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纳米斯
十步芳草
进士 机友 笔友
49
文章
854
回复
0
学术分
3.18
科创币
2010/11/14注册,1 个月前活动
β氧化铝可以让钠离子通过,钠硫电池用β氧化铝陶瓷隔离,一边是硫化钠一边是金属钠,可惜氧化铝不耐强碱。

信号无线可以理解;功率输送用无线安全、效率、可靠性、经济性方面都不看好。难道真的不能在导线方面下手研制出高可靠性的功率电缆?系统的复杂性往往降低可靠性。

广州白云山那边我记得有个大族激光体验中心什么的,可能有精密切割的吧。什么路名忘记了。


我认为用盗用下手工玻璃工艺品的做法,把板材切成条形,用焰炬一边加热到红热软化,一边绕这方法最合适了。简单粗暴到没朋友。

开车半夜路上休息,只想到自定心来保证不偏射。这个装置是二维发射,用了做实验可以,实际装甲应用要三维,线圈做4组,90度四棱锥排布,这样更贴近实用。三维发射、方向稳定性这两个要求是要处理好真是难事,我用脚趾头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想这个问题了。现在坦克没用上估计还有其他方面的限制,适合坦克用的储能和功率器件、传感和控制系统等等还没成熟。舰船空间大,可是现有的舰船应用场景好像不太合适。除非是到了颠覆传统...

@rb-sama开关器件是什么,亮度惊人。

都是夜猫子,老虎半夜起来找吃的咧?想想激光加工挺难找。太偏门了。其实还有别的路子。比如,把合适厚度的金属条加热到红热软化,然后卷绕,氧化皮可以提供极小的间隙。卷绕好之后进一步磨平端面。酸洗去掉氧化皮,再浸绝缘。

必须是脉冲的,皮秒飞秒激光。所以说不惜工本。微米精度。

激光切割可以,金属激光3d打印不清楚。不惜工本的架势哦~

线圈的机械强度问题可以考虑高强度黄铜或钨铜厚板切割成型。线圈质量大也能减少冲击力。非牛顿流体,我觉得也是个非常好的办法。发射后的破坏会自动修复而不会像固体那样被严重破坏。

v形放置的2个或4个线圈,配合相应形状的发射物,这样可以自定心。通过控制每个线圈的电压或其他电参数,还可以控制发射方向。由于几何形状的原因,平板型不是作为进攻武器而是作为电磁反应装甲更加有前途。

微波供能的直线加速器感觉是把行波管反过来用。加速器用波给电子提供能量。行波管是电子给波提供能量。

这样的系统,热力学第二定律不适用。

现在初步可以确定能量传递方向跟细微的相位差有关,因为能量传递需要时间,两个独立振子之间的相位差不是1/2周期的整数倍,有细微的超前或者滞后,都会导致两者的阻抗有细微的差别(即使是非常小,只要它存在就行,只要这个差别强于所有干扰因素就行),所以能量传递就有了方向性,即使能量再小,也会根据这个原理把能量传递给能量高的振子,直至振子静止。振子静止的时候,那个细微的相位差别从超前转为滞后,这样才完成从输出...

相比,觉得直线感应加速器比较容易制作一点。感应组元结构相对简单,而且规格都是相同的。

视频很直观,感谢。

哎,就是,所以说蛋疼,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永久沉下去别挖了,这个问题就是个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尽虚空的坑。别浪费时间。要说这个盖歪的楼有什么意义就是了解一下真实情况下这样的电路是怎么个情况和理想条件的不靠谱;没接触过传输线理论的朋友对传输线理论有个初步理解;看了一个难得一见的传输线实验,不是用集总元件做的仿真线做的那种。。。。。。还有告诫自己:题目要看完。(ლ(╹◡╹ლ)给后来的朋友提个醒...

现在才回过味来,楼主的条件下的所有元件都是单一的集总参数,集总参数条件下,导线的长度毫无意义。导线无限短与无限长都没有影响。总之觉得自己是蛋疼才挖这个坟。

之前没看完后面的文字,按lz理想导体和无分布容感的说法,结果只能是所有灯同时亮。只能做思想实验。根据楼主条件,得出:电场和磁场不能存在于元件之外的空间,也就是空间是绝对真空。无导磁率无介电常数。开关断开时允许电场经过,不允许载流子经过。当构建电路过程当中就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了。当导线接近并连接电池正极的时候,导线由于开关处开路,电池的电场首先对导线载流子产生影响产生移动并达到新的电场平衡,使除开关间...

传输线理论正解。灯A、灯C和电池的链接视为短线。视为集总参数。开关之后的是长线,要分析分布电容分布电感。直接贴一张图吧,一图顶上千言万语。当开关闭合,由于存在分布电容和电感。电池首先对两条导线形成的分布电容电感充能。这时候A和C同时亮起。这时候相当于电流被分布电容短路和分布电感开路。B不亮。分布电感电容的充能过程也是电波(TEM波)在传输线里面传输的过程。波传输速度视导线之间的介电常数和导磁率。在...

传输线理论正解。内容上传的时候传重复了,这楼删掉。看下一楼。

@dellric的确是的,两个LC之间是变压器耦合。其中一个LC用单个脉冲充能之后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搞不清背后的原理。从图形上面看,也像是被调制过的基波。其中基波频率就是单个振子的频率。另外把2个LC并联然后串联起来得出的波形记得也是像这样的图形,这是既有串联谐振也有并联谐振。这样想的话,感觉离真相又近了一步。通过变压器耦合跟串联两组并联LC情况是一样的可能性很大。从单摆来看就更像了。

@信仰は儚き人間の為に相信是相位差的原因。不过还是觉得没这么简单。实际上LC回路上观察到的相位差并没有周期性变化。只有振幅周期性变化。还注意到一件事情,单摆之间是弹性连接不是刚性连接。刚性连接没试过。

补充下,图形是个示意图。就好像能量存在惯性一样。在两个单摆或者LC回路之间来回反射。莫非跟波有关系?如果增加一个更大数量的单摆或者LC,让相邻的耦合,会不会能观察到跟波的传递和反射相似的现象?

两个相互耦合的单摆以及两个相互耦合的LC自由谐振电路中发现的一个不解现象。先说单摆,两个单摆悬挂在同一根绳子上面,、初始的时候一个单摆(A)停止在最低点,另一个(B)抬高,然后释放,会得到如下的单摆运动波形:B的振幅逐渐减少,A的振幅逐渐增加直至相等;然后B的振幅继续减少直至静止,A振幅最大。再然后就是整个过程反过来,A振逐渐小,B振逐渐大。直至A静止,B振幅最大。周而复始。两个相互耦合的LC谐振...

@radio时隔一年就你一个回铁,不过回帖质量很高,我回头看看这个问题又清晰一点了,生物毛发的存在意义是保温,而毛发沿着法线生长的方式保温最不理想。按拓扑把带毛发的生物等同为无孔球体的话,毛发有一个从北到南的方向分量。毛发就可以尽可能贴近和覆盖皮肤,这样保温效果会更好,物种更有生存优势。这样就有了漩涡形状的基础。旋转分量怎么来的,这个问题稍微复杂一点点。已经模糊有个答案了。

温度降低,杜瓦瓶内空气部分水蒸气被冷凝。被称量出来了。

直接把氚氧化,得到超重水作为结晶水。不知道行不行。

@马小甲 不是在做俯卧撑吧?而是在条呼啦圈舞~ 这东西喜欢阴暗潮湿的环境。发现有东西靠近就会摇呀摇的。莫非是迷惑动作?

我分数乘法都搞错了 闹了个笑话​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