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会

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

登录以发表

细分专业


主管专家


文章

1974

评论

18344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文史哲相关领域,艺术创作,历史故事,怀旧。


文章

1974

评论

18344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文史哲相关领域,艺术创作,历史故事,怀旧。

近期一个“老朋友”在QQ上找我问个事情,事情并不大,但言语很快变得不投机,然后就把我拉黑了。 尽管不一定多一个敌人,但至少是少一个朋友。 下面是聊天记录,最后是我针对此事的思考,与大家分享。 [code]     网友 23:16:56 在么     我 23:17:23 在     网友 23:17:40 我前几天发的帖子没有任何通知就没有了     我 23:18:04 什么帖子 发哪里的     网友 23:18:15 卖一个**     网友 23:18:18 自由市场     我 23:18:37 一会儿给你查一下     网友 23:19:29 嗯嗯 谢谢 没有任何通知 也不知道为什     网友 23:19:45 不知道违反了什么规定     网友 0:13:42 查到了没     我 0:24:19 看了记录,是一个三无帖     网友 0:24:38 都无什么 没图么     网友 0:25:33 删帖通知都没有?     我 0:25:36 你又不是没在论坛卖过东西,说这些是啥意思?     我 0:25:40 为什么要通知     网友 0:26:14 恕我直言     网友 0:26:27 我觉得科创现在做大了     网友 0:26:47 怪不得那么多老会员都走了     我 0:27:13 不要乱扯,你自己违规在先,还怪别人     网友 0:27:

(附件:156206) 这两天把《海贼王》重新看了一遍,看着那些心怀梦想的少年们一个个出海,贫道突然伤感了……大航海时代与新大陆的发现是人类近代历史最激动人心的篇章之一,人们对未来满怀憧憬,对前方充满期待。那无尽的未知会让人恐惧,但也会带来无法想像的财富。冒险与开拓是人类千万年来得以辉煌的重要美德,精彩与绚烂总需要勇气的滋养。人类惧怕风险,却又享受与风险交错的快感。在那些未知的道路与土地上,大自然总是会慷慨的将这份快感挊至高潮——虽然总有几个倒霉鬼因此而见了上帝。 那伟岸的时代已经作古,曾经劈波斩浪的船舷也已化作朽木。但我们仍然会怀念它们,我们看《海贼王》,读《海底两万里》,缅怀五月花号……都是在回味那些冒险在记忆中残余的甘甜。尽管我们今天已经不再挥刀喋血,不再扬帆远航,但我们血脉中的冒险精神却从未止息,我们灵魂深处的某个角落仍然封存着一颗种子,一颗能让我们鼓起勇气,奋力燃烧,用自己光芒照亮前路的炽热火种! 我们正在等待!所有勇敢的心灵都在等待下一个远航的机会,而这个机会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被田中芳树在《银河英雄传说》中做出了精彩的预言:我们的征途是星辰的大海! 是的!我们的下一个航程正是那更加广袤无限的星海!现在的我们就如同一万年前刚刚开始造船的原始人,虽然只能扶着简陋的树干漂流到几公里之外的小岛,却已经开始幻想那数千公里之外的景色。那曾经蔚蓝的

DIY收音机见鬼记!!! DIY收音机见鬼记!!!(转)     在一个伸手不见四个指头的夜晚(有一个指头带着夜光戒指)。我打开了我自制的LED台灯。耐心的调试我DIY的高性能短波收音机。收音机上有很多很多的LC回路,性能比一般收音机好得多,有可能会受到一些神秘的以前不曾听到的信号!这个收音机是我精心制作的,已经大体完成。      但是市区工业干扰,还有民乐干扰太大。我一边调试,一边往外跑,顺手拿着LED灯照着收音机。   一路上我就快速跑动着寻找最佳信号电,专心致志调试,可是各处的干扰死区处只是暂时性的,寂静片刻马上干扰又加强。我一直在不停寻找最佳信号点,我跑了很久。前面有一个大土坡,信号很好,我最后调试几下差不多了。    我猛的一抬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一人多高的土包上。周围也都是类似的土包。土包上面还都有一个石碑。    原来我来到了市西郊的坟地。怪不得信号越来越好,工业干扰几乎没有了。一般来说活人越多的地方干扰越大……。    我感到一阵寒心的恐惧,吓的马上挪动僵硬的脚步走下来,急步匆匆后退想要离开这里……                                           二                                                                                        

一、波江座晶体   即使距离很近,上校也不可能看到那块透明晶体,它飘浮在漆黑的太空中,就如同一块沉在深潭中的玻璃。他凭借晶体扭曲的星光确定其位置,但很快在一片星星稀疏的背景上把它丢失了。突然,远方的太阳变形扭曲了,那永恒的光芒也变得闪烁不定,使他吃了一惊,但以“冷静的东方人”著称的他并没有像飘浮在旁边的十几名同事那样惊叫,他很快明白,那块晶体就在他们和太阳之间,距他们有十几米,距太阳有一亿公里。以后的三个多世纪里,这诡异的景象时常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真怀疑这是不是后来人类命运的一个先兆。   作为联合国地球防护部队在太空中的最高指挥宫,他率领的这支小小的太空军队装备着人类有史以来当量最大的热核武器,敌人却是太空中没有生命的大石块,在预警系统发现有威胁地球安全的陨石和小行星时,他的部队负责使其改变轨道或摧毁它们。这支部队在太空中巡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一次使用这些核弹的机会,那些足够大的太空石块似乎都躲着地球走。故意不给他们辉煌的机会。但现在晶体在两个天文单位外被探测到,它沿一条陡峭的绝非自然形成的轨道精确地飞向地球。   上校和同事们谨慎地向晶体靠近,他们太空服上推进器的尾迹像条条蛛丝把晶体缠在正中。就在上校与它的距离缩小到不足10米时,晶体的内部突然出现了迷雾般的白光,使它的规则的长棱状轮廓清晰地显示出来。它大约有3米长,再近一些,还可以看到内部像是推进系统的错综复杂的透明管道

从一封匿名信里看见一句话,是“数麻石片”(原注江苏方言),大约是没有本领便不必提倡改革,不如去数石片的好的意思。因此又记起了本志通信栏内所载四川方言的“洗煤炭”。想来别省方言中,相类的话还多;守着这专劝人自暴自弃的格言的人,也怕并不少。   凡中国人说一句话,做一件事,倘与传来的积习有若干抵触,须一个斤斗便告成功,才有立足的处所;而且被恭维得烙铁一般热。否则免不了标新立异的罪名,不许说话;或者竟成了大逆不道,为天地所不容。这一种人,从前本可以夷到九族,连累邻居;现在却不过是几封匿名信罢了。但意志略略薄弱的人便不免因此萎缩,不知不觉的也入了“数麻石片”党。   所以现在的中国,社会上毫无改革,学术上没有发明,美术上也没有创作;至于多人继续的研究,前仆后继的探险,那更不必提了。国人的事业,大抵是专谋时式的成功的经营,以及对于一切的冷笑。   但冷笑的人,虽然反对改革,却又未必有保守的能力:即如文字一面,白话固然看不上眼,古文也不甚提得起笔。照他的学说,本该去“数麻石片”了;他却又不然,只是莫名其妙的冷笑。   中国的人,大抵在如此空气里成功,在如此空气里萎缩腐败,以至老死。   我想,人猿同源的学说,大约可以毫无疑义了。但我不懂,何以从前的古猴子,不都努力变人,却到现在还留着子孙,变把戏给人看。还是那时竟没有一匹想站起来学说人话呢?还是虽然有了几匹,却终被猴子社会攻

本文谈谈成年人思想的进步。      在我们上小学上中学的时候,不管学校的教育多么糟糕,我们的思想都在不停的进步。这表现在如果我们回首一年以前的自己的某些想法,做的某些事,会觉得那时候自己很傻。考察自己的进步的一个更客观的指标大概是“刮目相看指数”。别人如果一年没看到我们,再看的时候,第一反应往往是“你都长这么大了”。如果三年没看到再看,可能都不认识了。      但是成年以后,一个很可能的趋势是人的进步速度一般会越来越慢,以至于停止进步,甚至倒退。他们思想最牛B的时代是他们的年轻时代。中年以后他们就无法接受任何新的思想,以至于最后连自己的孩子都搞不定。      比如说歌手郑智化在过去十多年内就没有任何进步。我上中学的时候很喜欢郑智化,他的歌曲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娱乐,而简直是一种教育。这么多年来我的思想进步了许多,可是最近郑智化在北京开演唱会,唱的还是当年那些老歌。伟大的郑智化,他为什么没有像翁美玲等美女那样在人生最伟大的年龄上死去,何必让人间见白头?      余秋雨的思想在过去这么多年内很可能还退步了。我最初知道他是上初中时看《读者文摘》上他的文章,高中以后我就再也不看《读者》,可是他现在连那种文章都写不出来。      最有意思的一点是,并非所有人都会在中年停止进步。比如赵本山就一直都在不停的进步:      - 最初赵本山是一个二人转演员。对于绝大多数二人转演员来说,上一次

首先感谢warmonkey两年前交换给我一台DS1052E,这台示波器对我这两年的学习帮助很大。 正文 我是学强电的,但是我也有很多玩弱电的同学。其他电类专业的很多师弟我也见识过。大家跟风学51,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遇到问题就在群里面提问。再者,强电没有多少让人发挥的余地,倒是弱电能玩的多一些,于是便玩起弱电来。 在玩的过程中会遇到许多问题,我不仅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有时别人遇到问题也会向我请教解决方案。 有许多问题,例如某原器件不工作,输出值不正常,发烫,震荡,某程序卡死,逻辑错误,电平不符合要求,上升时间过长……都是可以用示波器发现、诊断,并利用相应知识解决的。可惜的是,我们学院几乎所有学生都没有自己的示波器。没有示波器,要解决上面的问题就要绕很多弯路,浪费很多时间。明明拿探头点一下就能搞明白的问题,却要在5个群里面问,还要跑去找学院的师兄或者老师,浪费大量时间。更甚者,在电设省赛上,我带去一台示波器,居然没几个人需要用它。 于是每每有人问一些需要用示波器且只需要示波器就能解决的问题时,我便开始宣传示波器的好处,推荐大家购置示波器。收到的最多的回复,就是: 1)不知道有什么用 2)太贵 对于这两个问题,我的回答是: 1)上面已经讲过了 2)不到2000元的入门示波器,和更新换代的手机电脑、贵的离谱的学校饭堂和移动联通、数万起跳不包退换的学费相比,实在只能算是九牛一

“乐天让地事件“让国内的反韩情绪死灰复燃,让我不得不讨论一下这个事件中的与伟大的进军的相似之处。 伟大的进军是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生命之轻》里提出的一个概念,该词被用来描述一种政治媚俗(Kitsch)(吐槽一下:这个词是翻译错了的,正确的翻译是“自媚”,一般音译成“刻奇”,这个错译出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译本之中,现在已经被广泛接纳),一种群体的政治媚俗,如果我们把“反韩”看作是伟大的进军,我认为这是极其贴切的。 在书中,昆德拉这样写道: 弗兰茨如此陶醉于伟大的进军,这种幻想就是把各个时代内各种倾向的激进派纠合在一起的政治媚俗。伟大的进军是通向博爱、平等、正义、幸福的光辉进军,尽管障碍重重,仍然一往无前。进军既然是伟大的进军,障碍当然在所难免。 这段话深入的刻画出国内民族主义者的内心,他们认为,“反韩”是让我国摆脱国外势力牵制,走向强国的一种过程。激进的民族主义思想促使他们开展各式各样的“反韩”、“反乐天”行动。今天,我们看到,理性的必然是少数,而整个舆论被民族主义者所占领,其他的有异端思想的人自然被看作是另类,他们被歧视,书中的特蕾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所排斥的,是劳动节大游行,而劳动节大游行就是一类政治媚俗,这一大媚俗,排斥的正是特蕾莎这样的人。现在的社会自然也是在排斥这类人的,比如大家会排斥不爱国的人,五毛排斥美分,社会主义者看不起其他政见的人,诸是而已。 历

听说。 人死后,魂魄到阴间报到要走很长一段路 其中有一段, 叫黄泉。 彼岸花,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大片大片的火红,燃烧着的血液一样 一种红色的忧郁,让人走过。就掉了进去 这种花的味道,有种神奇的魔力. 可以让路过的人,想起过往 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忘却了时间。 有两个妖精。在花旁守候, 一个是花妖叫曼珠, 一个是叶妖叫沙华。 他们守了几千年的彼岸花, 却不知道,曼珠的容貌,和沙华的样子。 因为每当花开的时候,叶子就收了回去, 而叶子出现,花却已经败了。 花叶之间,始终不能相见,生生相错,却岁岁相牵。 他们疯狂地想念着彼此, 并被这种痛苦深深地折磨着。 直到又一年花开。 故事,是从这里开始的。 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一次面。 从此以后,愈发不可收拾。 那一年,曼珠沙华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色衬托着, 无数黄泉路上的旅人,难以挪步,留了下来。 可是这件事,神知道了。然后怪罪了下来。 曼珠和沙华被打入轮回,永远也不能在一起 生生世世在人间受到磨难。 从此以后 彼岸花有了新的名字 叫曼珠沙华 从此以后,这种花只开在黄泉路上。 曼珠和沙华每一次轮回转世时, 都可以在黄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香味, 就不可抑制地想起前世的自己, 想起曾经发过的誓言,想起在那畔等待着的流连。 却又无奈的。再次跌入诅咒的轮回 永世难见 彼岸花, 开花一千年,叶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花花相映却满

大家好:       来科创四年了,从小学六年级到如今高二,我在科创论坛学到了很多,收获了很多。真心希望科创论坛能发展的学术气氛更浓,更具正能量。       各位闲着没事,可以看一下我的主题一览,或许可以从中一瞥我的成长历程。时间真是奇妙,回首往事总是令我惊讶并深思,今天,在我睡觉前,突然想发这一顿牢骚,我也还是个孩子,但我想在这把我的一些教训和那些比我小的人说说,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吧。      从小学到初中,我也有过叛逆与迷茫。比如初中时我甚至想当黑社会、不想上高中;整天思考些宇宙的终极问题,抱怨着社会制度、考试制度。现在想想,当时、就是现在我对那些事物的全貌又知之多少,或许正是无知与片面的了解让我当时有那么多幼稚却激进的想法。现在看来却是可笑。      弟弟们(请允许我这样称呼,即使或许我还比不上你们),你们现在在初中甚至是小学,知道的真的是太少太少(我现在同样,但比你们多那么一点点),而前方又是一团迷雾,无论如何也似乎看不到未来。我甚至你们在迷茫中挣扎的痛苦(正如初中的我),请看看我的成长吧:      首先,让我改变最大的是上了高中。说来神奇,仿佛在我第一次坐在丹东二中的课堂里上课时,我的感觉迷雾被我拨开了。那种感觉,那种久久迷路,在迷茫中痛苦挣扎之后豁然开朗的感觉真是让我激动。(以你们的角度看起来俗套、像我被洗脑了的方面说),从那时起,似乎目标不再虚妄,学年多少名

我国古代历史文化,或者历史课程、学科的意义在于解决你(们)是谁的问题。 这个问题表面看来简单,实际上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根本的问题之一,很多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怎么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不能代表他们没有对自己有所定义。如果你知道了自己是谁,那么你就会知道自己应当去做什么,进而获得你存在的意义。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不知道现在在哪里,那么你也不会知道自己将往何处去。 大色无形,大淫稀声(咦这里好像有点不对?),那些真正重要、关键而核心的问题从表面上看也许就像头顶上的星星那样遥不可及,却又像太阳的闪耀那样生死相关。我们无法控制那些宏大的事物,但又与之息息相关,密不可分。这个论述过程比较繁琐,下面的内容请多些耐心来看: 假如现在从天上向你砸来10000美元,你会觉得这件事好棒哦然后你会因此潇洒奢侈一下。我们平时关注的问题多是这样的。这些事会在短期内显著改变我们的处境,却无法改变我们的生活,即使你把上面的1w美元变成100w,你的人生依然不会因此而获得质的改变—— 假设你一生的年均收入是2w美元,最终你一辈子工作了50年,那么你这辈子就挣到了100w。那么你再获得100w后就相当于这辈子挣了200w美元。100和200有区别吗?当然有,但只是一个平民和另一个略微富裕的平民的差别。让我说得更现实一些,这只是你和你办公室里面的那个经理、或你和隔壁老王的那点区别。你们依然挤在一间狭小的办公室里

从第一台计算机问世以来,人类就梦想着造出一种可以完美模拟甚至超越人脑思维的人工智能系统。然而在这之后探索的几十年里,这一想法也逐渐遭到了许多人的担忧,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霍金对人类最终被人工智能灭迹的预言,一时间让人们唏嘘不已。人工智能究竟何去何从呢? 一,人工智能与自然伦理 在2013年电影《她》中,杰昆?菲尼克斯饰演的角色与类似智能个人助理Siri的操作系统相恋。当我们在惊讶这一情节时或许不会想到,这一情节在不远的将来或许会实现,甚至变成常态。因为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也将令机器甚至电脑程序显得更为逼真,足以支持其与人类相恋。就算人类能够通过技术加以控制,但机器一旦有了思想,会不会自身演化出情感程序呢?至今没有人可以对这个问题做出准确的回答,况且最终智能机器人将与人类没有任何差别,除了它们缺少某些不良习惯、显得不够完美、需要投资等。但与真人相比,人类不仅更有可能选择与机器人做伴,而且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如果无法区分机器与人类,人类就不会感受到伦理的谴责。要知道人类自己是无法抗拒和控制这些情感的。上述的这些将会把我们的文明引向何处或许是一个只有时间可以证实的问题····· 除了情感,人工智能与人涉及的自然伦理更多的是由此带来的人机资源竞争问题和机器作为个体存在的自由问题等关乎人类繁衍和社会稳定的大问题。机器和人一样有生存的需求,这是所有意识形态高于物质形态的统一性,而人类作为机器的缔

单反摄影没有死,但是单反摄影作为一项业余爱好,已经死了。 怎么定义“死”呢?对于一项业余爱好,如果不能 再 用它来体现社会地位及个人能力的差距,我就认为它已经死了。 现在手机摄像头发展得很快,拿单反出来拍个片子已经不能装逼了。在2016年,要真正拍出好照片,就必须认真研究怎么打光、怎么构图,而不能靠拼设备了。但这就超出了绝大多数普通人的能力以及时间限制。对于一项爱好,假如最小投入不能再产生最装逼的效果,它就很难维持主流地位,而会慢慢地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你可能会问,单反消费不能算小投入吧?其实,相比时间投入,任何金钱投入都是微不足道的。我曾经见过很多人把D3S当成玩具买回来;而当他们发现D3S拍出来效果还不如iPhone6的时候,绝大多数人并不愿意再花时间研究摄影,而是直接放弃了。 想当年我要求摄影社的社员先把相机说明书看完(再来请教技术问题),结果就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去把说明书看完。转眼间我们已经进入用手机记录一切的时代,于是摄影社直接就招不到人了。 肯定嘛,装个逼还搞那么麻烦,谁来啊。 来看另一个例子。这两年航拍不是很火嘛,视频网站上面的航拍每天更新,很像当年单反刚普及的时候大家到处发照片的情形。结果很快大家就审美疲劳了,如今你在朋友圈发个航拍视频,朋友们甚至会觉得你无聊肤浅。 为什么呢?其实道理跟单反是一样的。艺术创作工具虽然普及了,但是艺术家的数量并没有自动

“说点极端的例子,要是以后中国真的在各项实力(经济、科技、军事、生活水平)上压倒了西方世界,完全可能有一大群“独立思考”的中外人士“分析”出下面的观点: 为什么中国人的创新能力这么强呢?因为中国教育是一种填鸭式的教育,这使得中国学生在毕业之后就具备了足够牢固的基础知识,而这种牢固的基础使得创新这种站在现有肩膀上“跳一跳”的运动变得更加容易。 为什么中国政府廉洁水平这么高呢?因为中国政府并不是由民众直接选举产生的,所以这使得他们并不需要用作弊的方式拉票,也不需要用政策来报答企业主,而只需要完全按照专业的逻辑来处理问题就可以了。啥?你说为什么朝鲜也不是直选但是仍然腐败?那是因为朝鲜的制度还不成熟,还处在“阵痛期”所致,而不是制度本身的原因。 为什么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这么发达呢?因为中国从初中开始就普及先进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经过先进的思想训练,孩子长大之后,自然容易看透事物本质。 为什么中国的孩子往往会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呢?因为中国教育的制定者们总是先进的价值判断去引导孩子/学生思考,并以强权为依托把这些逻辑规则作为考核重点,并要求孩子们重点记忆,这导致了中国学生从小就有建立在坚实逻辑基础上的独立思考和分析精神,而不是像美国一样只知道人云亦云。”

什么是艺术? 我认为艺术就是【用虚拟的手段,为人们提供他们需要的感观刺激的技术】。它必须符合三个必要条件: 使用虚拟的手段 产生感官刺激 为人们所需要 产生感观刺激的方法很多,比如用鞭子抽人就能产生痛觉,但是这种刺激并不是大多数人需要的,所以主流社会并不承认这是艺术;音乐和绘画能够对大多数人产生正面的感官刺激,因此主流社会承认它们是艺术。 所以,要创作优秀的艺术作品,先要搞清楚人类需要哪些类型的感官刺激。那么,人类的需求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们现在知道,人类的各种需求是受神经系统调节的,而神经系统的工作状态虽然受到各种物理、化学、生物因素的影响,但由于神经系统结构的复杂性以及基因表达过程的不可靠性,这些影响产生的最终效果并不是确定的。比如说,几乎所有人类在进食后都会有饱腹感,但也有一部分人类无法感受这种感觉,从而无法节制饮食。 换句话说,人类既有很多普遍的需求,也会在个体中产生非常独特的需求。比如大部分男性都对女性身体感兴趣,但也有一小部分男性对男性身体感兴趣。 同样的,艺术创作既可以为大多数人的普遍需求服务,也可以为小部分人的特殊需求服务。漫展上的各种不同倾向的本子就是对此的最佳体现。 我们先看普遍需求。比如“咀嚼感”、“饱腹感”,它们都属于感官刺激(如果你认为胃是感受器官),但这种刺激需要通过进食食物获得,因此优秀的厨师被我们尊为艺术家,而食品烹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