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爱情故事
胜汪大仙 2020-1-24原创 科创茶话

乐平泯然中国许多的小城镇不起眼那颗。乐平人好赌,好斗,好吃,好色,好财,好友,好功。改革开放几十年,乐平劳动人民积累硕果般的财富打造赣东北最璀璨的明珠,乐平人民披荆斩棘,经济列车过关斩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洪流浩浩汤汤,广袤的乐平大地上一幅幅绚丽壮阔的史诗不断盛开。

高速增长的生产总值底下宏观调控力度跟不上,许多年轻人心中充满了焦虑和迷惘饭,社会发展畸形发展,社会资源过度集中,日渐固化的阶层,衍生出来的社会边缘化地带更是暗涌环伺。现代冷漠社会,人心浮躁,物欲横流,但是没有人停下来等等自己的灵魂。

乐平婚恋市场上有一句话:六两黄金六十万,不洗衣服不做饭,我打麻将你送饭。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随着岁数增长,父母老去,社会舆论,压力越来越大,综合当下大多数年轻人的生活困境来说,就是“我太难了”。年轻人想实现自由和自我实现,不乏追求有爱有依托的陪伴。只是现实束缚了爱情,更彼此对物质和理想的要求差异过大,只是虚荣和外在评价左右了真诚。许多歪风邪气的外在因素,推动冷漠和隔阂去侵蚀热情和真心,让美好的感情无疾而终。

于是,中国2019年婴儿出生数相比2018年的1500万,下降200万。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的数据,从2013年开始,我国结婚率逐年下降。2013年为9.9‰,2014年为9.6‰,2015年为9‰,2016年为8.3‰,2017年为7.7‰,2018年为7.2‰。2008年离婚人数仅226.9万对,2018年依法办理离婚手续的共有446.1万对,比上年增长2.0%。2019年全国离婚登记人数延续上升的趋势,2019年三季度全国登记离婚人数310.4万对,同比增长7.1%。全国结婚登记人数为1010.8万对,离婚登记人数为380.1万对,离结比为38%!

张贤亮小说中说,婚姻本身是一种条约和义务,不管有没有感情,都要把感情守候到底。许多人嗤之以鼻。他们不但错过了自己的感情,也错过了自己的一种人生。

那种质朴而笃定的人间真情,无疑也是人们对纯情的向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沉重现实面前的一个幻想。或是,一个寄托。抑或是,一种可能。

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圣经 雅歌》。

 

 

 

 

有人说,男人一辈子总共有两次初恋。第一次是他初次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想把自己所拥有的全部美好都给你。他也许想过永远,但他还太年轻,不明白永远有多远。第二次是他初次想要结婚的时候,想用自己的往后余生来爱你。这一世,确定是你,就不会再给别的女人。

我遇上她的时候,听多了许多悲惨的故事。许多套路了然于胸,爱情的把戏不仅仅于此吧。

女人取悦于人的方法有很多种。单单看中她的身体的人,失去许多可珍贵的生活情趣。都说男人无情,不但喜欢美妙的肉体,对于温柔体贴对你上心的女人更容易沉溺。

在黑暗森林中,男人都是猎人,女人都是陷阱。但是,任谁说什么甜言蜜语,我也不会为之动心。我已经无法自欺欺人,尽管为此深感苦闷。

可是,我遇上了一次突如其来的爱情,在我没有意识到的青春里。那一天那一刻在那里,如果不曾与你相遇,我们将会是形同陌路,成为毫不相干的人。

 

 

 

 

本来她是一个朋友介绍的,便约她看电影。

她本来已打算去看电影,买好了自己的票。

“你来的时候帮我带一杯奶茶吧,我回头把钱给你,我不太喜欢花男人的钱。”“那,给我一个请你喝献殷勤的机会呗。”

电影看完了,送她回去。

“你平时喜欢看电影吗?”

“我一般都窝在家里不怎么出门的。”

“那你真是呆得住,我一般没啥事也要出来走走。”

不一小会,送她到了家。发现她住的大院子我曾经也住过两年。

“我在这都住了20多年了。”

此时故地重游,有种亲切感。突然想和她说这个院子里的那些故事,还是欲言又止,还是和她说了再见。

 

 

 

 

小张和阿董的婚姻就像是窗前树上歌唱的鸟儿,你来不及欣赏他甜美的歌声,呼咻一声,它却那样悄然飞走,而且不再回来。

小张也读过几年张爱玲:通往女人内心的道路,走阴道。可惜这话是半个世纪前的真理,对于阿董这种女人来说,睡过她的男人并不比小张上过的女人少,所以上床对于他们来说,就仿佛一起吃了一顿饭那样的普通。

我不明白的是,小张和阿董能在领结婚证的第二天接着领离婚证。结婚证还没捂热乎呢。

那天水淋淋的月亮从东边的暮色中捞起来,小张喝的一塌糊涂。他看着晚秋的凋花:“不管是开的早还是开的晚,终究都是要凋零的。”

闲花落地听无声,我骂他:“你就是贱,就是馋人家身子。”

阿董整过容,打过胎,给人当过三。对付男人很有一套。小张是炮王,泡妞把妹的招式早已化境如斯。别人追了两三年没追到的妹子,他一个礼拜拿下。

这是对他们人生的一场洗礼,大排档瓦斯等透着淡淡的黄光照在小张脸上,我知道一切不会历久弥新,但是那一刻却是无限。小张指尖还剩半支烟,却还有一整夜要过。阿董还有多少缘,还有一辈子要活。

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后来我问过小张和阿董,你们以后见面会打招呼吗?

有些人明天就会回来了,有些人永远不会回来。我忽然觉得有一天互联网会不存在,只有数据共享网络,不同领域的人们在各个平行世界里鸡犬之声相闻。有时候,我也问自己,到底是什么,把绕指断肠的柔情耳鬓厮磨的缠绵,变成了陌路不相往来。可惜那时候我并不懂得。

 

 

 

 

去景德镇考试,两个月没联系却想起知道她也考,顺口问了一下要不要一起去。一开始她说她和朋友一起去,不用麻烦我了。后来说朋友坐对象的车,她不太想当电灯泡,她搭我的车。

那天很早起,一个小时车程,到了她家楼下等,她说等一下,我回头买了两袋牛奶,看着电线上的麻雀叽叽喳喳多嘴,回头见她画好了妆,打量一番,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我喊她,她大大方方的羞羞笑,往车里坐,车往下一沉。

“我给你买了牛奶。”

“我不喝牛奶,我爱喝酸奶。”

其实这样也挺好,被命运引导,我们就这样邂逅了。且让我们就这样坐上那辆载着彼此心意的车,并转身回望那些来不及搭上它的人们相互依偎着,被命运所摇晃着,可是纵然如此,在我们的胸中却又都同时怀抱着不管再怎么孵化也无法破壳而出的勇气,这种不拥有形体的美丽恋情,让人在梦醒之后更感到悲伤无奈。

在跟着节奏抖腿的时候,她要切我的歌,拗不过,只能忍。

换了她的蓝牙,放的当红二线小生的口水歌,我忍不住,切她歌。

“你给我切回来不”,她佯怒。

一点都不客气见外啊。我切回来,她嘴角微扬,抬头眼睛往下瞟。

考完到中午了。

“你带我来,我出点油钱,请你吃饭吧。”她得意的一挑眉头:“给你看一个吃法。”

她张嘴然后尖着门齿,表演了一个不伤口红的奇特吃法。

你看,生活就是这样,奏起红心曲,生活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眯着眼看她一眼,心头生趣。

饭后,我埋了单。她在门口等。

考试完,太阳中往西去。

“兄弟,我拜托你一件事好吗?”

“咋了?”

“回去的时候听我的歌吧,你的小白脸唱歌不带劲啊。”

我得到一个白眼,也得到一个默许。

回程的时候,音响在唱:不可能结束的爱情结束了,一如生命走到了尽头,内心在呐喊错了,编制心疼的谎言,吞下种种借口,这不是谁的错,只能怪自己太狭隘,那是如此令人不甘,无法言喻。

看了看她:“你这么喜欢打游戏,我给你推荐一款单机游戏吧。”

“什么游戏”

“braid”

她查了一下:“手机上玩不了啊”

“你回家再用电脑玩吧”

“我家没有电脑”

“额,那你看着办吧,你这么聪明不看攻略不看秘籍也能通关吧,如果能玩通关,我请你吃饭”

她查了了这个游戏,没说话。

“这个游戏从画面,背景音乐到关卡设计,我觉得很赞,这个游戏改变了我对一个游戏的看法,希望你也能有启发。”

她脱了鞋,窝在副驾驶,眯起眼睛,困极了。

如果你想掌握一个男人的命运,那就让他喜欢上你。如果你想玩弄一个男人的命运,那就在上一条基础上,不要爱上他。

爱情既不是闪亮的星辰,也不是闪耀光芒的太阳,也不是耸立的高山。终究也不过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窈窕淑女,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于是啊,每个晚上,都希望有一个好梦。

在梦里为了你生出双翼,紧紧将你守在怀里,或者化作那缕缕清风,时时刻刻抚慰着你。

 

 

 

 

愿伊如星明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月暂晦,星常明。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

我假装随口一问“我们会长久吗?”

她垂头暗淡了下去“我对感情都是无所谓了的。”

月光正好被让进来,见那月愈明星愈稀,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她把头别过去。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悲伤的表情!

仿佛在绝望中逝去。

我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像她这样伤心,灵魂等待涅槃被唤起新生。

她点起一根金圣烟,背着身子,回头看了看我“你抽烟吗?”

“不抽。”

“哦,你不抽烟不赌博,就是喝点酒吧。”

“其实我酒也不太喜欢喝,嘻嘻,我酒量不错的,你能喝多少?”

“三杯啤酒吧。”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一年前吧。”

“小姑娘少抽点,你家知道你抽烟?”

“不知道,我妈出去遛狗的时候我就来两根。”

“那,你抽我的吧”从储物柜里面翻出一包备用的软中华。

“哇,你这个烟可以拿去对钱,买我三包了”她神色于言表,眼睛笑成弯月。

凑上去,亲了一下,她顿了顿。神色暗了一下,眼睛又亮起光。两人都闭上了眼睛,拥吻在一起。

 

 

 

小三早已察觉到他想分手的意图,他对她已经毫无眷恋。和她闺蜜的污龊事情已经没办法让小三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就像她那年风华正茂,打翻原配双眼盛满的暮色。

他很快察觉到了小三的蛛丝马迹:和不同男人打情骂俏,还能开怀的笑出来。这简直不像话。

慢慢变的很晚才回家,身上浓香水和汗味混让他无法容忍。他却也想得开:人都是各取所需,何必要去束缚住对方的自由。

新小三逼迫的紧。既然这样,还不如摊牌了:现在有人要来取代你了。她早知道,以后有别的人原本属于她的窗户看月亮。

人们在他结婚的第二天早上发现了已经僵硬的她。

她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我变成坏女人的话,或许他会走远一点把。

那天我回家路上,偶然看到了银河。星辰好像从心坎上泻到了宙空。想起第一次接吻时候两张仿佛穿越无数维度的脸,无数烦恼同蚊子一般嗡嗡飞绕,狠狠的叮!

 

 

 

 

你成功吸引到他,让他对你有了感觉,再给他一点诱导性的暗示,让他感觉对你或许有意思,在逐渐接触的时候,不拒绝也不主动,让他觉得和你有戏。

男人们都是虚伪的大猪蹄子,知道明明不是喜欢他,做戏还是要做全的。

提议说,请你的朋友们吃顿饭吧。

她嗔道:“钱多了吧,花那个钱干嘛。你的钱只能给我花。”占有的欲望,虎与伥的关系。

这不是星野达郎和矢吹熏的故事吗——如果世界上有人爱你,那我便是其中之一;如果世界上没有人爱你,那就是我死的时候。

人类就是一直在重复过去的道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然后就由罪恶衍生出更多的罪恶,悲哀衍生出更多的悲哀,永远找不到出路。

虽然非常想要说给你听,却无法完整传递心中的爱恋。

在那些想念,却无法相见,寂寞的夜里,身处在星空筑起的屋顶下,永远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我想你是真的在爱着我,不要犹豫了,say yes!

我喜欢这种狼狈为奸的感觉。窗外的秋叶慢慢凋落,冷冷清,如梦,如幻,如真。如同钉在棺材上的钉子。

 

 

 

 

“胡老板,我敬你一杯,这可是好酒呀,”李科长眼睛瞟向胡老板怀里的妞:“里面三百多种中药,四十多种鞭,喝了冬泳都不冷。喝完了一柱擎天,老婆都说回到了年轻的20岁一样。”

“这个酒味道好重呀”程小姐装作很感兴趣,笋尖般的乳头依上胡老板肘窝:“呛人。”

胡老板倒了两樽,一杯递给汪总:“汪总,好酒要先敬能服的住烈酒的人,我敬你一杯。”

李科长一下就明白了局势,抽了两根软中华发过去。“谢谢,不抽烟”汪总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胡老板,你可是乐平李嘉诚,明年你那个厂,规模又要扩大一倍了。”

“老弟,那也得你帮忙助一把力”胡老板把李科长悬在半空中的烟顺势钳下来,李科长早已经准备在一边点火。“我准备明年把那几个厂开回乐平来,地皮上李科长已经帮咱们个大忙,来,咱们敬一下李科长。”

“老哥,你想要产业升级,那可是漫长的预备战。你打算怎么搞?赶上物联网5G这一大潮,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胡老板挺起身,程小姐便像衣服一样滑下来:“老弟,你那么多资源,帮哥哥忙。”

“老哥,咱俩合作的机会以后还会少吗。”

酒过三巡,几位主客互相算计着各自的小心思,几位女士不胜酒力。

“胡哥哥,咱们什么时候结婚呀”面色潮红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对男人有很强的杀伤力“我们每天一起床就去领证好不好。”搂在腰间的手慢慢顺下去,在肥臀上一捏,“呀”嗔道:“疼。”

一片嬉笑中,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手机一亮,看了一眼“胡总,差不多了吧,我晚上还有个酒局。”

“好好好,我老婆也到了楼下接我,估计等了我好一会儿了。”胡老板送客到了门外:“兄弟,下次再来过,下次让小程把她单位几个同事也带上。”

 

 

 

 

晚上约她,她说要找朋友玩晚上不见了。正好临时通知晚上加班,便取消了会面。

下班到家没一会,手机亮了起来:“我和朋友聊完了,我饿了,请我吃东西,不然我就打死你!”

“那我来接你吧。”

“好。”

“我这边出门换一下衣服,要不你先过去吧。”

到了她闲聊的店,店里一姑娘告诉我她早几分钟的就走了。

那家面馆不远,骑电驴两分钟就到,半路上找了个厕所小解,然后急寥寥过去。

果然看见她穿着白碎花毛衣,在犹豫吃什么好。

“这个简单,老板,你这边有什么好吃的,推荐几个呗”

“我们这边鸡丝面蛮好吃的”

“好,就来这个,再给我来一个带汤水的”

“好”

“再来五个炸春卷”

她神情嘚瑟看着我,我笑着寻思:小丫头挺能吃啊。

我付了钱之后,找了个位置坐下,回头对老板娘说“你那个女子球队搞咋样了”老板娘咧嘴笑“最近忙着搞活动,要赚钱,没时间搞球队”。

面吃一半,互相对换了碗,尝了下对方的面,蛮好吃。

吃完了送她回去了:“明天见面吗。”

“不了。”

“啊?”

再说。”便扭身往路灯照不到的暗弄堂走去了。

期望与绝望,往往贯穿着那些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生。

 

 

 

 

人们总是可怜的勇敢,就只是一眼,看见了,就以为喜欢了可以轰轰烈烈了,不想往后余生的漫长,别人的闲言碎语。

她生气,狠狠的咬上一口,佯装吃痛,她便小了两分力道。

第二天拍照片给她:“现在的蚊子真狠呀。”

她就笑。

她只不顾是把钉好了的棺材,踹进了他自己掘好的坟墓。

他很聪明,冷冷的看在眼里。

男人们又很狡猾,感情只是利用来控制女人的工具。当女人们把心窝子掏出来了,想把自己所有交给男人,男人却不甘把自己束缚放不开,最后女人咬着心,恨恨的骂:愿你离开我以后,生不如死,夜不能寐,诸事不顺。遇到的女孩一个比一个渣,花你的钱,要你的命。

我知道她过去并不走运。现在才发觉,一个女人愿意和你穿上婚纱组成家庭并且准备厮守到老,需要很大的勇气。往往精明的女人,机关算尽之后,会赌上这一生。

男人却不以为然,吃干抹净,拔屌无情。直到自己遇到一个愿意为她画地为牢的人。可是,你愿意为她犯缺,她却笑你傻,心里暗暗鄙视,回头又把男人抛弃。

 

 

 

 

这样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她们早就已经是身经百战见识的多了。察言观色,几个细节就能探出底细,伺机而动。女人对待一个自己不值得爱的人,翻脸是比翻书还快。

留下一个烂摊子,自己却是最可怜的人了。而遇上另一种,娇羞妩媚隔着厚妆浮在脸上,用烈红的厚唇在践踏中留下自己的欲望。

他觉得自己为她几番奔走便是尽了力,甚至于陶醉在自己的这些细微的付出中。这样的人往往对自己的过错毫无歉意,对于别人的付出觉得理所当然。

以前的人,家具坏了,修修补补还能接着用;现在的人,一般都是直接换新的了。她咆哮:“我又不温柔,又喝酒又抽烟,你喜欢我什么!好聚好散不好吗?”

我希望她是深思熟虑才这样说的。

舔狗到最后,一定是一无所有的。 做事何必做绝,杀人何必诛心。

其实我觉得人的生活就像股票,是存在于价值回归的。那个K线,就是你内心深处的活动,是你真正的欲望,是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是个好姑娘,这些都是她的保护色罢了,终究是骗不过自己。

我是太不会照顾人了。对一个人是不是用心,这是一个很玄学的很有神秘主义色彩的味道。

你当然可以认为这是失败者为自己找的借口,你也可以认为这是无用的鸡汤让无知的人沉醉在环境中。只是早上太阳亮的太早,黄昏时候又嫌落下太快,行也思伊,坐也思伊。

 

 

 

 

窗外日光弹指过,席间花影座前移。听到老杨说他谈了个年轻且貌美的姑娘,我垂死病中惊坐起,强烈要求引见一下。

那天我去高铁站,搭老杨的车。驱车去某大学路上,我才知道他家给他介绍了个大四的女学生相亲。

眼见年末将至,平时不怎么活泛的姑娘,也开始晒起来了自拍照。老杨这样的情场高手,翻着手机好像翻牌子一般,三言两语就能抓住姑娘的G点,聊个个把礼拜,基本上就能拿下。

“这次,我遇上的是真爱。”老杨理了理分头上的发胶:“等下你就能见到她往我身上蹦。”

“我到时候搬行李搬慢点。”

“我们双方家长映象都蛮不错,我给她爸准备的酒就在后备箱”进入校园,车速慢了下来:“还是年轻好,大学校到处都洋溢青春的气息。”

那天老杨的相亲对象和一个小伙子在她寝室楼下忘我拥吻。我们措手不及愣在那里。老杨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其实那天我也沾了她的光。我和老杨两人喝光了给她爸准备的两瓶茅台两瓶五粮液,外加花生米和拍黄瓜,喝成了傻子,摊子老板没收我们钱。

三个月后老杨去她家提亲的时候,她妈要价60万,老杨不肯掏钱。再一个月后,那姑娘和另一个小伙子结了婚。

 

 

 

 

心心相印需要时间去磨合。她以痛吻我,却报之以歌。爱情是阴谋和权术的毒蛇窝,塞满了垃圾一样的感情。但是,一个也不要杀,一旦杀了一个,就会一个接一个的继续杀下去。

她问我:“我们合适吗。”

他顿了一下,说:“不合适”。

或许,这又伤了她的心。乐观的人总是敢说出事实,只不过我忘记了,可能只有我一个人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一开始,就知道是个大坑,非要往里跳。只不过低估了对方的段位高估了自己的承压。有些遇见,不知道是唏嘘还是感谢,最终都要想办法遗忘。

不安分,又刺激的。就像毒药一般,让人上瘾。

你可以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那是一种丛林法则中与生俱来的自我保护,当回过神来,她已经张牙舞爪了。

太慢了。世界上什么最难熬,徒手摘星,爱而不得,世人万千,再难遇我。

也曾经去找过她,见她满脸的怒,心里又怜爱起来。

又见她脸一黑,心里便慌了神,等回过神来,胸口一阵疼,等眼前的黑慢慢亮起光来,发现她早已消失在车马人海。

一语成谶,三天瘦了12斤。他酒醉的晚上,摇摇晃晃却又到了她家楼下,登楼一望,惟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

无数的爱恨情仇交织,才是无限。

到城北吃火锅,看见她的小电驴,走近一看,果然在里面画指甲,心里莫名开心,春光乍泄上去打招呼。

她却惊恐的看了一眼,埋下头,转到一边去。

人生最好的三个词,久别重逢,失而复得,虚惊一场。却唯独没有一个词叫和好如初,和好如初,有多难呀!

分开了的话,连朋友都没得当!看到了,都是罪!

有些傻话不但要背着别人说,还得背着自己说。

比如说,我不敢也不愿意知道我们已经分开。有时候看见那些相爱的情侣,或者是刚刚结婚的小夫妻,我都会很羡慕。

月显而星隐,星与月难相见,渐渐的,我也明白,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这是我和她修不来的缘,化作漫天相思泪!

还是想去找她,远远的看着,却没有勇气上去打声招呼,胆小的男人真是可耻。我挥刀去斩情丝,情丝却在刀剑绕。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已经四个月没有下雨的乐平绸缪起来!晚风挂起寒意,到了夜班丑时,乐平便呜呜的哭了起来。

第二天,花了天,雨刮怎么也刮不干净如针般刺在前窗的哀嚎。我们没能走到最后,在这狂野的浪漫中,开启下一段旅程。世界真的复活了,即使我们的肉体无法承受那种洁净。

 

 

 

 

我相信世界上一定会有一个爱你的人,他会穿越这个世间汹涌的人群,一一的走过他们,怀着一颗用力跳动的心脏,捧着满腔的热和沉甸甸的爱,走向你,抓紧你,他一定会找到你的,你要等。

我看见墨镜上,放映着整夜的爱情电影对白,就像风一样,在耳边呼啸去。就这么看淡了,诸多的爱情。但有的时候,一个画面也会感动,永远掩饰着她的绝望,静静的不去打扰内心的情人们。有时候,整个舞台上空余一人。在卡拉卡拉浴场,带起义甲,弹奏来来往往的人群,那些熟悉的音符,和冰冷的脸。从来不说一个字,在出现剧终的时候,偷偷留下泪来。

他研究单亲家庭对孩子心理造成的影响,认知社会边缘化人群的犯罪心理学,他拿出笔和纸,找到解决戾气的方法,他推理,归纳,想个运用火山矿物质的方法。在一晚的游荡之后,他抬起头张望,等待,那一刻便是永恒。时间停止了,空间被压缩成一个点,犹如开天辟地一般,他感到有幸目睹了世界诞生的一刻。不远处有人说:“成功了。”另一个人说:“我们都成了混蛋。”一个没被善待过的人,你要如何要他善待别人。

有些人的爱情观就像冰里包着一团火,精明里含着最赤诚的傻,他就是想要一个现世安稳的爱情,可是他偏偏要不到。再后来,给不了救赎热望,他就彻底不要了。

漫长白昼后,终有夜幕降临;暴风骤雨后,终有风平浪静;阴雨连绵后,终有旭日东升;而在你之后,又会有什么?白驹过隙后,终有瞬息万变;春去秋来后,终有时光流逝;好友别去后,终有高山流水;而在你之后,又会有什么?在你之后,皆是虚无;无日,无朝;无雨,无风;无盼,无望。得失交替后,终有完满无缺;爱恨交织后,终有一生所爱;百年归老后,终有儿孙满堂。

如果是乐平人,也许会在哪里遇到她,见到她,替我问个好,她曾经…是我爱过的女人…


来自:科创广场 / 科创茶话
1
胜汪大仙 作者
1年10个月前
1楼

大年三十,能写出这么歪风邪气的东西。嗯,我真牛逼。

引用
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200字以内,仅用于支线交流,主线讨论请采用回复功能。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所属专业
上级专业
同级专业
胜汪大仙
学者 机友 笔友
文章
29
回复
94
学术分
1
2010/01/12注册,1 年前活动

学自己所不知,行自己所不能。

%7B%22isDisplay%22%3Atrue%7D
视频暂不能访问,请登录试试
仅供内部学术交流或培训使用,请先保存到本地。本内容不代表科创观点,未经原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音频暂不能访问,请登录试试
文件下载
加载中...
{{errorInfo}}
{{downloadWarning}}
你在 {{downloadTime}} 下载过当前文件。
文件名称:{{resource.defaultFile.name}}
下载次数:{{resource.hits}}
上传用户:{{uploader.username}}
所需积分:{{costScores}},{{holdScores}}下载当前附件免费{{description}}
积分不足,去充值
文件已丢失

当前账号的附件下载数量限制如下:
时段 个数
{{f.startingTime}}点 - {{f.endTime}}点 {{f.fileCount}}
插入资源
全部
图片
视频
音频
附件
全部
未使用
已使用
正在上传
空空如也~
上传中..{{f.progress}}%
处理中..
上传失败,点击重试
等待中...
{{f.name}}
空空如也~
(视频){{r.oname}}
{{selectedResourcesId.indexOf(r.rid) + 1}}
处理中..
处理失败
插入表情
我的表情
共享表情
Emoji
上传
注意事项
最大尺寸100px,超过会被压缩。为保证效果,建议上传前自行处理。
建议上传自己DIY的表情,严禁上传侵权内容。
点击重试等待上传{{s.progress}}%处理中...已上传
空空如也~
草稿箱
加载中...
此处只插入正文,如果要使用草稿中的其余内容,请点击继续创作。
{{fromNow(d.toc)}}
{{getDraftInfo(d)}}
标题:{{d.t}}
内容:{{d.c}}
继续创作
删除插入插入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学术分隐藏
投诉或举报
加载中...
{{tip}}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type}}

空空如也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
插入公式
分享回复:{{shareId}}
加载中...
评论控制
加载中...
文号:{{pid}}
投诉或举报
加载中...
{{tip}}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type}}

空空如也

加载中...
详情
详情
推送到专栏从专栏移除
设为匿名取消匿名
查看作者
回复
只看作者
加入收藏取消收藏
加入关注取消关注
折叠回复
置顶取消置顶
评学术分
鼓励
设为精选取消精选
建议修改
编辑
通过审核
评论控制
退修或删除
历史版本
违规记录
投诉或举报
加入黑名单移除黑名单
查看IP
{{format('YYYY/MM/DD HH:mm:ss', toc)}}
投诉或举报
加载中...
{{tip}}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type}}

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