烫烫烫烫烫
十步芳草
进士 机友
20
文章
150
回复
0
学术分
25.71
科创币
2018/01/09注册,1 天前活动
在绍兴

dltql

车刀车外锥面的时候,末端需要一个退刀槽,不然要么和台阶发生干涉,要么车不到头。所以我才建议你加退刀槽。


螺纹部壁厚过薄,个人认为厚度需要大于2.5~3P(P为螺距)。没有螺纹退刀槽,这个部位是整个螺纹的强度最弱处,退刀槽需要尽可能浅,深度>牙高≈0.54P,宽度≥2P,因为刀具限制,一般取1.5,2,3,或其他等。外锥面没有退刀槽,难车。喷喉处即使没有收敛段,也应该倒角。

我也有观察到这个现象,大电流下出氯气很厉害,问题在于,工业上是怎么实现大电流少氯气的呢?我想应该有借鉴意义

原来如此,存在一个反应平衡问题!这样的话,那就可以在没有PH控制的情况下直接电解了,节省了很多成本。但是温控还是建议的,因为温度控制比较容易,同样也能提高电流效率。另外,电流加大的同时极间隙过小,会出现泡腾现象,导致接触不良。如果我把电流拉到12A这样一个水平,按现在的经验来看,会导致泡腾吗?(使用75x75的阳极)

我有一个疑惑:        电解会有副反应,生成氯气。如果是酸性条件下电解,是需要加HCl以控制PH的。但在碱性条件下电解时,体系中Cl-越来越少,OH-的比例会越来越大,那么电解液循环利用时,里面的KOH的比例也会越来越大。确实存在这个现象吗?这个现象怎么避免呢?

六价铬还算安全,不会挥发,不要大量摄入就可以了。加入的抗还原剂很简单,加三氧化铬就可以了,与水反应自动生成铬酸根,起到保护作用。

削弱阴极还原,可以通过添加微量抑制剂(三氧化铬、铬酸盐、氟化钠,等),或者减小阴极面积来实现

楼主可以试试俺这个架构(手动滑稽)

材料:硫酸氢铵 AR器材:锥形瓶,洗气瓶,加热器,硅胶管若干步骤:撘好反应容器,接好管线无需称量,取一定量硫酸氢铵置于锥形瓶内持续加热,确保温度不高于300℃左右原理:        硫酸氢铵熔点147℃,于200℃左右开始分解为硫酸和氨气,其中硫酸积在瓶内,氨气逸出收集,以避免环境污染。当温度约为300℃时,氨和硫酸都不明显分解,氨有极少量分解为N2和H2,硫酸有少量挥发。目前查了一些资料,但现...

        我是2012年注册论坛的,在我心中,科创论坛是伟大的,因为它确实是国内一个难得一见的Geek爱好者平台。论坛传播的知识也不仅限于传统,而是包含了一些难得一见但又令人非常感兴趣的类目(比如能材)。这一点是其他平台所不能有的。        那个时代确实过去了,但是并不意味着黑科技爱好的终结。当我们不再买得到关键性的化学药品,当电武开始被封禁,我们依然可以施展手脚——化学药品得不到了,...

我有两个问题请教一下楼主:共轴双旋翼这种方式想要正常驱动,应该用和普通直升机一样的斜盘机构吧?这样是不是增加了机械上的复杂性呢?共轴双旋翼这种方式,比起普通直升机,以及四轴飞行器,为什么效率更高?

高质量评价(手动滑稽)

还有,我发现一个问题,重铬酸铵不能作为ANPU体系的催化剂,应该用铬酸铵。因为偏碱性条件下(PH>3~4),重铬酸铵会转变为铬酸铵。但ANPU体系中不可避免地含水。这也就意味着,会有极少一部分AN与Mg反应,逸出NH3,使体系变成碱性。导致加进去的重铬酸铵部分或全部转变为铬酸铵(实际试验中发现了这个情况)。因此应当选用相似的铬酸铵代替重铬酸铵进行催化。

        关于选用合适粘合剂来改变ANPU吸湿性的问题,我提个猜想:        传统思路中,我们倾向于选用更加憎水的粘合剂来避免药柱吸湿。而我觉得,是否可以故意采用不憎水的粘合剂来保存药柱?        如果粘合剂憎水,那么水进不去也出不来,而AN原本就携带水分,这些水将成为AN和Mg的反应催化剂,促进药柱变质。        如果粘合剂不憎水,那么在强干燥条件下,水分会从药柱慢慢逸出...

        介绍一下干燥箱的制作:使用5L保鲜盒+1kg生石灰即能制成无水干燥箱。干燥能力强悍,建议各位爱好者都做一个。        这个箱子可以把吸湿成泥状的KNSB重新干燥到干硬状态。也可以把吸湿成泥状的AN重新干燥到干硬状态。有了干燥箱,ANPU药柱的保存难度将大大下降,甚至能拯救已经吸潮的药柱。

但是用四氟管做外模似乎可以,各位试过吗?

使用四氟棒做模芯有两点不好:不管什么材质,只要模芯存在,浇注/压铸必然更加困难。四氟质软,易弯曲,因此直径必须足够大。

        我发现一个现象:用80目KN制作的KNSB后者,和用180目KN制作的KNSB相比,后者体系更致密,硬度更高,车削起来质感更好,但代价是药浆流动性很差(AB胶样)。                我觉得,KN的粒度选择上,要么选择高流动性方案,即使用80目KN,自然浇注+辅助流平;要么选择流动性差的方案,即使用180目KN,用压铸来解决问题。

我采取的方案是不脱模,直接把PP模具车成隔热层

        提一下PP材质的车削技巧。车床加工塑料外圆时,网络教程告诉我们,需要放低转速,避免塑料融化,同时加大切深,减慢给进速度。刀要足够锋利,前后角都要大。然而这样操作得到的表面效果极差。下面提一下正确操作:        应当使用切断刀/90度端面车刀,在260~380转时进行外圆车削,车削时注意时常停车清除卷屑。这样车出来的外圆反而比较光洁,无毛刺。原因是切削刃与工件表面呈直线接触,修...

如题,最近重新进行了KNSB的工艺整理,确定了其标准工艺流程。耗材:        硝酸钾(工业级,99%),山梨糖醇(食品级,>=99%),PP管(25x20),一次性塑料杯。设备:        分样筛(80目,带盖,带接盆),不锈钢坩埚(200ml),钢柱(20x20),电子秤(精度0.01g)恒温加热台,高速粉碎机,普通车床,以及其它杂配若干。流程目标:        制备100g药浆,并...

最近又进行了ANPU的相关实验,我觉得,AN-Mg-PU三元体系,在吸湿性上几乎没救了…原因如下:只要有一点水,AN就会和Mg反应,水对加速体系崩溃的作用相当于催化剂。因为AN颗粒的表面粗糙,所以会吸附大量PU,使物料呈湿粉状而非泥状。这一特性使得AN和Mg无法得到完全的隔离和包覆,加速了吸湿和体系崩溃。如果PU过多,则会使燃烧不顺利,这一点与2相矛盾。建议解决办法:使用球状AN对AN颗粒进行强力...

燃料在阴雨天放置了三天,仍然呈干硬状态,完全不吸湿变性

吸湿性确实显著减少。放在空气中两天,完全无变化,干硬状态。这两天我们这在下雨,湿度很高,室温约15~20℃。如果药柱直接泡水,也很难溶解变烂,依然干结。

忘记说了,配比是 KN 65%,ER 33%,Fe2O3 2%

配比是KN 65%,ER 33%,Fe2O3 2%

在添加催化剂的情况下,燃烧速度不是很快,且不太稳定。KN和早先制作KNSB的那批一样,证明KN无问题,我猜想可能是赤藓糖醇质量问题,或者燃料本身性质问题(大概率)

开放燃烧测试
{{forum.displayName}}
{{forum.countThreads}}
篇文章,
{{forum.countPosts}}
条回复
{{forum.description || "暂无简介"}}
ID: {{user.uid}}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