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者诡辩术辞典
编写说明

信仰是一种强烈的信念,通常表现对缺乏足够证据的、不能说服每一个理性人的事物的执信。——沃尔特·考夫曼(Walter Kaufmann)

科学不是一种信仰。但是,不愿意掌握科学思维的人,可以把相信科学共同体最新的、普遍认可的结论,作为一种信仰,这是对于采信科学知识而言,比较稳妥的办法。

本文常常以传统医学信仰者的言论为例,这是因为:

a、谈论关于传统医学的信仰,在政治上尚属安全,比谈论某些政治主义的风险低。
b、传统医学信仰具有足够的典型性、代表性,尤其是在中国。
c、传统医学信仰没有明确的边界,且涉及切身健康利益,具有更广泛的危害性。它不像其它许多信仰那样主要局限于信仰者群体内部。

但是,本文并不专门针对传统医学,因为这是另外一件关乎公共利益的事。一旦谈到公共利益就难免各有各的道理,国家政策有国家的深谋远虑。本文旨在分析信仰者常出现的逻辑上和思维方法上的非科学理性行为,并非为了反对传统医学,因此分析措辞尽量控制在逻辑和方法层面,各方面的例子亦均可收录。

本文也不打算反对信仰。信仰在某些特定历史时期,某些特定的社会局部,依然有凝聚人心,降低相关人群协作成本的作用。尽管两百年来的人类文明成果几乎都可以溯源到科学进步,但是科学及科学理性的普遍性依然非常脆弱,在许多方面,尤其是科学共同体之外,仍需信仰作为补充。当然,这又是另一件事。

本文并不是“诡辩术辞典”,而是“信仰者诡辩术辞典”,主要收录“信仰者”常采用的诡辩术。信仰者是诡辩术的高发人群,往往具有自己的“信仰理性”,甚至在一定范围内自洽。宗教之所以顽固,除了其宗教特权、宗教利益共同体、护法体系的作用外,宗教理性也是其赖以维持的基础。几乎所有的信仰都会设法自圆其说,信仰者中总有一部分“理论工作者”不断的修筑信仰大厦和信仰围墙,使得信仰具有说服力和传播力。因此,不能说信仰就是反理性,信仰只是不符合科学理性。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探讨信仰者的诡辩术才具有较大意义。

本文将持续更新,欢迎补充。

凡例

除个别词条,本文全部采用举例说明。

词条按下列格式编排:

【诡辩语句举例】
A、谬误分析
B、常见反驳语句举例

词条暂不分类,词条较多时,按谬误类别分类。

回帖补充例句,请按上述格式发表。指出本文的疏漏或加以完善,请先复制词条,然后写出你完善过的词条。

优秀词条会收录到正文中,收录时将有所修改。

正文

【国家领导人也信任中医保健,如果中医有问题的话,领导人会用吗?】

A、本句采用诉诸权威的方式进行论述,与中学议论文手法“引用名人名言”属同一系列。事实上,中医有没有问题,并不由某些人是否信任来证明。在国内的大众语境下,本句还利用了人们的阴谋论思维,是一种通过暗示挪移主要矛盾的手法。另外,国家领导人到底用没用中医保健,有多少人用,用了哪些,缺少披露。比如,个别国家领导人相信王林大师,不能说“国家领导人都信”,所以你尽可放心信。

B、(部分)国家领导人五十年代信任亩产万斤,六十年代信任打鸡血,八十年代信任特异功能,零零年代信任王林大师,你说呢?

【我以前经常肚子痛,现在想起来可能是肠道痉挛,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办法,最后找到一位名中医开了一个方子,吃了以后再没有犯过。中医对于有些病还是很有作用的。】

A、本句采用举例论证,是中学议论文写作手法中“举例子”的典型应用。但是小学科学老师就应该告诉同学们:要研究一个问题,必须排除可能的干扰因素,让问题孤立出来。而一个人成长过程很长,某种病是否再犯受很多因素干扰,如果能够把“吃了一个方子的中药”作为原因,那么生活习惯的变化,人的生长发育等等都可以成为原因,甚至可能是心理作用——不过,也可能真的是药方起了作用。这些干扰,现代医学也无法直接排除,但是可以用大样本双盲试验,依靠统计学方法间接排除。基于这些原因,个人的例子没有任何证明意义。当然这里可能会遇到一个反驳,因为中医是“辨证施治”的,不同的人应该方子也不一样,临床实验也应该“辨证施治”,但这就难以双盲。另外,也可能被反驳说,不同的中医师方法就不一样,好的医师可能效果就好。这涉及治疗的规范性和疗效的稳定性问题,难以理性的辩论,因此容易加深冲突。

B、不管你信不信,总之我百试不爽:我也经常肚子痛,肠易激综合征。每次痛的时候,我只要心中默念“南无观音菩萨”,疼痛马上减轻。如果默念“南无阿弥陀佛”,疼痛就不会减轻甚至还有加剧。看来还是观音菩萨灵验啊!

【中医经历了几千年实践考验,就像人工智能一样经过了足够长的训练,就算有一些局部最优解,也不能全盘否定,总有有效的部分】

A、中医中确实可能存在有效的部分,直接全盘否定也是不理智的。这里分化出三个问题:(1)延续了几千年的传统,是否可以作为这种传统有效或正确的依据?(2)对于一个可能存在有效部分的医疗体系,到底哪些是有效的?
    (1)的答案显然是不能。历史上延续千年以上的荒唐事多如牛毛,现代科学出现之前长期得不到纠正,现代科学诞生以后也有屡纠而不得正者。历史经验的可靠度主要取决于纠错机制,或曰训练是否收敛,是否普遍存在局部最优解而不是偶然发生。
    对于(2),借助现代科学的思想和方法,在中药中确实甄别出一些有效的部分,但除此之外更多的属于尚不明确的范畴。继续甄别是可能的,但是代价极大,收益很小,不如投入分子生物学等前沿领域。现代科学可以选取一些中药作为研究对象,但即便发现很多有效的药物和机制,也不能佐证中医在整体上的有效性。

B、跳大神这个东西好啊,历史延续几千年,经过了长期的实践改进,不能全盘否定。这么长的历史检验,其中必然存在有效的部分。

【青蒿素知道吗,就是根据中医来的。西医犯过的错误、草菅的人命多得很,知道前脑叶白质切除术吗,不知道自己去查查吧】

A、该句用中医的局部有效,对比西医的局部错误,可以被脑补为对中医的肯定,但又没有直接说出来,因此很难反驳,是一种鸡贼的诡辩手法。这里涉及的普遍问题是:什么情况下部分有效(部分正确)可以作为整体有效(正确)的依据,什么时候不行?什么时候部分错误或者黑历史可以作为整体的污点甚至否定性论据?
    一个假设,只需要举出一个反例就可以被推翻,但除非穷举所有可能性,无数个正例也不足以证实。理论体系就要复杂一些,比如需要自洽、有明确的适用条件、具有被否定的可能性、符合观测事实且没有反例、简洁、可以预测现象,有与预测现象相吻合的证据等,才能暂时认为该理论正确。
    到了医学体系就更为复杂,医学体系由理论、经验、知识、方法和药物等很多元素组成的,局部正确和局部错误司空见惯,任何正例或反例只能说明该例本身所基于的知识和方法的问题,都不能对医学体系整体做出判断,不论中医或西医都应遵循这样的原则。

B、你也可以查查龙胆泻肝丸事件,比较一下中医对这个事的态度和西医对待前颞叶切除术的态度。

【迷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

A、完全正确的废话。若是按照中学分析病句的手段,整个句子“保留主干”,就成了“迷信是迷信”,显然是个正确得不能再正确的恒等式。将“科学”套入句式其中,暗示对方正在“迷信科学”,即可扣上一顶“迷信”的帽子。此招式在逻辑上没有说服力,但是“搅局”功效显著,有利于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为街头大妈吵架常用。由于主干恒成立,令人无法反驳,这是此招式的高明之处。
常见变种:
太相信/过分相信/崇拜/盲目相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

B、迷信中医才是迷信。(本条贡献者:radio)

【这不能证明中医有什么问题,而是庸医太多,他们能代表中医吗】

A、本例涉及一个宏大的问题:谁能代表一个医疗体系。现代医学也有医疗事故及错误,现代医学的从业人士也常常发表错误的观点,通常它们都不能代表现代医学。相对的,用中医的局部错误、局部从业人员的言论来指责中医也是片面的。尽管从体系上来看中医没有可靠性、一致性,疗效不稳定甚至经不起考核,但这是另一个系统性话题,并不是用局部问题来指责它的理由。同其它例子类似,本例也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因此无懈可击,属于“搅混水辩论法”,与之争辩的话,长篇大论没人看,简要辩驳又会落入陷阱。
    直接把“水平不够的中医”排除在“真正的中医”以外,这样“真正的中医”永远“水平足够”,但谁是“真正的中医”就要看实际需要了。在科学思维上,这是“不具备可证伪性”;在逻辑上,这是“存活者偏差”的变型,即:只听痊愈的人说有效,把无效的情况排除在外。
常见变种
真正的民间功夫高手都在深山老林里隐居,不屑于参加公开比赛。
上面的政策是很好的,效果不好是因为下面执行者的水平不够。

B、练了功病没有好,一定是信得不够诚,练得不到位,法轮功治不好伪信徒的病。(本条贡献者:radio)

【中医的出路在于鉴别中药的有效成分,事实证明很多草药的有效成分都有显著功效,人参皂苷就是一个例子】

A、自然界存在的化合物很多,其中有一部分对人体能够产生作用,个别具有疗效。无机物比如硫磺对疥疮就有确切疗效,植物提取物比如洋地黄、颠茄、吗啡、咖啡因、麻黄素、奎宁、青蒿素,真菌提取物比如青霉素等,在现代医学中有广泛的应用。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都可以取材自然界。这些化合物经过严格的临床实验,如果被证明有益,则成为现代医药的一部分。因此,本例的说法并无逻辑上的错误,只是举例中的人参皂苷并没有强有力的临床证据,依然属于保健品,是一个非常坏的例子,我例举的任何化合物作为例子都比它好。
    中医的出路是否在此则是另一个话题。因为取材自然界,分离出确切的化合物,再验证其有特定的疗效,这是现代医学的方法。按这种方法“改革”以后的中医还叫中医的话,在中医界内部都难以自洽。
    进一步,可以肯定中医的出路不在于此。这是因为随着分子生物学高度发展,目前医药界已经普遍依据疾病的分子生物学机理,有针对性的设计化合物的分子结构,不需要依赖自然界已有的东西了。甚至可以设计一种病毒、设计一种细菌、设计一种人体细胞来治疗疾病。取材自然界的办法,在上世纪中后叶分子生物学尚未全面开花的时代,还有较大的价值。而到了二十一世纪,则显得十分笨拙低效。我在《创新论》中曾阐述过,科学诞生以前,通过生产生活实践而诞生一件重要发明(比如青铜)的概率如果是千年一遇,那么科学诞生以后,根据科学原理正向设计同等级别重要发明的概率将高达一年一遇。这是近百年来人类能取得如此巨大文明成果的根本原因之一。一旦某领域的理论基础建立,正向设计产出成果的速度比下饺子还快,根本不是“寻找验方,分离有效的成分”这种凭经验、碰运气的方法可以比拟的,其效率差成千上万倍。寻找有效成分研制新药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绝大多数容易找到、容易提取的药物已经被搜寻殆尽(比如本例开头举例的那些),只剩残羹剩饭。现在把资金、人才、时间投入到如此低效的活动中去,十分奢侈、十分浪费,甚至可以用罪恶来形容。

B、一坨屎有至少十种有效成分,你打算用哪一种?

【没有哪个地方有绝对的自由,不信你到美国去喊轰炸白宫试试】

A、这句话并没有绝对的问题,是很常见的“完全正确”的废话。不过该语句常用来指责抱怨中国不自由的人,论证诸如网络封锁的正确性。在上述语境下,该条的问题是:从绝对自由到绝对不自由之间,有宽广的中间地带,而该句故意回避程度的不同,诉诸极端例子。这是“非黑即白”错误的一个变种。

B、在美国可以喊推翻特朗普,你可以在中国喊打倒敏感词试试,哦,这个想法就是邪恶的,请自我阉割。

【生男生女由父亲决定】

A、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诡辩,甚至写入教科书,广为流行却是因为计划生育宣传。当时的主要目地可能是破除“重男轻女”观念。该诡辩的主要理由是,男性精子分为携带X染色体和Y染色体两种,而母亲卵子只提供X染色体,无法提供Y染色体,因此,后代的性别取决于男性。这种把相关性当因果性,把结果颠倒为原因的诡辩法十分常见,但识别起来相当困难。事实上,正常男性产生的X精子和Y精子数量接近,活力略有差别但也算微小。通俗而言,每个男性都为女生射入了差不多数量X精子和Y精子,提供了相同的原料。最后得到XY的受精卵还是XX的受精卵,具有很大的偶然性。换句话说,生男生女既不由父亲决定,也不由母亲完全决定,运气的成分很大。即使排除全部运气成分,也是母亲有更大的决定权,说“生男生女由母亲决定”更符合事实。母亲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接受什么精子,而父亲却不能决定提供什么精子。比如阴道酸碱环境对精子就有一定的筛选作用,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已见诸相关书籍的。交合时间也很重要,Y精子活力稍高于X精子,如果在排卵当天交合,生男孩的概率大。但Y精子寿命比X精子短,如果交合后几天女性才排卵,则剩下的以X精子为多,生女孩概率大。
    另外,现实中使用这句话往往不是为了探讨科学问题,而是用来进行道德说教。这种用几乎不由主观意志决定的事情来谈论道德问题,是另一个层面的错误思维方式,乃错上加错。
    这个例子生动的展现了人们的思维局限:对于一个复杂的、多个原因导致一个结果的现象,人们往往关注其中那个最稳定、相关度最高、最容易理解、最符合生物本能直觉、最具绝对解释力、最不可能被否定的原因,并逐渐在思维中把它视为单一原因。然而由于它最稳定,甚至相当于常量,所以往往最不重要。在分析中应当最先排除常量,去寻找变量。

B、请谈谈你爸决定你性别的手段和过程?

【经络这个理论,能沿用几千年肯定有她的道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对于未知的东西要保持敬畏,不要一棍子打死】

A、该句糅合了多个看似有关系的、难以反驳的“真理”,得到支持一个谬论(经络)的效果,属于诡辩的高级形式。
“对未知……不要一棍子打死”是“宇宙真理”,用这句话结尾不但绝对正确,还可以给反驳者扣上“一棍子打死”的帽子,兼具保卫前半句和恶心反驳者的作用。
“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涉及一个大问题:未知的可能性是否构成对已知的直接肯定或否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很多,比如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发现相对论错误的直接证据,是否可以现在就认为相对论是错的?我们也不知道是否明天就能发现经络,是否现在就能认为经络是存在的?人们必须基于已知的、可靠的知识来认识世界。科学总归是通过处理已知知识(包括观测事实)的互相矛盾而向前发展,而不是解决已知和未知的矛盾。
不可知论曾经涉及许多问题,比如神是否存在。同神一样,我们从来没有发现过经络存在的任何证据,也没有办法证明经络不存在,是否可以否定经络的存在?这是本例的终极问题。尽管科学面对这种局面已经可以直接认为经络不存在了,但如果以科学的“常规做法”为“理由”加以反驳就陷入了不可知论的圈套。其实,本例还没有到讲“证据”的阶段,而是把一些臆想,升格到知识层面的“碰瓷”把戏。
关于历史悠久经久不衰,当然有它的道理,但这种道理可能是商业、文化等方面的。总之,不能代表它的正确性,经久不衰从来不能作为知识的证据使用。

B、你一定是被鬼缠身了,说的净是鬼话。你能证明你没有被鬼缠身吗?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12-31 05:16:42]

来自 科学技术学
6
2017-12-4 01:04:19
1楼
[迷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
A、完全正确的废话,若是按照中学分析病句的手段,整个句子“保留主干”,就成了“迷信是迷信”,显然是个正确得不能在正确的恒等式。将“科学”套入句式其中,暗示对方正在”迷信科学“,扣上一顶”迷信“的帽子。同时由于句式主干本身恒成立,令人无法反驳,这是此招式的高明之处。至于究竟什么才是”迷信“,”科学“能不能被”迷信“则不是此招式的使用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B、把科学换成<中医、气功…>也能成立
常见变种:
太相信/过分相信/崇拜/盲目相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

[不是中医不好,而是中医师的水平不够。(xx不是真正的中医)]
A、直接把”水平不够的中医“排除在”真正的中医“范围以外或剥夺其代表中医的权利,这样”真正的中医“就都是”水平足够“的,自然就能证明中医的”高水平“。而“真正的中医”究竟存在不存在,就难以得知了。
B、真正的中医能上天入地登陆火星拦截导弹手撕航母,至于为什么你们没见过,当然是因为达到这个水平的中医都是国家机密啦
常见变种
真正的民间功夫高手都在深山老林里隐居,不屑于参加公开比赛。
上面的政策是很好的,效果不好是因为下面执行者的水平不够

建议弄个分类索引/关键词,以后遇到此类到处传教的“信仰者”,直接按目录分类检索自动化反驳...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5 21:21:23
2017-12-5 21:21:23
3楼

上榜了

怎么说呢,这些传统的东西,是以另一套世界观为核心的。
不同的世界观下的对同一事物的描述是不一样的。

当代科学发展取决于计算能力,而目前计算能力还是翻番式增长。
的确是没有必要再走老路了,毕竟计算机更适合进行这种工作。

迷信这个东西来源于宗教,变化于人的欲望,而宗教又起源于自然崇拜。
则迷信其实是对未知和巨大力量悬殊的恐惧,本质上是以人意识为主,即唯心。

倒是有文章指出“叫魂”这一行为有一定的心理学作用(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6453951459650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问题是就连那些有效的部分,也有人反对啊。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楼
引用 HXKRRRR:
问题是就连那些有效的部分,也有人反对啊。
想知道哪些有效,愿闻其详~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楼
引用 sd196821:
引用 HXKRRRR:
问题是就连那些有效的部分,也有人反对啊。
想知道哪些有效,愿闻其详~
比如鬼箭羽,有人研究了鬼箭羽的提取物,对白血病癌细胞具有一定的抑制功效。【我们学校最近研究性学习开题,我们课题组打算进一步研究一下鬼箭羽提取物对固态肿瘤的作用。】另外,许多药材中的皂苷类成分(比如人参皂苷)以及芳香成分(挥发油等)也都是证实有效的。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楼
引用 HXKRRRR:
引用 sd196821:
引用 HXKRRRR:
问题是就连那些有效的部分,也有人反对啊。
想知道哪些有效,愿闻其详~
比如鬼箭羽,有人研究了鬼箭羽的提取物,对白血病癌细胞具有一定的抑制功效。【我们学校最近研究性学习开题,我们课题组打算进一步研究一下鬼箭羽提取物对固态肿瘤的作用。】另外,许多药材中的皂苷类成分(比如人参皂苷)以及芳香成分(挥发油等)也都是证实有效的。
您已经说了是提取物,而不是什么炮制物或者直接冲水熬汤药。提取这一方法本身就是现代医学所使用的,老中医们是不会用的。除此之外,植物本身就是复杂的有机体,再考虑实际数量,在其中出现对人体某种疾病有疗效的物质的概率并不小。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楼
引用 HXKRRRR:
问题是就连那些有效的部分,也有人反对啊。
一点要明确,中成药注射剂是要明确反对的
有效的,就要让它更有效,去分析何种有机物在起作用,传统方法是费时并且反应不可控的。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6 00:50:22
虎哥(作者)
9楼
请不要在本帖内大肆争辩刷屏,回帖主要用于优化词条,补充新的例子。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12-06 01:13:21]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虎哥(作者)
10楼
引用 sd196821:
提取这一方法本身就是现代医学所使用的,老中医们是不会用的。除此之外,植物本身就是复杂的有机体,再考虑实际数量,在其中出现对人体某种疾病有疗效的物质的概率并不小。
写个条目吧,提取“有效成分”算不算中医?怎么证明什么是有效成分?到底有什么效?
这里需要区分“作用”和“疗效”。植物毒素对人显然有作用,但是否有疗效?比如,山莨菪碱就有解痉作用,印防己毒素和吗啡都有中枢神经作用。治疗心衰的药物洋地黄就有显著作用,但近年双盲实验发现患者远期生存率没啥改善,那么在某些评估标准下就可以说没有疗效。
上述例子都是植物提取物,都取材于各发明地的“传统医药”,但从没有人认为它属于中医。至于那些什么皂苷,按上述标准,没有什么可靠证据说明它有疗效。这些东西绝大多数是先有某某神药有奇效的结论,然后再找依据。一坨大便我至少可以找出十种“有效成分”😂
制药界已经普遍根据分子生物学揭示的疾病机理设计化合物了,某些人还在找“有效成分”,简直是江湖透顶。动植物和矿物不是为治疗人类疾病而生的,它们如果有效,也纯属运气,是极小概率事件。而根据科学原理设计的药物,就是为治疗疾病而生,有效是大概率事件,研发效率高成千上万倍。现在不是70年代,青蒿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条路子早已是残汤剩饭。
思想上的无可救药,是真正的无可救药。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12-06 07:15:16]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1楼
引用 虎哥:
引用 sd196821:
提取这一方法本身就是现代医学所使用的,老中医们是不会用的。除此之外,植物本身就是复杂的有机体,再考虑实际数量,在其中出现对人体某种疾病有疗效的物质的概率并不小。
写个条目吧,提取“有效成分”算不算中医?怎么证明什么是有效成分?到底有什么效?
这里需要区分“作用”和“疗效”。植物毒素对人显然有作用,但是否有疗效?比如,山莨菪碱就有解痉作用,印防己毒素和吗啡都有中枢神经作用。治疗心衰的药物洋地黄就有显著作用,但近年双盲实验发现患者远期生存率没啥改善,那么在某些评估标准下就可以说没有疗效。
上述例子都是植物提取物,都取材于各发明地的“传统医药”,但从没有人认为它属于中医。至于那些什么皂苷,按上述标准,没有什么可靠证据说明它有疗效。这些东西绝大多数是先有某某神药有奇效的结论,然后再找依据。一坨大便我至少可以找出十种“有效成分”😂
制药界已经普遍根据分子生物学揭示的疾病机理设计化合物了,某些人还在找“有效成分”,简直是江湖透顶。动植物和矿物不是为治疗人类疾病而生的,它们如果有效,也纯属运气,是极小概率事件。而根据科学原理设计的药物,就是为治疗疾病而生,有效是大概率事件,研发效率高成千上万倍。现在不是70年代,青蒿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条路子早已是残汤剩饭。
思想上的无可救药,是真正的无可救药。
我用词不对,的确该用“作用”😂。(有点歪楼了,不好意思......)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18 20:59:42
2017-12-18 20:59:42
虎哥(作者)
12楼
已经有五千多字了,看啥时候能到十万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26 01:32:09
2017-12-26 01:32:09
虎哥(作者)
13楼
今天从论坛上采集到两个例子:

【经络这个理论,能沿用几千年肯定有她的道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对于未知的东西要保持敬畏,不要一棍子打死】

【阑尾既然长在身上,肯定有它的用处,只是我们还没搞清楚,只要不出大事,尽量不要切掉它】

这两个都是事实正确,但思维方法错误的例子,分析起来有难度。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28 21:41:06
2017-12-28 21:41:06
14楼
引用 虎哥:
今天从论坛上采集到两个例子:

【经络这个理论,能沿用几千年肯定有她的道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对于未知的东西要保持敬畏,不要一棍子打死】

【阑尾既然长在身上,肯定有它的用处,只是我们还没搞清楚,只要不出大事,尽量不要切掉它】

这两个都是事实正确,但思维方法错误的例子,分析起来有难度。
第二个我倒是可以找到反驳方法:人类进化的时间可能还没来得及把阑尾完全退化掉,而科技的发展(包括人道主义的影响)又遏制了人类的进化,于是阑尾保留至今。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29 12:43:40
15楼
似乎没有一个案例是中医能治疗慢性病/中毒的,大部分中药都有副作用。观察能力的限制导致传统的研究方法只能弄清楚段时间内表面现象的因果关系,不可靠的研究方法只能得出不可靠的结果。

【阑尾既然长在身上,肯定有它的用处,只是我们还没搞清楚,只要不出大事,尽量不要切掉它】
男性的ru头确实没有任何作用。过长的体毛也没有任何作用。
甚至还有说不要掏耳屎的,留着防虫。

【经络这个理论,能沿用几千年肯定有她的道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对于未知的东西要保持敬畏,不要一棍子打死】
错觉,玄学这些人类大脑通过生活经验overfit出来的奇妙模型,要怎么用粗浅的语言解释呢。

ps:楼上,生物不进化,生物演化。
你迷惑于不清楚中医是什么。中医是个很好的素材,但不是医学,就像猫/猩猩会吃某种带勾的叶子除寄生虫,一些动物会吃土补充矿物,没有人会去拜猫医猴医的。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12-29 12:55:11]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4-17 07:22:46
2019-4-17 07:22:46
16楼

@虎哥注意一个问题,就我个人的经验,信传统医学的很有可能也相信某功,打鸡血,鬼神附体甚至信佛。给出的反驳方式在实战中似乎作用不大。另外,跟绝大多数信中医的论证这一堆,一般他们也听不懂甚至胡搅蛮缠。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7楼

文字语法人人都懂,为什么能写出经典作品的只有少部分人?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8楼

@虎哥

文字都认识,语法也都会,为什么那么多作家里,只有少部分人有少量的经典作品。

音乐也是一样,音符都认识,能曲谱出经典曲目的音乐家不多。

同理,如果说中医理论正确,但是能操作完美的中医师太少。只能采集到错误的样本,就能否认根本不存在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6-2 16:17:46
2019-6-2 16:17:46
19楼

说实话,这样拿中医开涮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因为,磕头哭坟守孝放炮烧纸,以及风水彩礼婚闹等等的危害更大。

[修改于 3 个月前 - 2019-06-02 16:23:49]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楼
引用:pl_014 发表于19 楼的内容:
说实话,这样拿中医开涮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因为,磕头哭坟守孝放炮烧纸,以及风水彩礼婚闹等等的危害更大。.....

这不是还有人杀人放火吗,你们警察闲着没事抓我一个小偷干什么玩意儿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6-7 06:02:25
2019-6-7 06:02:25
21楼
引用:信仰は儚き人間の為に 发表于20 楼的内容:
这不是还有人杀人放火吗,你们警察闲着没事抓我一个小偷干什么玩意儿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那现在很多人确实就是自己杀人放火,还赖别人小偷小摸,自己做大恶,喷人行小恶,贼喊捉贼,以万步笑一步。

[修改于 3 个月前 - 2019-06-07 06:07:59]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2楼
引用:pl_014 发表于21 楼的内容: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那现在很多人确实就是自己杀人放火,还赖别人小偷小摸,自己做大恶,喷人行小恶,贼.....

你说的这个是无赖文化,属于文明的晚期癌症。不管他们口头如何说,实际是尽可能赖掉所有的责任。一骗二赖,他不想尽责就说他有“信仰”,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有好处就冲出来占,管它是什么“教”。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3楼
引用:pl_014 发表于21 楼的内容: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那现在很多人确实就是自己杀人放火,还赖别人小偷小摸,自己做大恶,喷人行小恶,贼.....

典型的例子就是某人坚称守孝放炮烧纸危害比关乎性命的中医更大。

[修改于 3 个月前 - 2019-06-07 15:21:29]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6-13 01:37:01
2019-6-13 01:37:01
24楼

终于(无意间)找到这个帖子了。


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逆火效应”(backfire effect)。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的信念遭到了对立观点的反驳,那除非你能百分之百地说服他,否则他反而会强化自己的信念。因为接受对立观点,就是对自己过去的否定,大多数人无法做到这一点。


另一个出名的案例是,美国疾控中心曾做过一个科普,驳斥“疫苗会导致流感”的谣言。但之后的调查发现,这一反驳虽然降低了大众的误解,但也同时导致接种疫苗的人变少了:因为遭到反驳之后再去接种疫苗,就等于承认自己之前的做法都是错的,出于逆反心理,人们干脆一硬到底。

(未考证)

评论(1)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6-30 18:14:00
2019-6-30 18:14:00
25楼
对于被洗脑的人,究竟有没有办法救回来??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6楼
引用 154454496 发表于 25 楼的内容:
对于被洗脑的人,究竟有没有办法救回来??

反向洗脑?(猜的)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虎哥(作者)
27楼
引用 154454496 发表于 25 楼的内容:
对于被洗脑的人,究竟有没有办法救回来??

要看怎么洗,传销那种还是有比较大希望的,当年法轮功洗回来的也占大多数,留下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就像某些邪教,没有寺院,信仰就会逐渐淡化。

但是从小植入的思维方式是很难洗回来的,比如用矛盾统一的方式的看问题,以原始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这类社会进化主义的思维分析社会大势,一说到知识分子,潜意识就复现出“具有摇摆性”的感觉,以说到某哲学观点,首先想到的是“屁股坐在什么位置上,为哪个阶级说话”……这类洗脑因为存在宗教理性,体系完备,且具有一定的解释现象的能力,消毒的难度较大。

国外有研究,不彻底的辩论可能增加双方对自己观点的认同,换句话说,总有一些人是越消毒越变死忠粉。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7-1 11:44:11
28楼

来提一个:【等你长大了/老了/生病了就知道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9楼
引用 bg8npk 发表于 28 楼的内容:
来提一个:【等你长大了/老了/生病了就知道了】

我觉得这个不能算,因为相关的论点往往是正确的(尤其是长大了/老了),甚至不需要等到长大,从十四五岁长到十六七岁就能发现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0楼
引用 浪里黑条 发表于 29 楼的内容:
我觉得这个不能算,因为相关的论点往往是正确的(尤其是长大了/老了),甚至不需要等到长大,从十四五岁长.....

比如说?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1楼
引用 信仰は儚き人間の為に 发表于 30 楼的内容:
比如说?

“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所谓同学闹崩了其实什么都算不上,甚至会感觉很可笑。”——我妈,2018年3月


准确而言,应该说这个句式往往不是用来诡辩的,虽然诡辩中也偶有见到。这样的话直接归入“诡辩术词典”中显得有失偏颇

[修改于 2 个月前 - 2019-07-01 20:05:33]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虎哥(作者)
32楼
引用 浪里黑条 发表于 31 楼的内容:
“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所谓同学闹崩了其实什么都算不上,甚至会感觉很可笑。”——我妈,2018年3月

说得挺好的。看场合,如果作为“循循善诱”的话语是可以的,作为论证方法就不行。生活中的事情,不是每件都要按论证来对待,所以可以接受。

但是如果一个信仰者告诉你,“等你参悟到了就懂了”,那就说明他在装神弄鬼。

用未知、不可知、仅限对个人有效经验、“世界是变化的”作为论据,或者起到论据的效果,也可以成为一种诡辩术。

以同学闹崩为例,真的什么都算不上吗?可能未必。用心处理好同学关系本身就是一种学习和锻炼,且每个人有不同的方法。一般长辈给晚辈讲道理,晚辈过几年终于理解了长辈的话,这种理解通常就具有倾向性,它早已落入了家庭环境预设的为人处世之道中,自然是“终于能理解的”。倘若换个人、换个家,往往就是不一样。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7-2 09:56:53
33楼
引用 浪里黑条 发表于 31 楼的内容:
“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所谓同学闹崩了其实什么都算不上,甚至会感觉很可笑。”——我妈,2018年3月准确.....

一般来说,以这种理由说话的一般都不是为了论证,而是他认为他讲的“道理”你“明白”不了,所以干脆就不讲道理或者不论证了,然后拿出个什么等你xxx了就懂了就明白了,这是以资历高的姿态在向自己认为的资历低的人说话的语气,跟其本身内容正确与否没有直接关系,有些东西确实就是有问题的

比如

我老婶跟我说过,你现在年轻不懂,死人的魂还在家里没走了,等你懂了“风水”,就知道为什么要嗑头哭坟守孝烧纸

然后我大娘还要求过我去某某寺院写什么什么文的,同样是拿年轻不懂为由

再比如

有些老师喜欢向学生反复灌输,等你长大了就会感谢我,实际上很多时候是想要掩盖自己教学水平不高的事实

[修改于 2 个月前 - 2019-07-02 17:50:01]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4楼

加一个:

“XXX是为了你好,所以你必须得按着他说的去做”

“我是为了大伙好”

“我是善意的”

[修改于 2 个月前 - 2019-07-02 14:05:37]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7-6 07:38:10
2019-7-6 07:38:10
35楼
引用 bg8npk 发表于 28 楼的内容:
来提一个:【等你长大了/老了/生病了就知道了】

和我妈争辩传统中医时对方的论证句。。。

现在我已经放弃说服我妈了,试图改变一个缺乏科学理性思维的人的看法似乎很难。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6楼
引用 pl_014 发表于 34 楼的内容:
加一个:“XXX是为了你好,所以你必须得按着他说的去做”“我是为了大伙好”“我是善意的”
  1. 方法有问题时动机再善意也是空谈。

    有些家长打孩子是为了孩子好,有些教师过分体罚学生也是为了他们好。前段时间的诸多幼儿园事件中的幼儿园教师让小孩罚站还禁止小孩去厕所,如此说来不仅是培养小孩的规矩意识,还为幼儿园的管理做出了贡献,即“为大伙好”。

  2. 不同集体的利益是不同的,你的行为取决于你自己对自己所在群体的认识和你自己的行为目的,而非某个其他人“为你好”的动机。

    希特勒为了德国能够称霸世界做出侵略行为,对于德国的公民来说希特勒确实是在争得他们的利益,或者说“为大伙好”,但此时这一对德国人的利益与世界公民的利益是冲突的。必须按着他说的去做?

  3.  往往一个人的行为动机是非单一的,庸医是为了病人好,也是为了钱和名誉,而主要动机还        是为了后者,顺便治好病人最好,还不用惹官司。因此,他的主要动机主导了他的不法行            为。“所以某个人为了你好”和“某个人只是为了你好”并非同一概念。

  4.  第一句话存在逻辑问题。前后完全不存在因果关系,只是空套一个关联词“所以”来迷惑对        方。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7楼

【中医经历了几千年实践考验,就像人工智能一样经过了足够长的训练,就算有一些局部最优解,也不能全盘否定,总有有效的部分】

A、中医中确实可能存在有效的部分,直接全盘否定也是不理智的。这里分化出三个问题:(1)延续了几千年的传统,是否可以作为这种传统有效或正确的依据?(2)对于一个可能存在有效部分的医疗体系,到底哪些是有效的?
    (1)的答案显然是不能。历史上延续千年以上的荒唐事多如牛毛,现代科学出现之前长期得不到纠正,现代科学诞生以后也有屡纠而不得正者。历史经验的可靠度主要取决于纠错机制,或曰训练是否收敛,是否普遍存在局部最优解而不是偶然发生。
    对于(2),借助现代科学的思想和方法,在中药中确实甄别出一些有效的部分,但除此之外更多的属于尚不明确的范畴。继续甄别是可能的,但是代价极大,收益很小,不如投入分子生物学等前沿领域。现代科学可以选取一些中药作为研究对象,但即便发现很多有效的药物和机制,也不能佐证中医在整体上的有效性。

B、跳大神这个东西好啊,历史延续几千年,经过了长期的实践改进,不能全盘否定。这么长的历史检验,其中必然存在有效的部分。

这句话的前半句想要表达的有两个,一个是几千年,另一个是长期的实践积累,后面的AI也是在着重前面的长期以及实践积累这两点。而后面的“也不能全盘否定,总有有效的部分”跟前面的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完全可以放到其它的语境中使用,比如凡事无绝对等等。

A里说分化出三个问题,但只写了其中两个,少的是不是就是实践这点?要反驳这点就必须将长期和实践一起反驳,否则缺乏说服力

B里换成跳大神就很牵强了,跳大神只能说是一种长期延续的习俗,实践的成份在哪?更好的心理安慰以及如何更稳定地实行这个习俗吗?

[修改于 2 个月前 - 2019-07-06 18:11:51]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8楼
引用 pl_014 发表于 37 楼的内容:
【中医经历了几千年实践考验,就像人工智能一样经过了足够长的训练,就算有一些局部最优解,也不能全盘否定.....

请先定义什么叫实践和风俗,为什么中医不是风俗是实践,跳大神就是风俗而不是实践?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9楼
引用 信仰は儚き人間の為に 发表于 38 楼的内容:
请先定义什么叫实践和风俗,为什么中医不是风俗是实践,跳大神就是风俗而不是实践?

中医的实践主要指如何更好地完成它治病养生的使命。

风俗主要指的是一个群体长期延续的一种习惯,虽然有的实践也是如何更好地实现它的使命,比如饮食,但像目前已经批判过的那些迷信实际上不包括这种实践。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0楼
引用 pl_014 发表于 39 楼的内容:
中医的实践主要指如何更好地完成它治病养生的使命。风俗主要指的是一个群体长期延续的一种习惯,虽然有的实.....

跳大神的使命就不是养生治病了?

中医不算是一个群体长期延续的习惯?

这两个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修改于 2 个月前 - 2019-07-06 18:54:06]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1楼
引用 信仰は儚き人間の為に 发表于 40 楼的内容:
跳大神的使命就不是养生治病了?中医不算是一个群体长期延续的习惯?这两个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http://k.sina.com.cn/article_6410693370_17e1b6afa001006yk3.html

扁鹊治病为何立下规矩:信巫不信医者不治

扁鹊治病为何立下规矩:信巫不信医者不治

                                                                               

扁鹊治病为何立下规矩:信巫不信医者不治

扁鹊虽然在前人医疗经验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总结出一套切实可行的科学诊断与治病方法。但是,在他当时的生活年代,由于科学、文化的落后,巫术与迷信却十分盛行。

他所游历的数国中,大多均设置一批“祝由、司巫”部门及官吏,供养了一批巫师专门 从事所谓的“逐疫、驱疠”等迷信活动,而医术却反倒成了它的附庸。

因此,常使一些愚昧无知的百姓相信它而延误了治疗时机,最终丧失了性命。

在扁鹊的行医过 程中,也曾经历过一次巫与医的较量,虽然在这次医疗事例中巫术占了上风,但在扁鹊的思想上却敲响了警钟,并作为以后的行医原则而时时告诫自己。

那是在一天深夜,扁鹊与弟子忙完了白天的诊疗与学习,均已安歇在床。

忽听门外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甚是急促,紧接着“嘭嘭……”的敲门声似雨点般的急骤, 子阳被惊醒,揉着惺忪睡眼前去开门。

只见门外一位40开外的中年男子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对子阳说:“李家庄李大哥的儿子病得很重,看来快不行 了,你们能不能去一趟,救他孩子一命?”

说完就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擦起汗来。扁鹊在一旁闻听后忙问:“病多久了?”“已经……已经两天了。”中年男子喘着 粗气,断续回答着。

“请医生看过没有?”扁鹊继续询问。

“听说请了位巫师,在他家又是挥剑,又是喷水,焚烧什么来着。”

扁鹊再也顾不得多问,急忙拉着子阳,对中年男子只说句“快快带我前去”,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来到病人家中,只见满屋子烟雾缭绕,地上撒满了焚烧过的碎布与黄纸片,案桌香炉上插着的几支残香,有气无力地冒着几缕袅袅青烟,空荡荡的屋角,在一张只 铺着一层草席的床上,躺着一个约七八岁的男孩。

但见他双眼紧闭,脸色青白,鼻翼翕动,呼吸急促,嘴唇紧闭,四肢不时抽搐。

孩子的父亲却在一旁,以一双呆滞的眼睛痴痴地望着扁鹊,扁鹊已顾不上与他寒暄,急忙俯下身去摸了摸孩子那滚烫的身体,听了听患儿的胸、背部,然后就仔细诊察孩子的左右手脉搏,思考片刻, 便对患儿的父亲说:“小儿的病初起为外感风寒,因医治不及时,现在已经邪热阻肺(即现代医学的小儿肺炎),应立即给予清热肃肺才是。”

说罢打开诊包,取出 纸笔欲开处方。

谁知患儿的父亲此时却如酒醉方醒似的予以阻拦说:“吾儿的确病得很重,当请良医治疗,但依我看先生并非是良医,您也治不好这孩子的病。”

扁鹊听得此言不禁愕然,“大哥此言差矣!难道……”

话音未落,只见患儿父亲先前请来的巫师,正踱着方步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地走进门来。

扁鹊见状,“哦!原来这就是他所请的良医。”于是急忙拉了拉子阳的衣角,暗示退至屋角,他要亲眼目睹巫师是怎样给患儿治病的。

但见巫师披头散发,身穿红绿相杂的法衣,挥舞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一边手舞足蹈地乱蹦一气,一边忽高忽低的叫嚷着:“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快离开……”。舞毕又是喷水、又是烧符地瞎折腾一番,还美其名曰“驱鬼逐疠,小儿病愈”。

大概两个时辰的光景,东方已泛鱼肚白,巫师大概是累了,拿了患儿父亲给的钱急匆匆地走了。

再看患儿脸色已由青紫转成苍白,六脉全无,早已命归西天了。

父亲见状,抱着儿子尚未僵硬的尸体,号啕大哭起来。

扁鹊看事已至此,不禁也黯然泪下,他与子阳只得默默地退出门外。

在回来的路上,师徒二人心情沉重,许久都没有说话,心想:巫术害人不浅,却仍有那么多人相信它,以至白白丢掉性命仍执迷不悟地认为:这是天意,是上天的 安排,多么可悲啊!

从此,扁鹊为自己今后治病立下一条规矩,那就是“信巫不信医者,一不治也”。


http://wyw.5156edu.com/html/z9675m5958j3194.html

揭傒斯《赠医者汤伯高序》原文及翻译

揭傒斯
原文
    楚俗信巫不信医,自三代以来为然,今为甚。凡疾不计久近浅深,药一入口不效,即屏去。至于巫,反覆十数不效,不悔,且引咎痛自责,殚其财,竭其力,卒不效,且死,乃交责之曰,是医之误,而用巫之晚也。终不一语加咎巫。故功恒归于巫,而败恒归于医。效不效,巫恒受上赏而医辄后焉。故医之稍欲急于利、信于人,又必假邪魅之候以为容,虽上智鲜不惑。甚而沅湘之间用人以祭非鬼,求利益,被重刑厚罚而不怨恚,而巫之祸盘错深固不解矣。医之道既久不胜于巫,虽有良医且不得施其用,以成其名,而学者日以怠,故或旷数郡求一良医不可致。呜呼,其先王之道不明欤?何巫之祸至此也!人之得终其天年,不其幸欤!
    吾里有徐先生若虚者,郡大姓也。年十五举进士,即谢归业医。人有一方之良,一言之善,必重币不远数百里而师之,以必得乃止。历数十年,其学大成,著《易简归一》数十卷。辨疑补漏,博约明察,通微融敏,咸谓古人复生。其治以脉,不以证,无富贵贫贱不责其报信而治无不效其不治必先知之惟一用巫乃去不顾自是吾里之巫稍不得专其功矣。余行数千里莫能及,间一遇焉,又止攻一门,擅一长而已,无兼善之者。来旴江,得汤伯高,该明静深,不伐不矜,深有类于徐。余方忧巫之祸,医之道不明,坐视民命之天阏而莫救,而爱高之学有类于徐,且试之辄效,故并书巫医之行利害及徐之本末以赠之。嗟夫,使世之医皆若虚、伯高,信之者皆吾里之人,巫其能久胜矣乎!
    伯高名尧,自号常静处士。若虚名棪。闻庐山有郭氏,号南寄者,亦有名。
(选自《揭傒斯全集》)

译文
    楚地的风俗相信巫师而不相信医生,从夏、商、周三代都这样,现在就更厉害了。凡是有病不管时间长短病情轻重,药一入口不见效,就排斥掉。至于巫师,反复十数次不见效,不后悔,而且把过失归在自己身上痛加责备自己,用尽他们的钱财,耗尽他们的精力,最终不见效,将要死了,反而相互指责说,这是医生的失误,而找巫师太晚了。始终不责怪巫师一句。所以功劳永远归于巫师,失败永远归于医生。见效不见效,巫师总是受上等赏赐而医生总置于他们的后面。所以医生想急于求利,被人信任,又必定假借邪魅的姿容以为容貌,即使上等智慧的人很少不迷惑。甚至沅湘之间用活人来祭祀邪魅,谋求利益,被施以重刑厚罚不怨恨,巫师的祸害盘根错结深固不解。从医之道既然长久不能胜过巫师,及时有优秀的医生也不能发挥自己的才干,以成就自己的名声,学医的人一天天懈怠,所以或者间隔几个郡求一个好医生都找不到。呜呼,先王之道不明白吗?为何巫师的祸害到这种地步!人能终享天年,不是侥幸嘛。  
    我乡里有个徐若虚先生,徐姓是郡的大姓。徐先生十五岁考中进士,不愿做官,回乡行医。只要别人有一个好的药方,有一句有价值的(医学)见解,必定携重金不远数百里去拜他为师,一定要得到才罢休。过了数十年,他的学问大有成就,著《易简归一》几十卷。  
    辨别疑难补正缺漏,广博简约,明细观察,彻底了解,通晓细微,融入敏锐的感知,都说是古人再声。他通过把脉治病,不凭借症状,无论富贵还是贫贱,不苛责报酬。相信就治疗,没有不见效。不能治疗,必定预先知道。惟一用巫师就离去了,顾不得自以为是,我乡里的巫师,渐渐不能专享功劳。我行走数千里没有谁能赶得上,偶尔遇到一个,又只是钻研一门,擅长一个方面罢了,没有兼善的人。来到旴江,得到汤伯高,完备明澈沉静深奥,不自我夸耀,非常像徐若虚。我正忧虑巫师的祸害,医生的道术不高明,坐视老百姓夭折而不能救治,爱汤伯高的学问像徐若虚先生,而且尝试总是有效,所以一并写下巫师与医生的行为的利害与虚弱许的本末赠给汤伯高。嗟夫,假使世上的医生都像徐若虚、汤伯高,信的人都是我乡里的人,巫师还能长久胜利吗?  
    伯高名尧,自号常静处士。若虚名棪。听说庐山有郭氏,号南寄,也有名。  


古代医术和鬼神巫术基本上是互不接纳的,古代的鬼神巫术,除了算命之外,其它的都很难找到中医的影子,而古代中医宁肯引进外来的西洋参、放血疗法,也不接纳土生土长的鬼神巫术。


所有大的医家流派都有自己的成书,他们都尊从同样的基础理论,各种公开的药方、技法、案例等等也都有明确的记载,同名的药方、技法都大同小异(包括配方、实施方法、适用症等),而古代的但凡是合格的中医大夫,几乎都是必然要先跟师傅积累大量的行医经验,而到行医的时候,治好了病自然可以居功,但是治不好病也没锅可甩。

而关于各种鬼神巫术的记载,好像都跑到风水学这个大杂烩里面去了,施行巫术的人把相关的书读过一遍或者甚至把整个流程模仿下来就行了,成功了居功自傲,没成功随便找个锅就能甩,如果本质和中医相同,也不可能找不到足够的“治病案例”。


-1  学术分    虎哥   2019-07-06   胡搅蛮缠,人家说的是宣称的使命,与他们两家互相待不待见有啥关系。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7-7 00:55:41
42楼
引用 pl_014 发表于 41 楼的内容:
http://k.sina.com.cn/article_6410693370_17e1b6afa0.....

你这段话里就没几个字是对的。

谁告诉你巫师把书看过一遍就能出来做法的了,古代巫师和郎中一样,绝大多数要么家传,要么拜师学艺。照样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和大量的作法案例,只是现在流传的不多,随便找本研究古代民俗学的著作里都有大量这类论述。

实际上中国上古时代医和巫都是同一种职业,巫师主业占卜作法兼职治病,直到春秋战国也就是扁鹊的时代才开始逐渐分道扬镳。尽管如此,这之后中医仍然保留和接纳了大量巫术疗法。祝由科了解下,“正统”中医典籍里也是有相当程度的记载的。

担心治不好病无锅可甩?太低估老祖宗的智慧了,来看看给鲁迅父亲治病的当时的名中医看不好病是怎么甩锅的,套路似曾相识:

“我这样用药还会不大见效,”有一回陈莲河先生又说,“我想,可以请人看一看,可有什么冤愆……。医能医病,不能医命,对不对?自然,这也许是前世的事……。”

我的父亲沉思了一会,摇摇头。

凡国手,都能够起死回生的,我们走过医生的门前,常可以看见这样的扁额。现在是让步一点了,连医生自己也说道:“西医长于外科,中医长于内科。”但是S城那时不但没有西医,并且谁也还没有想到天下有所谓西医,因此无论什么,都只能由轩辕岐伯的嫡派门徒包办。轩辕时候是巫医不分的,所以直到现在,他的门徒就还见鬼,而且觉得“舌乃心之灵苗”。这就是中国人的“命”,连名医也无从医治的。



另外既然说到扁鹊,那就顺便来看看扁鹊虽然号称信巫不信医者不治,他自己又是怎么治病的

《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扁鹊传》:

扁鵲者,勃海郡鄭人也,姓秦氏,名越人。少時為人舍長。舍客長桑君過,扁鵲獨奇之,常謹遇之。長桑君亦知扁鵲非常人也。出入十餘年,乃呼扁鵲私坐,閒與語曰:「我有禁方,年老,欲傳與公,公毋泄。」扁鵲曰:「敬諾。」乃出其懷中藥予扁鵲:「飲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當知物矣。」乃悉取其禁方書盡與扁鵲。忽然不見,殆非人也。扁鵲以其言飲藥三十日,視見垣一方人。以此視病,盡見五藏癥結,特以診脈為名耳。為醫或在齊,或在趙。在趙者名扁鵲。

为什么扁鹊医术这么厉害呢,原来是得到过神仙相助,神仙给了他一瓶药,吃了就能变身人肉CT机,不仅能隔墙透视,看病人更是内脏里什么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诊脉不过是做个样子掩人耳目的名头罢了。

说这不是巫术,我差点就信了


[修改于 2 个月前 - 2019-07-07 06:08:51]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虎哥(作者)
43楼

看了楼上的讨论,提炼出如下谬误:

甲:典型宗教的本质是相同的,比如都是有神论,都有一套类似的清规戒律,都要求信众虔诚和服从……

乙:谁说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你死我活斗了上千年,他们的本质能相同吗,我看基督教文明一些,所以基督教是正统的,正统和邪道势不两立,所以伊斯兰教是邪道。

甲:鲁迅的棺材板盖不住了(参考https://www.kechuang.org/p/851274 之三)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