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歇斯底里症
十步芳草
进士 机友 笔友
9
文章
113
回复
0
学术分
15.87
科创币
2014/05/11注册,2 小时前活动
如果楼主想问的是变化的磁场为什么能产生电场以及反之的话,这涉及到磁场的本质的问题,其实磁场这个概念本来是没有必要引入的,他是电场的相对论修正项,但人类发现磁现象时相对论还没影。直到相对论被提出之前,电场和磁场的互相转化对于人们来说就是观察到的现象,没有办法再往下追问为什么了。借助相对论理论,电磁感应定律其实是完全可以推导出来的

楼主在空地上的实验怎么样了?顺带一提楼上提到的气雾培的问题,我最近在某宝上购得一个靠离心雾化原理工作的雾化装置,估计原本是用在水空调扇上的,应该不会受堵塞什么的影响,外壳全部是塑料也不会被盐水腐蚀,就是不知道雾化效果能否达到培育的要求

写惯了C-like语言,实话说我也不是很喜欢python那一套,不过我主要的怨言还是在性能和缩进风格上,同为脚本的js我就很喜欢……要是真想黑py其实黑点也还是不少的,就比如说刚刚提到的性能一条,py一天不全面实现jit,低性能的帽子就得一直戴下去;再比如说弱类型也确实限制了py开发大型工程的能力,但弱类型的黑点也绝非楼主说的“比较的时候报错说变量不匹配”,恰恰相反,像是C里那样不同类型比较时编译...


这是还做了沉金吗😂可下了血本

Yuri is the purest form of love(大雾

至少武汉要求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要求还是合理的。有人做实验测量过打喷嚏喷射出的飞沫的射程,可以达到数米,咳嗽也在一米的量级,这个距离已经远超人员密集场所的人的间隔了,考虑到武汉当地新型流感携带者的密集程度,这个措施是有必要的。至于其他地区抢购口罩的风潮,只能说民众的行为多少具有盲目性,武汉这一举措又可能会加剧这一现象。

我下了原理图看了一下,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U7只要旋转180°焊接就可以了吧?

冒昧问一句有开源的打算吗?看着这个效果的确是想弄一台玩玩,奈何楼主又暂时不打算产品化,实在是心里痒痒哈

前几天在阳光直射下使用喷雾罐对金属表面喷涂图层,用白纸掩盖不需要覆盖的部分,意外发现工作间隙的喷雾罐由于轻微漏气,汽化的推进剂产生的低温喷流可以直接在白纸上成像,不过当时没拍照片

各大芯片厂商都暂未推出内置5G调制解调器的SOC(Ser-viceOperationCenter,服务运营中心)还专门配了个英文全称,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呢(

为什么……表头会有放射性?玻璃吗?

如果要更换某种表盘来正确地显示该卡尺的读数的话,这种表盘应该是一圈2.5mm的——我认为显然不会有这种非整数的常见表盘。目前如果不能找到机械问题,那唯一的解释可能还是安装了不匹配的齿条和机芯,但是对于同一产品,真的会有两套安装孔位通用但实际参数不同的配件存在吗?

之前因贪图便宜在网上购得一二手三丰200mm 0.02带表卡尺,拆封时未仔细检查,直到使用时才发现了卡尺存在一个诡异的故障——表盘指针走完4mm的读数时,卡爪的行程实际上是5mm,也就是说卡爪每走1.25mm,表盘指针才会走半圈。开始我怀疑该尺换过量制不匹配的齿条或机芯,而卡爪实际上是走1.27(2.54/2)mm表针走半圈,但通过加大测试行程,没有观察到0.02mm的累积误差——这把卡尺是精确地...

粗略地看完了,先说说自己对文章本身的看法:其实也没有太难懂,只是太长而且翻译得不尽人意,而且文章本身就有一些冗长(不客气地说就是啰嗦),如果真的能耐下性子看完还是能领会作者的大意的。然后我想给各章一个非常简略的总结以理清作者的思路(我理解的思路,不一定正确)以及我个人的一些感想和评论。第一章这章的梗概一句话,其实就是把第四节的标题反过来说:为什么人体(或者说,有智慧的生命体)这么大?作者给出的答案...

那些电弧柱就是腔体里TE模电磁波电场强度最高的地方吧?

这个问题应该这么提:同温同压下,相同物质的量的各种气体的体积是相同的,这个结论怎么得到的?这样就会发现这个问题跟摩尔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实际上是在问理想气体状态方程是怎么来的,于是应该求之于热力学方法

正常头发的显微结构貌似就这样,布满了鳞片

说到打起来我莫名想到前几天看到的TSMC开始研发3nm工艺的新闻

这两家在互怼……实话说立创会和淘宝上的商家怼我挺意外的

4.0uS的脉宽,这个功率感觉还好……看完之后感觉真空、冷却甚至是绝缘系统可能还要更难。谐振腔结构复杂精度又高,加工也成问题

该飞机重2.45千克,翼展5米即使不计电池这种高密度物体的重量,一个如图中所示宽5m的强度能承受一定加速的结构做到2.45kg也是非常惊人的

说得简单一些就是用对撞机实现核聚变。可以参考一下强子对撞机储存环,达到可以引发反应的对撞亮度水平的装置比楼主想象得要复杂得多,其能耗也是远远大于产出的

插一句题外话,作为一种热机,理所当然地会想到把它工作的循环逆过来——这玩意可以用来把温差转换为机械能吗?

猜想原因:铁钉的合金组分里有硫化物,溶解后与硫酸强酸制弱酸生成硫化氢后逸出

中华婪步甲?

目前的图形化编程只是给初学者入门、熟悉流程控制结构用的,不可能用于生产环境,因为效率和灵活性太低了,可维护性也很差;即使是UI设计,目前也是标记语言而不是图形化设计器占主流,原因还是在效率、灵活性和可维护性上。C目前仍然是在各大语言排名单上名列前茅的语言,以后即使会衰弱,也只可能是在与rust这样目标是“better C++”的语言的竞争中,因为可维护性、开发效率和安全性而处于劣势,而不是因为入门...

相当成功的实验!楼主看起来也下了不少本钱,可调镜架那个贵啊……(为了回此贴特意去绑了手机

这个价格可以说是相当良心了

淘宝上没有3D打印PP的,有一种硅胶复模工艺要价600+听坛友的,订一把铰刀吧

至少对于图里的内容,难于理解的更多是句读而不是繁体字吧……后半部分的句号还能把句子断开,前半部分全是句号是什么鬼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