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454496
会员 进士 机友
71
文章
781
回复
0
学术分
17.69
科创币

喵喵喵---

2017/02/06注册,21 分钟前活动
劝老前辈还是别作死了,先歇歇工,不然因此把自己的合法权利再给搭上就更不好了。自打我们这不出台禁放令以来,由于我的火箭试车地点在禁放区内,就再也没在那儿试过固机。今年祖国七十华诞,少给自己找麻烦。

焊接技术全面复活至小学五年级的水平(至今的最高),把该看的书也看个差不离。

如题,最好能升个三十度。欢迎各种馊主意,可行的奖励科创币!

给大家分享点资料:虎哥提到的《通信原理》PDF版(话说今天去图书馆虎哥推荐的书一本也没找到,改天上网买)过几天会发布射电望远镜涂装(刷漆)方案征求意见稿,欢迎大家来喷!通信原理(樊昌信).pdf

贺电啊!陷入到微波的泥沼中,我硝石瓶子都落灰了!有时间也整点动静出来,过两天先销毁部分药品,给大家看个烟花(主要某些药品不宜过夏)

小白,在班级工作中中了第三条

还没去借书,闲得无聊再更一部分

好吧,感谢radio老前辈又替我发现了一个坑。不过话说在l频段中的1427和1660是专门给了射电天文吧。再就是ku的干扰主要就是卫星,而卫星也是我们的观测目标之一。

想到过这个问题,所以选择了L/KU频段(保留作C频段的可能性),这两个干扰似乎相对少(只要上了GHz,大的干扰源基本就只有2.4G了),再就是会把镜子安在荒郊野外。

我除了把高中物理找了出来看了两页,把基础天文学上的所有练习题做了一遍以外,别的书确实没看。上周想去图书馆借的,背英语课文背到星期天,于是就凉了。准备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有些事情,必定艰难曲折,历尽沧桑。与主题和任何人的回复无关,仅仅是感慨。

我估计是纯热效应(曾经在操场上被太阳晒吐过),怕是相当于微波炉烤脑花

我认为或许过分了,百度百科是有错的地方且漏洞百出,但似乎不至于严厉到扣学术分的地步,且论坛规章制度中似乎也没有相应条款。如果在此发表的言论不合适,请删除。

继续汇报进度:搞了一套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的卫星锅+高频头(中九,KU频段),在楼房里调试,发现机顶盒显示到电视机上的信号强度达到90%以上,指向玻璃时比指向墙壁时信号强度略低,信号质量始终为零,暂不公布具体数据(公布对后人也没用)。发现蜡烛对他的接收没有干扰(原以为黑体辐射会让信号强度增加,改天算一下蜡烛在KU段上的流量密度)

好的,是安全的,整到高精度天平立刻动手@怪咖0121 @Fancestudio @硝糖火箭爱好者

用不了二十年……现在过去七年了,有实质性进展吗?

再回来看这个帖子,突然有种几乎是热泪盈眶的感觉:大家都和我一样不容易。最近给我同桌讲题,就明确的感觉出来了她根本没动脑子。和语文老师探讨的结果是大家都不喜欢动脑子,一直找不到原因。总之,我们无法改变太多,但是一定要坚信:科创是中国科学的星火之一,而这些科学的星火终将形成燎原之势!

这个实验有点意思(毕竟如果结果真实有效会给科学界带来一场狂风暴雨,如果造假或出现严重误差又是初中讲课的一个很好的实验),刘老应该好好研究一下仪器设备,多做几次,最好发视频上来。

水张图,权做进度更新

要不发上来,再配上视频?我觉得可以哎

怕是结了霜了,在不就热胀冷缩密封不严,进来气了。如果密封严一些,做好空气干燥工作说服力会更强。

上音乐课,突然脑洞大开,套改一个:咱科创的人  有啥不一样  只因为我们都怀着  飞天的梦想咱科创的人  有啥不一样  为了探索科学  日夜坚守试验场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  都是青春的年华  都是热血儿郎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  一样的足迹踏遍  星海茫茫咱科创的人  就是不一样  头枕着成堆的文献  脚下是山河苍茫咱科创的人  就是不一样  为了人类的未来  我们紧握热风枪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

罄竹难书一般是贬义吧,这个地方用“惊天地泣鬼神”更好吧。

@radio 我估计l频段接收机除了选频估计不能用lc电路,高频板子得好好设计以外应该跟am收音机大多地方类似。@虎哥 高中物理和某些天文专业书籍的射电天文部分看过一遍,但是数学不行比物理不行对我的影响更大。总之好好补吧

求大家推荐几本无线电方面的入门书籍,改天去图书馆借来研究一下。接收机的制造历尽波折,检波器还没搞定。已经做好回过头来魔改高频头的准备。再就是确定望远镜命名为“星火”,英文名 Spark One-Meter Radio Telescope,简称SORT,口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继续问小白问题:把示波器接了同轴线的线芯和外皮之间,看到了明显的方波,且与信号质量无明显关系,请教这是啥情况(用的中九户户通的高频头和机顶盒)。

再更新,开学好几天终于调整过来了,待会在这层楼中补固机分离机构。好的,来补了。画得过于潦草,就是当助推器推力小的时候,助推器和芯级不再顶紧从而分离。才起死回生了一块arduino,还不想睡,又来写,一不小心写完了。比别人少做四科作业真爽。

借贴问一句,最近在搞含有氯离子和铜(II)的实验的时候总是冒出一股刺鼻的油漆味,这是怎么回事?

统一回复@您好 这些是弄过的,最近不打算再搞火箭了,有一个别的坑。@C·L·space 说实话这种整天问人从哪儿整药连化肥店都没去过的似乎连烟雾弹都造不出来。@chemistry02 慢慢写,后期会统一整理的@虎哥 收下了@badbug 哈哈哈哈哈哈哈,都起的真早啊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写在前面话题和学科随便选的,思路也比较乱,基本是按照时间线来的,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1、我是怎么入的坑我最早想搞火箭应该是三年级时了(好久了),当时的目的其实非常二百五:饱受校园欺凌之苦的我希望拿火箭轰人,再就是希望用火箭把相机送到高空看星星。最早的探索是通过科普书上的图纸和燃放烟花爆竹的经验仿制了几个窜天猴,也有飞了几厘米的,也有炸了的,也有成了烟雾弹的,当然...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