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博士非法产销抗癌药近三千万元受审
正义网浙江10月22日电 (记者范跃红 通讯员史隽 刘波)在我国药品的生产和销售实行严格的许可证制度,美籍博士丁佳逸为了营利,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规,未经批准许可,擅自生产和销售抗癌药价值2780余万元。今天上午,丁佳逸及其同案的高一丁、杜博、胡秀波被杭州市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诉至杭州市中级法院接受审判。

  据检察机关指控,今年47岁的丁佳逸(英文名:JIAYI DING),系美国籍博士研究生,原为杭州新瑞佳生物医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2008年下半年至2009年11月间,丁佳逸结伙王亚南(在逃)在未取得药品生产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经预谋,指令杭州新瑞佳生物医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职员胡秀波在江苏省宜兴市和桥镇福巷桥村后巷20号生产ELOTI(埃罗体)、EMATI(依玛体)、SORENIC(索伦尼克)等治疗肿瘤用药。而后由丁佳逸邮寄给深圳的杜博进行分装对外销售。

  期间,丁佳逸将这些非法自制的ELOTI、EMATI、SORENIC等治疗肿瘤及非法购入的日本产TS-1药品、印度产的易瑞沙等肿瘤药非法销售给钱某等人,销售金额共计680余万元。

  在丁佳逸的部分对外销售中,原礼来苏州制药有限公司职员高一丁明知丁佳逸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仍帮助丁佳逸非法销售药品给曾某、刘某等人,金额60余万元。与此同时,高一丁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自行销售丁佳逸的自制药、印度产易瑞沙等给吴某、钟某等人。2009年7月,高一丁在杭州文苑宾馆与他人交易时被杭州市药监局当场查获印度产易瑞沙6瓶,交易金额1.38万元。

  2009年11月24日上午,丁佳逸在杭州滨江一家速速公司邮寄药品给杜博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当场查获ELOTI、SORENIC等药品23620片。两天后,杜博在深圳家中被抓获归案,查扣ELOTI等大量药品及包装材料。随后,高一丁、胡秀波先后被抓获归案。

  经查,丁佳逸、杜博处扣押药品在我国为处方药管理,均未取得药品生产批文,经鉴定价值2781.0751万元(丁佳逸对外实际销售价约为10% ),有效成份含量达到同类正品标准。

  杭州市检察院认为,丁佳逸、高一丁、杜博、胡秀波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规,未经批准许可,擅自从事药品生产和销售,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来自 科创茶话
2017-3-30 17:45:39
1楼
中国为什么不能学习印度放开仿制药市场?是因为高层被制药巨头,垄断集团收买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楼
挺搞笑的新闻,人家实际销售价是10%,他们却要按市场价算2780多万,岂不是说垄断集团利用药品谋取暴利没人追究,博士生以低价药造福广大病患却被追究刑事责任,这社会混淆黑白颠倒是非到了何等地步。至于所谓的批文,只不过是为了保证权贵集团的利益抬高药价的工具罢了。
    这位博士触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哪里有好果子吃的。
    在中国药品特别是抗肿瘤药利润极其巨大,我一高中同学家里有人肺癌,他因工作关系可以从印度每月买一两盒药寄回来(多了过不了海关),一盒一千三四百,国内卖10000块钱以上。权贵们开设的公司从印度进口过来倒手卖给老百姓就是1000%的利润。一分钱都不用投入搞研发就能获得巨额利润,这样躺着赚钱的好买卖岂能容别人抢走?
    其实这些药合成起来并不怎么难,有点技术的化工厂就可以搞。刚才说的那个药我把说明书上的结构式给你一个做农药的同学看,他说十多步就可以合成出来,成本没算,不过应该不超过印度药十分之一的价格。记得去年看到一个新闻,说是有个患者因为买不起药,就从网上找到结构式,委托一个生产农药的化工厂做了几公斤,花了几千块还是几万块来着。收到样品后死马当活马医,吃了后还真管用,以前一个月的药费现在好几年都够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楼
引用 rudolf:
挺搞笑的新闻,人家实际销售价是10%,他们却要按市场价算2780多万,岂不是说垄断集团利用药品谋取暴利没人追究,博士生以低价药造福广大病患却被追究刑事责任,这社会混淆黑白颠倒是非到了何等地步。至于所谓……
这是两件事。药厂本身在这里不算“权贵集团”(当然在资本市场价值不菲),仿制药损害原研厂的利益,没有合法性和道德正确性。研制药品并通过FDA的严格审核,成本是极高的,动辄十亿美元计。如果原研厂的利益得不到保护,新药开发积极性就得不到保护。与没有药相比,有贵的药还是要好一些。这个问题,不能用药品的结构式是否简单来说明问题。不论多简单的结构式,在没有开发出来、被验证确切有效之前,都是天书。何况,专利保护期只有20年,药厂通常在早期就会申请专利,从申请到上市还有5~10年时间,其实用来回本的时间只有十几年。

国内药价贵,并不是厂家贵。两块钱的出厂价,最终到了病人手上,就会变成20块。让药价从2元变到20元的这一部分,刨除合理利润,剩下的才是所谓“权贵集团”、社会蛀虫。这部分蛀虫的生存环境依赖于多方面的利益支撑,政策和国家垄断只是其中一方面。

据我所知,以全国排名第二的华西医院为例,在实施“零加成”以后,销售药品这一项,在账面上是亏损的。换句话说,医院的进货价20元,卖给患者也是20元,医院还要倒贴管理、仓储等费用,根本谈不上以药养医。问题是:对于20元的药,药厂出厂价依然是2元左右。有谁知道,中间这18元到哪里去了?

现在什么都互联网+,为何没有哪个药厂能搞出网上售药,就按出厂价的一倍出售,药厂也赚翻、患者也受益。是什么强大的力量阻挡了药品行业的互联网+?

参考我的另一个帖子:经济学家们,请问钙片为什么那么贵?https://www.kechuang.org/t/81399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03-30 18:51:35]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谁动了我的奶酪!!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楼
引用 虎哥:
这是两件事。药厂本身在这里不算“权贵集团”(当然在资本市场价值不菲),仿制药损害原研厂的利益,没有合法性和道德正确性。研制药品并通过FDA的严格审核,成本是极高的,动辄十亿美元计。如果原研厂的利益得不……
    好歹有的非处方药品还让网上卖,烟草、盐这东西根本不让网上卖,不只是网上,线下商店也得要办理专营手续。这也是因为它们的利润率太高了,放开随便卖的话会损害权贵们的利益。说回药品,虽然从专利法的角度看来印度制药厂的仿造行为不对,但是人家的口号是“生命比法律更重要”,而且人家国家也出台法律支持这种行为。同样是仿制药,中国比印度药贵许多,不仅是要付专利费,还有很多其他奇怪的花费。比如经过FDA许可在美国上市的药品,在印度上市不需要再做临床实验,只要印度的企业能够做出和在美国上市的药品同样的产品(即经过印度药政当局测试,两种产品成分一致)就可以了。这样的结果使印度的仿制药品在美国产品上市后的9个月内就能够上市。而我国还要做长达数年的实验,耗费了企业大量的金钱,同时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而且,我国有关部门的要求比美国FDA还繁锁。比如美国FDA并没有要求原料的出处,只要能达到质量要求就可以上市。而中国的药监局则是世界上惟一的一个还要求有药厂原料进口许可证的政府机关。
    我觉得很奇怪,在这样一个极端不重视知识产权的国家,居然会这么在意药品的专利保护,哪怕每年有几十万的家庭因此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也亡。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3-31 14:48:21
6楼
引用 虎哥:
这是两件事。药厂本身在这里不算“权贵集团”(当然在资本市场价值不菲),仿制药损害原研厂的利益,没有合法性和道德正确性。研制药品并通过FDA的严格审核,成本是极高的,动辄十亿美元计。如果原研厂的利益得不……
那么如何评价印度仿制药的道德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楼
引用 kingback:
那么如何评价印度仿制药的道德性?
假设我家里有个仪器能救隔壁邻居的命。如果隔壁邻居跟我关系好,我可以借给他。如果关系不好,他的命与我无关,如果他跑我家来偷这个仪器,我照例“打断他的腿”。这就是道德性。以救命的名义杀人越货,是更大的不道德。
专利制度本身就是一种折中,他的目的从根本上而言,是以有限期限的独家收益权来换取此后无限期限的公共福利。如果没有有限期限的独立获利,在专利权视野下,就必然没有此后无限期限的公共福利。对于人类的这项措施,看利益考量就行了,倒还谈不上什么道德。
在上述框架下玩,就要遵守上述框架的规矩。现在也有不在上述框架下玩的,比如一些科学家就是发论文而不申请专利,他们觉得名比利重要;某些企业也可能无差别的免费授权大众使用其专利,是因为这样做比固守专利得到的利更大。制药行业如果也出现这种玩法,那就可以按其他的玩法运行。
我国参加了巴黎公约,外国专利经过一定的手续,可以在我国也获得授权。参加国际事务,参与国际协作,就要尊重国际社会的规矩。国际社会的规矩对我们不利的,我们可以通过有智慧的办法逐步影响和改变之,而不是耍流氓,泱泱大国嘛,不能和金三胖比的。
印度的仿制药生产属于“专利强制许可”范畴。我国也有专利强制许可制度,但从未在药品领域实施。如果要问为什么印度可以而中国不行,这个问题很复杂,固然有医药行业强大的阻力问题,但贸然许可的后果可能更严重,甚至超过患者能得到的总利益。
有人说生命无价,但事故死了人,赔偿是有价的。如果要穷追猛打生命无价,社会就不能运行。这种妥协是必要的。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03-31 15:18:05]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楼
如果是自用或者家人用,办法其实很多,弄中间体(很接近最终产品的)自己合成一两步,或者直接买科研用原料药自己包装,但要懂得一些药物制剂的基本知识。

代购印度仿制药也是一个办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4年12月1日起实行)第十一条第二款实际已经为这种行为开了一个小口子:

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但大批量非法仿制并销售的行为,这种公然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与之性质完全不同。

国内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国人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淡漠,笔者想举个例子:做程序员时恨不得天下软件都免费都开源,至少也要都有破解版;自己创业了,才知道国内软件市场多年被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破坏导致的严重后果,软件开发商付出得不到应有回报,软件创业艰难,刀砍到自己头上才知道痛啊。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03-31 16:33:42]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楼
引用 虎哥:
假设我家里有个仪器能救隔壁邻居的命。如果隔壁邻居跟我关系好,我可以借给他。如果关系不好,他的命与我无关,如果他跑我家来偷这个仪器,我照例“打断他的腿”。这就是道德性。以救命的名义杀人越货,是更大的不道……
但是站在那些得了病要死了,却买不起药的人的角度来看。。。。。嗯。从人性的角度来看,只有活下来才是真理。人类史就是一部幸存者的历史。更何况有人说过: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时,不要忘记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所以,我觉得这位博士的错误不在于造假药,而在于没有决心做一个真正的罪犯,尽管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也许他应该像绝命毒师那样,做一个贩卖仿制药的“药枭”。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03-31 17:24:12]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0楼
引用 TBsoft:
如果是自用或者家人用,办法其实很多,弄中间体(很接近最终产品的)自己合成一两步,或者直接买科研用原料药自己包装,但要懂得一些药物制剂的基本知识。

代购印度仿制药也是一个办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
处理社会问题与处理自然科学问题不同,不能简化。具体来讲,软件不像药物那样跟人命直接相关啊。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03-31 16:58:24]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1楼
这个新闻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有机物合成的门槛眼下还是过高,在人民群众能在自家厨房合成抗癌药之前诸位还是有很大创业空间的。

3D打印机已经有了,化学打印机还没有呢。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牛逼大仙(作者)
12楼
引用 我说要有光:
这个新闻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有机物合成的门槛眼下还是过高,在人民群众能在自家厨房合成抗癌药之前诸位还是有很大创业空间的。

3D打印机已经有了,化学打印机还没有呢。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15365/
这个纪录片的69分27秒开始看看你会有收获的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3楼
农药厂是个很神奇的地方,一些规模大一些的研发实力还是很不错的,如果有坛友家人朋友遇到非用不可但又买不起的药,可以搞到结构式联系他们仿制试一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