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高氯酸和高氯酸盐是很难买得到的了,这对研究火箭燃料的同仁很不利,但没有关系,我们可以想办法自己解决,现设计了两条合成路线如下,大家评估一下 1.氯化铵 MMO电极 直接电解。使用大功率pc电源,加入少量铬酸钾作为指示剂,可以指示到氯离子反应完成。一次完全电解后,蒸发分离出高氯酸铵 2.氯化锶 MMO 电极 直接电解,加入铬酸钾作为指示剂,一次完全电解后,加入碳酸铵,过滤出碳酸锶后,加热让剩余碳酸铵分解,蒸发分离出高氯酸铵 两种方法都使用了一次电解法。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产量,不要跟我说得到氯酸盐热分解,且不说产量,就是公斤级的氯酸钾你敢加热么。一次电解应该是比较合适的方法。 但是方法1的缺点是容易产生危险的NCl3,比氯酸铵还危险,貌似历史上某个化学家为此丢了一只眼。如果能控制好的话,方法1的纯度是最高的 方法1和方法2的缺点都是无法检测是否还有氯酸根离子残留,不然蒸发析出氯酸铵风险很大,目前似乎还不好找合适的指示剂。 如果方法可行的话,推广APCP燃料不再是梦了 计算成本,MMO电极 100¥,直流电源200¥,对于科创人来说,有去过电子版的电源都不是啥事,上述试剂都是很容易获得,试剂费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作为一种性能良好的高硬材料,金刚石有大量的工业需求,特别是在机械加工领域,是高性能切削刀具研磨工艺的关键材料;在半导体,强激光等领域有巨大应用前景。然而天然的金刚石开采成本较高,筛选工艺复杂,满足不了工业需求。作为一种“战略材料”,许多国家和企业曾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研究它的人造技术,并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人造金刚石技术已经探索了快一百年了。经过长期的发展、竞争、淘汰,目前遗留下来的方法基本上只剩下爆炸法、高温高压法和气相化学法。少数江湖工程师们依然在开发一些小众的方法,前景惨淡。 爆炸法很容易理解,他用炸药创造高温高压环境,用坚固容器承担高温高压并且保温。炸药爆炸后,经过较长一段时间,爆炸体系中的碳转变结晶为金刚石。爆炸法只能用来制造金刚石粉末。 通常说的高温高压法,是在和平的环境中创造GPa级、千℃级的高温高压条件,使得作为原料的碳通过媒质,迁移结晶在金刚石晶种上,让晶种在几天到几十天的时间里逐步长大。高温高压法可以培育较大的钻石,最大可达数克拉甚至十多克拉。高温高压法制造大的钻石要看运气,产品大小和品质差别比较明显,大的单晶较少,需要筛选。高温高压法的产品品质通常不高,多带有各种缺陷,颜色深棕色到淡黄色。但是,专门为了生产宝石而严格的控制工艺,也可以得到中等品位的宝石级金刚石。 下图:高温高压法金刚石,经初步切割。图片中可见

大约在一个半月前,我和小伙伴去某废弃矿井中寻找晶体,意外发现在漆黑的矿洞深处,竟然生活着大量松鼠。从洞口到发现松鼠的地方足有一公里,矿洞内错综复杂乱石密布,真不知道这些小动物是怎么在乌漆嘛黑的洞里活动自如的。然后当我转过一个拐角,发现在一个死胡同里,有三只松鼠正蜷缩在岩石缝隙中惊恐地看着我——也许是我的手电把它们晃晕了,一时竟忘记逃跑。我当机立断,一把按住了离我最近的那只松鼠,塞进书包带回了家。 回来后查询资料,发现这是只岩松鼠。虽然我并没有养过松鼠,但它的生活环境我可是非常的熟悉:矿井所在的山沟里种植了大量的栗子和核桃,还有山楂,它在野外估计就会吃这些。刚好家里有栗子和核桃,应该饿不死。 据说,岩松鼠是所有松鼠中胆子最大、最聪明的,不怕人,甚至还会卖萌找人要吃的。果然,这只松鼠在经历了最开始的短暂慌乱后,很快适应了我给它买的新家,并学会了使用水罐。遗憾的是它似乎不太喜欢食槽,老在里面撒尿,弄得臭气熏天。没办法只得把核桃直接扔笼子底下,不过似乎效果还不错: 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刚到我这一天,就敢从我手里接食物了,而且对我发出的信号有所反应——这是个好兆头,意味着它已经迅速适应了新的环境,大大提高了存活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