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号监听员
一表人才
机友 笔友
4
文章
143
回复
0
学术分

文明技术锁死,技术自残问题的现实思考者

实际上,现实中黑森不成立的最可能原因,就是“恶意”并不是无代价的。即使我们采用罗辑最简单的恶意定义,根据小说剧情也不难发现,文明内部的不同意见者尤其是逃亡者,事实上也是“另一个文明”,然而,要保证压制,消灭这种“另一个文明”,代价是高昂的。禁止逃亡主义和防扩散其实都是这种恶意的直接推论,然而……进一步的推论足够否决这种文明的生存,而后自然选择可以直接得出结论。

2020/12/15注册,11 小时前活动
另外涉及技术共产还有一个你没想到的致命问题:如果你想阻止你不希望外流的技术泄露,那么你是需要采取对内措施的。最简单的,你必须阻止和你想法不一样的人获得你不希望外流的技术,否则你知道后果。而后,考虑这些人会隐藏自己的想法……而且还可能新产生这样的想法,你最终会发现你需要一个很可怕的对内思想管制和层级监控。而且,你信得过的敢给技术的人群和你信不过的封锁技术的人群之间,就已经是不可调和的巨大矛盾了,因为...

不过有一点你是对的:你说的这种东西就是宇宙尺度上的“核武器”。而且考虑都宇宙文明了,冯诺依曼机应该是都有的,所以我一开始就假定这些“独立文明”都是“超级大国”的地位。不过大过滤器的问题其实比你认为的那个位置还早:飞出去的会变成这种东西,你想一想现行秩序真的能接受吗?事实上,禁止逃亡主义+为了维持现行统治秩序最终选择依靠技术自残来阻止反抗者获得威胁文明的能力(同时也是主张权利和新制度的能力),很可能...

你忽略的问题,1,戴森球并不是挖光了一颗恒星,实际上戴森球反而是个必须竭尽全力去保护的高价值资产,恒星还是要燃烧几十亿年的,这也是戴森球期望的收益周期,这是你可能无心中弄出来的常识错误。2,恰恰是问题1提示我们,文明还是很希望K策略的,你要考虑,文明不是仅仅活下去就好,是要追求发展科技的,然而,这不可避免的要导致文明有很多不能随意转移的“重资产”,文明是需要倾向于K策略的,R策略是弱者为了生存和反...


这个我作为弱方的反击武器考虑在内的,上面你也看到了,技术上我不认为存在绝对的障碍,但问题是,这种东西我们能观测到宏观效应,挖矿自复制机器真的存在是能有很明显的宏观效应的,也就是说,人择原理把这个假设干掉了,所以我才说现实宇宙当前应该是和平的。当然这东西历史上可能使用过,我们观测到的那些宇宙大空洞可能就是它们的痕迹。你可能注意到我主张的规则对弱方有很大的照顾或者某些人会说是妥协,目的很明确:让大家都...

区别很大,这不仅是轮船,还要考虑到达新大陆之后。现实中新大陆最终是冒出了取代旧大陆领先地位的新生力量,而且深刻改变了文明的组织形式。

而且,你想一想你派飞船出去,不也是为了对方给你回传探索宇宙知道的新东西吗?然而,同样是巨大的通信时滞和几乎不可能的实体物质层面的利益结算,你是没办法给他们发工资发奖金的,他们也只能是自己解决自己的生存物资问题。如果你说都是一家人他们就该无偿给你回传,那么也请你承担相同的义务,有问题吗?当然你可以说家园星系科研成果总量远远超过那几艘飞船,初期你是对的,但后期呢?后期小小的家园信息的科研成果量会远远低...

问题1,不具备记录下来所需的技术;问题2,不具备传播这种设想所需的技术;问题3,不具备一致行动的能力。这种问题至少改成大航海时代的时候能否想到君主专制的结束还靠点谱。

你也知道实证这种设想的技术能力需要多久才能出现,但这些明显接近板上钉钉,难道你还认为一定会有个FTL的技术帮你实现你自己理想中的宇宙文明形态吗?这种幻想才是无视物理法则的。而且,宇宙中只能一切自给,确实能推论到,谋求成为宇宙文明的群体,在地球上必须先具备这种能力。宇宙中不能维持某些控制,那么飞出去的“权利”也暗含在地球上挣脱这些控制同样是必要的,否则这些双标唯一的结果就是,禁止飞出去,而后文明死在...

因为光年尺度上不可能结算技术转让费,你甚至不能知道对方是否需要,毕竟巨大的通信时滞,事实上只有技术共产和各自闭门造车两个选项,而后者不可能发展的过前者。更严重的是,你这群各自闭门造车的文明,连共同利益都没有,反倒是互相猜忌会非常严重,都会认为别人在谋求碾压自己的技术优势或者渗透自己的途径,这就是猜疑链。实际上这里我提到技术共产的时候,是强制性的,不肯就视为敌对。

首先预设一下讨论的前提:不存在FTL,跃迁之类的技术,通讯速度上限1C,成本倒还算能接受;实体物质运输速度,很乐观的说,0.1C?实际很可能0.01C(考虑减速,考虑效率不可能100%之后,聚变飞船最可能的实际速度),至于成本,加速到0.01C再减速下来的燃料开支,大家自己估计就好。其实这个前提恰恰是一个几乎所有科幻小说都选择性回避的问题,原因是,我们的现行秩序在这个限定条件下,彻底没办法在光年尺...

正解,生存经常出选择题,如果必须全体都选一个选项,一旦是坑就是团灭,所以必须注意分兵探路。不过这方面要做好的最大难题是,不同的主张和实践之间的关系必须处理好,必须都明白大家都是为文明探索各种可能的,而且不能弄成有你没我,甚至很多时候可能都成立。但从这种意义上,多数决这种制度是有问题的。逃亡主义的主张是不同的理念和实践都可以获得“独立文明”的地位,所谓主流也没有强迫别人服从的特权,各自对自己的基本盘...

这幕后是巨大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不过日本也并不是坐以待毙,大量的海外投资同时大量的本国男性出海了——在因为战败国身份没办法挑战现状的背景下,这算是现行制度下相对最可取的解决办法了。中国其实也在做这个事情,大量援助落后国家的人,都就地成家。

你忽略的是灭世摊牌事情太大了,平时就被发现反而会被对方扣个世界公敌的大帽子,必须矛盾真正大到让足够多的人意识到这事情确实值得用灭世最后相逼了,到时候亮出来才可能正面大过负面,所以需要先让对方逐步作死吸仇恨的。

你忽略的问题是,文明的关键特征是追求科学,而这个特征是自然选择的皇冠,我们已经爬了比较高的科技树,这导致我们的后代教育成本越来越高,甚至我们的大脑特征也限定了我们要有超长的幼年期需要靠父母哺育,这都是爬科技树的代价,非常高昂的代价,但很明显自然选择认可这些代价。自由也是同样的道理,要害问题是科学精神要求有实证解决分歧的途径,有否定权威的途径,不这样爬不上科技树。这些并不违背自然选择,相反恰恰是得到...

有些地方确实不能扩张,本质是自然法则不允许,毕竟自由本质是科学精神的推论,那么科学不支持的“自由”当然就不能成立,自然选择还是要起作用的。

另外,个体自由其实是科学精神的推论,科学精神要求有质疑权威,尝试证伪的自由,这样才可能追求科学,可以说自由是作为文明物种必然的追求。但是,恰恰因为自由是从科学推论而出的,所以并不是一切自由都能得到支持,自然选择依然在的,主张不合理的“自由”依然是会被淘汰的。

文明物种养育成本高于一切自然物种,因为我们并不只是大量生娃就可以,必须支付培养成符合现代社会需要的人所需的教育开支。所以文明物种很难维持自然界物种的超高繁殖能力,目前这也是繁殖低于自然更替水平的原因。不过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就是,现行秩序企图通过教育搞隔离,导致教育成本严重虚高,事实上对多生的构成惩罚。

而且说到乱世的可能性,你认为各势力会不会都在偷偷搞灭世武器用来在乱世的信号发出的时候拿出来当王牌打呢?然而摊牌时刻桌面上如果突然一大堆王牌亮出来,你如何评价呢?

你真的以为他们没有吗,他们只是不想把自己变成现行秩序的第一目标而已,真懂中国的人都知道,这种能力只能偷偷搞,露在台面上是自寻死路。所以你看到他们表现为松散的状况,但你确定这是真相,还是他们故意给别人看的呢?

而且其实西方国家生育率同样很低,表面上比东亚高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他们处在鄙视链顶端最有利位置,不断的从外部吸进大量女性,考虑这个之后,他们的生育率就真不能看了,尤其是如果再扣除黑墨绿。

最后,产生她们的原因,其实也很明确:因为历史上女性基本没有自由和选择权,因此对于女性能否理性运用这些东西,其实历史是缺乏足够的自然选择的,而且,历史上的婚姻制度也和现在有极大的不同,历史上缺乏有效的避孕措施,女性基本是没有不生的选择权的,而且历史上新生儿成年前夭折率以及女性分娩死亡率都很高,一夫一妻不能保证有后代,所以历史上往往很现实而残酷的,贵族在经济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娶多个拼命生,平民底层...

顺带提一下,其实家庭制度同样是自然选择的结果。首先,人类的怀孕期和幼年期都很长,哺育后代负担沉重,女性独立承担后代养育成本,多数情况下是不实际的,客观上需要由男性分摊养育开支,然而,男性很明显必须开出“保证这个后代是自己的”作为条件,否则在男性看来这就是经济诈骗(要求男性方放弃这个要求在自然选择看来很明显是不可能的,这种妥协永远都不要想),相应的,如果女性全自费养娃,那么可以拥有自己主张的一切“自...

当然上面说到有点乱,但为什么说田园女权这种策略不符合自然选择的要求,原因就一个:把最有利于繁殖大量后代而且占据大量资源的位置拱手让给和自己相反的策略了。男性多于女性,这个没错,而且实际多的远远不止几千万,要考虑顶层男性多占的部分和卖的那部分,尤其是染上HIV直接报废的。实际我目测缺口30-50%。然而,女拳绝对只说溺婴之类的缺口,她们自己当小三当婊导致的更大的缺口她们永远不会提。而她们引发的巨大仇...

用高考和考研报志愿类比一下择偶,就知道某些女性要求不合理了其实这个怪现象也是一直存在于考研的,清北华五人从来都不缺乏炮灰,年年都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这个大家都知道,别看自主招生划线经常330,350之类的,但实际进复试经常380,400,而且复试还刷一大堆人,不要双非更是经常的事,更可怕的是出题极难判卷还压分,以至于很容易连调剂的机会都没有。  大家想一想,这和某些女性对男性的苛刻要求,有没有类似...

   为什么说田园女权这种策略不符合自然选择的要求,原因就一个:把最有利于繁殖大量后代而且占据大量资源的位置拱手让给和自己相反的策略了。    思考一下游戏是怎么玩的,某种现状的受益人是谁,就明白了。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 每个人背后贴个数字,只能看别人的而后配组,总数高者奖金高,这个游戏大家都听说过吧。 但是书里只写到这里,我出几个拔高题,大家就懂了。 1,背后贴的数字分布...

你忽略的是,恰恰是为了不碰“法律保护”的红线,他们目前才不谋求明面上的强大组织力和执行力的。你说的状况可能第一次可以,但很快就会对等的组织起来,那就是社会大撕裂了——其实对面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而且大家需要注意的是,这帮人幕后是白左阵营,这事情还真不是单纯的国内问题。

这个事情境外破坏嫌疑极大,而且确实对猪肉价格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不过我真正担心的是,搭载AI的,不依赖遥控,自主飞行自主识别图像自主执行任务的无人机。以目前的技术水平这个完全能做出来,完全没有干扰的可能性了,然而这东西能怎么用大家应该都能想到,执行类似渗透破坏任务只是小菜,它完全可以变成全自动的杀戮机器替代士兵被大量用于战争。

医药的问题水其实更深,其实这个行业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基本前提,原因就是医药集团和患者之间其实是不对等的。西方国家已经出现了这个问题,无论政府层面医疗投入增加多少,总是很快就被医药集团强大的博弈能力吞噬殆尽。他们自己当然对外永远说研发投入极高之类的,但其实他们游说政府,医生之类的开支比例从来都非常高,国内外都这样。这个问题我的观点可能和你相反:恰恰由于完全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基本前提——交易双方地位对等,...

你忽略的问题是,教育投入80%以上是在基础阶段,即选专业之前的通识教育。你自己看看计算机专业有多少是本科从其他专业自学本科阶段全部基础课而后考研跳进来的,你就会意识到你的偏差出在什么地方了。技术爆炸热点所在的位置基本没有你的顾虑,计算机热了几十年了到现在才有一点点可能会到达技术尽头的忧虑,但也只是硬件层面受到物理限制,软件现在反而因为AI算法的突破在继续大爆发。你需要考虑的是,有了基因编程能力之后...

前提是双方资源状况和文明规模差异没达到做对比对于规模小的一方极度不公平这种程度,尤其是宇宙中不同星系条件差异更大了,企图简单的比较文明好坏可能是一个很不实际的状况,尤其是某些“坏”措施是因为星系环境,成员基因特点等原因不得已而采取的时候。不过目前来看,宇宙距离上,信息交流只是延时巨大,但信息量和成本问题还算能保证。这点在地球上我也很关注,一边封锁对方技术一边说对方落后其实是站不住脚的,理应是在类似...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或举报"}}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