学技术会议是反思“大跃进”运动的重要会议,其中涉及超声波化运动的言论甚多。30年后,国家科委的有关人士也对超声波化运动做出了总结和批评:风靡全国的超声波化运动,各行各业都一哄而起,把“超声波化”诩为“全党办科学”“全民搞科学”的标志,结果浪费了大量人力、财力和物力,而实际上得不偿失。

  摘自:中华遗产、科学文化评论
来自 科学技术学
2016-7-6 19:40:04
立棍(作者)
1楼
与大部分的资深科学家不同,钱学森对推广土超声波十分热心。6月2日,在中国科学院京区技术革新积极分子大会上,钱学森说:
    资产阶级老爷们反对作事先心中无数的试验工作,认为这是胡来,不科学,因此没有研究的权利。而科学发展的历史证明,没有理由反对这种试验工作,以往科学上重大的发现,常常是偶然的,不是发现者事先知道的,而其中的道理是在事后研究才明白的……由于在资本主义社会里,老板们怕赔本,资产阶级科学家怕丢面子,都不肯干,因而科学上的大发现几十年才能一遇。但是在我们国家里,党号召我们全民大闹技术革命、解放思想、敢想敢干,全国千万人一齐动手搞试验,每天有上亿次的试验,只要其中有一项是重大的发现,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就需几十年才能做到,这真是千差万别……只要试验就一定会出现新鲜事物。载波射流肯定就是一个伟大的发现。现代科学没有预见它的作用,我们有信心总结出这个新的全套理论,使它进一步为生产实践服务。

所谓“载波射流”,就是土超声波。钱学森等人认为,土超声波之所以能有那么多超过一般人能想象的功能,主要是因为声波和射流的联合作用,所以给它取了个学名叫载波射流。6月13日,钱学森在力学所主持召开载波射流研究协作会。决定由力学所、电子所、数学所、化学所、物理所、原子能所等六个单位分工协作研究土超声波的作用机制。他们倾向于认为,土超声波之所以能超越洋超声波,产生更多的功能,主要是因为它有两个特点:一,土超声波发生器同时可产生不同频率的超声波,而各种不同频率的超声波(甚至有的是声波)会发生相互干涉、综合作用;二,土超声波发生器既发出超声波,又喷射出气流或液流,两者的作用力合到一起后,能起到单独的超声波或射流所不能起到的作用。

在众多的惊人“成果”中,最引人注目的可能是由地质研究所发现的“超声波产生放射性”现象。他们把碘化钾、碘化银放在土超声波头子的簧片上吹15-30分钟,结果发现样品出现了放射性。这个新现象不但得到了极高的评价,还被提到“路线”的高度——有人提出要走出中国式的发展原子能的道路。原子能所受命和地质所一道研究“超声波产生放射性”现象的机理。有“理论家”解释说,这可能是“多声子吸收”的结果。



摘自:1960年的超声波化运动
http://www.bairen100.com/a/lishi/2014/0822/3983.html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07-06 19:42:09]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7-7 00:36:39
2楼
楼主可以主持编一本《中国愚昧史》,一定有重要价值。
钱老先生的学识和聪明程度都举世罕见,而且见多识广,不可能不知道这东西的伪科学性质。但是他在建国以来的历次愚昧运动中都充当总后台,甚至迫不及待的跳到前台来,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钱先生能够如此精明的预测到充当这些愚昧的总后台比说真话反对愚昧更安全——并且事实也证明如此,真是了不起。
建国后的这些愚昧史,如果钱先生跳起来反对,而不是拼尽全力推波助澜(并且都能说出找出一堆言之凿凿的科学理据),恐怕不会到如此空前的程度。既如此,居然共产党未动他分毫,甚至从未“暗示”过他的错误,也耐人寻味。
钱老先生说,“我以党性保证特异功能是真的”,而没有说“我以人性保证”,讥讽之意溢于言表,拿捏得真是到位,实在是佩服。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07-07 01:18:42]

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7-8 00:04:19
3楼
佩服佩服,钱老那个年代少有的IQ、EQ双高科学工作者。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引用 rb-sama:
佩服佩服,钱老那个年代少有的IQ、EQ双高科学工作者。
所以他活下来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楼
听档的话,能打胜仗。在20年前,最先接触超声波的是模具厂的超声波加电火花打孔机,打孔速度真快。当时被震憾住了。那是国产的,记得加工电压几伏到10多伏。
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楼
钱老那是大智若愚。有性格的在那年代估计不能存活。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7楼
引用 1211:
楼主可以主持编一本《中国愚昧史》,一定有重要价值。
钱老先生的学识和聪明程度都举世罕见,而且见多识广,不可能不知道这东西的伪科学性质。但是他在建国以来的历次愚昧运动中都充当总后台,甚至迫不及待的跳到前……


  脑海浮现出钱老那标志性的表情,与那个时代的多数人决然不同,不但深邃,而且仿佛带着一丝冷笑。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07-08 19:54:12]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楼
楼主归隐了一年有成果了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7-9 00:55:58
立棍(作者)
9楼
引用 改装pcp:
楼主归隐了一年有成果了吗?
两年了,基本没什么成果,自学不是件容易的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7-11 11:10:51
2016-7-11 11:10:51
10楼
听老一辈人说: 大炼钢铁, 把锅砸了,把铲砸了,几乎所有的铁器都砸了, 在山上挖个坑,砍树制炭,放进大量木炭,烧起很大的火,勉强把那些破铁烧融了,那就是所谓的,土高炉炼钢; 结果出来还是一堆铸铁。
导致好多人没锅烧饭吃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7-15 11:15:59
2016-7-15 11:15:59
11楼
引用 adj1202:
听老一辈人说: 大炼钢铁, 把锅砸了,把铲砸了,几乎所有的铁器都砸了, 在山上挖个坑,砍树制炭,放进大量木炭,烧起很大的火,勉强把那些破铁烧融了,那就是所谓的,土高炉炼钢; 结果出来还是一堆铸铁。
导……
为什么不做小规模实验就去大规模生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2楼
引用 1176764177:
为什么不做小规模实验就去大规模生产?
彭德怀,谭政,刘少奇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3楼
没亲历疯狂年代的话,是真的有点难理解。文革后出生的人成为父母,就没有更老的人那样能绘声绘色的给子女传达那时的疯狂了,这个事情就会变得彻底无法理解。其实经历了70-80年代的人,理解起来还是毫不费力的。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07-15 14:27:46]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8-22 10:07:49
2016-8-22 10:07:49
14楼
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的谈庆明先生曾忆及一段往事:“超声波化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时,时任力学所所长的钱学森也对此大肆宣扬。他在力学所的小礼堂主持召开动员大会,说全国已有多少成功的例子,力学所也要全所动员,赶紧跟上。谈庆明对这些传闻不以为然,就举手提问。钱学森停下来问:“谈庆明,你有什么问题?”谈庆明说:“钱先生,你刚才举的例子很好,请问,这些例子中超声波的频率是多大?”钱学森环顾四周,回答说:“你们看看,今天是什么时候啦,谈庆明同志还提这样的问题。这重要吗?重要的是去干。什么频率得到的结果好就用什么频率嘛。”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8-28 03:03:26
2016-8-28 03:03:26
15楼
剃须刀片的自然频率能到超声段吗。。?就算能到也要计高次谐波了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5-1 02:23:12
2019-5-1 02:23:12
16楼

今天无意中翻到这个文章,补充一下。要理解一个荒唐的运动,就要看看当时的背景。除了全民办超声波这种秘密行动,当时在各工业领域还流行着大量的“全民办”,近期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全民办铀矿”。全民办铀矿因为危害太大,并没有持续多久,而“全民办化工”的规模则要大得多。化学工业的各种基础产品,基本都有“全民办”的办法,从简单的盐酸,到复杂的苯胺类染料,应有尽有…

至于为什么热衷于全民办,现在已不易考证,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共产党非常精通群众运动,享受惯了群众运动的好处,在工业科研这个事上搞群众运动毫无障碍。早期主要领导科学思维差(废话,好的话能运动得了群众么),外行领导内行。高层中文化人较多,科学家和工程家少。打倒了资本家,干掉了市场中摸爬滚打出来的工业管理人才,让转业军人把持工业界。又缺少制度和制衡,瞎胡闹就在所难免了。

到了改革开放以后,定了调子,高层领导迅速换成理工背景,以至于什么都要叫工程,比如“菜篮子工程”。瞎胡闹的局面才得到基本的扭转。

这些年富裕了,基本完成了工业化,理工科背景的领导们准备靠边站,瞎胡闹的覆辙即将上演。有人说美国也是人文治国,说什么今天读理工,是为了后代有机会搞艺术…居然有一堆理工生跟着带节奏,实在不知道这些人读的书是被什么狗吃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5-25 22:31:26
2019-5-25 22:31:26
17楼

从科学和工程的角度看,这件事情是荒唐的。但从组织的角度看,这件事情十分正常。tg从革命政党转为执政党,从暴力革命转向和平建设,在探索过程中产生路径依赖是十分正常的。因为tg不是全知全能的神仙。钱明白,重要的是维持组织的执行力和权威性,保证组织能够正常工作。这样错误路线才可能尽快纠正。换句话说,后果严重了,错误才能被纠正。这是组织内部信息传递处理效率决定的。这个效率是受生产力制约的。我们今天接受了基本的科学和工程教育,可以从上帝视角超然地看待问题。当年打仗提拔上来的革命干部,面对上百个工业门类的具体问题,只能相信官僚系统报上来的文书。这文书的写作者,可能并不具备基本的科学素养。这样看起来,他们被蒙蔽欺骗几乎是必然发生的。领导一旦轴上来了,就只能等着事实来教育他们,其他任何人劝,一般是不管用的。退一步讲真正讲科学的人,碰上自己不熟悉领域的结论,能下定论吗?钱一个力学专家,对于超声波在某个领域能否有增产增效的作用,他没有实验过,能立马下结论吗?自然是不能。钱的办法,是先当做他是真的,努力推广实验,好了自然是好;不行了,浪费严重了,最终总能纠正回来。


今天之所以水平高了,一方面是当年走了弯路,犯了错误,长了教训。另一方面是建立在更高的生产力水平上的。农业部有卫星估产,军事调动可以马上通信验证,这都是生产力的提高。


今天的人不能站在当前的角度指责当时的人不够科学,理由如同大学生不能指责小学生不会做微积分一样。今天的人觉得阴阳五行、四元素说是不科学的,是没有理解科学理论是不断被提出、被修正的。四元素说和阴阳五行都是几千年前对于物质组成的原始理论,怎么可能与今天的理论比自洽性于精确性呢?牛顿的理论无法与爱因斯坦的理论在精确性上无法相比,是一个道理的。这并非因为牛顿不如爱因斯坦聪明或创造力差,而确确实实是时代所限。四元素说与阴阳五行,不过是更原始版的物质组成理论罢了。

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8楼
引用:iamapighhh 发表于17 楼的内容:
从科学和工程的角度看,这件事情是荒唐的。但从组织的角度看,这件事情十分正常。tg从革命政党转为执政党.....

对的,对的,对的。 要讲正能量。  过去中国做错事, 仅仅是因为生产力不高,还有不破不立的试错决心。 

基于同样理由,历史上所有荒谬错误,强奸民意拍马溜须的奸臣等等,也都应该获得平反,不要批评啦。 

具体到个人,比如说你考试倒数第一,入少管所,拦路抢劫强奸等等。这都是你试错,不破不立,其精神甚至值得别人学习和敬佩。不要乱找理由去反思。

错的是对的,对的也是对的,要讲正能量。要歌功颂德,要粉饰天下太平,要充分拍马溜须,要言听圣谕跪地山呼万岁…… 所以现在正面宣扬阴阳五行,禁止批评大跃进等等,也都是应该的,必须的,正能量的。世界因此变得更美好。 禁止批评错误,我们就没有错误了。这样自言自语,自我吹嘘是多么快乐。

折叠评论
4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9楼
引用:iamapighhh 发表于17 楼的内容:
从科学和工程的角度看,这件事情是荒唐的。但从组织的角度看,这件事情十分正常。tg从革命政党转为执政党.....

你看,朝鲜就一直试错。也不自我所谓制度,文化,个人崇拜等方面批评。一直保持了铁一样的执行力,这是绝不该破坏的。

像是资本主义国家那样整天负能量,事事都包含杂音,是行不要通的,没有发展前途的。


中国之所以发展,完全是因为朝鲜这样的精神面貌,而不是靠引进西方那套简政放权,独立监督,经济自由,言论放宽等等糟粕。 中国只用20年就走过了西方200年的成就。几乎完全归功于自己那套特色,没有西方掺和,可能发展更快。 我估计再过20年,我们就领先西方200年了,就此一柱擎天,绝尘而去。  

[修改于 3 个月前 - 2019-05-25 23:44:40]

折叠评论
2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