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P 的个人收藏

还是觉得发在茶话版比较合适…… 大家在DIY中常常要用到502,因为它快速,简单,瞬间粘住,而且还算牢固,在粘接火箭尾翼等时也常用。 但是,大家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把502倒在需要粘接的东西上,不慎流到了手上。 手马上粘住了,可是东西还没粘牢! 难道是人品问题?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502到底是如何固化的。 502瓶子上常说:“本品不宜暴露在空气中”。502在瓶子里是液体,接触空气后也确实固化了 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以为502和石灰等一样,是靠空气硬化的 但是我做了一个实验发现并非如此。 如果, 502是靠空气固化的,那么将502在水底挤出时,应继续保持液滴的状态 ,浮上水面或沉入水底。但是当我 将502在水底挤出时,502却在瓶口瞬间固化了!再试试直接往水中滴加502,也马上固化成为薄膜状 (此处就不发图了……不想再浪费502,有兴趣可试试) 显然502的固化和吸收空气成分无关 后来百度一下,才知道“502胶水若暴露放置,接触空气中微量水汽,即被催化迅速聚合固化”,也就是说,空气的主要成分压根不对其固化起作用,使502固化的就是水! [color=#ff0000]手上的少量汗液,也就对502的固化起到了催化作用,所以手遇502时,固化会快得多[/colo

关于科学的定义 时东陆 注:发表于《科学》,59卷第3期。这里刊载的文章与《科学》杂志的文本略有不同。 摘要:近年来中国学术界对于科学的概念发生了许多激烈的讨论。尤其对于科学范畴,科学定义,以及科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产生了许多根本性的疑问。本文从思想文化的角度,阐述科学的历史发展,近代演变,以及现代定义。基于这些讨论,本文得出结论:“科学”是“现代科学”的简称。科学是西方在17世纪之后,由笛卡尔奠基之后才逐步形成的。所以,科学是西方现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首先必须定义“科学”这个名词。事实上“科学”一词应该是“现代科学”(Modern Science)的简称,因为科学的定义是近代和现代才真正产生的。在现代科学产生之前,科学还没有完整的定义。因而很难在没有定义的前提下讨论科学。所以必须首先从历史的角度讨论科学的形成和定义。 现代科学的鼻祖——笛卡尔 在讨论现代科学的时候,必须认识笛卡尔(R.Descartes,1596—1650)的思想和他所创立的现代思维体系。可以认为,笛卡儿是现代科学的鼻祖。他是哲学家,数学家,作家[1-3],父亲是最高法院的法官。1916年,笛卡尔从大学毕业,并获得律师证书。但是他从来没有做过律师的工作。毕业之后便出走各国,包括荷兰等地。他在“探求科学真理的指导法则”一文中写到:“我完全放弃了法学研究。在那些法学理论里学不到什么

本人,黄涛,男,2000年生,现为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外国语高级中学高二学生。 本人主要研究方向为卷积神经网络结构,曾在KC论坛发表相关综述。 Maxout和network in network 两个方法分别是将基于广义线性模型的卷积核替换成另外的更加复杂的结构以拟合非线性模型。 本人提出一种试用较小的卷积神经网络替换原始卷积核的方法,深挖卷积神经网络的二维特征提取性能,这一种方法被命名为CSC。 本人前期运算主要在同学电脑上完成,曾使用过一段时间的阿里云批量计算,但现阶段的测试由于种种原因无法继续进行,本人手上现有XEON PHI 3120P一张,但没有主机,需要购买工作站进行下一步的测试。 (附件:275998) 主要运算如下: 主板MS7769 880 DDR3 ECC 4GB *2 120 E5 2650 270 450W电源 240 2011 一体水冷 160 SSD Kingston 120G 400 机箱 80 Xeon phi 散热器 200 总计 2350 以上未考虑运费,主要购买拆机组件。

近几天在知乎上天天看到胡振宇有关的争吵,感慨良多。我又想起了山猫的事来,我想这里面定是有着某种联系的,这两个问题都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一直却是争吵不休,私认为,国内科技爱好圈子的问题还是很多的。 圈子,画地为牢 就如某位网友所说的,大家存在在某一个圈子里,自然就有一种归属感,然后这些圈子之间自然形成了一道屏障。首先这对于科技爱好的传播来说是个大问题,不利于国内科技爱好圈子的发展,其次大家接触的面有限后,把这个圈子的东西转到另一个圈子,基本不会有人指出来,就会产生一些抄袭的现象,而且圈子间的联动不密切,也无法严惩这类抄袭的行为。 互联网用户,良莠不齐 万千世界,总有些品质不好的人,在如此开放的互联网上自是如此,然而我们并不能识别出来这些人,于是他们便在这互联网上为所欲为。他们三观不正,没有人能约束他们;他们无恶不作,使许多科技爱好者再也不敢在互联网上露面;他们利用大家的仁慈,一次次戏耍大家。这些人是科技爱好界的毒瘤,无法根治,你今天打死了一个胡,明天又出来一个胡,就算你打死千千万个胡,还是会有千千万个胡。 入门科技爱好者,没有方向 一个人有了他的爱好后,自然是斗志满满的,但很可惜的一点是,纵观整个互联网,很少指导科技爱好发展路径的讨论,有的也基本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这些入门者有些选择了放弃,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抵达他们的梦想;有的走上了弯路,难以到达成功的彼岸;

我是去年高中毕业的,高考成绩还不错,来了中山大学数学系,现在入学半年多了,还是来谈谈我的感受吧。 先说中大,中大虽然排名还不错,但是可能在北方(广东以外的的地区)就不是那么出名了,知道一点的人会以为在广东省中山市,不知道的人甚至能把它和中山陵联系起来。数学专业也算的上是中山大学的优势专业了,据说以前排名高的时候能排到第二去,但是排名这东西总归是玄学,比如我国综合前三的大学都数不清有多少所了,就更不要说这专业排名第二究竟是个什么水平。经历过几次院系调整,从广州搬到珠海再搬回来,无数教师来了又走,数学学院早已不是原来那个数学学院了,但是像朱熹平教授这样的核心人物还是在的,只是我们一直吐槽这个学院一个院士都没有,实在是可惜。我们院教授有时候会感叹我们学院留不住人才,或者是吐槽他们的研究生,这当然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人总是往高处走,几乎不存在愿意为了这所学校/学院而放弃掉可能更好的前程的人,而且这种牺牲,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缺乏意义的。 [你看不见] 而学校的行政总是如其他学校一般的差,各种官僚、不作为、乱作为,以至于同学们天天黑我们可爱的校长罗俊院士:“你打篮球像cxk,你办学像罗俊”,几分嬉笑背后又掺着几丝无奈。 [/你看不见] 再说说大学生活吧,我觉得这里的生活和我的预计还是又很大差别,比如我开始觉得能考上这

一提起“大跃进”,人们就会想起粮食亩产万斤、土高炉大炼钢铁,殊不知,在科学技术领域,也有类似的狂热与荒唐,数以千万计的人员参与的土超声波化运动即其中之一。   铁管和剃须刀片制出超声波头   事情发生在1960年,但起因却要从前一年说起。   这一年,北京机织印染厂的几位技术人员试制“簧片哨机械超声波发生器”,发现用超声波乳化的防雨浆制造的防雨布,比上海某名牌防雨布“耐水度每平方公分提高2.5克”。   北京市委对此高度重视,强调在工业企业中加以推广。1960年3月,兴华染料厂派人去机织印染厂学习经验。回来之后,他们也想自制超声波发生器。一个技术员根据书上的原理,尝试用普通的铁管和剃胡须的刀片制造超声波发生器。尽管这套土设备未必发出了超声波,但用它来处理染料,貌似有一定的效果。于是,这个没留名的技术人员宣布土超声波发生器试制成功,工厂将其作为成果报了上去。   这份报告很快被送到了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彭真的面前,他看后立即开会,彻底批判了超声波技术“很复杂,不能发动群众,只能技术人员慢慢摸索”的思想。随后各工业局放手发动群众,大造超声波,大用超声波,大试超声波。截至1960年5月中旬,北京市共有100万群众参加运动,使用超声波头逾300万个。   绝密科研项目越传越变形   北京刚开始推广超声波,上海就得到消息,在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等人的领导下,也马上行动了起来。截至

本帖最后由 epi.clyce 于 2014-5-24 23:21 编辑 首先我要说的是,这是一个以一段饱受争议的历史为背景的视频,一个关于理想,关于信仰的视频,我不想就该视频的故事主题、政治立场与任何人发生任何形式的争论。 本来是在查阅其他的一些东西,无意间瞥见,顺手打开,看着看着,一种震撼冲破时间与空间的隔阂,直逼上来。 我没有关于那段历史的太多知识,更没有经历过,但这样的震撼依旧冲得我热泪盈眶,不能自已。维系并承载着如此共鸣的,只估计是追求,是理想,是信仰了吧。 总觉得一个伟大的理想,哪怕出现在了错误的时间,选择了或许不恰当的道路,吸收了别有用心的队友,甚至造成了难以预料的后果,故而一败涂地,永背骂名,只若是伟大而崇高的,只若有人为之一心付出而奋斗过,也是人类历史上辉煌而灿烂的一瞬吧。 没有正确或者错误,伟大的理想在错误的时间里的失败,也不代表他不会埋下再次绽放的种子。 谨以此视频向所有拼搏奋斗在自己理想之下的人致敬,无论你成功或失败,你活得精彩! 视频的名字叫《前进,达瓦里希》, 是由北京电影学院2013届毕业生王一琳作为毕业设计创作的一部动画短片。 在把视频贴上来之前,我先粗略解释一些事情,因为有一段我周围很多人没有看懂。 我只做个提示,有一种拆房子的办法叫爆破拆除,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因为这种办法造成过事故

编写说明 信仰是一种强烈的信念,通常表现对缺乏足够证据的、不能说服每一个理性人的事物的执信。——沃尔特·考夫曼(Walter Kaufmann) 科学不是一种信仰。但是,不愿意掌握科学思维的人,可以把相信科学共同体最新的、普遍认可的结论,作为一种信仰,这是对于采信科学知识而言,比较稳妥的办法。 本文常常以传统医学信仰者的言论为例,这是因为: a、谈论关于传统医学的信仰,在政治上尚属安全,比谈论某些政治主义的风险低。 b、传统医学信仰具有足够的典型性、代表性,尤其是在中国。 c、传统医学信仰没有明确的边界,且涉及切身健康利益,具有更广泛的危害性。它不像其它许多信仰那样主要局限于信仰者群体内部。 但是,本文并不专门针对传统医学,因为这是另外一件关乎公共利益的事。一旦谈到公共利益就难免各有各的道理,国家政策有国家的深谋远虑。本文旨在分析信仰者常出现的逻辑上和思维方法上的非科学理性行为,并非为了反对传统医学,因此分析措辞尽量控制在逻辑和方法层面,各方面的例子亦均可收录。 本文也不打算反对信仰。信仰在某些特定历史时期,某些特定的社会局部,依然有凝聚人心,降低相关人群协作成本的作用。尽管两百年来的人类文明成果几乎都可以溯源到科学进步,但是科学及科学理性的普遍性依然非常脆弱,在许多方面,尤其是科学共同体之外,仍需信仰作为补充。当然,这又是另一件事。 本文并不是“诡辩术

绕出来的线圈是长这样的 (附件:258227) 重点在于线圈是独立的,而且线圈的截面是矩形。 线圈独立是指线圈没有被粘在什么东西上,也没有东西东西粘在线圈上。有一个好处是线圈和炮管分离可以减少炮管受力,也方便换线圈,换炮管。另外线圈不是在线架上的,也就是说线圈和弹丸的间距更小,效率更高。 矩形截面是指每层的匝数大致相同,不会越往上绕匝数越少。据说这样对效率有好处,不过就算对效率没好处,至少看起来挺好看的[s::lol] 简陋条件指的是几乎没有机械加工条件。我用到的工具有 一把金属尖头镊子,一把裁纸刀,一把热熔胶枪,和一根电工纯铁棒。用到的材料有 四个饮料瓶盖,铝箔,胶带,热熔胶,指甲油,以及绕线圈必备的瞬干胶和漆包线(卫生纸之类的东西这里就不列了) 上面提到的电工纯铁棒也可以用其他的棒代替,不过一定要选够硬的,要不线圈拿不下来,试过用笔杆绕,最后不得不把笔杆钳碎才把线圈拿出来。不推荐直接用炮管,可能会断,而且不一定够硬,可能线圈绕好了拿不下来。 线架的制作 绕线圈自然要用线架,做好的线架是这样的 (附件:258228) 虽然长得不好,但是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也算不错了……毕竟实用就好。 首先要让线架里面的直径比炮管的外径略大,因为我用的铁棒是为了做弹丸买的,所以铁棒的直径比炮管的外径小一毫

http://discover.news.163.com/special/artemisinin/ 转贴 2011年度拉斯克奖公布获奖名单,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因发现并提炼出用以治疗疟疾的青蒿素而获得"临床医学奖"。一位中国人摘取有着诺贝尔奖风向标之美誉的拉斯克奖,把一种植物青蒿推到世界面前,有舆论称这是为反中医论者给出的最好证明;而实际上,青蒿素的研制跟中医的关联极其微弱 中医对疟疾成因分析不合逻辑:不知本,何以治本? 中医治疗疟疾从根源上来看就偏离了科学的轨道,在对疟疾成因的分析中,史料如是记载:中医认为引起疟疾的病因是感受疟邪,在《内经》中将其称为"疟气"。其中引起瘴疟的疟邪亦称为瘴毒或瘴气。中医认为,在中国南方所致疾病较重,易于内犯心神、使人体阴阳极度偏盛。 "感受疟邪之后,疟邪与卫气相集,邪正相争,阴阳相移,而引起疟疾症状的发作。疟邪与卫气相集,人与阴争,阴实阳虚,以致恶寒战栗;出与阳争,阳盛阴虚,内外皆热,以致壮热,头痛,口渴。疟邪与卫气相离,则遍身汗出,热退身凉,发作停止。"当疟邪再次与卫气相集而邪正交争时,则再一次引起疟疾发作。 现代医学对疟疾的描述却是清楚细致、合乎逻辑的:疟疾是人经过蚊子叮咬之后感染疟原虫引发的一种虫媒传染病,其临床表现是寒战、发热发痛、肝脾肿大等。这是由于疟原虫在人体肝脏内寄生孵化,

论坛弄高压电的不少,不论是线圈炮还是特斯拉,高压电都有一定危险的,好在这些高压电不是直流电就是高频交流电,对身体的危害不是很大,稍有电工知识的人就应该知道,对人体危害最大的不是什么电棍之类噼噼啪啪的玩艺,也不是无比壮观的特斯拉线圈,而是天天都能见到,悬在我们头顶的那些供电线,380V的交流电可以说是一击毙命,所以请那些看到高压放电噼噼啪啪声象就却步就坛友们不要过于担心,那不过是一些效果而已,很俗的一句话“会叫的狗,不咬人”。但是我们做实验的时候依然不能掉以轻心,高压放电是一种强烈的辐射源,闪光发生的时候伴随着大量的带电粒子进入空气,各种频段的电磁波肆意辐射,同时声波同样具有危害,所以需要的防护,我们DIY的基础不是创新,改革,而是——安全第一!!!下面我提出一些高电压和紫外线激光的防护(我比较擅长的)希望大家多多跟贴,提出自己看法,这样可以出具一份有效的防护办法。 1。高压电的操作安全 对于高电压,主要有两种来源,第一来自于振荡电路驱动高压变压器(例如高压包)获得,可作为高压试验电源,第二市电整流得到。对于第一种,电压可以因不同的驱动电路和线圈,功率和电压也就不同,第二种可以作为线圈发射器的电源,向电解电容充电之后电压在290~310V左右,属于高压直流电,我试着用手摸过,似乎并没有220交流电痛苦,只是酥麻的感觉,而没有灼烧的感觉,主要防护就是很简单一句话,细心大胆。在试验前要明

(这篇文章被移动到了江湖科学,我很遗憾。这篇文章是用基本物理定律解释我们日常生活中对因果关系的判断与感受。) 如果可以根据已经发生的一件事(的部分信息),推知之前曾经发生过的另一件事,那么人们会说这两件事存在因果关系。 对于宏观物体和宏观概念的事件,有时可以得出较为肯定的因果关系。 譬如,一个球飞到某处,已知当前速度,求之前某时刻经过的位置。 我们可以根据运动学公式求出答案,但空气的扰动是布朗运动,因此求出的答案总会有误差。 有时由于信息不足,我们不能给出肯定的因果关系,但仍然可以给出相当准确的答案。 譬如,有两种气体分别充满一个密闭盒体的两侧,将隔板移除,令两种气体混合。一段时间后,气体完全混合。测量结果显示,气体分子中一半是氮气,一半是氧气。请问,最开始的时候哪边是氮气,哪边是氧气? 由于缺乏信息,我们可以给出如下答案:1/2概率左边是氮气,右边是氧气;1/2概率左边是氧气,右边是氮气。 这样就产生了两个原因,发生概率分别为0.5 。我们知道真正原因只有一个,但是没办法判断到底是哪个。 有时即便不知道事情的发生顺序,我们也能判断因果关系。 譬如,已知充满气体的盒子曾经处于两个状态,其中一个状态下,采集到某处的氮氧比例为1:20,另一个状态下,采集到同一处的氮氧比例为1:1。请问哪一个状态可以作为另一个状态的因? 根据热力学定律,密闭空间中两种气体分子的空间

我国科技界的流行瘟疫 这是一个困难的题目。当整个社会都多少弥漫着一种浮躁的气氛时,我们深知科技界绝非世外桃源。但是人们还是对这一领域寄予了殷切的希望,因为这里是探求真知的所在,这里的人们肩负着民族和国家复兴的重任。这也是记者撰写本文的初衷。———题记   一个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是,20年来,中国科技界取得了辉煌的业绩。特别是在党和政府确定“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和提出“科教兴国”的战略国策之后,我国科技界的科研条件和科技人员的境况得到了明显的改善,科技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都形成了可喜的态势。   然而,我们又不能不看到,在发展中,科技界还存在着许多问题,其中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的“浮躁”现象,使许多人看在眼里,忧在心头。   浮躁,似乎是一个内涵和外延都难以明确界定的词,但当记者就“科技界浮躁现象”向许多资深的科技工作者提出采访请求时,他们几乎都觉得有话要说。   “你来吧。”电话那边的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所长王明星研究员的语气十分爽快。一见面,他就说,如果是别的话题,他就没有时间了;   中科院原副秘书长王玉民研究员,为采访准备了满满几页纸,言谈中他的情恳意切让人难以忘怀;   中国科协副主席刘恕女士谈锋甚键,直言不讳,全然没有“

我想,在这里混的人,不少人都做出了高压电作品,也有很多人,还只停留在制作上 看到电弧一闪一闪的会觉得很满足,但过后呢?你也不想,花了这么多心机,看一看电弧后,就让你的作品闲置吧, 有没想过用这些高压电去做一些其他实验?投入到其他应用中去? 想一想自己,80后,也三十有余了 偶然来到这里,以为找到了家园,但看到很多人都只是在想制作,没实际应用,觉得有点失望 80年代的农村过来人,想当年,没条件,很多物资不具备 小学时,我对电子的爱好,是从80年代未拾到坏一台AM收音机说起,那时家里还穷,没什么零用钱,不象城里人,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那台破收音机,拾回家后,被自己乱搞,居然修好了,很是兴奋,也很有满足感,从那时,认识了美国知音,BBC,还有很多香港、台湾的广播, 收听过这些广播的人应该都知道,那种干扰,简直是要命, 所以,那时就想办法提高接收灵敏度,经常在半夜三更调电容微调,调中周,做磁感天线,那时,真是不亦乐乎, 为省钱还千方百计找药品做化学电池,自绕变压器,从此对电子的爱好一发不可收拾,那时,没什么资料参考,很多都是凭自己摸索 上了初中后,有机会见识到《电子世界》《无线电》《电子报》,还自己收集了一大堆,由此大此开拓了我的视野 也由此,慢慢懂得修理常见家电,那时,虽然没什么仪器工具,但凭基础好,分立元件的电器故障凭直觉很快判断解决故障, 一到周未有时间,就去逛废品回收站,买回很多电子

** 一下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由于本人水平所限,必有遗漏或不足之处,请各位多多指正 **     今天无意中看到一段对话     卡尔文:你知道吗?我觉得数学不太像一门学科,而是一门宗教。     霍布斯:宗教?     卡尔文:是啊,这些公式就像奇迹一般,你取出两个数把他们相加时就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数,没有人能说清楚这是为什么,你要么全信,要么全不信。                                                                                 ——《卡尔文与霍布斯》 "数学的本质在於它的自由.”---- 康扥尔(Cantor)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猛的震了一下,这其中的观点深深地震撼了我,然后,我突然思考起了一个很神奇的问题,学了这么久数学,自认为还小有天赋,但是仔细一思考,我发现我跟本不知道他是什么。那么数学是什么?或者说,数学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数学是什么呢?     普罗克洛斯曾经给过一个非常怎么说呢,严谨的定义:数学全部都是假设性的。     也就是说,数学是基于一些假设所推导出来的必然结果,而我们不用去管假设是否成立。     同时,普罗克洛斯曾这么说过:“这,就是数学:她提醒你灵魂有不可见的形态;她赋予自己的发现以生命;她唤醒悟性,澄清思维;她照亮了我们内心的思想;她涤尽了

实验发现,普通弹丸在不带自旋的情况下发射,会在空中翻滚。 (附件:279811)翻滚导致弹丸横着着靶 翻滚会增加空气阻力,降低精度和穿透力。为了避免这些不利影响,通常的做法有:使用球形弹丸,使用气动稳定的弹丸(比如某些内螺纹圆柱销),以及使用自旋稳定的弹丸。其中,自旋稳定是,通过高速旋转产生陀螺效应,稳定弹丸,使弹丸始终指向其前进方向。 相比于气动稳定,自旋稳定的好处主要在于阻力小,稳定性好以及弹丸成本低。比如普通圆柱销或者方键,其价格按重量算基本等于钢材的价格。而气动稳定的内螺纹圆柱销,价格则是钢材价格的数倍。使用尾翼的气动稳定同样有较高的加工和装配成本。 自旋稳定对于转速的要求,比通常所认为的要高得多 比如曾有人尝试,使用标称5000rpm的电机对4mm*35mm的圆柱形弹丸进行预旋。不过并没有成功稳定弹丸: https://kechuang.org/t/80288 也有人尝试在弹丸上斜向开槽,使弹丸在气流的作用下产生旋转。不过同样没有成功稳定弹丸: https://tieba.baidu.com/p/5095683672 (另外,貌似独头霰弹也并不是靠气流使弹丸旋转来稳定弹丸,而是使用了气动稳定) 关于究竟多大的转速可以使弹丸稳定,有一些经验公式可以参考。比如Miller t

引用 atlas: 作为转基因工作者,首先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大家。目前大家的饭桌上不可能见到转基因的动物制品。目前我们基础研究上为了培育出一直转基因猪或牛羊消耗的成本和时间非常大。离走上饭桌不是一般的远。 植物方面大规模推广的转基因植物也就两种,棉花和大豆。 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在国内已经很难找到非转基因的棉花了,目前只有种质保存中心还有吧。但是我相信没人吃棉花,对吧。 很多的豆油都是通过转基因大豆生产的。但是大豆榨油的过程可以完全去掉DNA。吃转基因大豆产的油和吃转基因大豆是两个概念。 另外转Bt毒蛋白基因。这个Bt毒蛋白是针对昆虫的。昆虫消化道是碱性的。毒蛋白能够起作用。而人类的消化道是强酸性。Bt毒蛋白不仅无法起作用而且会快速降解。降解产物就是些氨基酸。(吃肉,肉降解也是各种氨基酸,不要认为毒素蛋白降解依旧是毒素。) 我十分费解我们一直进行着的工作被大家阴谋论化。我表示很无辜,做转基因从来没想过那么多。。。 要争论到江湖版去。看着就失望。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写在前面 话题和学科随便选的,思路也比较乱,基本是按照时间线来的,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1、我是怎么入的坑 我最早想搞火箭应该是三年级时了(好久了),当时的目的其实非常二百五:饱受校园欺凌之苦的我希望拿火箭轰人,再就是希望用火箭把相机送到高空看星星。最早的探索是通过科普书上的图纸和燃放烟花爆竹的经验仿制了几个窜天猴,也有飞了几厘米的,也有炸了的,也有成了烟雾弹的,当然更多的成了哑炮。后来(应该是五年级上学期)顺着果壳兄弟的介绍摸到了科创,然后于次年注册了账号。后来认识到火箭轰人不好使而且犯法,于是就…… 2、火箭的魅力 有下面几点:充满梦想的事业;气吞河山的场景;为人类奋斗的热血;探索空天的快感;装逼利器;低入门成本与大的发展空间。 3、关于适合大规模推广的小固机 最早正儿八经搞我用的是粉压硝糖,纸壳,基本就是烟雾弹。后来也尝试过热熔硝糖(差点点着菜园子)和几种乱七八糟燃料(药品受潮+密封不严捡了条命)。再后来发现了RNX,并且将发动机的可靠性提到了60%左右,但是比冲太低,估计是工艺问题。现在看适宜推广的是RNX,再就是或许应该在保证安全的同时探索粉压硝糖。再就是KNSB或许适合入门。 190226更新分割线——————————————————

担心就业?做一个ML工程师吧 ——从一个软件工程师的角度,看机器学习 科创联 创新工程局 覃永良 今天,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大的码农群体,凡是通过编制计算机程序,就能按步骤解决的问题(可计算问题),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了。要做个动态网页?有框架,有模板,有开源代码,有无穷无尽的教程;要做个原生APP?要建个订单数据库?要写个HTML5聊天室?要统计公司10年的流水账?要在浏览器里显示3dsmax模型?我们每天都面对无数的IT需求,但其中99.9%都不过是把前人做过的事情,重做一遍罢了,或者叫“搬砖”。看来我们的码农质量并不高;正如这个美丽的国家的所有其他方面一样,我们从来都是以量取胜的。随着搬砖时代的到来,程序员不再像以前一样是创新的主力,只有越来越少的人会自己写点代码解决什么新问题,而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在重复利用已有的代码。 年轻人,你为什么要搬砖?10年后,程序员这个职业将继续存在,但是正如中国的制造业一样,在低成本劳动力和肆意挥霍的资本消耗殆尽后、在大规模的泡沫和成灾的泛滥之后,等待着搬砖行业的,将是一蹶不振的萎靡,和可怕的恶性竞争。BAT裁员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我们将看到更加大量的劣质产能被逐步淘汰。想到黄埔师范的同学们还在看着朱军画质的视频在啃安卓和iOS,我感到了深深的忧伤,我们为什么培养了一堆搬得一手好砖但却毫无计科素养的学生? 然而,在搬砖业式微的

[前言:强烈建议只读楼主,读完再看回帖评论。] 社会要高效运行就需要分工合作,每个人分到的工就是他的职业。 你工作便获得回报,不工作就没有回报,这样简单的关系维持着人类社会的延续。 然而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人与人在工作能力和生存欲望上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作为一种本能),但回报越来越不平衡,比如扎克伯格并不具有什么超常才能(只不过他的阅历、运气和知识结构结合的比较完美),但他可以为大半个世界提供社交服务,获得富可敌国的回报。这样的情况正在越来越普遍。深圳一家工厂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拧过一万颗螺丝钉,但他采购的100台机器人每天可以拧一百万颗。北京一个大数据公司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算过一万道数学题,但他的数据中心每小时解决一百万道。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我们将获得无与伦比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这绝对不是免费的;人工智能也要耗电,而培养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据。也许你无法支付电费,也许你连硬盘也买不起,而隔壁家的小刚,爷爷辈就是做人工智能的,积累了300PB的训练数据,训练出来的模型被用于20种女仆机器人。今天我们苦恼的是社会的贫富差距太大,明天我们将要苦恼的是知识积累的差距太大:小刚因为家里那么有知识(积累了那么多私有的人工智能),所以一生下来就能享受各种机器女仆服务,拥有一间机器人工厂,是名符其实的“知二代”。 你也许会问,我今天能付得起电费,今天能买得起硬盘,为

创新论 刘虎(科创论坛创新工程局) 人类之所以发展到现在的文明程度,如果要归结一些本质的东西,“创新”一定会名列前茅。的确,衣食住行用,没有几样原封不动的来自自然界,即便号称“纯天然”的农产品也很难例外。不论是所谓物质文明,还是所谓精神文明,皆出自于历代先贤的创新。 人们对创新产生系统的概念是近代以后的事情,晚近时期发展为“创新崇拜”,开始努力地探索创新的规律。创新到底有没有规律呢?在不同的尺度上,人们找到一些零散的“规律”。但系统的看来,距离弄清楚还很远。甚至应该思考:如果创新有规律,还叫创新吗? 1、对规律的自信 如果您驯养过宠物,也许有这样的经验:没有受过教育的猫,有时会跑到饭桌上偷吃东西。如果每次都给它一些惩罚,猫就会找到爬上桌子和接下来的不良体验之间的“因果关系”,某些聪明的猫甚至知道趁主人不在的时候上桌子。无疑,所有高等动物都具有发现因果关系,甚至想象和求证某些复杂因素链的能力。 因果结合在一起,出自佛教用语“三世因果,循环不失”。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因”就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词代表一种逻辑解释法了。人类文明对因果的认识和追求,正是来自生物本能趋利避害的自然演化。同语言和文字的发展相同步,当经验可以通过抽象的概念进行高密度和低失真的传承以后,对因果关系的好奇和追寻便进入了蓬勃发展时期,最终本能的发展到凡事都以因果释之。 因果关系是人类最早有意识去认识的规律

发展科技爱好的宗旨是2001年科创成立时确立的,2005年论坛建成以后一直贯彻至今。我们社区始终坚持自己是科技爱好者的社区,对自己是不是专业人士的问题,一直回避不谈。 爱好者,在中国文化中,始终有“不专业”,“不正规”的味道。加之大量的科技爱好者走上了创业的道路,科创的会员也开办了不少企业,更有大量在相关专业就读、就业的人,因此时常有人提起,我们是不是把“爱好者”的头衔去了。应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1、不论是职业的还是非职业的科学或技术人员,他们首先是爱好者。如果毫无爱好,在科技这个领域一点快乐都不会有,也很难自我驱动。因此,爱好者是一个独立属性,与正不正规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2、反过来看, 爱好者可以宏观划分为职业科技爱好者和业余科技爱好者 。理想主义的大学应该是:职业科技爱好者组成的协作机构。当然,职业属性多一点,还是爱好属性多一点,要看具体情况,两者没有本质上的矛盾。 3、爱好者的核心是人,爱好的人文关怀比职业要强。我们呼唤个性主义,因此需要突出爱好和爱好者。 4、爱好者可以做到有派无系。在科技爱好这样一个统一的语境中,有利于抛开具体的利益而进行平等的交流。对于爱好者中形成“系”(抱团)的苗头要警惕。 5、我们交流的通常是虚拟的话题,而不是为了解决工作中的某个具体问题。虚拟话题的意思并不是说没有现实基础,而是这些话题是自己在爱好

最近有一部挺火的英国纪录片播出,叫做56UP。其实片子的本名叫做UP,56是这部影片的被拍摄者们56岁的内容。可能这是世界上拍摄周期最长的纪录片。49年前,导演选择了英国不同阶层的若干小孩,决定每隔7年拍摄一次,一直跟踪到拍不动为止。影片发现的事实是:富人的孩子还是富人,中产的孩子还是中产,而贫民的孩子,在56岁时,不论是他们自己,还是他们的儿子,依然是贫民…… 虽然,拍摄的样本还不够大,但也能说明,这与中国有相当大的差别。改革开放以来,除了个别例外,总的来说中产的数量是激增的。原来最穷的农民子弟,大量通过求学、务工等方式,进入了相对小康的生活,阶层大流动随处可见,一个家庭的长辈和晚辈几乎完全来自两个世界。我认为这里面很大一个原因,是要拜应试教育和高考所赐。 应试教育和高考虽然饱受诟病,但如同百年之前的科举一样,给人们建立了一条有关阶层流动的确定的预期,使得社会得以具有基本的稳定性。 我们知道,穷人和富人的最基本区别是内心,而不取决于经济条件。以思维方式为例,绝大多数自然性穷人家(意思是:不包括比如因为做生意亏本变穷的这部分人)的孩子从小接受了一整套穷人思维,且周围同学朋友往往也比较穷——在他们进入大学以前,是没有机会改变自己的思维习惯的。 那么,假设咱们的教育主要考察创新能力,抱歉,他们(进大学以前)兴趣匮乏,不愿冒险,基本与创新无缘。 假设咱们的教育主

汉字成为互联网时代计算机录入最便捷的文字 本文为转帖,原标题《活到 111 岁是什么样的体验》,作者李笑来。该文首发于作者的微信公众号“学习学习再学习”。 (一) 有一个词,叫“超级人瑞”,指年纪到110岁或以上的人瑞。哦,对了,“人瑞”指的是年纪100岁以上的人。中文里,“人瑞”这个词来自康熙年代(1703 年),朝廷颁文: “百岁劳民给予‘昇平人瑞’匾额,并给银建坊……” 英文里,“人瑞”对应着 Centenarian,“超级人瑞”对应着 Supercentenarian。 (二) 先说一个看起来完全无关的题外话: [blockquote] 输入工具的发展起点不同,使中国人吃了千百年的亏。 [/blockquote]历史时常令人无奈。 发明软笔的东方人和发明硬笔的西方人,究竟谁更聪明呢?虽然这个比较没多大意义,但显然,软笔的制作工艺要求比硬笔的制作工艺要求更高。硬笔制作很容易啊,拔根鹅毛,切个裂缝就完事儿了…… 多方便?! 注意:关于“东方人”、“西方人”以及“东方文化”、”西方文化“,其实有人并不同意这种粗暴划分的…… 可有能力驾驭更高工艺水准的东方人却因为发明了“更高级”的软笔吃了无数的亏…… 这又能怪谁呢? 软笔制作工艺复杂,成本也高。不仅笔的制作成本高,“耗材”的

最近火箭版对一些缺乏理论基础的秀图帖提出了批评,可能造成部分网友对发帖的尺度有所疑惑。在这里简单的讲解一下。 (一) 火箭包括发动机、箭体、控制(及导航)、回收、遥测、地面辅助设备,以及载荷等部分。 发动机包含结构和燃料。 火箭的试验包括:箭体试验,电子部分试验……等部分,试验的维度有环境、可靠性、功能……等,也包括发射飞行试验。 其中,除了火箭燃料必须发在火箭燃料版、火箭火工品必须发在火工品版之外,其余所有内容都可以发在固体/液体火箭版。 也可以根据具体内容发在专门的板块,比如电子版。 (二) 一切可以利用google/baidu,通过简单搜索解决的问题,都不能在论坛公开提问。 有些问题是可以通过常识性知识推知的,也不应当提问。例如,“买了一瓶结块的AP,如何把它弄碎?” 禁止问“哪里可以买到高氯酸铵”这类问题,包括回帖。因为这里是火箭社区,不是化工采购论坛。 提问需要有一定水平或者至少需要具有(技术相关的)话题性。 (三) 纯粹的晒图帖不受欢迎。比如“我的发动机成功了”,然后发表几张试车的图片。 对于发动机,必须帖理论计算过程(或者仿真软件的截图)、并说明主要参数。如果在设计上没有独特的地方,虽然可以发,但是并不鼓励。 有些内容是禁止的:乱配乱混、看花听响之类。[b]明显违背

收藏使用说明

  1. 在收藏夹中,可以通过文章右侧的选框选中文章。
  2. 在“输入分类名称”中填写新的分类名称,然后点“移动”便可将选中的文章移动到新的分类。
  3. 也可以点“移动到”下拉菜单,选择已有的分类。
  4. “删除”按钮会将选中的收藏项删除。

收藏夹的意义

  1. 整理论坛资料,方便个人日后取用。
  2. 整理一整个系列的作品/著述,方便他人直接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