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教育体制化需要警惕的问题

文 号

846123

355 浏览


虎哥(楼主) 10 天前 -2018-05-15 00:528461230楼

(一)

创客热潮在中国掀起已经五年了。其间大家做了很多工作,政府顺势而为,亲自鼓励创客活动。创客空间雨后春笋般的出现。然而,正如我五年前在《创客和创客运动》中提到的一样,中国对经典的创客空间缺少需求。新成立的创客空间有很大一部分是孵化器,他们更多的集中于地产商和政府孵化器的麾下;有创客理想而又不想靠忽悠国家补贴生存的早期创业者,马上就遇到了创客空间何去何从、如何生存的问题。

是的,你可别笑创客空间是干什么的,成了一个问题。以至于第一届也是唯一一届充满理想的“全国创客空间创始人会议”,对此也没有结论。大潮已起,只争朝夕,大家只有自己探索创客空间在中国的模式,以至于重新发明了创客空间

除去政府补贴,其中最早能谈得上“走通”的模式,就是做教育。我记得早期的探索者如南京创客空间,大概是2013年就开始了,如果算上挂起创客羊头的老牌教育企业,那就更早。

创客的花样,拿去吸引小朋友和中学生的目光,大概是很有效果的。当然,重点是它能满足成年人的情怀和想象,认为创客的这些东西拿去传授、感染小朋友,是很有益处的。

教育有着庞大的市场,哪怕很少一点比例的相关者为创客消费,就足以支撑一条创客教育的经济与想象链条。这条路一旦走通,各个环节都会自发的扩张自己。

后来,创客教育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教育部的文件中。经过五年的酝酿,终于2017年底,写进了教育部的中小学课程大纲。创客,成了教育体制的一员。

(二)

总体的看,广义的教育包含体制教育、社会教育、家庭教育、社群教育、自我教育等几个方面。体制教育的历史并不长,在世界范围内它是从军事的需求起源的,在中国是外来之物。之前的上千年,私塾和师傅才是主流。所谓体制教育,顾名思义,就是属于国家体制的教育。

创客与体制教育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创客是科技爱好者的一种称呼。如果要说创客教育是培养创客的教育,那么,正如大家熟视无睹的那样,它的文化塑造主要来源于家庭和社群的影响,对于稍大些的中学生创客,他的专业知识则来源于自己的兴趣性学习,以及和同样爱好的人交流。对于勤奋的创客,这种兴趣性学习的深度常常达到高中阶段就学完大学专业课的程度。

体制教育不是要人们去兴趣性学习那些大纲外的东西,也不是要人们去接受家庭和社群的影响。相反,它的本质是让学生尽量少受这些不可控因素的影响,从而达到规定的标准,以满足国家和社会的普遍性的需求。

在中国,体制教育与创客的培养,大家都懂的,总体来说有着本质的矛盾。“创客教育”一词的提出,就像把民主专政放在一起一样,充满了智慧,我都想不出该如何赞叹它的高明。

开会遇到创客运动的大佬们,每次总会有人问“创客是可以教育的吗?”,其实大家都不信,最不信的就是做创客教育的。大家都知道这东西有问题,但是这是潮流,这是蓝海,这是未来,于是大家铆足了劲的夸这新衣有多么时尚。

(三)

把创客教育体制化,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成为一种教学任务,对学生就是学习任务。为了交代任务,跑去追求酷炫和效果,忽视其科研精神的培育。经过一段时间,这样的教育积累的人口一多,整个创客界的精神内涵和行事风格都会变得浮夸。相对而言,基础学科如数理化,尽管也是教学任务,但它并不面向应用,并不号称创新,不会与创客发生冲突;相反,这些学科基础越坚实,创客精神越容易生存。

创客的兴趣驱动,还来自于创客群体内部的名誉激励和社会对创客特色的认知。创客教育体制化剥夺了创客活动的前瞻性,使其变成一项在技术上毫无逼格,对于个人而言没有炫耀价值的普通课程,实质上削弱了正面反馈。

多样性是创客活动生生不息的基础。尽管创客教育可以在内容、方法上别出心裁,但是在拓展领域和追求极致的道路上,必然变得平庸。学校课程需要一定的稳定性和可操作性,它还需要照顾到中等水平的学生,否则课堂会非常没劲。诸多限制因素导致创客教育缺乏多样性的土壤。

没有创客界本来的名誉共识,只有自己创造。这种需求会使各种比赛变得很受欢迎,加之商业或政绩运作也需要比赛这种形式,创客比赛会变得非常流行。然而创客比赛?这种奇葩存在我就不好说什么了。比赛要有可性行,往往排斥评价体系的多样性,因此比赛只能适用于狭窄领域的具体任务。然而狭窄的领域办比赛挺难的,那是大学的事,比如电赛。挪到中学的话,必然表现出高度的同质性。

不可否认,创客教育的内涵很广,让同学们写写程序,玩玩开源硬件的组装,开阔一下眼界,可能是很有好处的。但是它对创客的副作用可能更大,对经典的创客运动有强大的破坏潜力,对科技爱好的发展也没有太大帮助(到中学阶段该爱好的已经爱好上了,学校的作用就是把基础教好)。更重要的是,极大可能得不到国家想要、家长想要、同学们想成为的“创客型人才”。

(四)

客观的看,创客教育是给初、中等科技教育帖上了创客的标签。他有多少创客的理想不重要,他只是用于凝聚产业力量的旗帜。

1、创客们可以考虑顺应潮流抓紧赚钱。

2、中学科技爱好者可以考虑打着创客教育的旗号要求实验条件支撑。

3、由于没有严谨的方法来评价教育政策的效果,对等考虑,本文也不打算接受批评。

[修改于 7 天前 - 2018-05-18 13:32:27]



返回教育学
返回本页顶部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