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nCoV发展到现在,可以谈谈观后感了
虎哥 2020-1-26原创 科创茶话

以下纯属个人YY,主要时间都花在拿捏尺度上了,车不能开猛了。

1、关于事情为啥闹到这种地步

内外网的坊间流行两种截然不同的论调,内网主要认为地方政府欺上瞒下,强行封锁消息导致错过最佳防疫时机;外网有许多人认为病毒大概率是人造的,放出来有不可告人的目地,结果玩砸了。

前一种论调看起来符合观测。不过地方政府能够欺上瞒下,固然有地方政府的问题,但也有整个系统的问题。现代观念中,不能总说上面尽有不测神威,都是下面把经念歪了。难道是下面让说话的风险变得深不可测,下面让大家阉割的尺度天天向上,下面让基层干部片面的“顾大局识大体”?当然了,这么大的国家,这样也许是合理的。那么,出现一点问题,也是合理的副作用。总不能要又要还要,就是不承担代价,显得自己很无辜的样子。

但是说欺上瞒下是不对的,至少不全对。地方政府吃了豹子胆,这种事敢欺上不瞒下。他们的问题在于几乎任何有效措施都没部署,不但一点刹车都没踩,还踩了油门。由于信息披露少,到底哪一环节出了问题还不是很清楚。领导们个个都是人精,他们要是知道自己的下场,不跳八丈高才怪。从技术上看,更可能是沟通问题和认识不清的问题,也可能是缺乏经验被表象所迷惑,比如觉得只是个别病例和院感问题,遗漏了房间里的大象。或许不可收拾之前,这事都没能摆上常委会,一切按寻常那样惨烈镇压,谁知发生了不寻常的事。

后一种论调可靠度不高,病毒基因全世界都在研究,正规学术研究尚未抓出人造的蛛丝马迹。说人造的主要论据是小包膜蛋白序列与过去发布的一种病毒高度吻合,而自然变异几乎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该论据只是间接证据,固然变异可以有无数方式,但在自然选择压力下,真有可能就是一样的。

社会是一个复杂系统,不是越整齐划一就越好。目前的治理方式可以称为“计划社会”,他是“计划经济”之后行将破产的另一类计划。不是说社会不能计划,相反各发达国家的政府也需要深刻的干预社会。但是以计划为纲,适用范围就很有限了,与复杂系统天生就是矛盾的。

我越来越感觉到,这次事件闹到这种地步,中央和地方扯皮是相当重要的原因。我国历来有地方办砸了事情,或者中央对地方领导班子不满意就晾着的传统。在计划社会环境下,地方出了大问题,一旦因为扯皮使得中央未履行全面计划指挥的职责,就会出现灾难。

2、关于封城

封城的决定是正确、必要、英明、果断的,在当时的客观条件约束下是最佳选择。站在第一现场,现在立即马上,就是最佳防疫时机。坊间传闻是专家建议封城,上面犹豫了一天才批准。幸好只犹豫了一天,要是犹豫三天,就不是封一个省的问题了。

现在不但封了城,还全国性的取消所有人群聚集的活动,人民群众被深度动员起来进行自我隔离。这是非常有效的措施,只要毫不懈怠的执行,传播指数将降到0.5以下,只需要二十天左右,疫情就能够基本不再进展,除了湖北省之外的地方就能基本恢复正常状态。湖北省也只需要大约40天就能解除封锁。

(视频:成都宽窄巷子景区有史以来第一次关闭)

这些措施显然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仅春节期间旅游收入,一天就会损失1000亿,算上其它消费还会更多一些。瘟疫造成的总损失估计会有2~5万亿规模。但是,它保证了春节假期后,大部分社会部门能够如期开工,绝大部分工业企业能够在大年十五之后开工,这就减少了损失。如果不采用这样的坚决措施,疫情必将迁延2-3个月,封锁的范围还要成倍的扩大,损失就会超过15万亿,全年经济就必然出现萎缩。

且不说出现萎缩,就以现在的损失来说,都是中小企业和个体户不可承受之重,后续会出现严重的社会问题,更别说很多企业经历2019年的经济滑坡,本就濒临崩溃。

封城受到批评的原因很多,直接的问题是准备不足,封城技术落后,副作用巨大。俗话说人类最大的教训就是不能吸取教训,我国尤其如此。只要几年不发生点什么,应急准备就会流于形式。其次是社会自组织能力已经团灭,没有灭或者封城以后新成立的也不准跑出来放肆。防止民间出现有特色的组织成为最高政治纲领。我记得5.12的时候,这个教那个会各式各样的俱乐部真是争奇斗艳,效率极高;后来就差了一截,到了武汉瘟疫,基本上就彻底没有了(别提红会这种皇协军)。人民一旦原子化,到了紧急时刻就容易演变为互相伤害。再次是这些年重政治、轻业务的现象非常严重,在消灭了社会自组织能力之后,官方组织接续的水平并没有显著的提高(积点口德就不说脏话了)。说实话,随便抓一批中型民企的老板来分级指挥,都比他们干得好。封城是一种彻底的、打乱一切的社会动员,如果地方搞不定,很容易出现次生灾难。

当然,说不封就能通过甲乙丙ABC等办法更好的控制疫情也是不对的。这些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完全没有认识到在当时患者基数已经很大的情况下,不封而屈病毒之兵的难度更高,需要全社会对科学和专业知识有较之当前高得多的信赖。当水平欠缺的时候,一刀切是短期效果最好的办法,这叫“懒政定律”,是更底层的逻辑。连封城都能弄成这样,怎么证明不封就能更好?

1.jpg

(图片系网络转载,原作者已不可考)

2003年的时候,各地都奉行了隔离的政策,收效显著。不过,那时候的隔离和现在的隔离又有所不同。当年可是很少见到把路挖断的事情,而现在几乎成为常态。既然觉悟这么高,对付猪瘟为啥不灵呢?其实这提示社会变得僵化,中上层动员能力退步了,社科爱好者们可以研究研究,会很有趣的。

3、关于有行政职能的专业部门的问题

现代公共行政体系中,技术活是越来越多的。卫生和疾控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类。除此之外,还有质检、安监、环保、水利等很多部门。这些部门现在的普遍现象是设备好,技术水平差,责任心不高。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比较浅显的道理,是没有与专业部门的任务和特点相符合的行政体制。

这些技术类部门的主要领导,有多少是本专业的人?由于领导并不由本单位决定,且经常调动,我无从统计,只能估测一下:不到三分之一。疾控因为其专业特殊性可能要好一些,但是03非典以后“被重视”,在行政级别上比平行部门高半级,于是经常成为外来领导过渡的地方,任职经验并不显得突出——省会城市好一点,到了一般地市和区县,奉劝各位最好别底朝天的查,友情建议有关部门向湖北看齐,赶紧把领导简历从网站上撤下来。

1.png

(图:某市疾控中心领导阵容)

很多专业部门是事业单位依附于行政机构的结构,懂专业的无权,有权的没有主动作为的动力。技术部门只有主要领导有行政级别,动不动从外面调来,其他职工基本上被锁定在本单位的中低层。一个毕业生,干得再出色,也不太可能提拔成本部门在当地的领导。在当地干得好,也不太可能有提拔到高一级的机构,晋升通道比其它行政机构窄得多。这些部门不是科研机构,学术资源欠缺,在学术上的前景也完全不能与高校相比。加上工资其实不算高,除了铁了心养老的,优秀人才不愿意留,剩下的有相当比例属于喝酒拍马屁行,干专业吊儿郎当的人。有本事的招不进来,关系户一大堆的现象没有根本性的改观。

糟糕的是,专业部门往往又很有钱。一方面财政支持力度大,另一方面他们往往对民营企业有合法伤害权。相比一般行政部门,这些专业部门自己每年就要花很多钱,设施建设,设备采购,维护,软件,第三方咨询,像疾控这样的部门还有疫苗抓在手里……乾坤众多(需要指出,灰色收入肯定到不了一线技术人员手中的,最多收点企业的红包或者评审费什么的)。至于业务工作,蜻蜓点水的做一些就行了,遇到事情了集中搞一波运动,平常没有主动作为的动力。何况,现在的主题是招商引资,专业工作不太受重视,又因为有钱,领导们特别爱插手。

专业部门能够发挥作用,主要在于他们有权,在技术上不要抱太高期望。这次武汉的事,就是人事浮躁,政治压倒技术,少数团伙利益压过科学规律的典型。当然,专业部门只是整个环节中弱势的一环,因此责任是有限的。但是如果不做大的改进,类似的事还会反复发生,且并不限于防疫工作。这次风波以后,可以肯定会做出较大改变(注意我没有用“改进”这个词),毕竟中国的改革,很大程度上正是危机驱动的。

4、关于科学技术

2019年的科技和产品水平比起2003年有了巨大的提高,有了2003年非典时想都不敢想的新武器。仅从确定病原体的速度来说就不能同日而语,这得益于高通量测序技术的发展,特别是最新黑科技——宏基因组新一代测序技术(mNGS,通常统称二代测序)。其实这已经算是后期工作了,对于一个不太要年轻人命的病,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在早期只有区区十几个患者的情况下,能刨根问底,而不是以病毒性肺炎的“大包围”草草应付,本身就很了不起。

PCR技术也有深度的发展,目前检测一个样品的最快速度已经缩短到2小时以内,加上样品准备等时间,大约可以缩短到4-6小时。SARS的时候,诊断尚不能普遍使用客观方法,而该病毒性肺炎的“确诊”已经完全依靠客观方法。

防护用品方面,2003年国内没有普及所谓N95口罩。N95口罩的家喻户晓,是“雾霾”的功劳,说来还与奥运会有些关系。SARS的时候,医院尚在普遍使用纱布口罩,“戴三层口罩”是那时候医务工作者防护的口诀。当年主要的防护套装是隔离服+口罩+防护眼镜。随便找出一个视频,几乎都能看到医生戴着几层大白口罩,再单独戴上防护眼镜。而现在,全头罩的一体式一次性防护服已经成为标配。

生命支持技术也获得了长足进展。2003年我国刚加入世贸不久,经济发展刚刚复苏,不论国家还是人民都是很穷的。呼吸机已经算高档的生命支持设备了,配备的数量还不多,重症医学的规模也不大。到了现在,不但有比较充足的呼吸支持手段,还有了ECMO等介入更深的设备和相应的人才。在评估治疗方案的时候,也有了更多可供医生使用的检验项目和手段。对于急性病毒病而言,生命支持水平的高低,直接关系病死率。在“不惜一切代价”的情况下,连必死无疑的狂犬病都能较高比例的治愈。即使SARS再来一次,病死率也会比十多年前低。当然,前提是疫情没有失控,没有超过医疗资源的极限。

从科学视角看,武汉政府做得最错误的事情是消毒了那个海鲜市场,并且让商家有机会转移走了一些货物。这让查找病毒的扩散路径变得极为困难。如果不能准确定位中间宿主,病毒在将来可能随时卷土重来。

5、幻想:如果疫情完全失控,会发生什么

该肺炎比流感厉害得多。这主要表现在高达10%的重症率和预估超过1%的病死率(目前数据尚不足以计算,因为绝大多数患者还没有经过一个完整的病程,将来是死亡还是治愈,是不确定的),同时有比流感更强的传染能力。目前常见的流感,病死率要低1.5~2个数量级,在有医疗干预的情况下,大约在万分之五这个数量级。因此网络上鼓吹这个病是“弱鸡病”,“不值得恐惧”的论调是极不负责的。

在这样的重症率和死亡率之下,任何稍微有点秩序的社会都不会容忍它像流感那样自由传播。这是这个病毒的失败之处。如果这个病毒能够把重症率和死亡率降低一个数量级,很可能就不会迅速引起重视,当察觉到异样的时候,已经难以收拾了。

以该肺炎目前的“威力”,如果不加任何干预且病毒不进化,最坏可能导致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口感染,并因为超过救治容量,导致较高的死亡率,也就是千万级人口的削减。显然社会不能接受如此结果,因此会在早一些的时候以全国甚至全球冻结的方式来启动隔离,用短时间的经济倒退换取疫病的彻底消灭,这正是本次防疫大战的不同规模版本。

其实,如果没有春节大迁徙,考虑到流行的季节性,感染人数能不能达到人口的二十分之一都是问题。

如果病毒真的进化成一个“弱鸡病”,也就是重症率和死亡率降低10倍,反而更为恐怖——它很可能长期在社会中游荡,每年导致全国数十万人死去。

如果发生上述弱鸡病的情况,就比较耐人寻味了,是否打防疫大会战,就成了一个棘手的决策,如果电影敢这样拍,就是有深度的科幻。即使决定全面隔离,也很难彻底动员——因为人们可能不太恐惧,甚至有些人还期待它的结果。更大的可能是,医疗系统改为战地模式:只收“救治价值”高的患者(比如中青年重症或者“重要”的人),放弃救治的成功率和“意义”较低的老年危重病人,并且根据医疗资源及社会发展动态调整。显然这是中国文化所不能接受的,也必然深刻改变人们的认知。实际上,人民的自我防护意识会提高,社会上会演化出降低其流行程度的公共卫生管理套路,医药系统也会非常乐意加班加点研究药物和治疗方法。因此,蹦跶的时间不会太长。

6、小结

再厉害的国家,再宏大的愿景,在小小的瘟疫面前也只能俯首称臣。只要病毒一声令下,什么几千年的传统,统统靠边稍息。

1580150974941.png

任何事故都是很多偶然凑齐的概率事件,这次也不会例外。要避免上纲上线,先按事故来理解,梳理清楚各个环节,分清主次,才能谈教训。我认为将来国家对人民做负责任的交代,应当是客观细致的调查报告,公开的听证会,把整个事故链条精确到分钟的呈现出来。杀几个人,喊几句正确的口号,搞个大快人心,对未来并没有卵用。

一曲众志成城的凯歌正在谱写,社会也将继续在危难中前进。瘟疫教导我们说:要科学,不要愚昧;要文明,不要野蛮。希望这次的教训,不再重演。

注:本文已被修改,删除了其中“地名肺炎”等用词。该词在本文最初发表时被社会广泛使用,且频繁见诸政府媒体。后来政府媒体悄悄篡改了过去的新闻内容,删掉了这些词语。再后来相关文章被举报,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带着强烈的个人情绪严肃的告诉作者,这个病不叫“地名肺炎”。

[修改于 15 天前 - 2020-06-24 02:12:15]

来自:聊天生活广场 / 科创茶话
18
 
置顶回复
2020-2-13 1:02:43
虎哥(作者)

目前看来,此病若有包括体外体外膜肺氧合在内的充足医疗支撑,病死率低于0.5%,比流感高2~10倍。在特效药发明之前,如果只有简单的吸氧和药物支持治疗,病死率很可能超过10%。前者就是外省和海外,后者就是武汉的大多数患者面临的局面。

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湖北有治疗意义且尚能耐受运输的患者大批量空运到外省,凡能运走的一律运走,为湖北医疗系统彻底减负。外地医疗队绝大部分调回去,他们回到当地能更加高效的工作。但这需要上面来组织,如果和地方继续互不待见的话是不可能实现的。

[修改于 5 个月前 - 2020-02-13 01:49:08]

2020-1-26 23:46:45
1楼

很客观,很积口德。这次WHFY过后不知道会不会祸事当喜事办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1-27 1:11:43
2楼

这文章写的有广度和深度,有些是我从没想到过的。据说,我国最高防护等级的生物实验室就在武汉,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3楼

作为武汉的,我觉得封城主要是为了防止病毒携带者继续将病毒扩散,也隔离了更多人免得他们感染。不过现在的局势,谈旅游业的损失,谁还敢来武汉旅游(狗头)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不晓得大家发现没有,在美国的各种灾难片里,都有几个科学家或教授在那里挡着政客,而且权力还比较大,能调动的资源还比较多。这个是不是事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政治体系里面是否能够专心地听一些科学和技术的声音,我相信领导不是万能的,如果把领导树立成万能的,那就是上帝,而上帝也不能制造一个自己也搬不动的石头啊。

折叠评论
5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1-29 17:03:21
2020-1-29 17:03:21
5楼

按照这些天卫健委公布的确诊数据,确诊人数是几乎按照指数的形式上升,截止到1月27日的数据R-square几乎接近1

datas.png

更新到1月28日的的数据,红色是拟合的曲线,确诊人数有所下降。不知是否为连续多天的封城措施的改善,还是

资源不足控制的确诊人数


nihe.png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楼

我感觉不管是非典,埃博拉,黑死病,还是这次的病毒还包括以前已知的好多传染性病毒都是通过动物传人造成大面积的瘟疫啊。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楼

看到警察 打砸麻将馆 虽然我也支持这个行为,但是应该是 违法了吧。。。

评论(4)折叠评论
5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1-30 10:02:02
8楼

现在就谈观后感太早了吧。现在顶多才过三分之一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楼

具体一切以官方信息为准。

通报.png


折叠评论
3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0楼

感觉还是初期WH领导侥幸心理和不当回事,导致预案和各级协调准备不够,包括人员和物资之类到后来全乱套了。反而是周边省市反应到是极为快速,但偏偏已在春节了。不管如何,在这个事件中WH头的对应无能是确实可见的。 希望以后各级领导选拔后,对于这种传染病突发事件应对处理也要进行学习和考核。毕竟随着全国高速交通网的进一步完善,恶性传染扩散等危胁也被放大了很多。新的形式下,如果领导人思维和能力跟不少,一不小心就是坑一大锅!

评论(5)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2-02 16:30:55
2020-2-2 16:30:55
11楼

危机倒逼改革☢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2-07 11:08:04
2020-2-7 11:08:04
12楼

还有有些论调指向此次事件为大米人针对亚洲人种的基因控

此论调在非典时期就有了  

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3楼
引用三十斗发表于12楼的内容
还有有些论调指向此次事件为大米人针对亚洲人种的基因控此论调在非典时期就有了  

阴谋论?

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4楼

最后选择美国药品治疗是事实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2-13 01:02:43
2020-2-13 1:02:43
虎哥(作者)
15楼

目前看来,此病若有包括体外体外膜肺氧合在内的充足医疗支撑,病死率低于0.5%,比流感高2~10倍。在特效药发明之前,如果只有简单的吸氧和药物支持治疗,病死率很可能超过10%。前者就是外省和海外,后者就是武汉的大多数患者面临的局面。

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湖北有治疗意义且尚能耐受运输的患者大批量空运到外省,凡能运走的一律运走,为湖北医疗系统彻底减负。外地医疗队绝大部分调回去,他们回到当地能更加高效的工作。但这需要上面来组织,如果和地方继续互不待见的话是不可能实现的。

[修改于 5 个月前 - 2020-02-13 01:49:08]

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6楼
引用虎哥发表于15楼的内容
目前看来,此病若有包括体外体外膜肺氧合在内的充足医疗支撑,病死率低于0.5%,比流感高2~10倍。在...

感觉还是会坚持添油战术,添油战术组织起来更易上手,也更好看。众志成城,万众一心什么的很是激励人心

折叠评论
2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7楼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18楼

年仅35岁的李文亮医生

为何重症不治?

“一般年轻人的病情较轻。但是李文亮在去到一线后,他一直负责的一位患者是华南海鲜市场的老板,这个人按照我们理解来说可能是长期接触野生动物感染,是一代传染源,病毒载量较高。”浙江援鄂医疗队队长、浙大一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喻成波告诉记者。

~~~~~~~~~~~~~~~~~~~~~~~~~~~~~~~~

论点来了::八代传染源,是否可以作为疫苗使用???



折叠评论
2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20-02-14 00:36:22
xiaobai152
19楼
引用pldtv发表于18楼的内容
年仅35岁的李文亮医生为何重症不治?“一般年轻人的病情较轻。但是李文亮在去到一线后,他一直负责的一位...

非常难。因为疫苗还要看做成减毒的活疫苗还是利用表面展示技术将病毒衣壳蛋白做成的死疫苗。目前对SARS-Coc-2还没研究清楚,做活疫苗风险太大,万一恢复毒力甚至突变掉就麻烦了。而后者技术时间要长很多,弱毒性的病毒反而不太适合做死疫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楼

我倒觉得疫苗不灵光

肺炎肺炎

关键是炎

要减少炎症反应

包括非典也是

主要也许得靠激素

激素和抗病毒药物加上精细化治疗

何况

疫苗会怎么使用呢

据说得病的也只有6个月免疫期

全民每年两针不可能

出现症状再用疫苗来得及么

就象美国流感疫苗一样

最终没有太多意义

估计也就是露个脸

抚慰一下人心了


折叠评论
1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1楼

那个海鲜市场背后的老板非常有势力,在当地算是财阀级别的大家族。个人以为这种家族蚕食政治的现象是确凿无疑的历史倒退,意味着立国宪法纲领的逐渐腐朽,远比领导们尸位素餐可怕多了。看韩国那个B样就知道了。

折叠评论
7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虎哥
专家 学者 机友 笔友
文章
1355
回复
10744
学术分
39
2005/08/24注册,1 小时前活动

刘 虎

创新工程局主席

插入资源
全部
图片
视频
音频
附件
全部
未使用
已使用
正在上传
空空如也~
上传中..{{f.progress}}%
处理中..
上传失败,点击重试
{{f.name}}
空空如也~
(视频){{r.oname}}
{{selectedResourcesId.indexOf(r.rid) + 1}}
插入表情
我的表情
共享表情
Emoji
上传
注意事项
最大尺寸100px,超过会被压缩。为保证效果,建议上传前自行处理。
建议上传自己DIY的表情,严禁上传侵权内容。
点击重试等待上传{{s.progress}}%处理中...已上传
空空如也~
草稿箱
加载中...
此处只插入正文,如果要使用草稿中的其余内容,请点击继续创作。
{{fromNow(d.toc)}}
{{getDraftInfo(d)}}
标题:{{d.t}}
内容:{{d.c}}
继续创作
删除插入插入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学术分隐藏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