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成人的专栏    
苦难成人的专栏
版主:苦难成人

这是西安古城里很普通的一条街道,如果不是专业人员的介绍,几乎没有人知道,这里就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火炸药诞生的地方。   每天晚上下班,中国兵器第四研究院的院长张联社,都会路过办公楼前这面写满了文字的警示墙。   墙上刻的是美国科学家亨利·奥古斯特·罗兰的一段话,他说:中国人知道火药的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因为只满足于火药能够爆炸的事实,而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的进步。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四研究院院长张联社:“我们当时的四大发明,其中就有火药,但是我们只能知道火药的应用能够爆炸,能够燃烧,但是没有追根问底,真正找到它的原理。”   炸药,对于中国人来说,几乎是一个很少人关注的名词,1863年,第一代含能材料由德国科学家成功发明,1941第二代炸药奥克多金相继问世,而此时的中国,几乎还没有展开任何炸药的研究,关于火炸药的研究,中国比西方国家晚了将近100年。张联社将这段文字刻在了研究院的墙上,时刻激励着中国的科研人员。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四研究院院长张联社:“作为血性男儿,如果看到有耻辱,他就会化悲痛为力量,都有这种内在的能量在激发他。”   今天,化学博士梁振要进行一次

原始文献: UAV Software Architecture 本文探讨无人机(UAV)系统的软件架构,对无人机系统设计已发表的软件架构方面文 献按时间进行综述与探讨。主要关注指挥和控制软件,并讨论情报、监视和侦察软件架构的 差异,其目的是为了呈现无人机软件架构是如何演变到目前状态。包括从技术软件架构规则 的早期发展到当前无人机软件在互操作性、通用性、视频压缩技术等方面问题,例如参考文献《软件架构:一门新兴学科的展望》,Garlan, D. and Shaw, M. (1996)1;《战场中的猛禽、 捕食者、掠食者及美国最新无人机》Yenne, W. (2010)2;《动态系统的软件使能控制和信息技 术》Samad, T. and Bala, G. (2003)3;《自主无人机实验的分布式架构》Doherty, P., Haslum P.,Heintz, F., Merz, T., Nyblom, P., Persson, T., and Wingman, B., (2004)4;《无人机智能系统软 件》Sinsley, G., Long, L., Niessner, A., and Horn, J.(2008)5以及《无人旋翼机系统》Cai, G., Chen, B., and Lee, T. (2011)6。研究比较了当前无人机

       烟酒固然有危害性,但是烟酒也都有一定的社会作用,即作为廉价的平民娱乐。这样的平民娱乐的存在既可以提升平民的幸福度从而获得平民的拥护,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社会稳定。这一点同样适用于体育运动,电脑游戏,棋牌和各种被认作是危害社会的娱乐事物。这种必要性使得彻底禁绝它们都是不可能的,只能限制或是用其它危害更小的事物替代。而对烟草收税既能使吸烟成本变高从而减少吸烟并使得吸烟被替代,又能增加国家税收。                                                 大部分人批判网游或烟酒,都是批判它们影响了学习或工作。我想论述的就是这种娱乐造成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娱乐是人类的刚需。只有不同方法造成危害的大小之分。例如毒品小于烟酒,烟酒小于游戏和体育运动。如果禁绝现有方法又不给出替代,情况只会更糟。 <span style="-webkit-text-size-adju

Github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9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