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吧,刘武青先生,谁让你被宇宙选中了来。转帖
努力吧,刘武青先生,谁让你被宇宙选中了来。
(2010-07-25 09:42:28)[编辑][删除]转载▼标签: 电磁质量电容电容器互联网刘武青刘武青实验室自由落体文化分类: 被屏蔽的电磁力影响万有引力
Gbubble

Gbubble


组别新手上路
性别
积分0
帖子619
注册时间 2009-06-02
Gbubble 2010-07-25 08:56 |只看该用户 332#
字体大小: t T
举报 | 评分|
原帖由 刘武青 于 2010-7-25 2:34:00 发表
电容器是储能元件,而且,储能后的原子、分子、电子等的总数量没有改变。电容器储能是物理现象,没有化学反应。因此,电容器充电前后,是不能用爱因斯坦的质能公式来计算的。
您的论文没有涉及到爱因斯坦的质能公式。


如果使用爱因斯坦的质能关系式可以有效地解释电容器充电前后称量变化的实验现象,恐怕根本就轮不到你在21世纪初将刘武青实验及其结果通过互联网隆重推出,应该早在上个世纪初就会涌现出诸如理查德-刘,詹姆斯-武,或史密斯-青进行了同类物理实验,并被爱因斯坦等同时代理论物理学家们使用质能公式对实验结果给出了完美的解释。

这个宇宙过去发生的所有事情(宇宙事件)已经全部凝聚成为今天的实体化宇宙,这是一个可以完全被证明的物理学理论结论,也是与已有物理实验结果和天文观测数据兼容和符合的宇宙物理学的实证性结论。如果说是历史上的某个实验物理学家或一群实验物理学家的变形物理态选定了你,在操纵着你数十年坚持不懈地从事着这项物理实验,我不认为这是一种迷信。宇宙很奢侈,也很挥霍,但它对信息却很珍惜,它不会放过这个宇宙中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那怕就是一只蚊子不慎撞入一张蜘蛛网这般无聊的事情它都会珍藏。人类的科学不正是以其无可争辩的理论和实验结论破解了一个又一个的迷信而逐渐变得雄大和强壮的吗?
努力吧,刘武青先生,谁让你被宇宙选中了来。
至于宇宙为什么没有选择一位职业实验物理学家去完成这项地球人的科学任务,只有它知道了。也许吧,这项实验看上去太傻,实验物理学家们不会去做。

以上随笔完全基于刘武青实验第一类现象是新物理现象的假定。
Gbubble 最后编辑于 2010-07-2509:11:38
物理单位的时空组态和宇宙的完备时空

来自 江湖科学
2017-12-25 12:41:52
1楼
搞了这么久,楼主现在🈶没有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呢?广告位出租。买水果花生优先。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楼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楼
祝早日被劈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26 07:49:29
4楼
再这样下去怕不是要改行做教主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刘武青(作者)
5楼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楼
在这里说的再多,不如一篇science
nature似乎也不错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楼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修改于 2 年前 - 2017-12-26 18:43:22]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27 09:24:47
刘武青(作者)
8楼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重复实验的:有中国顶级科研单位,还有美国物理教授。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刘武青(作者)
9楼
引用 三硝基二甲苯:
在这里说的再多,不如一篇science
nature似乎也不错
在中国工程院主办的中国工程科学杂志,对此实验进行了介绍,中国工程院与中国科学院同级别。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0楼
“努力吧,刘武青先生,谁让你被宇宙选中了来。至于宇宙为什么没有选择一位职业实验物理学家去完成这项地球人的科学任务,只有它知道了。也许吧,这项实验看上去太傻,实验物理学家们不会去做。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些含有讽刺意味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1楼
理论研究怎么要发工科杂志。。
shi'z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三硝基二甲苯:
在这里说的再多,不如一篇science
nature似乎也不错
在中国工程院主办的中国工程科学杂志,对此实验进行了介绍,中国工程院与中国科学院同级别。
shi'zai'b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三硝基二甲苯:
在这里说的再多,不如一篇science
nature似乎也不错
在中国工程院主办的中国工程科学杂志,对此实验进行了介绍,中国工程院与中国科学院同级别。
实在不懂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2楼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重复实验的:有中国顶级科研单位,还有美国物理教授。
中国“顶级”科研单位?中国工程院什么时候能和中科院相提并论了?美国物理教授?这些都值得怀疑啊。
退一万步,即使这些重复试验都是真的,如果他们也按照你的方法实验,那只是把错误步骤也重复了而已,没有参考价值。
另外,我之前指出,特斯拉计的精度不足以测量充电过程产生的磁场,然后你转眼间就改口说是库伦扭秤,中间相隔的时间恐怕都不够你去趟实验室把实验重复一遍。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刘武青(作者)
13楼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重复实验的:有中国顶级科研单位,还有美国物理教授。
中国“顶级”科研单位?中国工程院什么时候能和中科院相提并论了?美国物理教授?这些都值得怀疑啊。
退一万步,即使这些重复试验都是真的,如果他们也按照你的方法实验,那只是把错误步骤也重复了而已,没有参考价值。
另外,我之前指出,特斯拉计的精度不足以测量充电过程产生的磁场,然后你转眼间就改口说是库伦扭秤,中间相隔的时间恐怕都不够你去趟实验室把实验重复一遍。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我取数是充电后,你讲是“充电过程”。另外,你知道两院院士是讲的哪两院院士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7-12-28 06:50:18
14楼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重复实验的:有中国顶级科研单位,还有美国物理教授。
中国“顶级”科研单位?中国工程院什么时候能和中科院相提并论了?美国物理教授?这些都值得怀疑啊。
退一万步,即使这些重复试验都是真的,如果他们也按照你的方法实验,那只是把错误步骤也重复了而已,没有参考价值。
另外,我之前指出,特斯拉计的精度不足以测量充电过程产生的磁场,然后你转眼间就改口说是库伦扭秤,中间相隔的时间恐怕都不够你去趟实验室把实验重复一遍。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我取数是充电后,你讲是“充电过程”。另外,你知道两院院士是讲的哪两院院士吗?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充电过程的影响(产生的磁场等),只要附近有某些金属材料或磁性材料(对于扭秤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一定会对充电后的读数产生影响,
不管是哪两院院士,只要用的还是你的方法,就还存在同样的问题。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刘武青(作者)
15楼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重复实验的:有中国顶级科研单位,还有美国物理教授。
中国“顶级”科研单位?中国工程院什么时候能和中科院相提并论了?美国物理教授?这些都值得怀疑啊。
退一万步,即使这些重复试验都是真的,如果他们也按照你的方法实验,那只是把错误步骤也重复了而已,没有参考价值。
另外,我之前指出,特斯拉计的精度不足以测量充电过程产生的磁场,然后你转眼间就改口说是库伦扭秤,中间相隔的时间恐怕都不够你去趟实验室把实验重复一遍。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我取数是充电后,你讲是“充电过程”。另外,你知道两院院士是讲的哪两院院士吗?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充电过程的影响(产生的磁场等),只要附近有某些金属材料或磁性材料(对于扭秤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一定会对充电后的读数产生影响,
不管是哪两院院士,只要用的还是你的方法,就还存在同样的问题。
基本知识,电容器充电后,是储存了电能,也就是电场。对于屏蔽并且接地,你不了解。我实验前提条件是屏蔽。屏蔽是现有理论及成熟的技术。例,万分之一克精度的电子天平,内部还有强磁体,强磁体是为了提高天平精度用的,电子天平可以秤量办公用品大头针这么小的铁质物体,这是基本知识。当然,天平的屏蔽工作做得很好。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6楼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重复实验的:有中国顶级科研单位,还有美国物理教授。
中国“顶级”科研单位?中国工程院什么时候能和中科院相提并论了?美国物理教授?这些都值得怀疑啊。
退一万步,即使这些重复试验都是真的,如果他们也按照你的方法实验,那只是把错误步骤也重复了而已,没有参考价值。
另外,我之前指出,特斯拉计的精度不足以测量充电过程产生的磁场,然后你转眼间就改口说是库伦扭秤,中间相隔的时间恐怕都不够你去趟实验室把实验重复一遍。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我取数是充电后,你讲是“充电过程”。另外,你知道两院院士是讲的哪两院院士吗?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充电过程的影响(产生的磁场等),只要附近有某些金属材料或磁性材料(对于扭秤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一定会对充电后的读数产生影响,
不管是哪两院院士,只要用的还是你的方法,就还存在同样的问题。
基本知识,电容器充电后,是储存了电能,也就是电场。对于屏蔽并且接地,你不了解。我实验前提条件是屏蔽。屏蔽是现有理论及成熟的技术。例,万分之一克精度的电子天平,内部还有强磁体,强磁体是为了提高天平精度用的,电子天平可以秤量办公用品大头针这么小的铁质物体,这是基本知识。当然,天平的屏蔽工作做得很好。
我知道屏蔽!电场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没有,但是磁场,它不一定是称量工具本身产生的,充电过程也会产生。你避而不谈实验可能的误差来源,却一味强调其他部分做的如何如何好,这是什么态度?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刘武青(作者)
17楼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重复实验的:有中国顶级科研单位,还有美国物理教授。
中国“顶级”科研单位?中国工程院什么时候能和中科院相提并论了?美国物理教授?这些都值得怀疑啊。
退一万步,即使这些重复试验都是真的,如果他们也按照你的方法实验,那只是把错误步骤也重复了而已,没有参考价值。
另外,我之前指出,特斯拉计的精度不足以测量充电过程产生的磁场,然后你转眼间就改口说是库伦扭秤,中间相隔的时间恐怕都不够你去趟实验室把实验重复一遍。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我取数是充电后,你讲是“充电过程”。另外,你知道两院院士是讲的哪两院院士吗?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充电过程的影响(产生的磁场等),只要附近有某些金属材料或磁性材料(对于扭秤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一定会对充电后的读数产生影响,
不管是哪两院院士,只要用的还是你的方法,就还存在同样的问题。
基本知识,电容器充电后,是储存了电能,也就是电场。对于屏蔽并且接地,你不了解。我实验前提条件是屏蔽。屏蔽是现有理论及成熟的技术。例,万分之一克精度的电子天平,内部还有强磁体,强磁体是为了提高天平精度用的,电子天平可以秤量办公用品大头针这么小的铁质物体,这是基本知识。当然,天平的屏蔽工作做得很好。
我知道屏蔽!电场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没有,但是磁场,它不一定是称量工具本身产生的,充电过程也会产生。你避而不谈实验可能的误差来源,却一味强调其他部分做的如何如何好,这是什么态度?
我用了特斯拉计测量的。空谈无用。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8楼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引用 刘武青:
引用 HXKRRRR:
然而,最后一句话不成立了。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已重复了实验。我已多次发出。你没有看到,我可以在这里重发出。
主要问题不是能不能重复,而是实验方法存在明显问题,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都说过好多遍了。
重复实验的:有中国顶级科研单位,还有美国物理教授。
中国“顶级”科研单位?中国工程院什么时候能和中科院相提并论了?美国物理教授?这些都值得怀疑啊。
退一万步,即使这些重复试验都是真的,如果他们也按照你的方法实验,那只是把错误步骤也重复了而已,没有参考价值。
另外,我之前指出,特斯拉计的精度不足以测量充电过程产生的磁场,然后你转眼间就改口说是库伦扭秤,中间相隔的时间恐怕都不够你去趟实验室把实验重复一遍。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我取数是充电后,你讲是“充电过程”。另外,你知道两院院士是讲的哪两院院士吗?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充电过程的影响(产生的磁场等),只要附近有某些金属材料或磁性材料(对于扭秤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一定会对充电后的读数产生影响,
不管是哪两院院士,只要用的还是你的方法,就还存在同样的问题。
基本知识,电容器充电后,是储存了电能,也就是电场。对于屏蔽并且接地,你不了解。我实验前提条件是屏蔽。屏蔽是现有理论及成熟的技术。例,万分之一克精度的电子天平,内部还有强磁体,强磁体是为了提高天平精度用的,电子天平可以秤量办公用品大头针这么小的铁质物体,这是基本知识。当然,天平的屏蔽工作做得很好。
我知道屏蔽!电场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没有,但是磁场,它不一定是称量工具本身产生的,充电过程也会产生。你避而不谈实验可能的误差来源,却一味强调其他部分做的如何如何好,这是什么态度?
我用了特斯拉计测量的。空谈无用。
看看,又变回特斯拉计了。特斯拉计是用来测磁场的,而且精度不高。你的特斯拉计精度能达到毫高斯级别吗?不能的话就极可能漏掉足以产生这么大误差的磁场。特别是你的测量数据还跟电容储能成正相关(而且还不是正比),更值得怀疑是因为充电产生的磁场的影响。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