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哥
盖世豪杰
会员 编辑 专家 暗黑天团 学者 机友 笔友
1285
文章
9898
回复
39
学术分
1078.73
科创币

刘 虎

创新工程局主席

2005/08/24注册,32 分钟前活动
FSP系列频谱仪覆盖到40GHz频率范围(FSP38、FSP30、FSP13、FSP7、FSP3),是RS公司上一代中档频谱仪,大约从2005年量产,2014年左右停产(替代型号FSV型信号分析仪),产量很大。该仪器采用windows XP操作系统,具备基本的数字信号分析能力,是一种基于软件的多功能仪表。由于这些仪器到现在差不多有十年历史了,硬盘可能会挂掉,最近拆开换SSD,顺便全部拆解参观了一下...

似乎现在的小型电台,不论业余机还是专业机,都是按下电键就关闭接收机的部分电路,且扬声器静音一段时间(比如3秒)。通话时,按下PPT就关接收机。大型电台除非收发使用两根天线,也有收发切换器。只要不是转电话,没有必要搞全双工。短波数传电台可以做互联网接入,可以上网聊QQ,有频分的也有时分的,似乎用普通业余短波机改装会比较困难,最好是专用设备,他本质上就是现代网络通信协议在高频上的应用。参考MIL-ST...

早就实用化了,楼主问这样的问题,说明根本没有上国外网站查一下。

对于等幅报,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收发,只可能“一边发一边抄”,也就是说自己发一句话,听听抄对方的回答。考虑到莫尔斯码就是一个一个码元,也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双向同时通信。对于单边带话,在同一频率的上下边带实现双工是可能的,在古代有这种应用。现代一般是采用异频工作,大型陆地电台和海岸电台的收发天线通常是分开在相距几公里的地方,收信机和发射机是独立的,话音通过网络与话务台联系。事实上,装置有窄带一中频滤波...

@虎哥

百科只能作为初步了解,况百度百科品质很差,应尽量避免使用。不过这里人家说得没有多大问题,也许你先入为主的认为强碱都是一个强度,强酸都是一个强度,忽略了文中的限定词,所以才会产生误解。不过你的问题还是很好的,说明你发现了知识中的矛盾,做了思考和探索。这个问题的答案,别说初中,高中都不会教(不知道现在高中讲不讲电离常数离子活度啥的)。详细的了解需要学习大学基础无机化学。附件是中科大的教案,你可以提取其...

从事件的整体效果来看,老任才是调动民族主义的高手。明面上反民粹,实际上反的是上不来台面的键盘民粹。反对小制作,是为了搞个大制作。目前的形势,基本沿着老毛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在前进。不论这套理论在道义上或者政治上是否“正确”,至少这是迄今为止对于组织中国的革命力量最有效的办法。结合现阶段的各种舆论的和实际的准备,中美之间有打决战的迹象,即使是没有硝烟的决战。不论这种迹象是老任或者老习所期待的...

后面齿轮裸露在外面,感觉好危险的样子那些卡爪有的新,有的旧,看起来不是原配的,当然会高度不同。车刀是装不进刀架吗,为何只有那么一点点塞进去,都没被螺丝压住。第一个车床的小拖板没有调节手轮吗,看着好奇怪

这个应该是全新的,还好。买苏联的那些闪烁体倒是要非常当心。这种萌状的管子还是少见。还有一本书可以参考,叫做《电离辐射探测器》。

楼主说明一下设计目标呗,也许是我愚笨,到现在也没明白您最终想做成一个什么东西结合功率和电压来看,是想推X光管吗

我懒得跟你说了,这是用什么神奇手法洗脑的结果,不用左右概念会抑郁么。

为什么是左倾,不是右倾呢?如果说激进就是左倾,保守就是右倾,那么80年代那些激进的改革,为何被认为是右?邓公说“主要是防左”,其中包括防爱国主义吗?邓公说的“防左”,是防原教旨社会主义,还是防极端改革?后世可能产生多少种解读?如果说主张平民权利就是左倾,那为啥不是西方那种一人一票的属左,要把他们说成右?这种任人打扮的伪概念,还是不要用来发表观点为好。不是说学校交给你的就是有用的,有些东西反而是把简...

坑。我那台,一直垫床脚,去年卖掉了。500元还是2000元记不清了。其实他不止影响一个通道,一个是彻底不能用,其它几个也稍有零飘,在少数几个档位也有少量针状线。

引言信道化接收机是在并行多通道接收机基础上提出的全概率频分信道化接收机,它克服了多部接收机并行工作、多通道 下变频等方案具有的设备复杂,各通道性能不一致和可靠性差的缺点。数字信道化接收机具备大的瞬时带宽、较高的灵 敏度、大的动态范围,能够检测和处理同时到达的信号、准确的参数测量能力和一定的信号识别能力。直接信道化接收 机的运算量大且输出速率与采样速率相同,实现困难,后续处理的压力很大,高速ADO与...

民粹主义是任正非首先说的,讨论的概念就被锚定了。事实上大众语境下的民粹主义和他本来的政治学涵义有所不同,在大众语境下,通常把挥舞爱国大棒,煽呼天朝上国,反日反美反英等等一大堆情形都归结到民粹主义头上。如你所说,叫做狭隘民族主义可能更合适一些,但同样不能准确描述“键盘党”集体狂喷的现象。网上的这些诉诸民族情感、国家情感、天朝上国情感的舆论,是不是有民粹主义思想根源还真不一定,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基于矛盾...

有些东西一旦假设了,结果就是光速发生变化或者算不出。同时又假设光速30万公里不变,就会产生矛盾。

大约是08年我参加一个内部的会,讲到思想政治工作是党的生命线,举了个例子,HW公司请了300名退休师职干部负责做思想政治工作…当时就在想,能指挥动300名师职干部,该是军区总司令了吧。这个级别的玩法,当然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在讲话发表之前,煽动民粹的网文早已甚嚣尘上,典型格式形如:“某某放弃华为,签下某某大单,是策略还是不爱国?”尽管没有证据表明这是华为自己干的,但华为无疑是主要的受益者。前段时间...

据我所知,华为在过去两年加紧采购,囤积了至少一年的主要元器件和足够数年的高端仪器仪表,因此短期内生产不会受到太大影响。通过上文,社会上普遍认为华为已经掌控了全局,只需要切换到所谓“自主可控”模式就行,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尽管有传闻早在将近20年前华为就得到百亿美元以上的贷款发展核心技术,但整个产业链的价值是万亿美元级甚至无法估价的,就算这些年猛砸上千亿刀,也不可能实现“自主可控...

对的,散热太好,所有焊接都需要预热,电预热台太慢,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酒精灯烧。

赞扬。总结中说,“……使用CFD……能够较为准确的模拟流体在流场中的流动情况,是值得推广的”正文中没有参考标准或实测数据作为对照,如何得出“准确”的结论的,实际上谁也不知道您仿出来的结果是不是对的。关于CFD仿真,这个不是推广的问题,几乎是必须的。后面说“设计合理”,“符合要求”,然而全文没有找到设计目标或者设计要求,符合的是什么要求呢。关于设计合理,也没有评判标准。得不到支撑或者主观性较强的观点...

放大器的推动级原理验证完成,0.1W进去,40W出来,效果不错。

任正非先生召开圆桌记者招待会,发表了著名的521讲话。讲话一经发表,立即引爆社交网络,获得热烈支持。为什么任正非的讲话能刷爆朋友圈?首先,521讲话的大部分内容,是正确的、符合时代趋势和民众期望的,很多内容是朴素的道理,只是长期以来被时代淹没了。其次,讲话的内容,如果单独拿一些出来,由非著名的人物来发表,在最近几年这种浮躁和“运营为王”的时代,会引起争议。如果美国不发动新冷战,华为没有被推到风口浪...

调科创的。知网的调了也看不了。即使要调也是调wiki或者scihub嘛。

将来关键词可以调用网站搜索,现在搜索功能很强大的。

引 言 在固体推进剂配方中添加燃烧催化剂是调节推进剂燃烧性能最有效的方法之一。由于金属氧化物或金属有机化合物作为燃烧催化剂添加到推进剂配方中引起推进剂能量的下降,因此,含能燃烧催化剂的研究在国内外得到普遍重视[1-4]。国内也开展了相关研究,其中关于NTO的铅、铜盐性能及其应用的报道较多[5-6]。2,4-二硝基咪唑(2,4-DNI)是目前国外研究较为广泛的一种高能低感度炸药,因原材料易得,制造工...

5.20是国际计量日。昨天,千克的新定义正式生效。

抢救成功。时域选件也破开了。

今天我要发表一个毁三观的观点。在百度有专业性的贴吧里面,什么样的吧具有最高的质量呢?答案出乎意料——有人经营但还没有被卖掉的各种“病友”吧。你一定好奇为什么,我给你们说,道理简单到超乎想象:患某种慢性病或者绝症,基本上是概率事件,不论什么背景的人都可能中招。而病友交流又是刚需,不交流就得不到最新信息,某些病,不加入圈子甚至可能搞不到救命药。所以,病友吧的“逆向筛选”相对不那么严重,于是具有最高的质...

这个规模的小机子应该不存在激波问题,看起来还是一个燃烧产物忽然增加加上排气不畅的问题导致的局部过压。可以看出大部分燃料并没被点燃,燃气冲刷时首先使可燃物蒸发聚集,形成还原气氛,在出口处遇到氧气发生亮黄色火焰;当温度继续升高之后,高氯酸铵参与反应,使得燃烧室内形成氧化还原气氛,发生短时爆燃、过压。点火药量不足、燃速过高等,是可能的危险因素。主观感受,仅供参考。

涡流相比磁化电流不算大。低碳钢的饱和磁感强度挺大的,在常见的磁阻炮中饱和问题不严重。这些因素导致的误差,在没有经过严格考核和精心设计的实验及测量系统中,通常掩盖在其它误差之下。观察到误差大的话,先检查仿真模型参数和实验条件是不是一致。PS.翻译学术文献在科创属于重点支持范围,可以单独发布,发时不要用word,直接把内容发成帖子。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