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茶话
0
中国籍博士生曹原在石墨烯超导研究中获得重要发现,获评年度科学人物
科创喵 2019-1-21 12:10:30

2018年12月19日,《自然》杂志在线发布了2018年度科学人物,位居榜首的是年仅22岁、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的曹原,《自然》称其为“石墨烯驾驭者”。

曹原1996年出生,四川成都人,从小在深圳长大。曹原于2007年9月从景秀小学选拔进入耀华实验学校小六(2)超常班学习,一年完成初中课程、一年完成高中课程,于2010年提前参加高考,并以669分的高考成绩,被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学院)录取,并进入“严济慈物理英才班”。

耀华实验学校常务副校长胡凤元介绍,在耀华实验学校,曹原非常放飞自我,动手能力超强,喜欢做实验。在课堂上经常踊跃发言的他,提出的一些问题有时让老师都难以回答。他在学校搞个实验室,还在家里弄个实验室,当时做实验所需的硝酸银很贵,也很难买到,他就买来了硝酸,偷偷把妈妈的银镯子放了进去,人工“合成”了硝酸银。

2014年,曹原荣获中国科技大学的郭沫若奖学金。

2018年3月5日《自然》以背靠背长文形式在网站刊登了重大研究成果,文章还配发了评述。

MIT石墨烯超导重大发现

范德华异质结构是二元构筑单元垂直堆叠而成,在二维材料丰富的功能性基础上,可以实现更多的工程化操纵。其中一个方向,就是通过控制层间扭曲角度,来调控范德华异质结的电子结构。

pic

麻省理工学院Jarillo-Herrero与曹原等人发现,堆叠的双层石墨烯中,电学行为对原子排列非常敏感,影响层间电子移动。对于物理学家而言,电学行为通常是由能量主导。而在这项研究中,单层石墨烯内原子间电子移动有关的能量在eV量级,而在层间的电子移动涉及的能量量级最多在几百meV。

上述研究成果来自3月5日刊发的两篇最新Nature,通讯作者为麻省理工学院的Pablo Jarillo-Herrero教授。 Pablo Jarillo-Herrero和曹原等人团队在魔角扭曲的双层石墨烯中发现新的电子态,可以简单实现绝缘体到超导体的转变,打开了非常规超导体研究的大门。

除了这两篇文章外,Nature杂志还配了Eugene J. Mele的评述。

pic

▲Pablo Jarillo-Herrero(左)和Yuan Cao(右)

文章第一作者是个小鲜肉

pic

曹原近照(来自其MIT主页)

曹原在《计算物理》课遇到“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丁泽军教授(江湖上人称丁老怪)。丁老怪向新创校友基金会回忆曹原时介绍说曹原是“很聪明的家伙!本科时计算物理课程中的课题研究成果发了一篇文章,J. Mag. Mag. Mater. 355 (2014) 93-99。没花多少时间,也就是一个寒假就做完了”。

中科大物理学院教授曾长淦也证实“这是在我实验室混过的娃”。曾长淦回忆“(本科)在我们实验室还发了一篇PRB理论文章呢。当时就觉得他太厉害了”。

曾教授接受采访回忆起曹原:

我实验室出了很多位郭沫若奖,但曹原在其中还是显得卓尔不群,非常特别。我们的研究以实验为主,但曹原发的却是理论文章。虽然在实验选题、方向与写作上我可给他指导,但在技术细节上无法手把手教他。曹原是如此令人放心:只要把题目交给他就行,他一定能做出来! 聪明人很多,曹原却还主动。计算遇到困难,他永远会想尝试其他的软件方法。曹原爱好广泛,也喜欢计算机,什么都能捣腾,朋友圈经常发天文观测的照片。才气过人的天才往往持才傲物,但曹原却非常低调沉稳,情商很高。他在我们实验室时就很受欢迎。去年他曾回科大访问,提到了研究的进展。看到成果发表。我很高兴!

pic

曹原的天文摄影作品(本人提供)

一位与曹原熟悉的少年班毕业生说:他实在是太强了,以前在科大就是传说级的人物。

REF:

1.Cao, Y. et al. Nature http://dx.doi.org/10.1038/nature26160(2018).
2.Cao, Y. et al. Nature http://dx.doi.org/10.1038/nature26154(2018).

[修改于 1 个月前 - 2019-01-21 12:11:19]

2019-1-21 14:19:06
1楼
0

对比我们科创人,可能是由于论坛性质和学术水平,太偏重实践了,理论部分不多。当然爱好嘛,保证安全,开心就好。

2楼
0
引用:154454496 发表于1 楼的内容:
对比我们科创人,可能是由于论坛性质和学术水平,太偏重实践了,理论部分不多。当然爱好嘛,保证安全,开心.....

科创应该是通用爱好者社群里面,最重视理论、重视基础素养、重视正向工程的了。当然还有专门的理论爱好者社区,这个不能比。

科创的站友应该立志对人类做出较大贡献。

什么叫做较大贡献呢?如果放在500年后来看,什么秦始皇统一中国,日本侵华,共党夺权等等,仅仅是历史教科书上的一个需要背诵的内容,对那时的社会生活的影响,可能不到千分之一。然而,随便一个科学理论的发明,对500年后生活的影响都很容易超过1%,爱好者DIY个东西,依然需要螺丝刀,需要用到杠杆原理。

文化和主义时常兜圈子开倒车,只有科学技术能够坚定前行,甚至可以万岁。

[修改于 1 个月前 - 2019-01-21 18:57:11]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一表人才
专栏收藏夹发私信
学术分 0科创币 192总主题 13 帖总回复 15 楼拥有证书:会员 机友 进士
注册于 2018-06-14 22:03最后登录 2019-02-16 23:45

个人简介

扫描最新重大科学成果
聚焦科学事件深度细节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9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