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时的胡言乱语
GiroPetrenko 2021-2-15原创 心理调节室

一、罪

人好像清醒的时候都有罪:这种罪不是宗教意义上的“原罪”,更不是道德法律上的“犯罪”,而是一种本源性的,超脱感官的罪。这种罪不是错误的,甚至可能是驱动力(普通意义上的罪恶感,不完成某目标云云)。这种感觉是无形的,白日逻辑正常运营时被忽略的。

而睡觉就好似“赎罪”的过程。 白天用着罪去压迫自己行动的罪,在睡着的时候慢慢地代谢出去,成为谧静夜色中的两三声呼噜。这是好的,是普遍意义上“正常”的。疲惫的身躯被温暖的被窝包裹着,数十道肌肉慢慢放松,渐渐地昏沉过去,去“赎罪”。

可若是半夜时还瞪着两只血色的双眼,那可就不妙了。以下是期末考试前一夜的半夜写的。

四下并不宁静,甚至充满了人间的烟火气。再过六小时就是期末考试了。
夜幕轻轻盖在江南近海的城旁,环绕所见尽是凝固的夜色。这夜色有些像污浊的空气,但却也含带一丝关怀的清凉。
我错了。这不是什么清凉,是冷。被子可能是最具有人文关怀的物件了:它暖,它软,它细致。即使是天桥下流浪汉身旁的报纸,也是茫茫城中的一丝温情。
可被子背叛了我。在我离开后,关怀消失了。它被单薄的夜色同化了,变成了一副肃杀的模样。
冷,刺骨的冷。大厦的暖风诚实地运转着,可它是被子那样是个工贼。它不喜欢我,讨厌我,甚至憎恨我。
我所熟悉的这些算法也背叛了我。P-I-D之类的,它不做修正,不做微积分,不制热。
我多想要一个炽热的夜晚啊。环绕在暖暖篝火旁边,与心上人一起吃着烧烤,听闻夏日蝉鸣。
北方山中的初夏应该是这样的,但是这不是现实。现实是肃杀的夜,冷清的白纸,不怀好意的题目。

腹胀。我不明白为什么身体是我自己的,但是却不能被掌控。我明了它是一个黑盒,我们对它的研究少之又少,可这又怎样?

周围的鼾声弱下来了。这时间正好,宁静的夜晚本该如此。我揣测他们的梦,梦中恐怕是温和美满的吧!
之前为别人写的新年祝词,"待到春风传佳讯,花好月圆共良宵。”这两样我都没等来。外面是大洋上吹来的清凉风,今天是阴历初六,月亮不是圆的。

我把自己埋没在黎明前月光的余辉中,熟悉的黑暗包裹着弱小的我。窗外熟悉的那两三颗树摇曳着,落下些许颗果实。
一阵劲风轻轻抚过,黑砂凝固在腐朽的空气中,但是它们马上将被朝阳射成千万片残屑,落倒在沉积的地台上。
朝阳还早。是早上的六点五十三分。是谷歌给我的结果,我信了。”

这还是有实体化的罪,有逻辑的罪。过往经验告诉我“考前不好好睡会考砸”,我就从了。焦虑感从心底升起,我想要快快入睡,但是我不行。这也是有目的的睡眠,是功利性的。

以下是考完试的那周,紧张地等待成绩时写的。

“在清冷空气笼罩下的清醒身体充满罪恶感。

我不明白罪恶感从哪里生出,但它却是主观存在的。这种罪或许是生而来并有的,也许是后天给予的。

但那罪就在那里。它伏在我身旁,下颔微微扬起,低语着一些黑暗的过往。我不孤单了,是罪在陪伴着我。

把两眼阖上,有节奏地控制呼吸。那罪又回来了。它无微不至的贴着我,说道:“你倒是睡下啊。"

我忽然想借点盛夏的烈阳,再拿起两三片透镜,一并把这罪烧个干净。只要足够烫,罪就不在我脑中游荡,我就是洁净的。

我做不到。甚至连想法都不能生出。罪是超脱我的,但是又是来自我本源的。

这就是这种罪最棘手的地方,我不能够想,我不能够感知,我不能够处理。

眼下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理它了罢! 它又来了,左边那只跑去了上面,床下说不定还有两只。

不对,它就是我。我是谁,它就是谁。扮演的角色不同罢了。”

这也是功利性的。我紧张,我期待,我焦虑。

可前几日的经历又告诉我,有着另一种罪是超脱功利性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躺在床上会感到害怕,懊悔,烦恼?可仅仅是为了不能入眠?我感觉这是错误的,但是有不清楚哪里是错误的。或许是思索“罪”到底哪里来的吧!我开始思索,可是越思索越怪异,越麻木,越不能理解“睡觉”这件事的目的性。

二、问卷

(存目)



来自:自助服务区 / 心理调节室
1
desert
7个月24天前
1楼

催更 sticker

回复
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200字以内,仅用于支线交流,主线讨论请采用回复功能。
折叠评论
GiroPetrenko作者
1个月7天前
2楼

这些混乱的文字作于第一篇前,也是睡不着的胡言乱语,其中“我”与其他人物都是虚构的。文字没有什么文学价值,也没什么深意。大概是快要入冬了,对于初夏的缅怀吧。


一、广场

在部队广场的中央有一块方地,约是五米乘以五米的大小。

方地上散落着几坨亚麻色沙袋,在走过两步能见到一桩人像。面部已经酸雨蚀刻的模糊不清,只是基座格外引人注意。

这背负雕塑的石台也倒是神奇:常见的广场雕塑一般是由诸如花岗岩、玄武岩之类的硬石雕刻而成的,而这雕塑的基台则是数块煤压合而成。

乌紫色的煤台上溅着斑斑赭红,成放射状向石台中心摆布。若是在盛夏用指尖轻触这些红迹,能暗暗触摸到不甘的冤魂押在台下伸冤。

每次子弹射向基台时都会扬起一些煤灰,而煤灰在风也无法飘远。每次雨前若有人擦方地上的灰,那么必定是黑色的煤灰参杂赭红色的血污。


说到雨,北方山中的夏天是十分清爽的。每逢初夏山上的樱桃慢慢熟后,一场落雨会洗刷年轻人冬日累积下的燥气。大家吃着樱桃,在谷中的溪流中戏水,

可不一副好光景! 只是每到六月半,夏日的烈阳则会取代柔光,这时候就渐渐要吃西瓜了。那晶莹的翠皮衬着红壤,引着大家生津连连。西瓜不如樱桃,

要砂土地才能种的好吃,因此稀罕的很。


吃完了瓜,瓜皮可不能扔。每当各家的小子燥热难当,口中起疥子时,我会将晒干的瓜皮磨粉洒在疮口上。

使我记忆深刻的是一位叫江绫的小伙子。约是十六七岁的芳龄,江南人的长相在这北方深山里格外罕见,水灵灵的一双眼让不少姑娘看直了。

江陵是个很灵动的孩子。每逢闲时便常常跑到屋里来提问,每逢忙时也揣着本书看着。干活也麻利,处世也够周到。


到一日分瓜时,看得出江陵和位姑娘看对了眼,便把自己的那片瓜分给了人家。好一对神仙眷侣哇!我总是吟吟含笑看着,看着蓝天下的少年少女们。


二、广播站

这山里的指挥部是有个广播站的,只是年久失修罢了。青灰色的发射机,青灰色的桌子,青灰色的纸,印象貌似就像青色的一般淡,也是灰色的一般浓。

广播站里有一盆绿萝,这蠢物在盆中漫无目的的爬。给水就能到明天,向着太阳生长,这就是绿萝的生长之道。

也不知何时这一枝绿萝入了歧路,竟向着广播发射机的缝中爬去。或许是机器里的光明吸引了树枝吧,更或许是这窗户已经数年没有开过了。

侵向机器的枝子便被咔嚓两下剪掉了。可惜这枝子并不知道错在哪里,等次春重张起时可能会再来。这时我还剪不剪却不一定了。


月色很是明朗,尤其是在广播站里欣赏。这时就需要拿起一只搪瓷的小酒盅,和一只白瓷的小酒壶。

搪瓷与白瓷器具的制造工艺十分不同。白瓷性冷,入口略带丝丝寒意,更适合品清茶。终究还是酒润进喉里,器具却不是最重要的了。


山中盛产一种竹酒。这种酒并非“以酒养竹”或是“以竹筒装的白酒”,而是彻彻底底用竹叶酿成的酒。洋酒一般都是暖的,一口灌入暖胃。

东洋的清酒也是以“清”为特色,使得食客口中弥漫着清香。无论是什么酒,目的终究是买醉。

而竹酒则是冷的,口感不下于压一片冰片在唇下。这酒只能在夏天饮用,不然大寒的性子一下便冲撞元气,定要是生病的。


二点二五、入夜

天灰下去了,取代明亮阳光的是那一抹橙辉。年少时住在南境的沿海边,那时候夜晚的城镇是亮的。

一到晚七点,数万盏钠灯齐点燃,残留的阳炎被数千万流明的电子光源所替代。这也要是看时节的,换做冬日,这二者衔接的光景便是极昏暗的。

有些日子天空不是晴朗的,残火便烧起卷片状的云。短短几周秒针,单薄的云就被烧透了,这时候夜晚就接管了天。


夜渐渐深沉,月转到天的北半边上歇息去了,一轮薄而不疏的残云盖上了天际。稀疏的云啊,薄淡的云啊,慢慢绕上了天线塔尖。

风起云涌,这词不过数时刻竟完成了。雨粒也是稀疏的,像是这山林中几千年前的崇拜一样从云中漫没出来。

渐渐水雾凝成了雨粒,雨粒带来了动静:那窗外的梨树随不似芭蕉叶,积不起成片的雨水。冷彻的风一吹,水珠像沙砾一般被抖下,又溶入土里。

雨粒又连成了雨丝。那窗上的凝气被雨丝溅射两三下,直竟挥发在屋内成了雾气。我是知道发射机不能进水汽的,但又不愿动。抄起酒盅饮下杯中物,起身擦去了。


二点五、黎明

我刚刚醒来,东方已经泛白了。身下还是那张铁椅,身前的桌子支依在青白色的墙边。雨似乎在入眠前就停下了,但疲倦抽走了感知的能力。

昨日是喝太多了。瘫倒在身下的座位上,晃动一番又扭回原来的身形。这山中没什么能消磨时间的事务,这时候瘫倒就成了奢望,一种渴望怜悯的祈求。

视线还是朦胧的,但第一束朝阳已经划过山脉映在山下的厂旁了。万物开始从寒夜里复苏起来,迎着曙光前进。


初夏的阳光不是燥热的。那束朝阳就是证明。在那射进来的一瞬间,山阴里的毒虫退避,山原旁的向阳花昂起首上。就是那千千万万束的光线组成的朝阳光啊!

有些小东西是朝生暮死的,但它也要看到太阳,才愿意拼发出拿一缕微薄的生命力的。


第二缕阳光迈过了山巅,尾随而来的还有那几段闲云。昨夜里被烧透的云乘着微火回到了天际,试图遮瑕天际那些微小的漏洞。

很快这天际的节流阀就被掰弄到另一头去了。不惜量的阳光随意的洒在山脊旁,松针的阴影透射过稀疏的草地中,留下些许生的痕迹。

云是单薄的,但被烈焰灼蚀几次就不同了。在云的高空中有烈风,那遮挡物件被风平移几下就散了。

辐照下的地面是极为动态的。复杂的光学经过几次方根的计算后折下的法线透在眼里,抬头几粍的变换在脚下就是数十流明方。

又变幻了,这阳光又幻化成了另一番的景。这回是人为的变换:山下高炉透出的热气折射后方的光,近似一副透镜,折弯了这云印子下的光。


三、铁炉

与山上的清闲不同,山脚下的铁炉是另一番火热的光景。与山上的青灰色不同,山下是铁锈色的,是烈红色的。

早六点是早班工的世界。公共食堂的炊事员还在准备早饭,而各个头衔带长的同志是不会起床的。

只有早六点,铁锈色才会衰退一些。这时候山才漏露出一些青绿色,漏露出一些烈阳的橙红色。

大约七点高炉就不压火了,这时铁锈色就开始慢慢爬上来,爬上管路,爬上车皮,爬上工人的靴子。


午十一点正是最难熬的一刻钟。按照排班表这时是出一炉铁的时候了,但又逢饭点前,那手脚就像灌入铁水一样的钝化了。

我去看过公共食堂的早餐点,这“公共”自然是不太好的。青色的菜粥像是浆糊般稠,又像是盐水般咸。再新鲜的野菜也能做成冬日囤积的白菜一般木。

可午餐点又很不一样了,大约是兛量的米粥,肉丝斩成肉丁熔在汤里,白萝卜配香瓜皮炒下榨菜。这菜品引得我都流下泪水,只好静静的推开罢了。


下午是同上午一样的,也是饭前的期待,饭后的失望。明日既是昨日,前日既是后日。满脸的风沙留下时代的印记,而子孙们继续在土地上重复祖辈的经历。

或许这片土地留下的诅咒吧,青绿色的山谷得以永传,而子民们的生活也得以保留。是岁月静好吗?


三点五、怀旧

大约是二十年前的那一夜,在南境近海的一座大城里。街旁的店里流出一两首流行的小曲,电视机上的综艺嘉宾欢呼着迎请明星。

那时候是自在而拘缚的。曾有这些不明朗的条框使得当时的人去工作,那种朦胧的节奏像是机器中的伞齿轮一般跑着,跑着,就脱钩了。

还是那一夜。骑行在海边的柏油路上,近夜的霞光从西方漫末进海里,左上明月与烈阳交班,定在纸一般的黑夜空中。

日夜交辉溢出流动般的幻光,这时候星光则是暗淡的,只剩下刺眼的余阳洒在西方。西北方吹来阵阵风,这不止有海里的咸腥气,也有一些钴镍铜的味道。


又是那一夜,霞光尚未完全沉没就被替代了:替代它的是来自西北方的无数流火。曳留下一束束橙红色的光,流火就转向北方大城去了。


转头望向家的方向,只能看见一道道火龙拖着青绿色的尾巴往天上钻。这声音每五响会断一次,接着就是方言的咒骂。不过几刻,响声归为平静。

一股油气味充斥鼻腔,不时夹杂着硝基物燃烧过的味道。双眸已经无法正常视物了,但是这物件还忠诚的向我诉说光和热的方向。

不过少顷,大营的旌旗就倒在了水泥碉堡上。平和的接受了这次转变,年轻的生命,年迈的生命,都想再次看到明灿的霞光入海。



四、夜

路迢迢,秋风凉。夏日里灵动的少年们去了,而花白的寒霜蒙在了枝头。山中的林一生都在山里浸没着,而山中的子民不甘被束缚着。

他的眉眼稍稍往下一撇,我心里直径沉了三分。这一双眼竟有什么样的引力困得我在此!

那碧色的瞳孔暗了下来,那撇下的灵眸啊,如此好看。

我不得在他身上沉沦下去,欲甩袖离开。可这缠绵的夜晚扰弄我的清心,久久不得入眠。


或许夜才是这座山中最值得留步的地方。夜啼的乌燕,打鸣的雄鸡。时间随着梦境划过不清晰的思维,渐渐地暗垂的夜也睡下了。

这交替的时节,即使是天神也要歇息一番的。神的子民趁着巨变的时刻顽强扭动,去争那两三亩地界。插着旌旗,扫过营地的风。


大地这座沙盘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红蓝色棋子,时不时一方涌入偶级的地界中。时间回转,荧光灯下的孤魂闪烁着,迷离在夜风当中。

上古帝王的业绩被砂土摩擦着,被后人拿着细镐敲着。但不做古人怎能评价?沧海桑田不过是句美好的话语,若我是海,我是田,我可能会感觉凄凉吧。


视线又回到了那双眸子。虽明知道他已有所属,但廉价的占有总是令人时而发笑。


回复
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200字以内,仅用于支线交流,主线讨论请采用回复功能。
折叠评论
kebalstar
1个月7天前
3楼
引用GiroPetrenko发表于2楼的内容
这些混乱的文字作于第一篇前,也是睡不着的胡言乱语,其中“我”与其他人物都是虚构的。文字没有什么文学价...

别整有的没的,快做你的雷达 sticker


回复
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200字以内,仅用于支线交流,主线讨论请采用回复功能。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7B%22isDisplay%22%3Atrue%7D
视频暂不能访问,请登录试试
仅供内部学术交流或培训使用,请先保存到本地。本内容不代表科创观点,未经原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音频暂不能访问,请登录试试
插入资源
全部
图片
视频
音频
附件
全部
未使用
已使用
正在上传
空空如也~
上传中..{{f.progress}}%
处理中..
上传失败,点击重试
等待中...
{{f.name}}
空空如也~
(视频){{r.oname}}
{{selectedResourcesId.indexOf(r.rid) + 1}}
处理中..
处理失败
插入表情
我的表情
共享表情
Emoji
上传
注意事项
最大尺寸100px,超过会被压缩。为保证效果,建议上传前自行处理。
建议上传自己DIY的表情,严禁上传侵权内容。
点击重试等待上传{{s.progress}}%处理中...已上传
空空如也~
草稿箱
加载中...
此处只插入正文,如果要使用草稿中的其余内容,请点击继续创作。
{{fromNow(d.toc)}}
{{getDraftInfo(d)}}
标题:{{d.t}}
内容:{{d.c}}
继续创作
删除插入插入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学术分隐藏
投诉或举报
加载中...
{{tip}}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type}}

空空如也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
插入公式
分享回复:{{shareId}}
加载中...
评论控制
加载中...
文号:{{pid}}
投诉或举报
加载中...
{{tip}}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type}}

空空如也

加载中...
详情
详情
推送到专栏从专栏移除
设为匿名取消匿名
查看作者
回复
只看作者
加入收藏取消收藏
加入关注取消关注
折叠回复
置顶取消置顶
评学术分
鼓励
设为精选取消精选
建议修改
编辑
通过审核
评论控制
退修或删除
历史版本
违规记录
投诉或举报
加入黑名单移除黑名单
查看IP
{{format('YYYY/MM/DD HH:mm:ss', toc)}}
投诉或举报
加载中...
{{tip}}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type}}

空空如也

下载资料
{{fileName}}
大小:{{size}}
下载当前附件将花费 {{costMessage}}
{{description}}
你当前剩余 {{holdMessage}}
{{fileName}}
大小:{{size}}
当前附件免费。
你已购买过此附件,下载当前附件不需要花费积分。
加载中...
{{errorInfo}}
附件已丢失
当前账号的附件下载数量限制如下:
时段 个数
{{f.startingTime}}点 - {{f.endTime}}点 {{f.file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