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江湖科创者与科创爱好者(草稿1)

江湖科创者与科创爱好者

刘虎

这是一个讲话稿,只表达意思。


1、此民科非彼民科

“民科”是“民间科学爱好者”的简称,关于它的定义存在不同理解。顾名思义,“民间科学爱好者”是指“民间”的“科学爱好者”,民间相对“官方”,其范围宽可包括所有不在国家正式科学组织中的人,窄可包括以个人或者非正式组织名义从事科学工作的人。大多数公众对“爱好者”的理解,等同于“业余爱好者”。与此同时,有专家对民科一词赋予了另一种特定的意义。田松在《民间科学爱好者的基本界定及其成因分析》一文中将民科定义为“在科学共同体之外进行所谓科学研究的一个特殊人群,他们或者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或者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但是他们却不接受也不了解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与科学共同体不能达成基本的交流。总的来说,他们的工作不具备科学意义上的价值。”经过媒体宣传,有一部分人已经认同这个给“民间科学家”的特殊定义。

两种理解所指的两个人群实际存在较为显著的界限,但是完全相同的称呼不利于进行区分。“特指”的民科常以民间科学工作者的身份开展活动,认为自己从事的科学工作正是国家大力提倡的自主创新活动;他们也总是用民间科研的成功案例来说明自己工作的意义。另一方面,科学界对 “民科”们的不屑于顾和普遍嘲笑,为正常的科学爱好者的积极性与正常科研活动带来不利影响。甚至在年轻科学工作者和一些领导干部思维中形成这样的定势:科学只有经过良好训练的专业人员才能涉足,民间搞的所谓研究都是无用功。这种思想否定群众参与科学研究的积极作用,对于民间科学研究环境的改善有负面影响,如果普遍存在,还将削弱体系内科学工作者对民间科学活动的指导作用。上述这些问题虽不是将两种不同的人群混为一谈造成的,但是这种意义的混淆对于解决“特指”的民科现象有弊无利。

要解决意义混淆的问题,最好尊重大众对“民间科学爱好者”的普遍理解,不要用它特指“科学共同体外”的人。我们以前曾称之为“科学失足者”,现在看来,可以尝试把它纳入“江湖科创者”这个称呼。

2、什么是江湖科创者

“特指”的“民科”是江湖科创者的一个部分,除了这一部分,还有另一个庞大的人群,他们孤立于工程界或者——价值链之外,进行发明创造、新产品开发以及科学实验等活动。他们的显著特征是,希望通过一个点子或者一个合理化改动,创造出一种新的业务、新的产品,或者转让专利,获取巨额利润;并且他们很难接受他人对其构思、方案提出的意见。他们中有一部分的目标是赚钱,改善生活条件或者享受富裕生活;另一部分怀着崇高的目标,并不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而是设想继续自己的科创活动或者造福于其他人。

江湖科创者孤立于工程界之外,不能参与可行性研究、工程设计、施工或者生产、检验或验收等任何一个环节,即使邀请他们参加,他们也搞不懂。曾今听到过一句话形容的话,“外行还要对内行指手画脚”。他们经常是有一个点子,就四处“推广”,并不把自己融入由技术提供、原料供应、生产、销售等环节组成的价值链的任何一个环节,常常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四处吹嘘自己成果的伟大。有一部分可以视为属于产品创意环节,但这种创意既不立足于工商界、又不属于艺术创作,在当时阶段难于实施。他们涉及的领域包含产品创新、工程技术、社会科学、生活技艺、市场营销等各个方面,成果有时具有一定实际意义。是否孤立于工程界之外,在一定情况下也会发生转换,或者兼具两性。由此看来,这个人群的科学意义较严格,但是范围界限相对模糊。

他们和“特指”的“民科”的出现,属于同一类社会问题,其成因和性质有很多相同处,相比之下又有不同之处,诸如:

1)主要由没有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人组成,其年龄小可到10岁左右,没有明显的断代。这部分人由于教育经历浅薄,对自己进行的科创活动没有正确的认识,从而孤立在技术界之外。同时,由于众多低学历者处于社会底层,经济状况不良,生活条件差,更助长了他们通过“科创”改善自己经济条件的迫切心理。这个人群中本科学历者已经罕见,研究生以上学历的人就无法找到了。自行热衷于科技实验的中小学生,可能具有江湖科创者的基本特征,是否视为江湖科创者,本文不作讨论。

2)涉及人数多,总的来说容易改造。其中一部分完全是狂热追求,甚至放弃自己的正常工作和休息,投入超过自己承受能力的资金,此类数量不大。例如近年发生的一个农民申请60多项意义不大的专利的案例和群众造飞碟、造潜艇的案例就比较典型。另外一部分仅仅定位为业余爱好,能控制参与的力度,研究方向也经常变更,此类数量较大。关于总人数,目前尚无调查数据,估计数量级在十万到百万。由于他们的产生,与大众对科技创新、发明创造等存在不正确理解有关,随着科技创新等概念升温,总人数必然会保持相当长时间的增长。但是,在长期承受失败,特别是成果在“推广”过程中接连受到冷遇以后,多数人可以正确认识问题而走向理智。并不像“特指”的“民科”那样,总是把问题归结到外部。这类江湖科创者通常从小就爱好科学或很有理想,且动手能力较强,其中不乏可塑之材。只要引导得当,分配必要的教育、科研资源给他们,很大一部分可以改造。

“江湖”一词原有意义比较单纯,系指江河湖海,或者用以泛指五湖四海各地。后来在群众中逐步被赋予社会的含义,江湖习气就单指社会上的那种缺乏素养,不守基本规矩、放荡不羁的习气。曾今形容某人干革命 “江湖习气”,则是说此人没有接受革命队伍的正确文化,自由主义,无组织无纪律。江湖一词如果单独使用是不带感情色彩的,江湖科创者一词也不含褒义或者贬义。这里仅仅是因为这类科创者通常缺乏专业训练,没有掌握正确的方法等特点与其匹配较好,从而采用这种称呼。

3、江湖科创者是科创爱好者的一部分

关于江湖科创者,特别是“特指”的“民科”是否算得上在搞科学工作,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的认为,江湖科创者的实质是在科学的范畴内探讨问题,只是立足点和研究方法不正确,应该属于搞科学工作。反对意见认为,江湖科创者的方法和程序不科学,缺乏构成科学工作的要素,纵然自认为从事的是科学工作,但实质并不以意志为转移。网上还有帖子指出,“民科根本就是玷污科学”。

这里需要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江湖科创者不包含那些虽然曾今探讨过科学问题,但是现在却在非科学问题上做文章的人。比如到处质问科学界为何不接受他的理论,却不关注要讨论的问题本身的人。极个别疑为偏执状态或更年期偏执,需要就医。二是关于科学的范围,不仅局限于自然科学,还包括社会科学、工程技术等方面,狭义指以概念和公理化方法反映现实世界本质和运行规律的知识体系,广义指人类整个知识体系。

了解了上述问题,关于江湖科创者从事工作的性质便可获得明确的理解。江湖科创者是在科学技术的范围内开展活动,不论从动机、形式还是内容看,都不应该将其排斥在科技界之外(根据对科学的狭义定义,有些不属于科学界)。他们是科创爱好者的一个特殊的部分,可以有所区别,但不应将其作为敌人。

多数江湖科创者的工作缺乏科学意义,对科技创新的贡献不大。他们的存在是个人、社会和科技界共同造成的,各方均应努力控制其规模。引导他们进入正确的道路,摘掉“江湖”帽子,是科创爱好者的责任;对于不适合从事科技工作的,应帮助他们回到社会中去,恢复正常的生活;个别人从事所谓的科学研究完全出于精神生活的需要,有其长期存在的合理性。即使是“特指”的“民科”,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不能交流,无法治理。只要他们具有一点科学的思维能力,转化难度就不会大于邪教痴迷者。

4、“江湖”并不光荣

有人认为,“体系内”的专家学者因为“长期接受”正统的教育,已经“失去置疑和批判的能力”,不能越雷池半步,从而“难以提出重大创新”。有的认为,“体系内”科技工作者“脱离实际”,而江湖科创者可以深入到社会生活各方面,具有天然的优越性。江湖科创者往往以此为荣。这些观点有一定事实依据,所述问题在当今科技界确实有所显露,在一些地方还比较严重。但是它仅仅说明了主流科技界存在问题,不能因此认为以另一种形式更严重的存在这些问题的江湖科创者值得炫耀。

科技工作需要有不拘传统的精神,独辟蹊径的勇气,民间科学爱好者应该努力增强这种优势。同时我们知道,科技工作更需要严密的思维方法,坚实的理论基础,丰富的实践经验。要百家争鸣,不要大鸣大放;要破旧立新,不要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科技工作既不能作为群众运动来搞,又不能仅仅当作爱好发烧来搞,必须重视方法,尊重规律。有些江湖科创者在科技活动中,虽然没有“失去置疑和批判的能力”,但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这时如果反以为荣,必然会离正确的道路越来越远。

来自 科学技术学
2006-8-7 11:17:27
1楼

下面这篇文章的观点也不对。

大家都来做“民间科学爱好者”

建一

科学普及的“普及”二字的含义是指“面向社会全体人群的行为”,它的意义在于引导人们理解和认识科学的目的和本质,启迪科学思维,激发对未知现象进行研究和探索,倡导全社会各种力量都来参与科学事业的发展。当大众都具备了不迷信权威、不迷信洋人、敢于怀疑一切、善于独立思考的科学精神之日,就是中国科学技术跃居世界领先地位之时。而某些否定“民科”的人却提出以目的含混不清、片面强调专家权威作用的所谓“科学传播”来偷梁换柱的取代“科学普及”,因为他们所忌讳的正是“普及”二字,他们的脑子里本没有“平等”的观念,“科学传播”只是个幌子,在他们眼里“民科”都是愚氓,如果既无身份又无地位的“民科”也能对高深的科学问题说三道四,甚至希望解决某些重大的科学问题,岂不是大逆不道吗。所以,科学只属于“科学共同体”,唯有像他们一样的“科学文化人”才有传播“科学”的资格,老百姓只能乖乖地听他们“传播”的陈词滥调和奇谈怪论。他们为了提高“知名度”,千方百计利用在主流媒体的话语特权,杜撰出许多莫名其妙的话题,一会是什么“科学主义”,一会又是什么“敬畏自然”,其实科学只是人类客观的理解事物的一种方法,哪来的“主义”?自然本不以人的主观意识而改变,何须“敬畏”!他们甚至照搬演艺界炒作“明星”的手段,哗众取宠的为自己戴上“F4”之类不伦不类的头衔,其最终目的到底是在传播“科学”还是在传播他们自己?
创造性思维是一种边缘思维,因此创造性思维总是与大众认可的社会主流思想格格不入,从人类能进行抽象思维以来,创造力是人类社会发展所依赖的每个人具有的本能天赋,否定“民科”的人有一种奇怪的逻辑,研究科学问题就必须进入“科学共同体”,在“科学共同体”之外从事研究工作就没有价值。按此逻辑,不是专业体育运动队的运动员,你就不要从事体育运动,体育事业只需少数具备争夺冠军资格的运动员就够了,其余的人致力于体育运动都没有价值。但请记住,冠军正是从无数或专业、或业余的运动员中产生的,如果我国没有广泛的体育运动社会基础,只有极少数人从事体育事业,能出那么多世界冠军吗?一个国家如果只有极少数人在“科学共同体”内进行科学研究工作,而大多数人都被排斥在“科学共同体”之外,甚至连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科学理论”的权利也被剥夺的话,那这个国家的科学事业能够兴旺发达吗?现今的科学宣传存在众多问题,如许多媒体对创新观点缺少理解,甚至规定不能报道与传统观点有争议的新观点,客观上形成了压制创新的现实。 最近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的“非常6+1”节目办的很好,它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那些“明星”们其实也没有什么“高明”之处,普通百姓只要自己努力同样可以取得成功。一个没有超前意识和开阔视野的民族不是伟大的民族,如果人人都是不思进取,鼠目寸光,只关注柴米油盐,不关心宇宙自然的市井庸人,还如何谈自主创新呢,

真理是客观的,因为它不依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由于人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不同,在观察同一对象时可能得出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结论,但是,从科学的角度看,任何人都应有追求真理的权利,任何人都有权对任何观点发表自己的议论,不论这个观点是对是错。当否定“民科”的人用大量精力论证“民科”们发表论文的刊物的权威性时,却忘了科学创新的关键是学术自由,而学术自由的前提就是人们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对科学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而实践才是检验谁的观点是真理的唯一标准,连这一点基本常识都没有,只迷信什么“基本范式”的人如何传播科学呢?还有以打假闻名的方先生撰文称“民科”是“科学妄想者”,但方先生一不是国家科技部门的工作人员;二不是官办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三不是公立大学的专职教授,按“科学文化人”田松的界定,方先生也应该是一个“民科”吧,而方先生以“民科”的身份不断地去讽刺和挖苦“民科”实在让人觉得既可笑又可悲。不过,我们应该感谢那些否定“民科”的人们,正是由于他们的冷嘲热讽才使得“民科”问题浮出水面,俗话说的好“不挨骂,长不大”,他们的贬低反而成全了“民科”们。

对于科学界的丑恶现象,人人都应该口诛笔伐,但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把自己的观点作为划分是与非的标准,更不应该随便给人家扣上“伪科学”的帽子,科学是人类认识自然的一种手段,它在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方法,也有不同的一些概念和一些基本的原则,这些东西都是在发展的,科学的出发点是从怀疑一切出发,百家争鸣正是追求学术创新、鼓励思想个性的最好方法。某些“民科”的观点中夹杂错误成分再所难免,母须求全责备,古往今来科学家有千千万,像牛顿、达尔文一样有所建树的又有几人,为什么要求“民科”们独立提出的新学说必须个个都是“真理”?“民科”们提出一些幼稚片面的观点,发表一些谬论就不能谅解?“民科”中当然也有不乏行为不端之人,难道“科学共同体”中就都是“圣贤”,目前正规科研部门的学术腐败现象也屡见不鲜,黄禹锡不就是现成的例子。科学领域出现一些阿Q式的“革命党”并不可怕,而不许人家革命的“假洋鬼子”才是心腹大患。在“科学共同体”之外钻研科学问题的“民科”理应多多益善,倒是习惯翻着“老黄历”指手划脚教诲别人的“科学文化人”还是越少越好,至于那些用迷信手段骗财谋利的人本来就不属于“民科”的范畴。在中国目前人人急功近利的环境中从事基础科学研究就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能勇于探索已实属艰难,而独树一帜更是罕有,在这种情况下,把“民科”列入另类,与提倡学术创新的精神也是背道而驰的,国家对“民科”问题应予高度重视,使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所有人都有平等参与竞争的机会。不要使许多或许有希望的科学成果被拒之门外!

出现科学家的名称,是很晚的事情,不到200年。此前,人们用学问家、自然哲学家等称呼那些研究自然的人,19世纪中期才出现“科学家”这个名称,当时人们还把这类人当作社会地位低下的人。科学发展历史说明,许多“民科”的一生是在艰难困苦的逆境中度过的,但是,生活的坎坷并不能影响他们独立的人格和对精神自由的追求。当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时期,重要的科技创新成果大多数出自“民科”,历史上所有的科学革命几乎都是先由“民科”开始的,而当时的“官科”都是反对的,但是,当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水平已经很高时,自然就没有“民科”与“官科”的身份之分了。能否获得诺贝尔科学奖,要看你这个国家是否具有宽松自由的的科学研究环境,是否允许出现挑战权威理论的创新思想,在思想的荒漠中生长不出创新的参天大树,创新属于思维方式的问题,没有创新思想的人,在任何都领域创不了新。我国的科学事业迫切需要各方面的创新人才和创新成果,只有不断鼓励思想解放,营造出一种公平的学术氛围,科学创新人才和成果才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我们需要耐心等待,一直等到全社会都能够容忍“民科”们的“妄想”时,我国“自主创新”的巨轮才能起航。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09-10-23 12:03:54
2009-10-23 12:03:54
2楼
爱好者的本来目的是想要了解自然界的真正物质变化规律,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不同文化下,造就了科学爱好者的不同生存状态,这样定义是不是准确呢
有些爱好者的行为和生存状态不被社会接受确实是社会功能出了问题
郎咸平把复杂的经济现象用浅白的大众化语言说出来,使普通人能对经济释怀和理解,
有谁把现阶段科学现象成就用浅白的大众化语言解说一下那有多好呢,
爱好者往往钻进自己思维的牛角尖里,有谁去提示去解释让他们的热情走入正轨,智力资源不至浪费呢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0-1-5 10:43:40
2010-1-5 10:43:40
3楼
接LS最后一句话。
爱好者常常被别人指责思维钻进牛角尖里。而别人掌握了爱好者的思维没有呢?
爱好者自己就肯定自己的热情是走在正轨(承认没有裁判界定谁走在正轨)。别人是否愿意被爱好者带入正轨呢?
如果除爱好者外的人都不入正轨,智力资源岂不是更大的浪费?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4楼
再则,文章试图区分 江湖科创者 和 科创爱好者。但我们碰到 科创爱好者 提出些稍微不能满意的理论,就把他们划分到 江湖科创者 之中。如此,两者真得能区分的开吗?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1-8-16 09:55:29
2011-8-16 09:55:29
5楼
然后我看到【“民科”帖请发到江湖】......这还怎么区分...分明就是认为民科属于江湖。

其实看着很来气的,我虽不民科,但我坚持民科不该算江湖
话说回来这也是为难论坛,总不能分成江湖、民科两版,那江湖就差不多自灭了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6楼
从板块设置就能看出论坛高层在学习交流活动里也携带主观成分。

当消灭了“民科”“官科”“江湖”等无意义的词汇,就回归到了原始的层面。尘世一直在玩文字游戏。包括2006-05-12论坛发展专员收集虎哥写成的草稿,也在玩文字游戏。

原始的层面就是科学进步的路程。多数人盖过少数人的大环境下,少数人说服了多数人。就这么简单。
经常的,多数人采用贬义词讽刺,少数人采用贬义词回敬。其实,每当多数人被征服的那一刻到来,从前讽刺和回敬都是云烟。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1-11-16 11:21:58
2011-11-16 11:21:58
7楼
做力所能及的实验.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2-1-30 05:57:22
2012-1-30 05:57:22
8楼
一帮土匪最终打败了国民党正规军 梁不正房子就歪 民科符合毛腊肉精神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3-4-5 14:46:44
2013-4-5 14:46:44
9楼
引用第8楼nc于2012-01-30 05:57发表的  :
一帮土匪最终打败了国民党正规军 梁不正房子就歪 民科符合毛腊肉精神


科学不相信“精神”。

政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科学发展的进程,但它无法影响科学本身。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2013-9-4 16:46:23
2013-9-4 16:46:23
10楼
国外又有啥子群体与之对应兰?正规军又有哪些相同和不同兰= =[s:273]  每次回复之类的验证问题都是小时候抄答案的再体验!
折叠评论
加载评论中,请稍候...
折叠评论

想参与大家的讨论?现在就 登录 或者 注册

{{submitted?"":"投诉"}}
请选择违规类型:
{{reason.description}}
支持的图片格式:jpg, jpeg,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