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学

研究科学技术本身的学科

登录以发表

上级专业


主管专家


文章

363

评论

5274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科学技术的意义、规律、构成和泛科学话题


文章

363

评论

5274

今日更新

0

专业介绍

科学技术的意义、规律、构成和泛科学话题

    科学是由古希腊甚至更早时期出现的一个文化分支发展而来的。在古代,科学就有抽象、实证的传统。在现代科学诞生之前(大约16世纪),整个地球只有西方有科学,并且在几乎整个中世纪都极为脆弱,几度险些灭绝。

    自人类文明以来,产生了许许多多探索自然的方法。而其中很多方法都可以解决实际问题,但是这些都不属于科学。中世纪的铁匠可以打造锋利的长剑和坚固的盔甲。他们知道当对金属淬火时,某些金属的硬度会有成倍的提高。用此方法,铁匠们可以制作性能优秀的刀剑和工具。但是他们的探索方法充斥着神学、玄学或者阴阳五行,在这些思想指导下甚至得出了把烧红的剑刺进动物的某个特定部位这样的“宝贵秘籍”,的确是解决了问题。但是他们一点也没有用到科学和科学方法,当然也完全不知道马氏体、奥氏体以及碳元素在金属中扩散的概念。 

    各种不同的探索世界、解决问题的方法,在历史上经过了长期的博弈。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科学都是弱小的。现代科学的出现继承了古代科学的基本传统,但是它也对科学进行了重新发明。

    笛卡儿是现代科学的鼻祖。他从“我思故我在”的概念出发,认为思维是人存在的基础。但人是首先通过感觉才可以思维的。他进一步认为,人的感觉是不可靠的。因为对于同一经历或者事物,每个人的感觉不一样,尽管客观的事件是唯一的。因而,无论是谁的感觉和看法都是可疑的,不可靠的。从而,仅仅对事物的感觉或者看法决不可以作为知识系统的基础笛卡尔由此提出,只有通过对自然现象的观察,分析,并且经过所谓的“逻辑推理”所得出的结论才是可靠的、唯一的、泛普的,才有可能成为知识的一部分。所以,逻辑推理是知识的基础,一旦成为知识,便不可毁灭。但是,他同时指出知识的有限性,进而提出所谓的“质疑说”(Skepticism)。对未知真理的逼近就是对现有知识的不断质疑和对未知的探索。于是,质疑便成为从已知向未知推进的原动力。  

    对于自然科学,求解或者寻找真理的途径完全依赖于假设、证明、推理和实验。无论探索者来自于何种文化,运用某种语言,信仰什么宗教都与探索的途径和方式无关。比如,探索者仅仅需要运用数学语言和科学的方法而达到求证的目的而没有必要向对方作任何其它的解释。比如对数学命题的证明。无论任何人都必需接受正确的结论。因为真理是唯一的、可重复的、泛普的。 
    但是,在科学之外的“真理”却需要通过辩论、争论、说服、甚至对抗才可以定论。比如政治、法律、宗教。这些领域会相当程度的受到文化、信仰、种族、地域的影响,特别是受到当时社会权力构成的影响。许多科学之外的“真理”是通过宣传、说服、布道、“洗脑”而实现的。科学绝不需要这种“游说”和“辩论”。 
    所以,科学与信仰(Believe)无关,科学与感觉(Senses)无关,科学与看法(Perception)无关。因为信仰,感觉,看法是因人而异的,而科学是唯一的,客观的。 

快速入门

创新论 刘虎(科创研究院,创新工程局) 人类之所以发展到现在的文明程度,如果要归结一些本质的东西,“创新”一定会名列前茅。的确,衣食住行用,没有几样原封不动的来自自然界,即便号称“纯天然”的农产品也很难例外。不论是所谓物质文明,还是所谓精神文明,皆出自于历代先贤的创新。 人们对创新产生系统的概念是近代以后的事情,晚近时期发展为“创新崇拜”,开始努力地探索创新的规律。创新到底有没有规律呢?在不同的尺度上,人们找到一些零散的“规律”。但系统的看来,距离弄清楚还很远。甚至应该思考:如果创新有规律,还叫创新吗? 1、对规律的自信 如果您驯养过宠物,也许有这样的经验:没有受过教育的猫,有时会跑到饭桌上偷吃东西。如果每次都给它一些惩罚,猫就会找到爬上桌子和接下来的不良体验之间的“因果关系”,某些聪明的猫甚至知道趁主人不在的时候上桌子。无疑,所有高等动物都具有发现因果关系,甚至想象和求证某些复杂因素链的能力。 因果结合在一起,出自佛教用语“三世因果,循环不失”。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因”就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词代表一种逻辑解释法了。人类文明对因果的认识和追求,正是来自生物本能趋利避害的自然演化。同语言和文字的发展相同步,当经验可以通过抽象的概念进行高密度和低失真的传承以后,对因果关系的好奇和追寻便进入了蓬勃发展时期,最终本能的发展到凡事都以因果释之。 因果关系是人类最早有意识去认识的

推荐阅读

爱因斯坦:科学探索的动机 这是爱因斯坦于1918年4月在柏林物理学会举办的麦克斯·普朗克六十岁生日庆祝会上的讲话。讲稿最初发表在1918年出版的《庆祝麦克斯·普朗克60寿辰:德国物理学会演讲集》。1932年爱因斯坦将此文略加修改,作为普朗克文集《科学往何处去?》的序言。 ——编者 在科学的庙堂里有许多房舍,住在里面的人真是各式各样,而引导他们到那里去的动机也实在各不相同。有许多人所以爱好科学,是因为科学给他们以超乎常人的智力上的快感,科学是他们自己的特殊娱乐,他们在这种娱乐中寻求生动活泼的经验和对他们自己雄心壮志的满足;在这座庙堂里,另外还有许多人所以把他们的脑力产物奉献在祭坛上,为的是纯粹功利的目的。如果上帝有位天使跑来把所有属于这两类的人都赶出庙堂,那末聚集在那里的人就会大大减少,但是,仍然还有一些人留在里面,其中有古人,也有今人。我们的普朗克就是其中之一,这也就是我们所以爱戴他的原因。 我很明白,我们刚才在想象随便驱逐可许多卓越的人物,他们对建筑科学庙堂有过很大的也许是主要的贡献;在许多情况下,我们的天使也会觉得难于作出决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如果庙堂里只有被驱逐的那两类人,那末这座庙堂决不会存在,正如只有蔓草就不成其为森林一样。因为,对于这些人来说,只要有机会,人类活动的任何领

上级专业


主管专家



关注者


nkc production server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8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