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邢台水库泄洪死人的事儿我想扯两句
温馨提示:本文中部分内容十分冷血,圣母心请提前绕道。

最近邢台水库泄洪死人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究竟是谁的锅,似乎网友们一致指向水库。但是我觉得,根本原因不在泄洪,而在于村民作死。

为什么这么说,首先得请大家看个牛逼的事情http://baike.baidu.com/link?url=toEogyXL99LGEJaBMOVmDeSHEP4GCCOJgpWu3t38PZI3vQrUK2rnAE8aWAeqa_zfTHOUg2YVa3bUOus5J7rqm_
板桥水库溃坝事件,是自人类出现以来,死伤最为惨重的事故。为什么会死这么多人,除了极端天气之外,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就是所有人都不重视水利设施的维护管理,为追求一时的经济效益,超标蓄水,人为阻塞泄洪通道,最终酿成大祸。

然后回到本次大贤村的杯具事件上。与牛逼的板桥水库不同,这回的灾难甚至连洪水都算不上——根本就是水库的正常泄洪嘛,而且只是打开了泄洪通道,既没有使用溢洪道,更没有出现漫坝。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水库的下泄流量是相当有限的,这就是为什么在汛期到来之前必须要先放水,因为真等下暴雨,单靠那几个洞泄洪速度连下雨速度的零头都算不上。结果就是这么一个连零头都算不上的小水流,就淹死了两百多号人,是不是太不正常了?

所以我在这里,需要进行一个不负责任的猜测。大贤村肯定有大量村民把庄稼甚至房子都盖到了河道里,私拆堤坝,填河造地,造成该段河道严重阻塞,无法承载正常流量,最终酿成惨剧。从位置上说,大贤村距离水库非常远,按常理根本就不会受到泄洪影响,造成了水库管理方的麻痹大意:谁知道八竿子打不着的地儿有人把河给填了啊!如果说这是一个责任事故,那么水库方最多承担次要责任,主要责任在于大贤村的村民。

而用一句简单粗暴的话概括就是,村民只顾眼前利益私自破坏水利设施,淹死活该。
来自 科创茶话
3楼
仔细看新闻,死的人是在村里,不在河边。村子与河道还有不少距离,不能说是村民的责任。
实际上是河水漫堤,灌入旁边的村子。
至于河水为啥要在这里漫堤,综合已有资料来看,天然因素是主要的。如果硬要认为堤坝修得不够高,没有把该处河流开挖到和邢台市区一样宽等等,也算人为因素的话,的确可以算人为因素。但事实往往是无情的,此处的河流基本就是原始自然风貌,河边有一处大房子在自然拐弯的突出处,但不能说这个房子就占了河道。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power_rdx(作者)
4楼
引用 虎哥:
仔细看新闻,死的人是在村里,不在河边。村子与河道还有不少距离,不能说是村民的责任。
实际上是河水漫堤,灌入旁边的村子。
至于河水为啥要在这里漫堤,综合已有资料来看,天然因素是主要的。如果硬要认为堤坝修……
刚又看了一遍新闻,有消息说是因为村口河道急剧变窄且路桥涵洞太小导致漫坝,七里河原本就是自然的泄洪通道,如果是自然地貌,不可能说突然一下子窄那么多http://news.ifeng.com/a/20160723/49576558_0.shtml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楼
引用 power_rdx:
刚又看了一遍新闻,有消息说是因为村口河道急剧变窄且路桥涵洞太小导致漫坝,七里河原本就是自然的泄洪通道,如果是自然地貌,不可能说突然一下子窄那么多
为什么自然地貌就“不可能”一下子变窄呢,这里就真的变窄了。这条河平常几乎一潭死水,就算“十年一遇”也能通过,只不过这次遇到了恐怕千年一遇的洪水,就算“慢慢变窄”,不在这里漫坝,也会在下游的其它地方,因为下面都只有这么窄。
自然演化并不完美,这就是一个例子。只能说,这里改造自然的速度太慢,只好承受自然的不完美。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07-25 02:27:37]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power_rdx(作者)
6楼
引用 虎哥:
为什么自然地貌就“不可能”一下子变窄呢,这里就真的变窄了。这条河平常几乎一潭死水,就算“十年一遇”也能通过,只不过这次遇到了恐怕千年一遇的洪水,就算“慢慢变窄”,不在这里漫坝,也会在下游的其它地方,因……
最新的消息说,开闸泄洪的朱庄水库根本就流不到大贤村所在位置的河道http://news.ifeng.com/a/20160724/49583135_0.shtml

所以泄洪死人很可能根本就是个谣言,当然还有待进一步核实

同时,该链接中提到,七里河在该段突然变窄是典型的人为结果:
1.png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07-25 02:59:37]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power_rdx(作者)
7楼
引用 虎哥:
为什么自然地貌就“不可能”一下子变窄呢,这里就真的变窄了。这条河平常几乎一潭死水,就算“十年一遇”也能通过,只不过这次遇到了恐怕千年一遇的洪水,就算“慢慢变窄”,不在这里漫坝,也会在下游的其它地方,因……
引用 虎哥:
为什么自然地貌就“不可能”一下子变窄呢,这里就真的变窄了。这条河平常几乎一潭死水,就算“十年一遇”也能通过,只不过这次遇到了恐怕千年一遇的洪水,就算“慢慢变窄”,不在这里漫坝,也会在下游的其它地方,因……
刚查到有更多的消息表明,大贤村处河道由于人为原因造成阻塞,并且上游水库的洪水根本就到不了大贤村http://www.pcpop.com/view/3/3114/3114800.shtml

真相正在一步步被揭开,先睡觉去了,明天再来继续关注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楼
上面新闻记者谨慎的述说“首先是自然因素的影响“。
我小时候见过洪水,还差点被冲走,洪水退后衣服塑料袋什么的都挂在树梢上。就河上那点阻碍物,即使是上千方的泥土塞半条河,洪水一碰就摧枯拉朽了,没那些东西一样不会有好下场。我觉得问题比较大的是那个桥,因为那是混凝土工程,两岸护坡也是混凝土的,节流作用稳定可靠。当然,就算把桥下空间修大一倍,也解决不了问题,很可能是当地水文资料不足,设计时无法准确预估洪水流量。
事故调查需要得到的是“因果关系”,我不认为人为的因素具有这个“因果关系”,或者说,只是多因一果中比较次要的一个因。这是一个减灾管理问题,涉及到规划问题,他涉及到预警问题,也涉及到施工规范问题。但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成本,今年防好了这个地方,明天一定会在别的地方出事,问责个别地方没有道理,他们只是运气问题。
网友可能反驳,如果不问责,那么大家都可以推拖拉,谁也不提前做好措施。这本来属于行政问题,不属于我们探讨的范围,不过我还是想说,事情从来不是靠机枪驱使能做好的,行政也不主要靠问责驱动。前些年规定大学每年发生火灾两次以上校长下课,火灾倒是没有减少,鸡飞狗跳的奇葩政策和鬼子进村似的各种检查倒是增加了不少,实验室用个电炉要盖七八个章,真出了事又尽力隐瞒——最后是一点社会效益都没有,无效的成本(内耗)却大幅增加,真是恶政的典范。
就大贤村这个事情,目前桥前的流量到底是多少?这是个核心问题。这种小河沟,而且多年干涸,不可能有详细、实时的水文数据。如果按照流域内当天普遍降水360mm来算的话,说得不好听一点,没从地图上抹掉已经不错了。

[修改于 3 年前 - 2016-07-25 06:23:37]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插入资源
全部
图片
视频
音频
附件
全部
未使用
已使用
正在上传
空空如也~
上传中..{{f.progress}}%
处理中..
上传失败,点击重试
{{f.name}}
空空如也~
(视频){{r.oname}}
{{selectedResourcesId.indexOf(r.rid) + 1}}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