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日常科创茶话
0
以市场换技术的路子,把美国的一小撮惹火了
虎哥 2018-3-23 21:26:06
本文主要的讨论从第8页开始。

最近美国搞了个单方面对我国产品加收关税的大新闻,显然这里面存在复杂的较量,不过咱们可以用小学生的思维来看看其中一段趣事。关于政策缘由,其中提到:

“调查得出结论,中国通过对外国所有权的限制,例如对合资企业的要求和行政审议以及颁发许可程序,迫使或强迫美国公司向中国实体转让技术。”

“调查得出结论,中国迫使寻求向中国实体颁发技术许可的美国公司接受非市场化条件。”

其实就商业而言,美国公司如果不想向中国转让技术,可以不做中国的生意,算不上什么“强迫”。不过,利益太诱人,有的时候也不是臣妾不要,而是臣妾不能。

图片摘自1872年美国出版的《野鸡雉科图鉴》,简称野鸡图。一百五十年过去了,我国也没有这样的水平的作品。声明下,题图无关。
280219

什么叫做以市场换技术呢?这种操作以前主要出现在国有垄断行业,现在也有私企学会了。以电力行业为例,550MW及以上规模的大型水轮发电机组,以前中国是不能生产的,只有从国外进口。2000年以后,能源基础建设加速,中国需要采购大量发电机。由于该行业是国有垄断的,因此能够以超大的采购规模为背景,要求外国公司必须同时转让核心技术,否则就不买你的。

国外能生产这种大型机组的厂商并不多,但也不是仅有一家。中国利用他们之间的竞争,经过艰苦谈判,最后确定了若干台进口,并且同时向中国国内转让技术,然后若干台在中国国内分包生产的方案。外国厂商显然知道教会了中国人技术,特别是正向设计的方法,自己就没有生意可做了。然而,是要眼前的这块唾手可得的大蛋糕,还是要今后若干年中国自己造不出来,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太多可以纠结的。因为,你不卖,可能别人会卖。就算大家都不卖,若干年后中国企业也可能搞明白。所以,还是落袋为安,先把眼前的蛋糕吃了再说。

果不出所料,自从卖了技术,外国公司在中国水电市场就没了竞争力。用三峡集团的话说,“我国用7年时间,实现了水电重大装备业30年的跨越”,“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我不知道说后面这句话除了煽动民族优越感之外还有啥用,因为从法拉第发明发电机,特斯拉(就是发明TC的那位)实现工业化开始,在这个领域中国人的贡献就乏善可陈。脚踏实地说做了开创性的改进,天不会塌下来。后来我国又继续创新,折腾出80万千瓦的巨型发电机,比外国的容量还大,不但满足国内所需,还有出口国外的可能性。

这件事,其实与美国没有太直接的关系,除了GE总部在美国外,参与的其它公司都不是美国的。但是透过这件事,可以看出这些美国人的无奈。在许多领域,中国都有庞大的市场,这块蛋糕的诱惑太大,很难再找出第二家谷歌这样的作死公司。但是教会了中国人,中国就有能力把一个市场折腾到寸草不生。加上某些特殊领域,某些特殊人群,还时不时背靠中国市场赚取一些超额利益。此时外国人犯一点民族主义的毛病,是完全可以预料的。

当然,市场换技术,主要还是发生在与国防和战略尖端技术关系不太大的传统领域。像发电机,高速铁路这种事情,外国政府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企业有很大的自主权。中国人不是不够聪明,而是科技文化(这四个字是一个词)的积淀太浅,又在快步倒车,很多现代工业的文明树不知道从哪里点亮。如果上了道,搞起工程来是很快的。就像那个80万千瓦的发电机一样,能跑350码速度的大型铁路桥梁现在基本上也只有中国能设计出来,可以帮外国人设计,但怎么计算的你别问。而换到航空航天领域,就有一系列国内的和国家间的法律和协议予以保护、封锁,外国公司想卖给中国也不行,这种技术换市场的路子很难走通,看看国内“自主”探索的艰难,就能明白怎么回事了。但是,这类艰难的东西,也正是重要的东西。

[修改于 8 个月前 - 2018-04-16 08:32:35]

加载全文
2018-4-19 18:36:23
360楼
0
引用 虎哥:
冒昧问一下,这是科创论坛还是政治论坛😀
2018-4-19 18:51:17
361楼
0
引用 Johnny-Wei:

把公益性无偿捐助,说成了“投资”。 难怪你总宣传慈善是富人敛财手段。

另一面,还要把国内企业欺诈的获利行为,暗示成公益性质。仿佛中兴出口朝鲜也是为了帮助金正恩反恐。 出口伊朗也保证是为了反恐。不是帮助伊朗压制改革开放、不能帮助伊朗培养7万人弹学生。

[修改于 8 个月前 - 2018-04-19 19:34:42]

362楼
0
引用 Johnny-Wei:

芯片是全世界合作的产业。有荷兰日本擅长光雕机,美国以色列等国的设计生产,日韩的存储器,印度的软件,台湾封装和配套等等。  
  具体到功能上,比如通讯,视频编解码,汽车电子,传感器,人工智能等……各种优秀产品掌握在世界各地的成千上万个公司里。
  美国也照样受制于人,只是特别擅长产业链的部分环节而已。其他方面都很充分和世界开放合作。
  中国几乎不可能复制整个流程,这等于要挑战整个世界。 而拒绝开放市场,不公平对待外商,动辄煽动民族主义排外。就几乎是在掐断对外界合作途径,站在国际深入合作共同体的对立面。最终被孤立

  就算一意孤行,别的不干了。指倾全国之力搞芯片,终于全套复制下来,最终也会渐渐全面落后。谁也不能挑战全球分工合作后的效率。最终只能在国内剩下一堆烂摊子。

10年前开始,芯片的速度,和基本框架之类几乎停止发展。中国如今也能在某个环节,不惜成本山寨一套主流功能芯片。但这离真正主流水平还差得远。  比如现在如果一部手机如果仅仅是速度达标,而其他的如耗电,稳定性,软件开发难度,厂商支持,更新换代速度,价格等都是劣势。会有几个人会买?
所以不要看某个新闻吹军用芯片达某个基本的速度,某些基本功能。就以为成功了。这离市场化还差得远。

另外总害怕被外界制裁,大概就是亏心事做多了。
伊朗和朝鲜,一个被联合国制裁,一个更被联合国制裁。 总想和他们成为一路货色。这是什么心态?  你所谓摊牌,就是最终站在这些国家的严酷制度和愚昧观念上吗?  

[修改于 8 个月前 - 2018-04-19 20:58:29]

363楼
0
引用 铅球脑袋:
看清楚说什么再回答,科创的捐款怎么算公益?
芯片是美国主导的全球分工,不是全球合作,美国能够掌握全套生产流程,但是成本划不来,分包出去更划算,和买俄罗斯火箭发动机一样,便宜。国际分工是能降低总体成本,但是不是每个分工都是同样的利润,当有些国家需要得到更多利润的时候,就要重新从分工体系中提升一层,必然触动到既有利益,不产生摩擦才怪。
单级世界,老大掌握一切重要的,也像得到大部分利益,一切以老大优先,谁又可能威胁到老大的地位,必定被打压。
人类还没能净化到能构建平等的地球村的水平。
364楼
0
引用 Johnny-Wei:

  我当然看得清楚。 你说给科创捐款是某种投资,坚决反对这里包含公益性质。 还说慈善事业是避税敛财。  看来我们是极端自私自利的人。
  在你眼里,大概只有国企垄断才算慈善事业,才算公益事业,才是为全国人民某幸福。他们只有全国人民利益,没有自己利益。
  市场经济算个毛?只有计划经济起作用。根本没有什么开放合作,那都是骗人的。满世界都在被美国用阴谋所控制的。
还好,我们到了2025也该能控制地球了。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坚持七年。

[修改于 8 个月前 - 2018-04-19 23:31:19]

虎哥(作者)
365楼
0
有的行业就是人家缔造的,起步早,发明多,模式好,规模大,动力足,占有优势地位是天经地义的,如果不占优势地位才是人神共愤。商业竞争就是要夺取优势地位,必然伴随着利益的重新分配,这种重新分配的利好将激励后进者创新追赶,而它的利空时刻警醒先进者切勿懈怠。这是社会科技进步的基本动力之一。用“打压”、“老大优先”之类黑社会用词来暗示商业竞争的黑社会性质,当心自己变成黑社会小弟。

就像劳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一样,创新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他们有效能的不同、时机的不同、能力的不同、生活方式的不同、文化喜好的不同……但都是平等和值得尊敬的。最近有人宣扬诸如“送外卖送不出强国”,“互联网只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基础研究才是国家根本”等论调,看似心忧国运无比正确,实际效果是给劳动与创造排出一个尊卑秩序。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专业化的分工节约了“国民时间”,改善了生活体验,有利于更多人投入到工作、娱乐等活动中。发达的互联网商业创新,创造巨大的互联网尖端技术需求量。有需求才有市场,硬件软件研发才可能达到足够的规模,创造足够的利润,从而吸引更多的投入。又因为千千万万的像互联网技术这样的领域十分活跃,基础的技术和工程才变得有吸引力。这个体系创造的超额财富,才能支撑科学研究去探索诗和远方。反过来也能得到类似的逻辑。社会的运转不是孤立的,但是它最不需要的就是某些文痞蛊惑人心,挑拨矛盾的“劳动”。

还有一些人,利用中兴违约被罚等时事热点,兴风作浪煽情催泪,将自力更生和开放协作对立起来,往排外封闭的道路上引导舆论、教唆群众,这已经是新时代文革的序章。事情往往不是忽然起变化的,在讥笑晚清政府闭关锁国、腐朽无能的时候,你自己说不定正处在道光初年呢。

[修改于 8 个月前 - 2018-04-20 04:51:56]

虎哥(作者)
366楼
0
引用 154454496:
请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仔细看完我的每一条发言,然后自己判断。😁
2018-7-6 18:16:59
367楼
0

中美又开打了

[修改于 5 个月前 - 2018-07-06 18:17:44]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