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惊心动魄的DIY(乏味长贴,慎入。) 转帖
立棍 2014-12-30快乐DIY
一次惊心动魄的DIY(乏味长贴,慎入。)  转帖

http://www.crystalradio.cn/thread-645114-1-1.html连载

      1981年,二十多岁的我,因他人引荐而被浙江人请去干点技术活。
      我当年的技术水平,只能DIY收音机和小电器,绝对不敢真刀真枪地DIY工业设备。由于我的无知,第一次外出打工就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并且还接手了一个烫山芋——惊心动魄的DIY就从这里开始。
      那天,我一个人坐长途汽车到浙江嘉兴后,登上了一艘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机动水泥船。水泥船穿过一片开阔水域后,即进入弯弯曲曲的河道。船开了很长时间也没到目的地,而天却越来越黑,河里已经没有一条船,河岸上也看不到人。驾船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壮汉,他一脸胡须,黑黑的脸上无任何表情,只是一声不吭地操纵着手中的舵把。一路上只有柴油机的“喷喷”声陪伴着我。我们的水泥船 “喷喷”地航行了二小时左右,终于在一个有灯光的地方靠了岸。
      岸上有人好几个人在接我,但我只认识一个人,这人前些天来过上海,我们只见过一面。我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他叫王贵,是个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王贵热情地把我带到他家。王贵的家早摆好了酒席,有好多人陪我们吃饭。浙江人的纯朴、热情,让人感动,但我感觉自己受之有愧,我怕担当不起人家的盛情,自己也就这么点雕虫小技。
      席间,通过交谈我才知道,原来王贵接到大批的塑料标牌加工业务,加工这些标牌要使用工业高频热合机。据说,当时全国只有二家企业在生产工业高频热合机,因乡镇企业的突然发展,这种机器供不应求,那些已经付了货款的企业,也至少半年后才能提到货。
      王贵承接加工业务时,还以为用普通电热设备就能加工这种塑料标签,他在上海和我谈的时候也没提到高频机。王贵只是说,用电热的机器,把塑料圈和塑料标牌烫在一起。我认为,烫塑料零件不就电热丝或其它电热元件,最多再加个电子温控就可以。这个应该不难的。于是,我就答应帮他DIY这种机器。
当我听到,同桌吃饭的电工和其它人说,这种机器很多企业试制过,都没成功,还因触电出了人命事故。我问:“哪些人在试制,这种机器有那么难弄?”
      电工告诉我:“都是技术很好的人,电器工程师也有。上次,有家企业的高频机坏了,他们请杭州变压器厂的工程师修,怎么也修不好,还怕触电。”
      我越听越怕,听到后来冷汗都冒了出来。一起吃饭的女孩看我头上直冒汗,她拿了条毛巾给我,让我擦擦汗。我边擦汗边说“我今天可能酒喝多了,感觉越来越热。”
      “这是我的女儿,今年17岁,她还不太懂事”,王贵说,“你可能喝不惯我们这里的酒。”
王贵的女儿是标准的江南女孩:亭亭玉立,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我们上海很少有这样的女孩。而当时江浙一带,这样的女孩很多。
      其实,他们那里的酒比我们上海的酒好喝,吃的东西也比上海的好很多,用现在的话说,全是无公害的绿色食品。
      我现在才知道。王贵为什么会那么容易地接到大批业务。王贵的另一个房间里堆了很多等待加工的塑料材料。王贵告诉我:“大概还有二个多月,这批塑料标签就要交货,否则就要赔付违约金;他们为这些材料付了几万元的押金。
      现在,情况很清楚了,买现成的高频机器肯定来不及,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制工业高频热合机。
王贵是敢于冒风险的人,为人也纯朴。当年的几万元,转换成现在的货币,可能是几百万。一个既没有社保、也没有其它福利的农民有如此胆略,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
      这种高频机,有那么多人搞不成,我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推掉不做。但我看到王贵对我的信任和寄予的希望。我决定帮他一下。我对王贵说:“我明天一早回上海,买些书,再了解一下情况。”
      说心里话,我在技术上一点把握都没有,尤其听到很多人自制失败的消息,更是胆战心惊。还好,我那时是风华正茂的年龄,精力充沛。再说,我的几个叔叔是中科院的高级科研人员。想到这些,我好像有了点底气。当我向亲戚们请教时才知道,他们不懂高频机技术。这时,我的那点底气一下就没了。心里只有一个字:急!
      又过了一天,我再次向单位请假后,即去福州路的上海科技书店买了几本与高频电路有关的书籍。还没到家,我就坐在马路边上看了起来。看了半天,就是没看到高频热合机的内容。
      后来,我在朋友的帮助下去了制造高频机的工厂。那家工厂在上海的南汇县,来自全国各地的很多人在等货,车间里的工人正忙着装配机器。我仔细地观察了这种机器的结构和工艺后发现,这个不是一般的电器,机械机构也不是很容易自制的。我准备买一份资料。但那家厂的技术资料是不卖的。我没办法,只能望机兴叹!    回家路上,与我同去的朋友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我急着问:“什么好消息啊?”
      朋友说:“我拿到一份高频机的说明书。”
      激动啊!真是我的知心朋友。感谢他冒着道德风险为我拿到这份宝贵的《产品说明书》。虽然只有薄薄的二页纸,但我还是能看到一部分电路,并了解到机器的结构。
      为了答谢朋友,我在南京路上找了家大饭店,请他吃了顿饭。那年代,经济不怎么好,我们这样的平民,上这种大饭店吃饭算是件比较隆重的事。

      未完待续





加载全文
来自 快乐DIY
2015-1-7 09:34:56
50楼
有着强烈的时代烙印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7 13:42:35
51楼
顶一个!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2楼
我居然看完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17 02:40:51
2015-1-17 02:40:51
立棍(作者)
53楼
后续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我们的船行走得非常快,而萍萍的倩影却越来越小。我再次向萍萍挥了挥手,不知她有没看到。萍萍站在那里没动,她一定还在默默地流泪。
      我们的船很快就拐入了另一条河道,我再怎么努力也看不到萍萍了。虽然两岸风景无限好,但我却在低头流泪。
      几小时后,我们的船到了浙江嘉兴。我向驾船人道谢后,即上岸向长途汽车站走去。这时,驾船人从我身后面追了上来,他递给我一个包裹后说:“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回去以后别忘了我们,经常来啊!”
      我说:“谢谢!我会来的。”
      我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是2千元钱和两条万宝路香烟。驾船人和王贵他们是一起的,也是投资人。王贵他们很重情义!其实 ,他们当时的经济条件都很差,这些钱都是他们平时省吃俭用存起来的血汗钱,有些钱还是贷款来的;而他们现在只是刚开工,还没赚到钱。我拿他们那么多钱深感愧疚,我也就这么一点玩收音机和装音响的雕虫小技。我当时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学些真功夫——工业技术。我这次成功,只是个百年不遇的意外事件。
      虽然,我可以在自己的工作单位混饭吃,即使混到退休也没一点问题。但是,如果我到社会上去打拼,手上的这么点技术实在太普通了,甚至不会引起他人的重视,没有真功夫绝对不行。现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萍萍,即使为了这份情,那份爱也要拼,赚不到钱也要拼出个不平凡。
      我现在口袋里有了2千几百元钱,可能是虚荣心作怪,也可能人性中的一些丑陋因素在起作用,感觉自己精神面貌已焕然一新;只是一想到萍萍心里很痛苦。有了这2千几百元钱,我可以做很多事。当年,上海的年轻工人每月工资是36元,一个月存15元,2千元钱要存10年。
      我坐上嘉兴到上海的长途车后,很快就到上海。我一到上海,不得不想到工作单位里的那些事,尤其是那张病假条的事。万一病假条被领导看出破绽,很可能身败名裂,甚至被开除。现在,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工作单位枯燥、乏味,我甚至不想去上班。
      我那么多天没回家,但一点也不想回家,我心很乱。我再怎么想也没用,还是先找个地方喝点酒,说不定心情会好些。
      我走进了人民公园附近的一家饭店。这家饭店看上去很好,就餐的人也不多,大多是情侣,或者是生意人请客,只有我是一个人在单独用餐。服务生可能觉得我一个人用餐有点怪怪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点了几个菜和一瓶酒。这家饭店的菜应该很不错,但我不知吃的是什么味,所有的感觉都来自于那瓶酒。我半瓶酒下肚后,灵感和想法就逐步多了起来,好像还变得有勇气了。这时,我已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我被单位开除,就横下一条心,去浙江和王贵他们一起打拼。当年的英雄好汉也都是这样逼上梁山的。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已经是绿林好汉了,底气足了不少,那几个菜也开始吃出了点味。
      就在我的心情开始好起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周围有几个人经常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好像还在窃窃私语什么。那些人有可能觉得我衣服比较脏,头发也很乱,跑到这种地方喝酒有点不可思议。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问题。
      我酒足饭饱后,先去理发店理个发,然后去服装店,买了件藏青色的西装。这件西装还蛮漂亮的,镀金的扣子闪闪发亮。营业员为了多做生意鼓励我说:“你穿西装真好看,再买条西裤配套更好。“
      我说:“我喜欢穿得随意些,穿配套的感觉别扭。单买件西装就可以了。”
      当时的年轻人流行穿青年装或茄克衫什么的服装,弄件西装穿穿可能是站在了时尚的前沿。现代人穿西装的作用和效果可能有点不一样,有些人穿西装戴领带反而显得保守,甚至有陈腐感。
      我买好西装后,再去其它店买了条质量不错的牛仔裤;我看看脚上的白色的运动鞋有点脏,又买了一双进口的运动鞋。我换好新衣服后,顺便把脏衣服和旧运动鞋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然后走到商场的镜子前照了照自己的形象,感觉比较满意。我在想:下次去浙江见萍萍时,一定要穿这套服装。
      第二天,刚好是星期天。我约朋友小孙一起出来吃个饭,并让他分享一下我的成功喜悦;当然了,我心中的痛也希望他能为我分担掉一些。小孙就是曾经帮我拿到高频机说明书的朋友。我们约好在福州路上的一家饭店见面。
      我和小孙见面时,送了条万宝路香烟给他,要不是他帮我拿到这份高频机说明书,制造高频机就不会那么顺利。小孙看我春风得意的样子,以惊羡的口气对我说:“你这次去浙江,事情一定办得很顺利吧!”
      我说:“一言难尽!过会,我们慢慢聊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4楼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55楼

本帖最后由 收音机工匠 于 2015-1-16 22:51 编辑


      我们点了几个菜,要了瓶白酒。我和小孙边喝边聊。我把去浙江的所有事情,包括我和萍萍的事都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了小孙。小孙既为我高兴,又为我担心。我对小孙说:“万一那张病假条出事,或者我在单位混不下去,我就去浙江和王贵他们一起打拼,就算我们的事业不成功,我也没白活,至少也算是奋斗过的人了!再说,我们已有了点基础,一次不成功,可以再来第二次和第三次创业,我们的事业成功希望很大!”
      小孙说:“你有那么好的工作单位,工作又轻松,而且又有房子可分配,辞职去浙江可惜了。不像我这种单位,无房可分,就是工作轻松些,算是技术工种吧,那又能怎么样呢!我在单位里的身份只是工人,工字出头即入土,我肯定是无出头日子。”
      小孙叹了口气继续说:“主要是萍萍年龄太小,而且又不是上海户籍,后面会有很多麻烦事。这些事情解决不了也对不起人家。”
      小孙安慰我说:“天无绝人之路!先喝酒,慢慢再想办法。”
      我对小孙说:“萍萍这女孩纯洁、可爱。如果我没能力娶她,希望有个能好好爱她的人。”
      小孙在一家国企做电工,虽然工作可以,平时还能弄到些低价的电讯器材什么的,但这只是占些小便宜而已,不冒风险哪有可能成就一番事业!小孙在业余时间,经常帮人家装些音响和电风扇之类的电器,虽能赚些钱,但这解决不了他的问题。小孙工作单位暂时无房可分,而他的女朋友已经25岁,也是十万火急的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大部分人的人生舞台就是工作单位。大家见面时,虽然不谈共产主义理想,但三句话不离自己的工作单位,谈话内容几乎全是单位里的人和事,有些人甚至退休后还为单位里的事萦怀于心。上海很多年轻人认为,工作单位是很重要的背景,有个好单位是很有面子事情,找对象、交朋友都能占上风,有些人甚至生老病死的事也全依赖工作单位,感觉离开单位就没什么前途可言了。然而,一些社会上的无业青年倒是英勇无畏,敢拼敢闯,他们没什么顾虑,而且自由自在,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很多人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虽然这些人大多没技术和特长,但他们有胆量,即使去广州、香港等地贩些电子表什么的也能赚不少钱,还有些人做服装生意也不错。这个社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小孙说:“我们以后做高频机怎么样?”
      我说:“做高频机得注册公司才行,要有很大的车间,还要有一批熟练的技工,大量生产才赚得到钱;别看高频机现在是热门货。其实,已经有很多企业瞄准了高频机,我们没设备,也没资金,电子技术又发展得那么快,说不定没等我们批量生产,高频机早就覆盖市场了。”
      小孙说:“那我们以后专修高频机怎么样?”
      我说:“这个活很难长久,偶尔赚些钱可以,真正靠这个谋生肯定不行。再说,维修高频机有一定的危险。我们冒这么大的风险修高频机,还不如干些别的。”
      我继续说:“我们开个维修店怎么样?以修工业设备为主,说不定能长久做,顺便再做些大工厂不愿做的小产品。这可能是个补充方案。但我们要经常出新产品,这也是做技术的方式。”
      我看过一份资料,国外最赚钱的行业是做技术。某国还有专门做技术的公司。这里所说的做技术,是指研发新产品和提供解决问题的技术方案。用大白话说:销售技术。
      当时,我们太年轻,也没有实践经验,所有的工作经验都来自企业内的圈子,到社会上打拼是野外生存,完全是两码事。所有的企业都有自己的技术人员,外面的人很难打入,而且同行有可能是冤家,文人相轻的问题也得考虑,只有身怀绝技的人才有可能打入别人的企业,也只是可能而已。
      我很多年后才明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做技术经常需要多种人才的合作,所述人才是有技术特长的人,甚至还要有经纪人。否则,业务都接不到。社会上聪明能干的人很多,有些人还身怀绝技。我们之所以有能量,关键是靠团队合作,在技术上要有综合发挥才可能战胜一盘散沙的劲敌。
      做技术最有力的武器是产品样机,样机也称之为手板。样机是硬功夫。做技术靠图纸,或文字,或语言的说服力很微弱,弄不好还会暴露自己的技术动向。做技术最好少说话,关键时刻拿出一鸣惊人的样机才是硬道理。
      做技术获利的最好方法是销售样机。有了样机,图纸才可能有价值。做技术不是一开始就做样机,这个是有步骤的。否则,容易浪费宝贵的资金和人力。
      未完待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56楼
     我去浙江制作高频机后,眼界大开。我所接触的那些浙江人都很勤奋,而且心齐、敢冒险,尤其是他们大胆而简单的思维方式,对我的小市民心理冲击巨大,我在他们面前显得有点卑微。
      满足于现状的人,一般都能安心地工作,也较少考虑个性解放之类的问题。那年代有理想的人,大多都在自己单位谋求发展。我和小孙属于比较另类的人,或许少年时期的叛逆心理还在起作用,或许我们向往个性自由。我和小孙商量好了,要好好发挥自己的特长,不能让青春就这样白白地消耗掉。
      星期一,我穿上新买的衣服去单位上班,即使被开除,我也要萧洒地走。我已做好最坏的打算。我是做技术的人,到哪都能吃饭,逼上梁山不一定是坏事。说来也奇怪,我做好最坏的打算后,勇气增加了不少,单位里的那些事也变得无所谓了。
      我到工作单位后,先去负责考勤的老张那里了解情况。老张看看边上没人,即对我说:“你别以为自己聪明,那张病假条我早就看出来了,其实领导心里也有数,只是给你面子而没去医院核实。领导对你严格要求是有目的的,而你一点都不懂!”
      我帮老张修过收音机,还帮他换了零件,但我没提,老张可能心里有数。这次他帮了我的忙,还把领导的想法告诉了我。这个可能和我之前做对事有关。虽然我在这个单位还能继续混下去,但我身在曹营心在汉,根本就没心思工作,总想有自己的事业,而且脑子里老想着萍萍。还好,我的工作比较清闲,单位有图书馆,我可以在上班时读很多书。我喜欢看科幻、机械、电子方面的专科书,我还在书店买了些学习机械制图的练习本。
      我在外面做的事情一点都让同事知道,我也不打听别人的事,同事间的关系复杂,我不想被这些人影响。有些同事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出卖朋友;他们工作努力,希望有朝一日当上一官半职,也算是出人头地。
      我经常问自己: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吃好、穿好吗?难道人生就这么简单?人生的最高境界可能是自我价值的实现和爱,但这些与文化和经济基础有关。这问题太复杂,不宜多谈。
      有些同事对我有意见,他们看我吃穿无忧的样子,以为我在外面发了财,而他们老老实实地守在单位拿固定工资,心理不平衡。正确的事情会有人打抱不平。有位同事说:“即使人家赚了钱,甚至发了财,人家也是凭自己的本事。你也可以到外面去赚钱的!”
      同事和领导对我有看法是正常的。我也不在乎这些。我最大的痛苦是对萍萍的夜思日想。我老想着去浙江见萍萍,但我没事去浙江合适吗?我经常在犹豫。另外,当时的交通也不方便,坐长途汽车后还得坐船,否则得绕一个大圈子才能到萍萍那里。
      可能是我上班太闲的原因,也可能我有点科幻头脑的关系,我突然想制造一架单人飞行器。我先是大概地了解一下军用直升机的构造。我感觉直升机桨毂的强度很重要,旋翼要有挥舞角,避免不对称鼓风;那套副翼和连杆机构也是重点,还有自动平衡机构等,这些都得做得很好。说干就干,边干边研究。我先去虬江路买了几个汽车传动轴上用的万向节,万向节是经过锻打的,用它改装成桨毂,强度和结构都合适。发动机的功率至少要五十马力,重量不能超过二十公斤。这样的发动机怎么也找不到。后来,我在四川路的旧书店买到一本军事书籍,书中记载了德军V1导弹上的脉冲式发动机。脉冲式发动机的构造极为简单,而且功率大、重量轻,业余条件下也能制造,只是热效率太低,平均只有百分之七左右。我准备利用脉冲式动机驱动单人飞行器。脉冲式动机是喷气结构,必须通过涡轮转换成轴动力。然后,我又读了航空涡轮发动机等书籍,感觉涡轮在业余条件下没法制作,而且发动机的重量也会大幅度增加。这个方案不得不放弃!就在我准备放弃时,突然想到,直接把脉冲式发动机固定在旋翼上,绕着圈喷气,旋翼也能产生足够的升力,还可省去尾桨和功率损耗。
      刚开始,我以为制造一架单人飞行器很容易,经仔细研究后才知道,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且技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成熟。
      由于我的生存发展问题还没解决,制造单人飞行器的事不得不放弃。
      我当年制作单人飞行器的想法很幼稚。不过,幻想也有好处,至少给了我一个教训:那些看似简单的技术,很可能隐藏着自己不懂或无法理解的专业知识。
     虽然,那时我有钱玩收音机和音响等电器。但是,我去过浙江后就没心思玩这些东西,我只留一套较好的音响,多余的收音机、音响和电子元件都送给了朋友。我只是几年后,因为好奇才装了几台黑白电视机。
      未完待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2-2 18:58:03
2015-2-2 18:58:03
57楼
不错,有技术也有感情,继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2-3 06:04:05
58楼
喜欢看这样的文章。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59楼
后来怎样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2-25 02:23:03
2015-2-25 02:23:03
60楼
年都快过完了,还没续下文。。。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1楼
能否剧透一下,萍萍最后成了谁媳妇。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2-26 01:46:01
立棍(作者)
62楼
引用 20!不曾存在:
“本贴到此已全部发完。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以后还会写这样的帖子。 谢谢大家!”
未完待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63楼
    小孙有很好的天赋,但他的天赋全用在了玩音响等小制作上,始终没有超越普通市民的思维模式。小孙还特别注重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他为了保持全勤记录,即使生病也不请假。小孙现在已被我拖下水,开始考虑请假做自己的事。
      经济是基础,先得赚钱。我和小孙俩人做技术还不行,我们准备找些人一起干。在没有网络的年代,联系志同道的人很难,只能口口相传,或靠朋友介绍,效率很低,范围也难超出上海。有时,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想做技术的新朋友。但是,由于新朋友事先无法了解我们完整的操作模式,以致运用技术的理念产生很大的偏差,甚至没法合作。当时我没经验,还以为只要是专业技术人员就能合作。我们的工作确实有点复杂,即使在今天,一般人也难弄明白,甚至还会误解。我经过多年磨砺才逐步知道,我们所从事的是一项很复杂的系统工程,而大家都习惯自己的工作模式,不理解是正常的。
      做技术的人要大胆实践,再复杂的工作,时间做长后,自然会入门,入门后再学习相关的理论知识进步就快。这个就是生存技能。
      没有人会白送技术给我们,更不会有人组织我们去学习,所有的东西都得自己想办法,尤其要知道做哪些技术能赚钱。刚开始,我们不懂,经常打听别人在做什么产品,还以为是技术情报。其实,了解产品背后的东西才有意义。做技术的人和创业人一样,要有点傻,脑子太复杂或太聪明的人干这行是不合适的。
      我到上海后,除了忙于建立自己的事业,就想着萍萍,还经常考虑如何与萍萍取得联系。当年没手机,电话也很少,浙江那里的电话是带摇把的,打电话过程复杂,可能要通过总机。相对来说,还是写信方便些,写封信2天就能收到。我想写封信给萍萍,但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理由。
      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已是六月一日。我特别重视六一儿童节。因为,这是萍萍的生日。萍萍是个守信用的女孩,她一定只在生日那天才会打开我送给她的礼物。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用纸包着的,纸包里除了五百元钱之外,还夹了张祝她生日快乐的纸条。我希望萍萍生日那天很开心,并且会买些喜欢的东西。
      那天,我正在工作室看书,突然听到广播呼叫我,说是办公室有我的电话。我赶快奔到办公室去接电话。 原来是浙江的小张打电话给我,他告诉我,他们已经到了上海的人民广场,萍萍也来了。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我对小张说,我最多半小时就到。
      我接完电话,立即不顾一切地向领导请假,说是有外地亲戚来上海,他们不认识路,我得马上去接。领导看我一副很紧张的样子,也就同意了我去接亲戚。
      我奔到楼下,以消防队员救火的速度换掉工作服,骑上自行车直奔人民广场。我的工作单位离人民广场不远,骑车速度快的话,25分钟就能到。
      我骑着自行车快速穿过车水马龙的市中心,很就到人民广场。我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王贵、小张和萍萍。我把自行车放在一个弄堂内后,就向王贵他们走去。
      小张先看到我。小张离我很远就向我挥手打招呼。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能见到萍萍。我一看到萍萍,心跳突然加快,甚至能感觉到血液在体内奔腾。虽然我和萍萍只是几个月没见面,但眼前这一幕却是久别重逢。萍萍看到我时,身体好像震了一下,然后闪现出少女特有的羞涩。我赶紧把目光转向   王贵和小张。王贵、小张和我热情地握了握手。
      王贵和小张这次来上海主要是联系新业务,顺便再去发放业务的单位结算前一次的加工费。之前,他们来过上海多次,只是萍萍没来。
      现在是上午11点多。我对王贵他们说,先去吃饭。然后,我把他们请到了人民公园附近的一家饭店。我那次从浙江回来,就是在这家饭店喝的酒。
      虽是同一家饭店用餐,但这次对我来说,感觉完全不一样。王贵和小张生活很节俭,血汗钱全用在事业上,一般不会去高级别的饭店吃饭。现在,四个人一起吃饭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王贵虽是农民,但气质、风度非同一般。他说话很有力,并且慎重、果断,他不随便开玩笑。这不能不让我想起李自成等农民领袖人物。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王贵,他是成功的企业家。小张直率而善于言谈。我们三人聊得很高兴,还喝了不少酒。萍萍不喝酒,她只是静静地听我们说话。小张悄悄地对我说:“萍萍曾几次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浙江。我说,如果高频机坏了修不好,我只能让你来浙江。于是,萍萍天天盼着高频机坏掉。”
      我已了解到王贵他们的加工活做得很顺利,并且已经还清了贷款。他们下一步准备进军制造业,考虑先做些五金产品——他们太能干了!
      我们吃完饭后,王贵对我说,他要和小张要去办点事。我说:“你们先去忙,我陪萍萍到南京路等地方转一圈。”
      王贵对我说:“到时候你把萍萍送到上海的亲戚家。我们今晚都住在那里。”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4楼
高频机是类似感应加热吗,当时有晶体管为什么不用晶体管,楼主要是玩收音机对高频电路应该比较熟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65楼
     王贵和小张去忙其它事了。现在,我突然感觉不知怎么和萍萍说话。
      我知道,外地朋友来上海,总要去南京路,中华第一街,没去过的都想看看,这也是人之常情。我对萍萍说:“我们先去外滩,那地方好玩。”
      萍萍点了点头。然后,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事。萍萍说:“前些天,我过生日时,打开了你送我的礼物。谢谢你送我那么多钱!我生日那天很开心,还买了衬衣和裙子。大家都很羡慕我。你赚钱不容易,以后别给我那么多钱。爸妈都怪我不懂事,拿你那么多钱!”
      我对萍萍说:“应该怪你爸他们,是他们给了我太多的钱。你开心就好。钱的事别看得太重,我相信以后我们都不会缺钱。你还不知道呢!我回上海那天,驾船人又给了我2千元。我回工作单位,还领到了工资。我现在钱都来不及用。你为我担心什么!”
      虽然,萍萍是浙江农村女孩的装束,可能会被一些上海人认为有点土气。但是,萍萍良好的身体素质和纯天然丽质,不是一般上海女孩能比的,尤其是那股灵气,即使特级演员也无法表演。这样的女孩只有在特定的土壤和环境中才能产生,并且还得有良好的遗传基因。萍萍偶尔靠近我时,我还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青春气息。这种青春气息完全不同于有些女孩身上的刺鼻香料。
      我和萍萍走在路上时,经常有人回头看看我们。我只顾和萍萍说话,没注意周围人的反应。萍萍倒是注意到了。她说:“怎么老有人看我们,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向萍萍解释说:“上海这地方好奇的人多,哪怕在地上吐口痰都会有很多人围着看。”
      萍萍嗔笑说:“你真会恶心人!”
      我们是顺着南京东路去外滩的。一路上,我给萍萍讲了南京路的来历。还告诉萍萍一些建筑的历史,并告诉她,来上海主要是看万国建筑,了解那段历史。萍萍对这些很感兴趣,不时地问我一些建筑的来历。
      我对萍萍说:“上海人口太密集,全靠高层建筑把人叠起来过日子。打开窗户,全是灰色的水泥柱,空气也混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住高层是享受。”
      萍萍问我:“你从小就在上海长大的吗?”
     我对萍萍说:“我几个月前去浙江还是第一次离开上海。我的祖先不是上海人。我的曾祖父清朝时期来上海定居的。最初,我们家在徐家汇,那里可能是上海较早的居民区。”
      说来也奇怪。我在浙江时,爱听萍萍说话,但现在萍萍爱听我说话,还不时地问这问那。
      我对萍萍说:“很多建筑与我们没关系,都是企事业单位的办公室。有些建筑还挡道,看多了就觉得烦。只是那些电影院、商店、饭店与我们的生活有点关系。”
      我从萍萍身上看到了王贵的很多优秀品质。从基因上说,我不如萍萍。虽然我父母都是基层干部,看上去比普通农民更有文化,但王贵那种素质是不能用文化衡量的。
      我问萍萍:“你将来想做什么工作?”
      萍萍说:“想考浙大或复旦,但都没考上。普通的大学我也不想上。我可能将来会跑业务。”
      我对萍萍说:“跑业务容易遇到坏人,钱多的地方坏人也多。”
      萍萍说:“我才不怕坏人!”
      果然是将门出虎子。创业人家的孩子就是与众不同!上海很多家庭的孩子20岁了还是父母的乖宝宝,而浙江农村的女孩小小年纪就有闯天下的胆略。
      萍萍爱听我讲故事。一路上,多次要我讲故事给她听。我的科幻故事特别多,我喜欢讲《从地球到月球》这本书中记载的故事。但萍萍可能不爱听,她对地球没什么概念,月亮在挂在天上是为了什么也不想知道。
      萍萍突然问我:“那天船开走时,你哭了吗?”
      “我们男人没那么容易流泪。我没哭。”我说。
      “你骗我,我不信。我都哭了,你还能不哭!”萍萍说,“人家都告诉我你哭了。”
      我问萍萍:“我走后,你难过了几天?
      “不告诉你!”萍萍说。
      我离开浙江的那天,驾船人一定看到了我的表情。他是五十岁左右的过来人,哪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定是驾船人对萍萍说了我的事。希望王贵和小张不要知道这事。
      那天,驾船人一路上没说话,他只顾自己驾船,但眼前的一幕他看得真切而明白:人情、友情、交情、爱情:万水千山都是情!
      未完待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66楼
      我和萍萍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外滩。走那么多路,我们一点都没觉得累。
      上海六月的天气,已经有点热,但黄浦江边凉风习习。我望着宽阔的黄浦江面,以玩笑的口气对萍萍说:“黄浦江很深,万一掉下去有危险。我们还是去其别的地方玩吧。”
      我说完后,搂了一下萍萍的肩,准备带她去其它地方玩。
      让我没想到是,萍萍突然一下抱住我。其实,我何尝不想拥抱萍萍,只是没这个勇气!萍萍远比我勇敢,她自信,敢恨、敢爱,这足以证明她的基因比我好——大器男人的女儿就是优秀!我堂堂须眉,不论是胆略、能力和长相远不如萍萍,可能要相差几个档次——我配不上萍萍!
      我与萍萍只隔着一件衬衣,萍萍身体出奇的柔软,我都不敢用力抱她,就怕抱坏了她,萍萍却不顾一切地使劲抱我。过了一会,萍萍抬起了头。她没说话,只是深情地看着我——千言万语,不如两个灵魂瞬间的碰撞。
      外滩那地方人多。三十多年前的上海,远没现在那么开放,公众场合男女拥抱有可能骇世惊俗。很多人看着我们,我怕时间长了引起围观。我赶紧带着萍萍离开现场。
      我在浙江试制高频机时,经常和萍萍单独在一起,但我们从来也没这样亲热过。可能我当时的工作比较紧张,也可能其它原因。我只是在回上海时,当着王贵和小张的面,轻轻抱了一下萍萍,但萍萍没动,她只是默默地流泪。
      我和萍萍快速撤离外滩,来到了中央商场附近。我对萍萍说:“我们先找个店喝点饮料什么的,顺便歇歇脚。”
      萍萍说:“你就爱乱花钱!我们就边上小店买瓶饮料,到别的地方找个坐也能喝。”
      “我人穷钱少,得赶紧花钱。就这么些钱,再怎么存也没用。钱是靠赚的!”我说,“走,难道喝点饮料就把咱喝穷了!”
      萍萍嗔笑着对我说:“你就会瞎说!”
      我也不与萍萍多理论了,拉着她就进了一家饮食店。我们买了些吃的和喝的,坐着边吃边聊。我有点累,靠在椅子上坐着。但我惊奇地发现,萍萍坐着时,她的背部始终没靠椅背,身体挺直而端庄,样子楚楚动人——这不但要有良好的体能,而且还得有相应的教养水平。
      萍萍听不懂上海话,但她的普通话特别标准。我和萍萍说话就是愉快;无意中,我的普通话水平也提高了不少。
      萍萍对我说:“我爸他们都说你特别聪明,办法也多。”
      我说:“别人说我是小聪明。我在家里弄点小玩意可以,但干大事不行。”
      萍萍问我:“什么叫小聪明?聪明还有大小?”
      我对萍萍说:“那是歧视性的说法。意思是说,只是会做些小玩意,全是些没大用的小伎俩。慈禧太后把这些说成淫巧奇技。”
      萍萍用鄙视的口气说:“这些人好无知!”
      我继续对萍萍说:“人各有志,爱好不同,这个正常。我们认为好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可能分文不值;别人认为好的东西,也可能在我们眼里没价值。”
      萍萍说:“你懂得真多,老师也经常说这些话。”
      过去,我路过中央商场时,一定要去看看电子元件,现在萍萍在身边就得忍一下。不过,我还是告诉萍萍,我经常在这买东西。萍萍说:“你喜欢那里,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我没带萍萍进中央商场,只是告诉她,高频机上的一些零件,就是对面大庆电讯器材商店买的。萍萍扭过头,看了看对面大庆电讯器材商店。
      我对萍萍说,我上学时经常逃课,就是为了去南京路上的翼风航模商店。那家店很小,但全是很好玩的东西,我都看不过来。萍萍听我这么说,很好奇,她希望我带她去翼风航模商店看看。我说:“我们中午吃饭的地方离那很近,现在过去可能晚了。以后再去吧。”
      “那你怎么不早说!”萍萍说。
      我说:“我可能是中午喝了酒的关系,把那地方忘了。”
      萍萍说:“那你下次要带我去!”
      我和萍萍在一起时,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即使说些废话都觉得很开心,一个下午只是几分钟的感觉。这不能不让人想起相对论。
      我想和萍萍一起在外面吃晚饭,但我怕晚了王贵会担心。我得马上把萍萍送到她舅舅家。我对萍萍说:“现在我们去你舅舅家。晚了你爸会担心的。”
      我们开始向陕西南路方向走去。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美好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我马上要和萍萍分别了。
      当我们路过南京路上的一家音响店时,那家店正在播放《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我们俩人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那如泣如诉的小提琴声,不能不让人动容。萍萍听着听着,泪流满面。突然,萍萍一下抱住我说:“我不回去了!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67楼
      我赶紧拉着萍萍离开这家“触景生情”的音响店;同时,我劝萍萍别哭。但我怎么劝也不行,萍萍就是哭。我实在没办法了。我对萍萍说:“你回去后,我过几天就去看你。”
      萍萍听我这么一说,情绪稳定了下来,她很快就不哭了。我当时不懂,后来听过来人说了才知道,18岁左右的女孩,尤其是任性的女孩特别容易过激,甚至为了爱而不顾一切。
      其实,我心如刀铰,但必须强忍着所有的痛,只怪自己当时没能力让萍萍得到幸福。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不过,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事情再严重的话,我也豁出去了,先让萍萍留在我亲戚家,后面的事再慢慢想办法。问题是我怎么向萍萍的父母交待!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先让萍萍回到陕西南路她舅舅家,把萍萍交给王贵。
      我曾在书上看到过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句子。过去,我没把这句话当回事。今天,我终于读懂了句话。
      我们继续赶路。一路上,我不断地给萍做思想工作,然后讲些笑话给她听。萍萍听了很开心,好像忘了暂别之痛。
      我们走到陕西南路的一个弄堂口时,正好遇到小张出来。我赶紧与萍萍告别,并把她送上楼。小张要我和他们一起吃晚饭,但我说有事得早点回家。小张说:“我去买些熟食和酒,陪你走段路。”
      小张告诉我:“自从你离开浙江回上海后,萍萍哭了一星期,她爸妈怎么劝也没用,这女孩特别任性,刚开始饭都不肯吃。后来,王贵答应过些时候把她带到上海去,萍萍这才心情好起来。”
      听小张这么一说,我心情又沉重了起来。如果萍萍的年龄再大五岁,并且她也生活在上海,什么问题都没有。但那年代,交通和通信都不发达,跨省恋爱和跨省婚姻都不方便,而且还有就业、世俗观念、户籍、住房分配等问题。我现在不管这些了,难怕再难,我也要和萍萍在一起!
      不论事情发展得怎么样,我过几天就去看萍萍,即使千山万水也隔不断我们。我对小张说:“请你转告萍萍,我过几天就去看她。”
      我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昏昏沉沉去到单位去上班,还好没什么工作。我可以比较从容地坐着看书。但我脑子里一直想着萍萍,并考虑怎么请假去看萍萍。那些家属在外地的职工,每年有探亲假,路远的还有路程假。单位里没有恋爱假,只能请事假。我还有2千几百元钱,不怕请假扣工资,即使扣掉我一年工资也不过几百元钱。问题是,我已请过很多天假,而且还有那张病假条的“前科”,再请假可能很困难。我遇到的这种事情又没法跟领导说,说了也没用,弄不好还可能招来嘲笑。
      正在我为假期大伤脑筋时,机会来了。我们单位花大量外汇从欧洲进口的几辆苏联造工程车有质量问题,柴电发电设备是坏的,请了很多人也没弄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又太复杂。于是,我对领导说,让我来修修看吧。领导听我这么说,很高兴,说是修好了重奖我。我对领导说,我不要奖金,给我一个月的假期就行。领导没有第二句话:“行!”
      如果我没有制作高频机的经验,决不敢斗胆接这个活,万一修不好,今后就别在单位混了,领导也不会再相信我。当然,萍萍给我的动力也是巨大的。我觉得,年轻人就要勇敢地闯一下。机会永远属于敢冒险的人。
      由于苏联工程车是军用的,颜色为土黄色。我爬上这工程车察看故障时,一些同事以为我为了奖金找这麻烦。于是,很多人讽刺我在爬金山。我也顾不得那些人的胡说八道,先认真检查故障。领导拿来一本很厚的俄语资料给我。但我除了看到几个很复杂的电路外,文字内容一点都看不懂。我二叔当过苏联翻译,我让他帮忙翻一下。但我二叔说,这个是技术性很强的专业俄语,他翻不了。为了萍萍,我早就豁出去了。资料看不懂,我就重新设计电路、重新布线。工程车内有交流电机等用电设备,电路图看上去很复杂,柴油机是根据电机负荷自动控制油门。另外,发电机还有稳压装置。基本原理我已弄明白。只要那台几十千瓦的发电机没烧坏,就能很快修好。
      我请了几个电工帮忙,先通过电面供电系统,试一下车上的电机和用电设备。试下来,车上所有用电设备都没问题。现在故障缩小在发电机和柴油机的自动控制装置范围内。修理容易很多。我没向领导汇报,直接就把原装的控制电路和柴油机控制装置拆除。很多人劝我不要这样,万一弄不好,责任很大。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我只用了一星期,就把控制电路和柴油机控制装置弄好。开机测验:一切正常!
      领导说话还是算数的。除了同意给我一个月休假,还给了我六百元奖金。从这以后,很多人对我刮目相看。
      我第二天就离开单位直奔萍萍那里。成功的喜悦一路伴随,我一定要把这事告诉萍萍,让她也好好高兴一下。
      未完待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8楼
楼主速更啊,期待啊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2-27 02:12:20
69楼
第一页翻完 我还以为妹纸就这么遗落在岁月中了       翻过来一看  还好还好…………………………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0楼
唉,,,没了么  估计放在现在这个年代  LZ  就把萍萍拐跑了[s::lol]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71楼
反正初恋大多挂的早。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72楼



      我一早就坐长途车到浙江嘉兴,然后给小张打了个电话。电话是通过供销社传呼的。同一个省打电话还算方便。很快,我就和小张通上了话。小张让我在第一次上船的地方等候,他马上来接我。
      几小时后,船来了。萍萍也在船上,还有小张。萍萍在很远的地方就使劲地向我挥手。这个激动场面就没法说了。
      船还没停稳,我就跳上了船。萍萍怕我站不稳,赶紧过来拉住我的手。驾船人和小张在边上乐呵呵地看着我们。
      我从包里拿出很多吃的东西分给大家。我还带了2瓶酒和几个杯子。驾船人也爱喝酒。我们几个先喝上一杯。大概过了十分钟,驾船人说:“你们慢慢喝,我先去发动(柴油机)。”
      我们的船航行速度很快,一会就穿过宽阔的湖面进入河道,美丽的两岸风光直往后退。
      我让萍萍也喝些酒。我们三人边喝边聊。我把单位里遇到的幸运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小张和萍萍。小张很为我高兴:“我知道你一定行!”
      我说:“不过,我运气也好。单位里技术比我好的人多了,只是他们太谨慎而不敢尝试。否则,我没这机会。”
      萍萍虽然听不懂我们谈的技术问题,但我得到一个月休假她听懂了。萍萍高兴得像小孩,还不时摇晃我的肩膀。
      我对萍萍说:“我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萍萍高兴地说:“好!”
      我开始给萍萍讲故事:“故事发生在清朝时期的嘉庆年间。有个女孩,听说男朋友到山上砍柴要很长时间才回来,哭了整整一个星期……”
      萍萍越听越不对。然后,她使劲打我,并说:“你造谣!”
      我讲的故事让小张也忍峻不禁。萍萍见小张乐成这样,反应更是激烈,她突然狠狠地咬住我的肩膀。我痛得叫了起来,萍萍才松口。
      小张笑着对我说:“萍萍就是厉害,我们这里没人敢惹她,你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我的衬衣上好像渗出了血。小张赶紧过来查看。萍萍翻开我的衬衣,摸着被她咬过的部位问我:“痛吗?”
      我说:“痛!”
      萍萍说:“你以后再造谣让你更痛!清朝的故事我不听,下次讲故事要先说名称。”
      看来,文化部门对一些文艺作品的审核有一定道理。
      我继续和小张聊技术问题,尤其是高频机的工作情况。萍萍却一直用手抚着我肩上被她咬伤的部位。她好像很难过。
      很多事情有利也有弊,爱得深,恨得也切。我当年不懂。十多年后才知道,女孩最可爱的年龄也就17至20岁,非常短暂,而且可爱还与基因和纯真系数有关,有些女孩过了这年龄,可爱有可能转变成可怕。
      很明显,萍萍有王贵那种强烈追求目标的基因,而且她自信。萍萍的妈妈是个很文静的女人。王贵外表冷静,但内心炽热而有强烈的事业心;他生活节俭,但敢于拿自己的血汗钱冒险。只要有适当的政策环境,王贵这样人能干成大事,也是这些人撑起了中国制造业的这片天。
      我认识的那些创业人,大多“头脑简单”,甚至有点“傻”,但他们说干就干,敢拿自己血汗钱冒险。确实是这样,没有冒险就没有成功。
      我们很快就到了王贵的家。王贵看我们来了,很高兴。她让萍萍去买些酒和猪肉,说是晚上请大家喝酒。
      还是上次咸亨酒店的场景,还是那张桌子,还是那些人。但我这次却是另一种感受。
萍萍所在的浙江农村,民风纯朴、村民们待人热情,相互帮助的好人好事很普遍。大家聚在一起亲如一家人。创业人相聚,还有另一番情景。
      席间,大家夸我一次能制成那么多的高频机很了不起,为他们节省了很多资金。我对大家说:“其实,高频机没多少技术,只是很多企业只重视买成品机。否则,我们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可能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原因,萍萍对五金制造、创业、赚钱之类的话题毫无兴趣。萍萍早听得不耐烦了。她对我说:“他们说来说去就这些话,别理他们了。还是我们自己说话吧。”
      我准备给萍萍讲雨果写的《笑面人》。这个故事实在太长,我只能讲简化版的。世界名著就是不一样,故事有深度。萍萍听得都快入迷了。
      小张让我住他家里。浙江农村的房子都比较多,质量也好。小张和我比较谈得来,我和小张说话也方便,不用思考就能随便说,还能交流技术问题。所以,我决定住小张家。
      萍萍每天一早就来小张家。然后,我们再一起去其它地方。我最关心的是高频机。几个月下来,高频机怎么样了,是不是技术上还要改进,或者还有其它问题。这些,我都很想了解。
      未完待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73楼

      我和萍萍先是去了塑料制品车间。车间里整齐地摆放着十台高频机。我们一进车间就看到高频机信号灯的闪烁——大家正在干活。小张还带了2个徒弟。小张告诉我,高频机线圈等元件已镀过银。镀银后,电子管可能更耐用,功率也增大了。小张还告诉我,他从南京买的电子管比上海便宜很多。
      我看着自己的高频机成果,非常高兴,真是胆大有官做。不,应该说王贵胆大,是王贵他们花钱冒的这个险。
      我仔细地看了每台高频机上的机械传动机构。小张说,情况都很好,每星期加一次润滑油就可以了。
      小张告诉我,他们那里做加工的人越来越多,有些工厂规模已很大了,我们早做一年的话,会接到更多的业务。我很想看看那些工厂是怎么发展起来的,都是哪些人在做。小张告诉我,萍萍知道那些地方,让萍萍陪我去。
      我和萍萍先来到了一家有点规模的五金加工厂。萍萍在当地有点名气,有很多人喜欢她。工厂老板一看到萍萍就先打招呼,然后很热情地给我们让座、倒茶。老板向我介绍了工厂的一些情况。老板还告诉我,他的业务大多是上海接来的,这些活原来是上海一家街道工厂做的。
      几台专用机床正在对盘起来的铁丝进行拉直和切断,然后折成一个个支架。老板告诉我,这几台机器也是上海街道工厂卖给他的,很便宜,差不多是废品的价钱。
      一上午,萍萍陪我参观了好几个工厂,这让我大开眼界。虽然我在上海也参观过这样的工厂,但是我在浙江看到这些工厂的感觉不一样,人际关系也是全新的概念。这可能就是市场经济的带来的效果。
      我由萍萍陪着,狐假虎威,到哪都受欢迎。午饭时,工厂的老板还要留我们吃饭。我喜欢看那里机器设备,但萍萍好像很不喜欢这些人,一直在摧我快点离开,我只能大概地看了看。
       “还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吃饭方便,”我说,“走,我们到街上找个地方吃饭去。”
      萍萍说:“我们还是回家吃吧。”
      我经常在王贵家和萍萍一起吃饭。王贵家很热闹,那些合伙的人经常过来聊天。有时,大家会喝杯酒,没有客套话,也没有烦琐的礼节,人际关系随意而轻松。我喜欢王贵家的八仙桌和四条长板凳,这就是文化。我和大家熟了之后,聊的内容也多了。王贵家很热闹,萍萍却喜欢在众人面前和我撤娇,有时还把头靠在我肩上,经常把我弄得很不自然,而她却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还算好,王贵和萍萍的妈妈比较喜欢我,他们更爱千娇百媚的宝贝女儿。
      萍萍喜欢和我打打闹闹。有时,她看边上没人,还会突然把我按倒在地,也不管地上有多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行为很容易失去控制,甚至会做出不该做的事。但是,我们再怎么折腾也不会发生意外,而且我们始终感觉很快乐。我结婚后才知道,只有处男、处女才会有这种快乐,一旦结婚或行为出格,美好的感觉即刻消失殆尽。难怪有句名言这么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别人的感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世界就这么的奇妙;或许,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的,偷吃禁果的人一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我问萍萍:“我过些天回上海,你会哭吗?”
      萍萍说:“我上次太傻,害得自己哭了好几天;我这次不让你走了!你要天天和我在一起!”
      萍萍这女孩很任性,而且自信,她敢爱、敢恨,完全有可能不让我走。我每天和萍萍在一起,至少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要有充分的时间,并且不做被迫的工作;二是要有经济来源;三是要有爱情。包括我在内的绝大多数人不具备这三个条件,至少要上班;行为出轨或结婚就可能让爱情消失;每天算着钱过日子也是很可怕的。
      萍萍什么事都会告诉我。她告诉我,她和我之间发生的事,她都和她妈妈说了,包括我什么时候抱过她,怎么抱的,也都说得清清楚楚。不过,她没把自己抱我、咬我的事告诉她妈妈。
      后来,我逐渐明白了王贵为什么信任我的原因,王贵用他的方式给我上了一堂课。要不是王贵给我上的这堂课,我很有可能努力到今天都一事无成。有企业家潜质的人就是与众不同。其实,我精通的技术很少,而我的业务却不少,这就是王贵给我的法宝。
      我写的贴子可能早已跑调,写情感类文章也不是我所擅长的。
      情感的内容会越写越多,有可能无穷无尽,容易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与其在这里空谈,还不如做点实事。我正在考虑投点钱,重建一个技术型网站,希望能让更多追求理想的人,获得想要的东西;同时,我也要让自己的生活更丰富多彩。
      暂时就写到这里。谢谢大家!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2-28 03:32:07
74楼
看完了    小金鱼也快寿终正寝了 真的很桑心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立棍(作者)
75楼
引用 biggigi2002:
看完了    小金鱼也快寿终正寝了 真的很桑心
冬天鱼吃不到新鲜食品,投放点维生素。尤其是维生素C能延年益寿。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3-8 18:29:44
2015-3-8 18:29:44
76楼
意犹未尽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7楼
写的真好,赞一个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78楼
引用 飞线大师:
高频机是类似感应加热吗,当时有晶体管为什么不用晶体管,楼主要是玩收音机对高频电路应该比较熟吧。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IuX9GVnsti-IrybYtLHajwHtPSvAaNbGPtYB2c5Tk65qsQEPEaawgHtm6d1zNlqHWOgvMbcybjWSTKrJpGF4Cq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3-9 08:07:19
79楼
读过以后,感触很多。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0楼
重逢了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1楼
看完了,作者年纪应该不小了吧~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3-10 16:21:33
82楼
感触颇深!谢谢分享楼主的精彩故事!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3-19 22:37:56
2015-3-19 22:37:56
83楼
意犹未尽,楼主可否告知:你的伴侣是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3-22 14:12:48
2015-3-22 14:12:48
84楼
先收藏着,等更新……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5楼
再有没有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3-26 02:33:46
2015-3-26 02:33:46
86楼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等待继续更新!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7楼
在这儿又碰到楼主了,在隔壁看过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3-30 15:22:46
2015-3-30 15:22:46
88楼
我的天那,楼主和我是同时代的人,楼主说的翼风模型商店,小时候去了不知道多少次,到90年代后期几乎没有模型了,只剩下塑料套件。营业员说,整个上海也没有几个人做木头模型了。还有中央商场,大庆电器元件商店。还有浙江路上的??店。

楼主说的收音机---扩大机---电视机,我都走过。回忆还是很幸福。我电视机以后---示波器--------------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89楼
希望楼主一直写下去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0楼
楼主的哪一只电子管我也看见过,有热水瓶胆那么大。当时想,这个东西是干嘛的?

大概到了86--87年,我一个亲戚的丈人,是电子仪器的总工程师,曾经做一个加热水的装置,就是楼主的那一个电路的高频线圈铜管通水。后来,不知道有什么结果。现在我想,应该没意义。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3-31 10:25:59
91楼
我的乖乖    前辈牛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2楼
当时,我外公就住在凤阳路成都路,离翼风模型店就5分钟的路。看着哪些模型口水都要流下来。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3楼
才人两得恭喜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94楼
最后结局呢 ?和萍萍终成眷属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2-25 15:51:31
2015-12-25 15:51:31
95楼
楼主一定要更新啊,90后的我看了太心动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5-12-28 20:41:23
2015-12-28 20:41:23
96楼
期待楼主的故事继续,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2-2 10:20:25
2016-2-2 10:20:25
97楼
楼主是做技术的人里写情感小说最厉害的 [s:;P]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2-5 03:03:01
2016-2-5 03:03:01
98楼
引用 人民战争:
当时,我外公就住在凤阳路成都路,离翼风模型店就5分钟的路。看着哪些模型口水都要流下来。
层主求你头像再哪部电影截的图?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6-2-18 17:25:14
2016-2-18 17:25:14
99楼
楼主不是好人。把我骗进来。结果是个爱情小说。不过很不错。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插入资源
全部
图片
视频
音频
附件
全部
未使用
已使用
正在上传
空空如也~
上传中..{{f.progress}}%
处理中..
上传失败,点击重试
{{f.name}}
空空如也~
(视频){{r.oname}}
{{selectedResourcesId.indexOf(r.rid) + 1}}
ID:{{user.uid}}
{{user.username}}
{{user.info.certsName}}
{{user.description}}
{{format("YYYY/MM/DD", user.toc)}}注册,{{fromNow(user.tlv)}}活动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