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隧道
千古风流
学者 机友 笔友
52
文章
740
回复
4
学术分
2007/09/30注册,1 天前活动
你这个问题,在科学上确实是个问题。现代量子力学认为绝绝大部分基本粒子的质量,其实也就是构成我们的物质的质量,来自于束缚能。但是问题在于,在束缚能的解释模型上,科学已经以量子力学和狭义相对论为根基,远远走到你前边去了。建议你读读这方面的正经教材,少在低水平上做重复试验。

病死率=sigma(病死的)/(sigma(病死的加治愈的))。有一个微妙的细节大家注意了没有?这20天来按天计的治愈人数和病死人数,几乎每天都是治愈人数是病死人数的5,6倍。那么暂时得出的病死率应该是百分之十以上。为啥官方统计结果都是只有百分之2,3?

这玩意储能比高压电容低多了,缘何效果如此非凡?


看起来很新颖。必应上按关键词居然搜不到。

低频短路。高频(GHz)不短路。因为通过pcb挖空导致产生了环路(同轴线的皮和挖空外围的PCB地围成了环),高频阻抗很大。同轴线上套磁环,可以把低频不短路的频带向下延伸,延伸到MHz或百kHz级别。另外,双向桥的做法,我正是这么做的。据说啊,PCB挖空部分里的那根同轴线,中间某个地方的皮,需要和PCB焊接到一起。不过我没这么做,好像也work。

不错不错。效率高的原因我想可能是以下:1,大桨,低风速/高风量。2,双桨消去了涡旋风,气流垂直向下,无侧向损耗。3,楼主所说其它原因。

自然界本来就是过滤器。越“高等”的生物越复杂,其生命越加依赖各个组成部分的密切协同,面对环境巨变的适应性越差。地球上历次生物大灭绝,已经灭绝了一茬又一茬的高等级生物了。但是复杂性是进化的一个方向,在大灭绝后会重新自然地生长出来,就好像韭菜一样。人这么复杂的生物,能进化出来是个偶然。这不保证我们的未来会是光明的。

0.7英寸直径,18号线(1mm粗),U形(3/4匝)

赞。

老虎的计算,从莫尔斯电码到1234G可能都是准确的,每bit耗能确实在下降。但到了5G可能真就要上升了。5G在通信基础原理上相比4G没有大的突破,所以缺乏灵巧的节能手段。而5G提高容量的关键技术,mMimo,恰好是极其耗能的。所以如果用相同的半导体工艺,5G比4G的wh/bit是妥妥的要高。5G只能指望摩尔定律继续演进,把这些多出来的能量再压回去了。

估计难以找到除陶瓷以外的耐高温绝缘材料。用两层甚至三层陶瓷管。每层都用小管分段拼接。让各层的衔接缝彼此错开。分段后,就不易折断。接缝错开,加长爬电路径,提高击穿电压。

浏览器IE11。每当打开科创网页,在首页上点开几个(3-4个)话题后,浏览器就处于点击不应状态。那4-5个科创页面变成黑屏。其它非科创页面不应。请看下这是怎么回事。

改变一下思路,如果对动态实时更新要求不高的话,搞个二维振镜加一个红外线感应头,反向使用振镜,做扫描成像,化空间为时间。

两排MOS有一排G S极反了。不知是哪一排反了。

不错。思路可以不必局限在电容+铜板极板+放电管+铜条天线环上。这种电容储能EMP最大的短板是储能密度不足。那么可以考虑让电容当天线。把一堆低压电容,通过串并联,做成环形,在天线环内储能。电容环做一个缺口,缺口充填一个放电管。或许能大为提高能量密度。

用利兹线的,多半在50kHz到1MHz范围附近。

本振板子,就是有陶瓷封装的大管子那张图的侧边,有点奇怪。看信号流程,似乎信号是从上往下走的。但看陶瓷封装大管子的上边那个定向耦合器,似乎信号的方向应该是从下往上才对。

有意思。话说这玩意是用一个非常高Q的谐振腔,把一个磁控管发出的微波来回反射形成驻波,谐振到一个非常高的场强?

楼主的实验,空调铜管炸了的那个,一般是什么原因?按道理说,相邻两匝间电流同向,匝间应该是吸力。那么是否铜管炸掉的原因是匝间因为吸力吸到一起,碰撞后反弹炸开?至于实验很难产生EMP,我猜测是因为从高压电容到线圈之间的铜缆是两根间距比直径大很多的铜缆,这导致传输线路阻抗比较大,dI/dT难以提高。可以考虑如下办法:用大张的双面PCB板材,电容正负两级,一极接正面铜箔,一极串开关接反面铜箔。用正反面铜箔...

查了下,铜50kHz趋肤深度大概0.3mm。对于撸主用的0.25mm漆包线,半径0.125mm,比趋肤深度小很多,所以应该不需要利兹线。但是花篮绕法应该是有作用的。为啥没人用过?或者有人用过,但是效果不明显?

借地一问:在矿石收音机领域,为了增加天线线圈的Q值和谐振频率,有几种绕线圈的方法:1,用利兹线绕线圈。2,让线圈尽量不密排,匝间交错开一些缝隙,减少匝间电容,而且还能避免高频电流的趋肤效应和邻近效应导致Q值降低。见“花篮线圈”。特斯拉线圈的次级近似于矿石收音机的线圈。为啥不见特斯拉线圈采用这些技术?

意思是用非线性压缩脉冲?这个有趣。和孤子波传输现象的背后应该有类似的基础原理支撑。

一语道破😃。涨知识了。

看PLL的资料,大概2us能刷一个寄存器。总扫描时间几百us,够刷很多次寄存器了。“通过将多普勒频率接近零的回波成分过滤掉可以去除静止物体”这个还真一下子没想通原理。撸主能否细说一下?我现在纠结的地方在,即使对于远处的静止物体,回波信号也已经是和当前本振信号频率不一样了。如何区分出频差是因为物体距离导致的还是因为物体速度导致的?

还想过一种玩法:一个阻抗渐变的传输线,比如左边阻抗低,右边阻抗渐高。可以干啥呢?可以作为变压器。把一个低压脉冲从左侧注入。随着脉冲往右传播,可以一边走一边升压。到了右边,就变成了高压脉冲了。特别像一个鞭子。鞭子也类似,可以放大机械波阻抗,在末梢可以产生超声速。那么把很多这样的变压器的右端并联起来,右端点就可以迸发出很大的瞬时功率,而且是高压的。左边呢,只要用常见易得的低压储能和低压开关就可以wor...

不错。撸主对于传输线已经玩到了比较高级的阶段。以前有个猜想:用铝箔卷起来的电解电容,本身就是一个阻抗极低的传输线。是否可以利用这个特性来做点文章?

可以做一些实验来旁证。比如选两个人,手执灵敏的气压计,分别坐在车的头尾,然后对火车运行时的气压进行记录。最后将数据导出,做出曲线,观察气压随火车加减速的变化趋势。更进一步的,可以把车中央风速曲线和车两端气压曲线做数学运算,相互对照,看是否符合(比如看风速对时间的积分,计算气体移动量,看是否与气压变化相符)。

老虎的第三段都是哪来的?太搞笑了😂。

如果这个研究被证实为真,那么这是一个炸药奖级别的研究。

之所以采用塑料管镀银方案,主要是考虑柔软性。铜管太硬了。其实我是希望做一个柔性的毫米波波导管。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