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号监听员
一表人才
机友 笔友
5
文章
160
回复
0
学术分

文明技术锁死,技术自残问题的现实思考者

实际上,现实中黑森不成立的最可能原因,就是“恶意”并不是无代价的。即使我们采用罗辑最简单的恶意定义,根据小说剧情也不难发现,文明内部的不同意见者尤其是逃亡者,事实上也是“另一个文明”,然而,要保证压制,消灭这种“另一个文明”,代价是高昂的。禁止逃亡主义和防扩散其实都是这种恶意的直接推论,然而……进一步的推论足够否决这种文明的生存,而后自然选择可以直接得出结论。

2020/12/15注册,1 小时前活动
实际上,从民主党发现这种可以靠大量收支持自己的外来移民来巩固多数地位的策略时,民主就已经死了,因为游戏彻底失去平衡性了。

如果你说的是民权我认为才是正确的讨论对象,而且很遗憾的告诉你,我是知道的太多了。最简单的,弄一种”把自己弄成多数“的策略,你的民主怎么对付呢?比如说,从外界招收大量支持自己的人进来入籍,或者税率上,其他政策上,故意极度偏向于自身,打压对面,固化基本盘。如果你说少数方也要有底裤也要有宪法条款兜底,然而对方只要到2/3就可以改那些了,而且关键位置全是对方的人,关键政策全是对方定的,你确定没问题?

这个问题恰恰是你们根本没认真想,光年距离比大西洋太平洋远的多,然而当年的殖民地今天还属于宗主国吗?

问题就是,很多事情,出证据的时候就是无药可救的时候。而且剧情这个时间点三体第一舰队的航速都已经观测出来了,如果这你都不承认是铁证,非要近距离看才认,那我问你等到能近距离看到的时候文明还有机会吗?

1,低于那种程度的飞船根本不能跨4光年飞过来;2,注意剧情节点那时候已经观测到三体舰队了,事情已经彻底实锤;3,三体方面已经明确表示战争目标是灭绝战你这种人永远可以无限找借口,这就是问题所在,然而顺着剧情下去你会发现,永远不缺你想找的借口,然而当证据来的时候直接就是文明的死期,这种状况又该怎么办呢?尤其是你说的系统,如果它犯错误怎么办呢?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你仔细想想这个是什么东西再考虑,而且时间上也绝不单纯,不要以为只是提拔不是有意为之,你提到那些抗日剧恰恰说明了,这几个绝不是草台班子所为,你只是因为讨厌所以贬低。

很不凑巧我恰恰是社会学专业的,但我的判断很残酷:多数决民主已死。

对于逃亡主义问题,这里篇幅有限,我只提醒一点:飞出去的,是不受所谓主流秩序控制的,“独立文明”。而且,肯承受宇宙的巨大风险和余生生活水平远远低于家园星球的代价飞出去的,根本不是主流群体。

我知道你的愿望,然而很遗憾的,靠互相放过的君子协定就想让它站稳,是不够的。最简单的,你提到很多东西,多数方也不能改,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但是,你如何保证“不能改”呢?不要忘记,现行秩序承认多数方能改的东西,已经可以把所有关键位置都换成自己的人,可以靠移民,生育政策让自己逐步占绝对多数,甚至可以搞个宪法宣誓之类条件的直接排除某一部分人,都被默认为是“可以”的,这也是你们在讨论中担忧的一个状况,即坏...

这里只怕你搞错了,三体的所谓兽性不过是生存高于一切,一切在它面前皆工具,不能用所谓道德和文明生存顶着干。但是,你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文明生存也能直接推论出道德的相当一部分——并不是像你们认为的那样彻底漆黑。(至于推论不出来的那部分,可就要警惕了,可能就是所谓赢家为了维持既得利益而搞的私货了)而且搞清楚,实际不是学术争议,而是很现实的预算分配问题。另外,你们明显根本不知道逃亡主义的水深到什么程度。

只怕这个问题我要和你有不同意见了,基于实力优势而维持的规则同样是不靠谱的。而且有些状态,确实会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安全,但不这样更糟糕。逃亡主义问题,还有终极威慑问题,都属此类,实际我的最终结论是需要否定强弱支配否定现有规则的,主流社会需要向反抗方做相当大的妥协以维持文明还能存在,而后谁也不是输家,没有赢家,但大家都是赢家。

问题就是,社会科学的很多东西,证明的铁证来得太迟,已经来不及解决问题,只能写在文明的墓碑上,或者只有层级高出很多的文明才可能搞到你的大量重复,多文明观测,统计学结论,但对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我们,是不能等到那时候才做决策的。三体整个剧情都是这样,如果你拿证据当借口,忽略两种可能性的后果不一致,那么当你看到证据的时候就是你死的时候。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逃亡主义的水到底多深,实际上,根据剧情是直接能算到为了逃亡是必须反人类的,但依然必须做。光年尺度的文明分裂问题,和黑森问题是关联的。

并不是只凭一个形状,三体初期泄露了大量信息给地球方面的,其中包括三体当时的主流能源是聚变,包括三体舰队出发,甚至还包括了舰队引擎是反物质——然而这个地球方面明显搞不定。实际上,即使中间有其他形态过渡,至少在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地球方面必须至少有比三体第一舰队的飞船快的飞船,才有生存的可能,这个板上钉钉无任何疑问,所以没有借口。

并不是吃饱了撑的,你认为流浪地球的拍摄,后台是谁?

然而大刘并没有放过他,玩背刺者死于背刺。而且你以为没这个作品,那些权力斗争就不黑暗血腥,就不动用暗杀了吗?实际这个作品直接能推论出恶意文明只能自取灭亡。

苏联大清洗的中国部分而已,这事情早有定论,同样是权力斗争的悲剧,不能洗。

自己想一想五月花号就懂了。

很遗憾这地方你们完全搞错了,一个水深不见底的大问题被你们彻底忽略了,或者是选择性忽略了——因为会要了现行秩序的命。我挑明了问一下,你考虑过光速壁垒下的跨恒星系文明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吗?考虑过允许飞出去建立殖民星球,等效于什么权利吗?

而且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问题是,投毒者有美国背景。

这个你就搞错了,三体是典型的悲剧文学,而且挑明了说,高层不见得不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但考虑到,确实只有聚变无工质飞船在技术上可能和三体文明有得一拼,高层很可能默认了这个结果,涉及的其他人也是一样。现实中,我们也是会挑可能和对方有的一拼的装备和技术路线去研发,而研究出来依然比对方落后的话,重要性就低得多了——当然不是绝对没有,尤其是基础科学类追赶时还是要搞。

应当是中央级力量接手,自身就是审核者的上级,才敢碰某些东西。

不过,别搞黑招,这个我还是支持的,我是反对恶意行为的,只不过我清楚,涉及文明生存的问题,指望不上道德和法律。而且,大刘不也让章北海死于别人的黑招了吗?实际上他也是反对恶意行为的,只是你没读懂他暗藏的多深。

然而你要考虑到,他接下来马上就冬眠去增援未来了,根本就不参与什么权力斗争和实际利益了。而且这里涉及的问题,本来就没有投降的机会——其实现实也基本没有。不过如果你的目的是解决冲突,那么“要么放弃让我死全家,要么地球直接炸”你应该明白该怎么办。

这里的问题就是,两种可能性后果不对等,如果三体飞船是真的(而且概率已经是极大了),文明承受不起后果。而且未知性的问题我是承认的,我也提到了多数情况下的合理做法是尽可能多保留可能性。然而你也要明白,文明生存是最终目的,包括道德法律之类的在这个层面上都是工具,在三体入侵已经挑明已经坐实的背景下,就算聚变无工质只有1%的成功可能,那也是文明生存最后的1%可能性了。

其实当初我们就认为游族不该拿也拿不住这个东西,不过一般人也不敢碰,下家最可能得是后台直达中央的强大存在。有一点你判断没错,挺大刘的力量来自顶层。

目前的局势只怕恰恰相反,现行的世界秩序可能要挂了,这问题我同样需要专门开贴说,民主之死甚至可能是个巨敏感的话题。其实大刘反对专制,但他的主张怕是出乎你的意料之外。逃亡主义,本身就等效于少数可以不服从多数的权利了。

不过,解决这类问题的办法,一般都是多条技术路线并行推进,不强行定重点,毕竟谁都不能预测未来。

这个并不会,因为整个事情的关键争议点还是三体入侵,有工质飞船的性能物理上限在那里,搞成功对结局也没意义,如果真是骗局文明直接就结束,所以你这个不成立的。而且三体飞船显然就不可能是有工质飞船,这应该能结束争论。

然而我必须很遗憾的告诉你,投票式多数决民主,走到今天,基本已经死了。另外大刘是反对旧式专制的,只是也不认现在这种民主。其实,逃亡主义等效于给文明内部群体甚至个体发起新文明的权利,这是一种用脚投票的民主。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或举报"}}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