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要有光
万流景仰
进士 学者 机友 笔友
315
文章
5513
回复
15
学术分

Inspiration, Innovation, Discovery

2008/03/06注册,1 天前活动
与其思考石头的生命不如思考太阳中是否有诞生生命的可能,理由如下:太阳内部有差异显著的温度梯度,能给生命提供源源不断的负熵太阳的环境比较简单,某个点一旦有生命诞生会迅速扩散到整个层,不会有额外的适应难度生命有可能进化出复杂的结构适应更高或更低的温度,以便向内或向外探索太阳的其它层

是的

看完乐的不行,操逼焦虑真是当代男青年最大的心理障碍之一🤣🤣🤣没机会操逼是一个综合问题,其中包括了脑子笨、长得丑、要求高、当局对性的长期丑化等多重因素组成,不是一个贫富差异或者性别比例能解决的,就算御坂妹的价格拉到1块钱一头也没有用。想想看你要是一个生下来就本科甚至硕士毕业的美少女,会找个矮穷挫黑丑的自然人当男朋友吗?真是寂寞的不行哪怕找同期的姐妹百合也比带这么个累赘强吧?


万用最尴尬的问题是同样左零右火,地线却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一些用电设备会因为接反导致外壳上摸起来有毛毛躁躁的电流感,具体原理没有细细探究过,但总觉得不是件好事。

你需要理解现实世界中一件事情要发生必须有驱动它的力量,比如说给天线的转轴和功放交电费。即使我们整颗星球的人民都是开源主义者,跨光年传输数TB字节数据也是要消耗很大费用的,当有人愿意出这笔钱的时候你才有可能获得我们星球上的研究成果。如果你能提供一些我们感兴趣的东西,像是研究成果、矿产、能源之类的,这些东西能帮助我们节省出一部分资源去缴纳电费,以便驱动庞大的天线转轴和功放,让你在电费募捐众筹完成之前获...

到了光年尺度上还能纠结这个问题也是服了别人研发出的技术都是花费了成本的,共享给你是情分,不共享也是本分。如果对方不肯给,要么想办法从第三方获取等效的技术,要么自己搞研发,挺简单的道理怎么就纠结出这么一大段的?

三国演义式的空城计只有在小说里可以生效,这种“可能有可能没有,有没有我也不知道”的把戏在实战中只会让人认为没有自卫能力从而招致更多攻击,最后通常死的很惨。连娘子关电厂的电工都知道引力波天线要展示出来让三体人看见才有用,但凡智商正常的势力会在摊牌的时候才把灭世武器亮出来吗?

战争不是审判,乱世来临时不会由法官听你辩解为什么没有组织度和执行力,决定生死的往往只是有或没有。很大程度上我所说的“键政怼拳师”只是一种关公战秦琼式的推演,因为拳师的组织度和执行力能够帮助他们在乱世中活下来,宅左和土纳粹会因为没有这些优势沦为崩溃经济中乱民的腹中食物,而死人是没有资格参与活人之间的战争的。

利用现成政治环境不应该算作是一种钻空子,而是游戏规则本就如此,不能独立成气候是19世纪以来各种意识形态的常态,历史上很多欠发达地区各种“伟大斗争”的走向都是由大国的一些鸡毛小事所决定。拳师势力虽然是借助现有政治环境形成于战前,但组织度和执行力作为遗产可能被保留到战时和战后(也就是上面所提到的失去法律保护的情景),这些遗产将有助于在混乱的局势中提升生存概率,并且也是参与争夺统治阶级地位的门票。

盛行并不必须拥有道德或法理上的优势,可能仅仅因为足够强大。拳师能分敌我,有组织度,有执行力,愿意为了某个共同目标而支付代价打击敌人,其实力在中文圈已属于第一梯队。一个很好的力证就是LZ因为得罪拳师,QQ号被短时间内纠集人马迅速干烂,拳师们愿意动用自己的大脑算力炮制举报文案并且牺牲自己的时间把它发出去,这导致了LZ的QQ号被封禁的后果。但在中文圈的绝大多数其它场景下,得罪他人只会受到虚无的精神攻击,...

垄断是现象不是企图,产生垄断现象是因为现实世界的技术掌握需要成本,如果理解不了这一点整个因果就会颠倒,进而得出一些荒谬的结论。教育是一种持续十几年的高风险投资,衡量教育是否有效的指标不是你学到了多少,而是世界是否真的需要你的学识。比如说水系魔法师硕士学位和初中学历是等效的(阅读魔法书需要识字),并不是因为你没有在认真阅读哈利波特或指环王来学习魔法,而是因为现实世界没有魔法,所以没人需要你的学识。你...

垄断群体是自然出现而不是刻意“抱团”形成的,这个群体形成的规则很简单:所有能做的加起来再减去不想做的。精英主义刻意的层级化也是一些阴谋论式的肤浅妄想,要理解为什么会形成精英也很简单:尝试教会你身边的一个每天抱着抖音和王者荣耀的人使用电脑,再教会他正确使用关键词和搜索引擎获取信息。这两个步骤其实远谈不上“精英”二字,而是现代人本就应该具备的元技能,自己去亲自体会一下其中的教学难度有多大,再想想看从这...

多关注技术本身,而不是它带来的后果,技术先于群体。现实世界中的因果关系是某种技术先诞生,拥有技术的人聚在一起组成一个垄断群体,而不是相反。现在是个总体战概念逐渐没落的时代,不掌握具体技术的人再通过语言和肤色碰瓷某个民族国家获得相应资源和保护的方式会越发艰难,技术本身将是参与游戏的门票。民族主义和总体战的兴起是19世纪后的产物,在总体战的需求下人们建立了民族国家,并以此作为区分敌我的依据,在一些地区...

是很古典的爱好者,有种上个世纪90年代穿越来的风格那个仪表面板像是可以加电的复古艺术品

0day为什么叫0day呢?就是因为不会用,用了就不是0day了。希望你能明白这里面简单的道理。

人直接连负极泡水里是不是效果更好?

就算是真的,因为来自未来的信息扰乱了现在的时间线,你一测它也就不准了。更何况原本就是一些屁话

这人神神叨叨的,说话风格不像小孩,恐怕实际情况要比你想象中的更加不幸

楼主可以先试着整理一下思绪,想想看自己具体想说什么,再对比一下帖子中说的是什么,尝试重新编辑这个帖子并且把你真正想表达的东西说出来。

STM32自带的ADC有比声卡更高的采样率

分布式的暴力与民主的关系非常大。由于分布是暴力的天然属性,大部分的暴力在客观上无法被让渡给统治者,无论是以交易还是胁迫的方式。这种情况下统治者须以民主的方式与拥有暴力的各方达成共识,或是抽调大量资源逐层防范兵变,一旦发生交战,后者的成本与战斗意志均处于劣势地位。关于分布的定义变化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但它并不重要,这里的重点在于暴力在空间上的广泛分布,以及协调分布中的暴力时使用民主方法的必要性,而不...

分布是暴力的天然属性,枪要发到不同士兵手上,战机停放在不同机场,核弹要部署进不同的发射井,此为军事活动中不言自明的道理。民主过程为这些枪口和核弹指向敌人而非上司提供了法理上的依据

民主不是请客吃饭,是一种斗争的形式,它的底层逻辑是基于每个人自然拥有的分布式的暴力威慑。斗争并非每个人都有权利和义务去参与,参与者的范围在历史上也是不断变化的,全民民主的历史可能比大多数人想想中要晚的多,以美国为例:美国宪法第十五修正案(1870年):不可因种族因素而立法限制选举权。美国宪法第十九修正案(1920年):不可因性别因素而立法限制选举权。美国宪法第二十三修正案(1961年):哥伦比亚特...

不明不为什么要排,留在那好像也不会怎么样。本底已经爆炸的泡水旧反应堆还打算修修重新启用吗?

除了少数正常发言之外,都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凡是出现关于公共领域的讨论,总有那么一些人要做出这种样子来你让我说些有用的东西我又没有这个水平,反驳也说不到点子上,什么都不说吧,又显得我怪没面子。只有说些看似正确实则没用的废话让你抓不到反驳的把柄,才如同跳出三界外的隐士大师一般,显得最牛逼。

把室外常见的LED广告大屏做成吊顶就可以了,一举解决光照强度问题和阴影问题

国外很多地方是用cable modem上网的,村子里很可能所有人都接在一条同轴电缆上作为总线

无论它在哪,杀虫剂喷一遍总不是件坏事

之所以“任何一个学过初中清史的学生都能说出几句清朝灭亡的原因”,是因为他学过清史,开了上帝视角,而不是清朝灭亡的原因真的很容易知道。清朝的统治者获得的消息通常都是各种大捷,从广州一路大捷到到大沽口,又大捷到北京城,最后在大捷中赏赐给洋人一些土地或是金银,不太有大清要灭亡的感觉。

视网膜图像不规整,有大盲点,视神经手术风险也较大。效果不如直接从外面把图像投射到视网膜上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投诉或举报
加载中...
{{tip}}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type}}

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