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汪大仙
百炼成钢
学者 笔友
23
文章
66
回复
1
学术分
11.56
科创币

学自己所不知,行自己所不能。

2010/01/12注册,2 年前活动
就如一文章里所讲:“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屠格涅夫。屠格涅夫在《谁之罪》一诗中,对被自己“粗鲁地推开了”的、“年轻、可爱的”她,说道:“你,正青春;我,已老年。 忠诚很重要,是整个民族自我保护所需要的,只是这个忠诚如何才能实现?忠诚影射到家庭中,如果所谓忠诚实现不具备合理性,而是有害于女性生命的,那么这个忠诚对于整个民族不是帮助而是有害。 如果忠诚的实现具备正常的合理性,那就一定不是有...

东风乍起,于明媚之太阳底,逼出些许余寒。紧一紧衣领,要抬一抬头,忽瞧着几只鸽子从背阳的灰色高楼后蹿出,闪进云下,便寻不着了。那云呢,分明是蓝缎子上你不慎惹上的一朵棉花糖。凝望之,舌尖上竟生得出甜来。 今年这江城的春较之去年来得早了些,于是乎,去得亦要早,未至旧历三月,已是落英缤纷的暮春——“绿肥红瘦”之时节。观初春的芽梢,绿得总显孱弱。而今,举目望去,有翠绿、墨绿、青绿··...

补图一张,转自X网#{r=180248}


浙江大学高分子系高超教授的课题组制备出了一种超轻气凝胶——它刷新了目前世界上最轻材料的纪录,弹性和吸油能力令人惊喜。这种被称为“全碳气凝胶”的固态材料密度为每立方厘米0.16毫克,仅是空气密度的1/6【腾讯科学注:如根据空气在一个标准大气压、25℃室温条件下密度是每立方厘米1.18毫克计算,这里应该为空气密度的1/7较合适;如根据空气在0℃条件下密度是每立方厘米1.29毫克计算,这里应该为空气密度...

[s:274] [s:274] [s:274] [s:274]

我觉得是因为人的粪便消化很不是好的,在自然界中狼的粪便是消化到最‘干’,基本上所以的矿物养分都背汲取走了。 祖先在自然界中养成了如此的生活习惯,我觉得这是最大原因。 你看现在的某些‘贵族’犬养成了一种骄奢的风气以后还吃屎不……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壮哉我大江西啊!

手机斜了……

某年夏天拍于乐平市天湖,拿200W像素的moto V8清拍。#{r=178720}

本大仙混吃混合二十余载,为了统一吃货思想,贯彻‘盖聚物之夭美,以养吾之老饕’的思想,严打不规范假冒伪劣吃货的做派,特敲此文,以示天下。 壹 连鲁迅哥哥都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另人敬佩的。 当一盆大螃蟹摆在哥面前的时候,哥犯了难:这螃海羞涩的用俩长着青毛的大敖捂着一张崎岖的大脸,其余的八条腿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外八’。长这么丑,你叫我怎么吃? 作家李碧华说过:最美妙的东西拥有最难看的脸色,像大闸蟹...

莫言啊,莫言!!诺贝尔文学奖!!!!!!!!

我又和你见面了。 刺痛的大脑撑开我的双眼,你还是向往常一样,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苍白的脸,静静的面对着我。 我开始不耐烦起来。 。 你还是静静的盯着我。 “最近过的怎么样,我们也很久没见过面了”。 “我的事难道你不知道?你不要总是这副蠢样子好么,让人恶心。”我烦恶的扭开头 “我只是和你聊聊,难道不需要么?” “嘁,有什么好说的,以为自己那个皱眉头的动作,以为你这种语气很迷人么?” ...

从国有制来说,你们研究的东西都是国家的,当然,你们也是国家的。

一张老式木床,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她如慈祥的眼睛,默默注视老屋的变迁,她幽深而古朴的气息,深深嵌进我温暖的记忆,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安静与它相守。

  题记:   床,生命中最不可缺失的一种记忆。她是温暖的港湾,是生命的歇息场所。在她的怀抱里,一个日子慢慢沉入梦乡,又一个新的日子悄然跃起。在我看来,似乎所有血缘纽带的扩展和延伸,点点滴滴的期望,都是从床的梦境中开始的。   总有这么一张老式木床,静静地摆在老屋的中央。她慈祥的眼睛,默默注视着童年老屋的变迁。她古朴的气息,深深融入我童年温暖的记忆。老式木床,承载着几代人平淡朴实的生活,并记录下我...

本人声明一下:本人性取向正常…… 同性恋,恋爱也,只是他们(恋)的对象是同性的,这只是一种对对象爱的释放。 而且,搞基也不必是爆菊花之类的事情…… 有时候隐性的‘搞基’很多,比如:好哥么,好姐妹之间的普通交际,心理暗藏的也是有‘意思’的。 越说越扯淡,不说了…… 另外在此找妹子,本人made in china,出厂日期1993年1月2日,长178cm。采用人工智能,各部分零件齐全,运转...

中国男妓史:男风昌盛 只因帝王将相有雅兴 中国的同性恋最早可追溯到中华文明的始祖黄帝。清代文人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称"杂说娈童(男同性恋)始黄帝"。当然这种说法的依据只是民间传说,而中国同性恋最早的史料记载则来自商朝。《商书·伊训》中谈到"三风十衍",书中提到这不好的"三风","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邦君有一于身,国必...

转自……一个奇特的网站

 李碧华名作《霸王别姬》,我没看过原著,只看了电影。之前东鳞西爪地听人讲过这故事,略有了解。又在电视里瞥到几眼片段。一直耿耿于怀。为了表示对这部向往已久的好片子的尊重,破天荒地买了正版影碟。然后在一个冬夜裹着棉被捧着红茶看完。      如一切李氏作品,于沧桑倒转岁月轮回的幻丽之外,片中爱恨刻骨,人物鲜明,似欲乍生生活在眼前。张丰毅的小楼自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刚了,张国荣的蝶衣却是令人心髓俱碎的...

春来早清梦扰楼台小聚诵今朝—— 又何妨布衣青山坳—— 月如腰琴指蹈醉时狂歌醒时笑—— 莫辜负青春正年少—— 千金不换伊人回眸金步摇—— 眉间朱砂点绛秋水蒿—— 桨声灯影流连处青杏尚小—— 羞闻夜深海棠花娇—— 空自恼夕阳好前尘往事随风飘—— 恬淡知幸福的味道—— 霜鬓角难预料犹记昨日忆今宵—— 却不知岁月催人老—— 拄杖南山为把柴扉轻轻敲—— 白发新见黄口旧知交—— 对...

  天气渐渐热了,性欲也渐渐旺盛起来。   我想起了我高中的随笔里对这种情况有一段生动的描写,随手抄一段:   “夏天是一个令我不太喜欢的季节,虽然可以赤着身子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然后坐倚栏杆喝饮料晒太阳,趁着碳酸饮料里二氧化碳从肚中泛上来的当口还可以打几个神清气爽的嗝,但毕竟抵消不了更大的烦躁带来的不爽。夏天人们衣衫单薄,所以每每看见女生背后内衣的束带都是可以锻炼人想象力的好机会,经常是*...

我已经抢回来了。。。 这年头,无毒不丈夫啊。

  人世间的“贪、嗔、痴、慢、疑”五毒里,须知乔达摩.悉达多在求道的过程中,早就没了“贪”、“嗔”、“慢”、“疑”,唯一所执着的就是对悟道的“痴”而已。段誉也是一样。在段誉身上,也是没有贪,没有嗔,没有慢,没有疑,让他困惑和痛苦的只有一个点,就是他内在的“痴毒”,对于语嫣的痴情,让他饱尝了“求不得”与“爱别离”之苦。   在新版里,金庸特别增加了一大段,王语嫣等人重新回到无量玉洞,段誉再次见到玉像...

乐平人路过。

我拍他们在打人。

老子今天吃夜宵,手机被城管抢走了!

是回想。 回想她22岁新婚初孕的时候。

68岁的饺子,喜欢在午饭后,搬个小松木凳子,静静的倚在爬满深绿的爬山虎的水泥墙上看着曾孙儿们在门口嬉闹。 那围墙本是她在22岁新婚时候,亲自涂上的乳胶漆。 当新嫩的爬山虎在微微开裂的膏缝之中探出头的时候,饺子好像听到了啪啪的生命崩开的声音,心中生起几分怜意,扒落了新粉的石膏,露出了灰蒙蒙的一片水泥墙。 饺子妈笑呵呵的端来一碗鸡蛋糕,催促着饺子喝下,一遍遍的的说她刚怀饺子的时候——红糖水把嘴唇...

疼不疼啊?

我最喜欢的词曲。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