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台海空中伏击战

转载自知乎,假想现代空战神文,原文链接:

https://zhuanlan.zhihu.com/p/63360710


我的大脑似乎早已习惯于将那螺旋桨引擎发出烦人的嗡嗡声过滤出去,我此刻身处的世界是宁静的。可不是么,谁沉浸在这几乎巍然不动的碧海蓝天之中,都会被那悠然的蓝色所折服,好像有那么一刻,年轻时激昂的飞行梦想化作轻柔的空气,托举着我,进入这单调却感受不到一丝压抑的世界。我想这种时候人都会不自觉地产生一种不真实感,因为我已经不想记起30秒前发生了什么以及我是怎么来到这美妙地方的。


”哎哟,我这边要有枪我就把你毙了!“


一个尖利并略带嘶哑的声音从后舱传来,我几乎被吓了一大跳。刚刚准备大发脾气,抱怨是谁这么不知趣,毁了我天人合一的初体验,我突然被一种迷茫所笼罩,便无措地左右转了转头。左侧下方,一前一后有两架橙白相间的T-34型初级教练机,尾部蓝白相间的识别条纹颇有些复古的味道。


我叫简柏丞,是中XXXX军空军官校102级飞行学员,我正在后座教官的监视下考核初级编队飞行技巧科目,刚刚我还沉浸在自由翱翔天际的酸爽中,现在我突然意识到我快完蛋了......


”你不要飞了!手拿开!你淘汰好了!你不及格!!!“


恐怖的声音连续传来,像是四颗带有高爆战斗部的空空导弹连续命中我的心脏。我的心中万念俱灰,因为这是初教机编队科目考核的最后一次机会,失去了它,我连参加放单飞起降科目考核的资格都没有。我的战斗机飞行之梦就在此刻被正式宣告终结,手僵硬地脱开操纵杆,身体微微后倾,心中一酸,闭上了眼睛。


突然我的耳中传来了凄厉的警报,我的第一反应是飞机出了严重故障,主警报器报了警。可好像不太对呀,T-34的报警蜂鸣应该是短促的中频音,这种类似于消防车的警报怎么会出现在飞机上呢?我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黑色的大沙发上,空调强劲的冷气让我感觉好像在冬天一样。“哈,原来是场梦......”我不禁舒了一口气。


我叫简柏丞,中XXX空军上尉,现在是空军第五战术混合联队花莲基地第26战斗机作战队F-16A型战斗机飞行员。现在是2021年8月5日下午2点15分,我居然睡着了。显然是值班室的冷气开的太足,中午吃的太饱,大黑皮沙发太柔软。墙上出动指示装置耀眼的红灯亮起了半边,这意味着两架战机的紧急起飞命令。因为总统的宣言,最近这几周台海的局势不断升温,解放军的轰炸机和高新机不断绕岛,我和我的战友们对这种看似紧急的拦截任务习以为常。我一个挺身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冲向衣柜,取出墨绿色的救生衣领套在脖子上,提起头盔,夺门而出。我和我的僚机飞行员今天下午值警戒机班,这种值班要求我们完全穿戴好抗荷服坐在十多平米大的,有好几台空调的值班室内,随时等待起飞的命令。我和我的战友驾驶的6678和6710号F-16A战斗机早已完成了全部的不开发动机的检查,加满了油,武装齐备,静静地等候在隔壁的加固混凝土机堡中。有意思的是机堡上方覆盖了一层用于伪装的草皮,我想这也许可以让它们从空中看起来和周边的草地融为一体。这些机堡以两个为一组,互相呈V字型分布在花莲空军基地跑道的东侧。战机出了机堡仅需滑行约500米就可抵达跑道入口,十分适合我们紧急出击。我们的飞机机腹侧部有一个黑色线条的小方框,我们的机务通常会用白色的粉笔把任务挂载写在框里。今天我的飞机在翼下挂载了4枚AIM120C-7主动雷达中距弹和2个370 USG 副油箱,两翼翼尖分别挂了一枚AIM-9X响尾蛇飞弹,在机腹下方挂了一套AN/ALQ-184(V)7电战荚仓,别看他平时不起眼,在关键时刻它能干扰并欺骗老共射来的对空飞弹的寻标头。这种典型的空优挂载可以让我的F-16轻松抵达200海里外的战区并可以在战区巡逻至少85分钟。 我和身着蓝色衣服的地勤小哥忙活着取下罩在AIM-9X响尾蛇飞弹头部的黄色保护套和布满机身挂架上的安全插销,这些安全措施在起飞前必须移除以保证武器的正常使用,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它们都连接着醒目的红色飘带,很难被忽略。


我顺着爬梯敏捷地进入再熟悉不过的机舱,带上头盔,准备启动发动机。


我拨动座舱左侧面板主电源按钮到“电池”,FLCS按钮到TEST,随着测试指示灯以ABCD的顺序依次亮起,我知道FLCS通过了测试,并把按钮拨回了NORM,确认油路分配,环顾四周,确认引擎进气口危险区净空,拨动了JET FUEL按钮到 START 1,一阵密集的“哒哒”声伴随着涡轮引擎的低速啸叫,中控面板右侧的引擎转速表的指针微微右倾,引擎被成功启动。接下来我进行了一系列系统、告警装置、武器和导航设置和测试,地勤也帮我检查了可动翼面并撤走了驻停装置。我推动节流阀使飞机滑出机堡,这时耳机里传来了塔台准许起飞的指令。僚机紧随我后也从隔壁的机堡滑了出来,尾翼后端灰黑色的太阳图案惹人注目,这是我们原401联队的精神象征,它是阿美族人的“马拉道”太阳神,但愿它会守护在我们身边保佑我们战无不胜!


上跑道,开加力,达速拉杆,收轮,波澜不惊,无数次的训练已经把这些基本的不能再基本的操作储存在了我们的肌肉记忆里,我们的双机编队会在6分钟内抵达指定任务区。这是一个预先设置好的空域,我们会在那里集合并领取命令。我把节流阀推至军用推力,采用大仰角姿态以提升爬升率。我手中的这架F-16A在2019年下半年接受了回厂改装,全面更新了航电和雷达系统,一大二小的三块多功能高清显示屏相当程度上简化了中控面板上的机械仪表,对于我们飞官来说简直是从捷达换成了特斯拉。不过最关键的升级我想当属我前面不远处的那颗雷达了,AN/APG-83主动相位阵列雷达,据说是从F-35上下放的技术,160海里的探测范围对付老共的二代机。空军的人告诉我们这升级之后的飞机叫F-16V,是全世界最强大的F-16。我可不以为然,快20多年的老机体,还用着最大10.8吨推力的F-100-PW-220发动机,换点航电,刷点隐身涂料就算新飞机了?


pic


这时,中队长通过无线电向我们做了任务简报。看起来我们位于宜兰的AN/FPS-117雷达在东北方向170海里处发现了大量疑似解放军歼11飞机的目标,这些目标回波信噪比相当高,很符合歼11这种未经雷达隐身处理的大型战机,但却时隐时现无法被窄波束连续跟踪。随后部署于新北贡寮的同型雷达也证实了这一空情。空情指挥部的技术官通过分析认为有一定可能是解放军电子战结果,一些作战参谋也赞同这一判断,原因是解放军在这个方向上以此种方式夺取制空权很不合逻辑。屏东那边已经起飞了一架E-2K预警机,以提供战机的情报支援。不过为了防止万一新竹基地还是起飞了他们所有的紧急待命战机,4架带有云母EM中距拦射飞弹的幻象2000-5战机正在朝彭佳屿和钓鱼台之间的海域飞去。我们两架F-16负责保卫预警机的安全,毕竟F-16是我们最好的战机,把那些危险的活都交给幻象和idf吧。


“这次准又是老共运8G运9G搞的鬼,上周才跑到西南,把台南高雄几个基地的战管雷达阻塞成了瞎子!”僚机飞行员愤愤地说。“他们就是想吓唬我们!”


“是啊,谁知道呢...... 他们用电战机过来制造混乱也不是一两天了,那些老式的ASR-9雷达很容易被干扰。”我心不在焉地回复道。


刚刚在听简报时我就在琢磨,我们部署在台湾各地用于对空监视预警的美制AN/FPS-117雷达毕竟是AESA,在其工作的L波段有100多个中心频率,想同时干扰部署于不同位置的两台雷达,并且还能用假目标去欺骗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倘若这真的是通过电战机制造出来的假目标,那只能说明解放军的电子战水平又上了一个台阶,总之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情。


“没事,反正他们还没开始阻塞我们的通信频道,哈哈哈。”


“行了,别管电子干扰的事了。“我说,”我们的任务是给鹰眼护航,现在天上只有紧急起飞的值班飞机,地上的后援还得要十几分钟,在这个空档期可千万别给敌人可乘之机!”


“Roger that!”


耳机里传来了E-2K上战情官的声音,我们被告知我们周遭的空域一切正常,老共福州上空有战机活动,距离我们超过160海里,看起来对我们没有什么即刻的威胁。


“长官,你说他们这次会不会出动歼-20给我们搞突袭?”僚机可能对这种毫无刺激感的任务磨的有点无聊了,略带下午特有的倦意地问。


“我想总有一天会的,不过今天你大可放心,我们的预警机在天上。”


“哦?您是说我们的预警机可以有效发现歼-20?”


“你小子在官校雷达与电子课程没专心听吧?我们E-2K的AN/APS-145雷达是B波段的,这个波段的雷达波长在分米级,比咱们战斗机上用的X波段雷达对隐形目标的发现效能要好得多。再加上本来这雷达就功率强大,350海里的作用距离还是有一定的反隐形能力的。”


“原来如此!”


“不过也不能大意了,就算可以发现,也是比较近距离了,估计也就50海里。”


“是,那是当然!”


E-2K此时已越过玉山,正在32000英尺的高度向我们飞来,而我们此刻正在宜兰和新北的地界交界处盘旋,一边打开雷达搜索警戒,一边等待预警机的到来。等预警机和我们回合,我们会共同北上,在部署于北部的爱国者导弹的射程范围内活动,预警机将在这里执行早期空中预警任务。一架阳明山上空的E-2K预警机,探测范围足以深入到大陆的无锡,如果硕放机场起飞了一架“空警-2000”型预警机,我们都会探测到。


突然,几乎没有任何预警,机舱中响起了急促的高频警告音,在某些情况下听起来有点像群鸟的叽叽喳喳,这恐怕是任何F-16飞官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我立即查看了位于左上角的RWR(雷达预警接收器)屏幕,位于12点方向代表最大威胁的菱形方框中,字幕M赫然在目。这代表正前方至少一枚主动雷达制导的空对空飞弹正朝我的飞机奔袭而来!


“飞弹!飞弹!我12点!” 我惊恐地咆哮设置盖过了警告音,根本来不及多想,我立刻推成全加力,抛弃副油箱,向右横滚90度接大角度拉杆,作出了一个高达8G昏天黑地的转弯动作。巨大的过载和腿部抗荷服的高压抑制不住我飞速蹦跳的心脏,我的手心瞬间被紧张的汗水浸湿,不行,纵使十万火急,我得冷静下来!我立刻想到了去年在美国亚利桑那路克空军基地接受训练时美方教官教授的空对空飞弹躲避技巧,那时的炫耀,现在扎扎实实地成为了救命的技巧。我叠了一眼RWR屏幕,来袭导弹位于警告器中环之上,我预估这枚导弹离我起码有25海里的距离,再看一眼HUD,现在我的速度是420并因为高G动作持续下降,不过基数足够,我可以试试通过机动把导弹的能量消耗掉。


“F-Pole Maneuver!”


我迅速将飞机归正,使导弹在RWR屏幕上位于本机10点和11点之间,保持航向和最大加力,这样飞弹计算到拦截点被提前,就会做大角度机动来补偿,这样快速损耗火箭发动机已关机的飞弹宝贵的能量,如果我可以让它在到达我的战机之时能量耗尽,我就可以轻松摆脱他的威胁。随着HUD左侧的数字不断上升,机身出现了轻微的抖动,我超过了音速。现在我要做的就是顶住巨大的心理压力,让导弹不断逼近我并把拦截点放在我航向的延长线上。“6,5,4,3.......”我心中默默倒数,看着RWR上逐渐逼近的导弹,我越来越紧张,但是我也告诫自己,稳住... 稳住... “..2,1”6秒的航向保持好似度过了1小时。我立刻左转拉杆并连续抛出干扰箔,在空中做出90度的左转接推杆,再承受了几秒极其不舒服的负G后,我正以1.2马赫的高速以35度的负仰角向群山俯冲下去。终于,几秒后,雷达警告音消失了,看起来这枚飞弹几乎是在最大有效射程上发射的,我逼着它做了两个高G机动就把它的动能基本消耗到无威胁状态了,唉,好险哪!


没几秒钟耳机里传来了僚机惊魂未定的声音,这小子够狠,选择了直接从36000英尺俯冲到了中央山脉的群山中,利用山脉的掩护和干扰丝甩掉了导弹。干!什么情况?在没有任何雷达锁定警告的情况下空中怎么会突然出现导弹?


“鹰眼,鹰眼!我是女巫3(我的代号)!受到敌军不明空空导弹袭击,我已摆脱,但我的雷达没有发现任何非友方接触,请求空域情报!”我朝着VHF频段上的预警机大吼。


“女巫4,我们在你7点钟方向,距离你46海里,我们的雷达在你的空域也没有发现可疑目标。最近的雷达接触在我方1点钟157海里,敌我识别器上判断可能是老共的歼11飞机,我们通过数据链分发给你了,你的雷达上应该能看得到。”


“喇塞!干三小啊,老共的PL12 PL15能打这么远?还不用开雷达朝天就射??”我气愤地说,“我他妈跟你打赌我们遇到歼20了!”


这时中队长通过无线电把空军指挥部那边的最新情报传给了我们。看起来42中队的弟兄们已经完成了东北方向敌机的查证,他们发现了一架运9G(高新11号电子干扰机)和运9-JB(高新8号电子情报搜集机),刚刚准备靠近驱离,就被来自不明方向的导弹无预警地击落,现在附近的武昌号巡防舰正在组织直升机救援。另外刚刚收到了消息,西岸两架F-CK-1经国号战机被部署于大陆泉州附近的S-400导弹击落,乐山长程预警雷达通过多次跳屏好不容易摆脱来自对岸的强干扰后监测到大量弹道导弹来袭。总统已经下令全军进入一级战备,并命令全部在空战机全力反击。


“老天,战争开始了,这和我想的可不一样”僚机评论道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像早就知道会到来的一天终于到来了一样。此刻的我甚至有些庆幸,因为我至少不会像我那些在地面的兄弟那样和他们的战机一起被高达一吨的东风导弹弹头像碾苍蝇一样粉碎在加固机堡里,就算是牺牲我也会牺牲在层云之上,这也许是一个飞官最高的荣誉吧!想到这我嘴角略过一丝苦笑,但很快又回到了棘手的现实中:攻击我们的飞机在哪儿?如果无法立即找到它,自己被击落是小,身后的预警机被击落就糟了。


“敌机就是冲鹰眼来的,我们转向,去鹰眼旁边!”


我想这样做既可以保护预警机,又可以把预警机上功能强大的雷达当做自己的眼睛。我拉起飞机,恢复爬升,左转100度,向这架目前全台空域唯一的一架预警机飞去。


突然,急促的警报音再次响起,RWR上显示在5点钟方向有导弹袭来。不同于上一次,快速闪动的棱形套圆图标已经切入警告器中环以内,这意味着我们接收到的导弹主动寻标头的辐射强度已经很高,此时此刻这枚超过4马赫以上的导弹可能离我只有10海里都不到了。纵使导弹是在追赶我的状态,而我现在接近音速的速度显然对于我有利,但从导弹接近的速度来看看来,我大概只有20秒的时间去摆脱这枚导弹。对于这个丝毫不漏踪迹的对手,我现在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大事不妙!


这次只能试一试notching了,要是这也失败了,就只能求助于机腹上的那颗ECM电子对抗吊舱了,而那玩意......怎么说呢,全碰运气。


我迅速调整战机航向,非但没有加速逃离,反而小坡度右转加大杆量俯冲,并连续释放铝箔干扰丝,我小心翼翼地在俯冲中将导弹稳定在RWR上的3点钟方向。notching或者叫做beaming是一种在对付雷达制导的飞弹时使用的一种战术。利用敌方战机或者导弹雷达脉冲多普勒的工作体制,通过减小己方和导弹雷达照射背景的相对运动速度,减弱多普勒效应,从而使自己的目标回波信号被对方雷达滤掉,以迷惑对方的导弹。我还记得教官曾经在教授要点时特别强调要在notching时要持续抛出专门用来制造假雷达回波的干扰箔,以增大导弹丢失目标的几率。我自然严格照做不敢怠慢。


果然,导弹当即便丢失了目标,朝着我身后的一朵干扰箔云直冲而去。感谢上帝,我居然又一次躲开了被称为战机杀手的主动中距弹。突然我座舱左上角火光一闪,碎片拖着黑烟划破了宝蓝色的天顶。僚机被击中了!它几乎完全失去了前进的速度矢量,垂直从空中坠落下来,掠过我前方不远的地方,我得以近距离观察飞机的状态。看起来敌人的导弹的杆式战斗部在座舱很近的地方引爆,战斗机的座舱几乎是从中间被无情而整齐地切成了两瓣,这种位置的爆破,他恐怕凶多吉少...... 把机头指向他坠落的方向等了一会,并没有看到弹射的火光或者降落伞。


“女巫4 is down,女巫4 is down!”我愤怒地说,“他妈的,老子跟你拼了”


我猛烈地驾着飞机做了一个小半径右转,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并击毁这架“并不存在”的战机,为共事了2年的战友报仇!中共的隐身机还真不好对付,不光是我们的雷达看不见他们,连对方的雷达我们也看不见:以往我们在训练中,我们可以在对手使用雷达锁定你的时候得到雷达告警,发射导弹也有相应的提示。可刚刚我躲的两发弹,对我来说都是直接出现在了空中。我想老共的飞机一定用了低可截获模式,用极高的扫描频率降低扫描功率,使我的RWR不报警。他们可以在track while scan(扫描并跟踪)模式下直接发射导弹,直到导弹上的主动雷达开机我才获得警告,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我现在我唯一的选项是利用地形的遮蔽,逐步靠近它,直到我的雷达可以烧穿它的隐身。不得不说这是个风险极高决定,因为随着我向他逼近,在一段距离内他能看到我,而我别说看见他,连他发射导弹我都得不到预警。但此时此刻,我显然已经进入他的导弹射程,想逃也逃不掉了,只能鼓起勇气硬上了,但愿刚刚我的运气还没有用完。


我翻过雪霸附近的群山来到了兰阳溪河谷,这里两侧有高山遮挡,且河谷从西南延展到东北,有利于在此埋伏并及时发现过空目标。我将战机航向调整到东北方向,并尽力压低高度,耳边不断响起“altitude! altitude!”的高度提示警告音,此时此刻我只希望这颗有着F-35的主动相控阵雷达给力一点,能抓到歼20的2点。


正当我聚精会神地一边操纵着飞机超低空飞行,一边留意着中央那块巨大的雷达屏幕时,耳机里传来了鹰眼战情官断断续续的声音,看来老共的干扰机似乎已经摸清了我们的通信频道,不过他重复了几次,我还是听懂了他说的。“New Contact!航向183,数据已发送给你,高度怀疑是隐身机,另外距本机105海里出现一个目标,航向179!”


“太棒了,我们终于找到他了!”


我的雷达屏幕上显示了数据链传来的目标数据,看起来他保持了高度和航向,并不准备潜入河谷中和我来一场近距离的厮杀,我关闭雷达继续蛰伏,盘算着等歼-20横穿河谷时,一跃而起发射飞弹将它击落。


“..发......182.....”预警机战指的声音再度传来,这次完全被嘈杂的白噪音所覆盖,“...导........”,我不得不承认我对这种只能听清楚几个音节的对话毫无理解能力,不过我想只要数据链还没被干扰,我所需要的信息都在我面前的显示屏上了,更多的语言并不能帮助我更好地追踪目标,于是我也不再理会这嘈杂的频道,把注意力放在了截击上,我要是成了,不但可以为战友报一箭之仇,也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驾驶四代机击落五代机的飞行员,这是何等的荣耀!


随着雷达屏幕上的光标一点一点地靠近,就在它切入河谷的一刹那,我立即猛地拉杆,沿着河谷跃升,接通AA模式电门,打开雷达,进入RWS(测距并搜索)模式,不到1秒,雷达便在16海里外成功发现目标。我随即将雷达切换为STT(单目标跟踪)模式,尽量用全部的功率照射这个微弱的目标。目标锁定框同时出现在了HUD和中央雷达屏幕上,我选择了AIM-120导弹,两发发射!


“Fox 3!”我几乎抑制不住我兴奋的声音。


两枚导弹接连离开了发射架,在空中自由落体了半秒,火箭发动机喷出了橘红色的马赫环,拖着黯淡的烟迹飞向目标,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蓝天上。虽然我知道AIM-120是先进的主动雷达弹,但仅凭它那雷达孔径,是绝无可能在16海里外找得到歼20这样拥有极低X波段RCS目标的,我必须保持机头指向,保持雷达锁定,为导弹提供导引。对付隐形飞机,得把Fox 3(主动弹)当成Fox 1(半主动弹)用。


这架歼20似乎早有准备,就在我转STT模式的一刹那,他一个小角度横滚右转,将机鼻指向了我,我之所以知道他的动作是因为就在我发射导弹之时我的RWR再次报警,对方也甩出一枚导弹。看来共军飞行员熟知“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因为他知道我在这个距离上攻击他必须对导弹进行引导,他是通过我对导弹的躲避,来使这两枚飞向他的AIM-120丢失目标!我此时别无他法,只好放弃那两枚珍贵的导弹,向右高G机动,试图再次notch这发来袭的导弹。


正当我在和这架歼20奋力搏斗之时,我终于听清了鹰眼的声音....... 一种声嘶力竭的呼救........ 似乎那架离他们100多海里的歼11对着他们发射了导弹!他们从雷达屏幕上眼看着这枚超远程空空导弹离开挂架,冲向10万英尺的高空,到达5马赫的速度,直逼他们而去,怎奈涡桨引擎的E-2K怎么也跑不快,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释放箔条和电子干扰以及祈祷...... 我不禁想起了2年前在网上看到的军事新闻,说老共的歼16战机可以携带PL-XX超远程空空导弹,由歼-20作为前出的、隐形的数据节点,引导导弹对敌方的预警机、加油机等重要目标实施狙杀。这简直就是空军版的CEC(协同作战系统,一种美国海军提出的新的防空作战系统)系统啊,A射B导;你侦查,我狙击;分布式探测,集中式打击。老共怎么可能有这种黑科技呢?当时我还以为这又是什么官媒放出的武赫假新闻或是哪个什么军事论坛的网友胡编的爽文,今天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恐怕是不会相信的。唉...我们X军,空有这换汤不换药的F-16V,科技还停留在20年前啊......


“砰!”毫不意外,果断而干脆。


歼-20射出的PL-15在我身后几公尺的地方爆炸,我的飞机瞬间失去了动力,机头开始不受控地上仰,机舱内各种警报混合着焦糊味冲击着我的感官,原本晶莹剔透的玻璃舱盖被来自后方的破片划成了花,HUD也没了显示。显然这一次,面对危急时刻,多普勒在天之灵选择了观望。我通过后视镜,绝望地看着那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垂直尾翼,我知道,我的showtime结束了,我的手缓缓伸向两腿之间......


我叫简柏丞,几年前油门都推不好的菜鸟,几秒钟前成功躲避中国最新智能空空导弹还妄图以一己之力进行反杀的F-16王牌机师,现在刚从弹射座椅弹射的G力昏厥中苏醒,吹着8000英尺轻咸的海风徐徐下坠,台湾的天还是那么蓝。

[修改于 2 个月前 - 2019-04-26 09:12:10]

来自 文艺范
2019-4-26 10:26:43
1楼

描写海星(战时想我这种无锡的肯定最先被打击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楼

这描写,和歼-20狗斗?怕是五代以下的飞机根本不可能有跟五代机狗斗的机会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bh,王者归来(作者)
3楼

@浪里黑条哪里狗斗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导弹又来袭,这次很难躲,我得放烟花了。pic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楼

这是一篇颇具北朝风格的兔文,此类文章的特点是其中经常暗藏一些极度荒谬但外行不易察觉的错误,以便在不同立场的人参与讨论时将其抖出并加以嘲弄。

主角“简柏丞“的名字来自于东南大岛一位航校学生,以教学录像中飞行技能不佳,被教练斥责”吃大便“而走红网络。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楼
引用:bh,王者归来 发表于3 楼的内容:
@浪里黑条哪里狗斗了。。。

可能是我的定义出问题了。。。我想说的是可能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到视距以内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4-27 05:09:04
bh,王者归来(作者)
7楼
引用:改装pcp 发表于4 楼的内容:
导弹又来袭,这次很难躲,我得放烟花了。 

@改装pcp您这烟花毛用没有...... 雷达弹不吃热焰诱饵这一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楼

这空战。。。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5-1 15:38:40
2019-5-1 15:38:40
9楼

真要打起来,第一出场的,必定是火箭军的东风雨,后续打击还有远程火箭炮,等防空阵地灭的差不多了,大陆战机才会上场,但在这种高强度压制模式下,台军战机能起飞多少呢?空战,不大可能的事。

折叠评论
2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0楼

说到打起来我莫名想到前几天看到的TSMC开始研发3nm工艺的新闻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1楼
引用:JackZzy 发表于1 楼的内容:
描写海星(战时想我这种无锡的肯定最先被打击

你想多了,怎么也应该上海先吧,论知名度和影响力,上海远超无锡,何况接下来还有苏州呢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5-3 22:26:08
2019-5-3 22:26:08
bh,王者归来(作者)
12楼
引用:新黑火药 发表于9 楼的内容:
真要打起来,第一出场的,必定是火箭军的东风雨,后续打击还有远程火箭炮,等防空阵地灭的差不多了,大陆战.....

说没机会空战的都是没仔细读文章的,这里面很明显写的是值班飞机,台海上空台湾方面始终保持着战机用以警戒。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5-13 11:59:30
2019-5-13 11:59:30
bh,王者归来(作者)
13楼

@我说要有光啊?具体说说,有什么“极度荒谬但外行不易察觉的错误”?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9-5-24 03:04:54
2019-5-24 03:04:54
14楼
乐山长程预警雷达通过多次跳频好不容易摆脱来自对岸的强干扰

跳频是这么跳的吗,你不要骗我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