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会友

科创人的日常交流

登录以发表

细分专业


文章

27312

评论

291686

今日更新

2

专业介绍

新生交流、生活交友与泛科学创作区。请用轻松愉快的表达方式。

专业分享

文章

27312

评论

291686

今日更新

2

专业介绍

新生交流、生活交友与泛科学创作区。请用轻松愉快的表达方式。

专业分享

[前言:强烈建议只读楼主,读完再看回帖评论。] 社会要高效运行就需要分工合作,每个人分到的工就是他的职业。 你工作便获得回报,不工作就没有回报,这样简单的关系维持着人类社会的延续。 然而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人与人在工作能力和生存欲望上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作为一种本能),但回报越来越不平衡,比如扎克伯格并不具有什么超常才能(只不过他的阅历、运气和知识结构结合的比较完美),但他可以为大半个世界提供社交服务,获得富可敌国的回报。这样的情况正在越来越普遍。深圳一家工厂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拧过一万颗螺丝钉,但他采购的100台机器人每天可以拧一百万颗。北京一个大数据公司的老板,一辈子可能没算过一万道数学题,但他的数据中心每小时解决一百万道。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我们将获得无与伦比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这绝对不是免费的;人工智能也要耗电,而培养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据。也许你无法支付电费,也许你连硬盘也买不起,而隔壁家的小刚,爷爷辈就是做人工智能的,积累了300PB的训练数据,训练出来的模型被用于20种女仆机器人。今天我们苦恼的是社会的贫富差距太大,明天我们将要苦恼的是知识积累的差距太大:小刚因为家里那么有知识(积累了那么多私有的人工智能),所以一生下来就能享受各种机器女仆服务,拥有一间机器人工厂,是名符其实的“知二代”。 你也许会问,我今天能付得起电费,今天能买得起硬盘,为

一张wafer镇楼,另一个是我们的产品,一个机顶盒的,后面两个是我负责的项目,AndroidTV游戏机,也就是谷歌搞的那个,弄到我们芯片上 到目前为止楼主已经工作接近四年了,这四年都在国内某IC设计公司工作,这个行业没什么神秘的,也没有什么高大上。不管是华为海思还是我们,国内几个公司做的事情都一样,把外国的ARM CPU IP买过来,把GPU IP买过来,把自己的IP整进去,用FPGA调通,流片,做方案板,porting Android、然后发布给下级的方案商推出去,最后大家就能从淘宝上面买到国产平板电脑、国产机顶盒、国产手机。。。。。。 大家都比什么呢?研发速度、Cost Down、功耗、Cost Down、跑分、Cost Down..... 楼主在公司里面搞软件,也就是porting Android,Porting、调bug、解bug、实现一些新功能,硬件的知识、毕业就忘得差不多了,不过晶振怎么接我还是记得的[s::lol] 我在坛里面发的帖子大多是化学和烟花焰火的,这些是我的爱好。在现在的公司辛苦搬砖了四年,虽说没有大富大贵,不过好歹给自己在二线城市安了身,和我一起的进去的同事,有的结了婚,有的辞了职去了国外,有的跑去骑行追寻理想。有的把业余时间拿去炒股票。而我去干我喜欢的事情。 平常工作怎么干呢,新IC出来了,拿到方案板就开

作为一个军事迷,战争片是其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战争片看多了,特别是近来也看了许多日本战争片,觉得中日两国战争片表现手法有很多不同,从中也反映出中日两国对待历史的态度和军事观,下而罗列其中的一些主要差异。      1、日本战争片展现的是士兵英雄顽强,中国战争片重点歌颂领导和指挥员的英明伟大。包括《零式战机》《没有出口的海》《啊,海军》等故事情节较好的日本战争片,讲的最多的是日本普遍士兵的故事,其中最多的群体是军曹(相当于我国的士官)的战斗故事,包括《三本五十六》中,也花很多镜头对士兵进行描述,而我国战争片基本上是一切围着领导转,歌颂指挥员英明的比较多,士兵则是憨厚的形象,近年来的一些垃圾般的军事题材片,基本上是领导和上级英明果断,士兵一个个傻乎乎的。      2、日本战争片从不掩饰日军的残暴,中国战争片中的军人仁慈友善。日本战争片中充分反映了日军粗暴的本质,首先是军队内部打骂成风,可以说每一部日本战争片都有上级野蛮殴打下级的镜头,在《吾为君亡》中,日本宪兵对一个60岁的老妈妈拳打脚踢,在《太平洋海战》中,日军屠杀已举手投降的战俘、残杀菲律宾民众都充分展露。中国战争片中的军人十分仁慈,无论是上下级之间、还是对待战俘和老百姓,都表现的宽仁大度,给人以仁义之师的印象。      3、日本很少有侵华题材的战争片,中国抗日主题电影多如牛毛。日本战争片讲太平洋战争的占很大比例,对于侵略

** 一下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由于本人水平所限,必有遗漏或不足之处,请各位多多指正 **     今天无意中看到一段对话     卡尔文:你知道吗?我觉得数学不太像一门学科,而是一门宗教。     霍布斯:宗教?     卡尔文:是啊,这些公式就像奇迹一般,你取出两个数把他们相加时就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数,没有人能说清楚这是为什么,你要么全信,要么全不信。                                                                                 ——《卡尔文与霍布斯》 "数学的本质在於它的自由.”---- 康扥尔(Cantor)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猛的震了一下,这其中的观点深深地震撼了我,然后,我突然思考起了一个很神奇的问题,学了这么久数学,自认为还小有天赋,但是仔细一思考,我发现我跟本不知道他是什么。那么数学是什么?或者说,数学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数学是什么呢?     普罗克洛斯曾经给过一个非常怎么说呢,严谨的定义:数学全部都是假设性的。     也就是说,数学是基于一些假设所推导出来的必然结果,而我们不用去管假设是否成立。     同时,普罗克洛斯曾这么说过:“这,就是数学:她提醒你灵魂有不可见的形态;她赋予自己的发现以生命;她唤醒悟性,澄清思维;她照亮了我们内心的思想;她涤尽了

首先感谢warmonkey两年前交换给我一台DS1052E,这台示波器对我这两年的学习帮助很大。 正文 我是学强电的,但是我也有很多玩弱电的同学。其他电类专业的很多师弟我也见识过。大家跟风学51,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遇到问题就在群里面提问。再者,强电没有多少让人发挥的余地,倒是弱电能玩的多一些,于是便玩起弱电来。 在玩的过程中会遇到许多问题,我不仅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有时别人遇到问题也会向我请教解决方案。 有许多问题,例如某原器件不工作,输出值不正常,发烫,震荡,某程序卡死,逻辑错误,电平不符合要求,上升时间过长……都是可以用示波器发现、诊断,并利用相应知识解决的。可惜的是,我们学院几乎所有学生都没有自己的示波器。没有示波器,要解决上面的问题就要绕很多弯路,浪费很多时间。明明拿探头点一下就能搞明白的问题,却要在5个群里面问,还要跑去找学院的师兄或者老师,浪费大量时间。更甚者,在电设省赛上,我带去一台示波器,居然没几个人需要用它。 于是每每有人问一些需要用示波器且只需要示波器就能解决的问题时,我便开始宣传示波器的好处,推荐大家购置示波器。收到的最多的回复,就是: 1)不知道有什么用 2)太贵 对于这两个问题,我的回答是: 1)上面已经讲过了 2)不到2000元的入门示波器,和更新换代的手机电脑、贵的离谱的学校饭堂和移动联通、数万起跳不包退换的学费相比,实在只能算是九牛一

回忆我淘仪器的经历 刘虎 最近看到不少网友在网上淘示波器,想起一些往事,记录在这里。 那时候照着书学做遥控,调射频回路很困难,天天盼着有一台能上10M的示波器。国产示波器就那么几个型号,书上都能查到,于是经常穿梭于货场之中,但是没有搞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的第一台发挥作用的示波器是初中的时候淘的吧。那年没有网络,经济落后,费了老大劲寻觅来一台5M示波器,而且价格才几十块钱,那个高兴啊。除了第一级Y放是一支小拇指粗,金属包覆的玻封花生管外,包括示波管升压等电路在内都是全固态的,超过20公斤重。几年前当废铝卖了(估计早已回炉了),没有收藏,有点后悔。机器是60年代文革前夕生产的,现在想来应该是出口产品,或者至少是当时极为高档的产品,里面的结构与工艺与同时期的国际水平相比,差距应不超过15年,基本可以说是同一起跑线。很难想象在60年代我国就能生产这么先进的仪器,那时国产晶体管问世也不到十年。事实上直到80年代国产示波器还是以电子管为主,而此时进口设备相比起来已经先进到让国人认为是科幻(实时采样率1G的数字示波器,最迟1985年问世)。这台已经当废铝卖掉的示波器是我至今为止唯一不认为是垃圾货的国产仪器。 我的第二台示波器是淘来的建伍公司20M模拟,大概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最大感受是,居然示波器可以这样稳定可靠,而不是波形凌乱抖动,每次调同一参数显示都不一样,而且显示也不会漂,就

梦断特斯拉 文/科新社通讯员 1. 梦中的商业帝国 几经周折,科新社通讯员在镇上的一处民房里见到了小A。小A今年还在上初中,成绩中等。据他本人说,对学校学习已经基本不感兴趣,而他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手里的特斯拉线圈。 什么是特斯拉线圈?听到这个问题,小A脸上的表情兴奋了起来,向作者解释道: “特斯拉线圈,学名叫‘串联谐振变压器’。从一边输入交流电,先经过整流,再进入全桥ZVS电路,就能产生高频交流电,这个高频交流电再经过变压器线圈,就会得到非常高的高压,最后电弧放电。” 面对这样的回答,作者也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一个初中生居然能如此流利地讲述这么复杂的科学概念。只见小A将桌旁的一堆铁管用脚拨开,形成一条通道,“我带你看最新的作品,不要踩到铁管,那些是用来焊接均压环的”。 在另一个房间的中央,竖立着一台足足有人那么高的特斯拉线圈。在均压环的顶端还放着一把螺丝刀,“那个是尖端,没有尖的东西它不放电的。” 说罢,将底部引出的一根电线,接在一个圆形的东西上。“这是调压器,可以控制电弧的长度”,小A说。 只闻一阵刺耳的噼啪声——从螺丝刀的尖端,喷出一簇足有一米长的、闪电般发着蓝紫色亮光的、颤抖并晃动着的电弧,一直延伸到旁边的金属梯子上。面对这个景象,小A十分淡定,“这个是高频交流,很安全的。” 看完这场令人惊心动魄的表演,小A跟作者拉起了家常。小A是在百度的“ZV

我在之前的文章《再论职业的未来》中,提到一种社会状态,少数人占有多数智能,掌握绝对生产力,而多数人只能饿肚子。这听起来似乎很荒谬,生产力的极大发展不仅没有让人类获得幸福,反而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这听起来像阴谋论,非常不招人喜欢。 其实,听起来荒谬的东西,无非是违反了人类思维的习惯而已,仔细想想逻辑上可能是通的;反倒是那些听着无比正确的概念,往往是大错特错,误人子弟。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说过:“只要你们想到的都是错的,你们学到的都是表面现象”。这或许是人类最大的悲哀: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的道理,也知道自己不是圣贤,却往往依照自己对事物的简单判断去做事,最后将犯下的错误总结为命运。 所谓“命运”,实际上是迷信的概念,相信世间的一切自有安排。科创是讲究科学理性的地方,我是科创人,所以我不相信命运。但人就是这样,总想着要信点什么,不信点什么就觉得心里有些空虚,这是人经过千百万年进化而来的思维习惯,也是宗教在现世大行其道的原因。而接受科学理性洗礼的过程,就是逐渐认识并征服这种本能的过程。 说得玄一点,就是超越信仰、征服命运的过程。 今天要讲的物以稀为贵,先从教育领域举个例子。 我的父亲来自于一个偏远的农村,当时要考上大学是非常困难也非常光荣的事情,借助来之不易的机会以及超乎常人的努力,他实现了阶级的翻越,于是今天我能够自由地和各位在这里交流。 听

        人们总有各种秘密不希望被他人知道或者乱改,或希望仅仅与指定的人分享秘密。如今,利用自由开源软件,我们可以确保被数字签名的数据被篡改后可以立即获知、确认数据真正是来自自己所认为的那个人,同时,可以确保被加密的数据,在传输的过程中可以放心不被窃密。         本帖子将展示开源软件GnuPG在Windows环境下的发行版gpg4win的使用。以及采用特定的方法来使用的理由。         第一楼,简单展示鼠标右键菜单栏解密并验证签名,还有简单的加密的流程。         第二楼,简单说明现行GnuPG的稳定版中所支持的各种算法。         第三楼,简单讲述Windows 7环境下安装gpg4win的过程。         第四楼,简单举例使用Kleopatra、GNU Privacy Assistant(GPA)、以及命令行工具下生成RSA公私密钥对的过程。         本贴仅进行技术探讨。         GnuPG,或被简称为gpg,源自一个名叫Pretty Good Privacy(PGP)的软件。而后,PGP公司开发了名为OpenPGP的软件,PGP类软件现今均遵循OpenPGP标准(RFC 4880)。然而,由于各种商业原因,如今OpenPGP几经易手,却不再免费,

VR(虚拟现实)现在很热门,但发展速度明显还很不尽如人意,故此今天在这里斗胆贡献创意一则,不奢望能为VR产业添一把火,只求能获得各位大牛斧点指正。 现有VR系统多以全沉浸模式为核心,也就是力求所有的输入输出操作都以现实世界为蓝本,你在现实世界进行一个操作是什么样子,那么VR系统也会以此为蓝本进行模拟。 例如你在现实中走10米远需要较大幅度的摆动双腿十几次,那么在虚拟世界中,所有的VR系统也会以相同的运动量来做要求。这就导致我们VR系统中的运动衔接输入部分做得非常复杂,必须做成可以完整接受实际动作的结构,因此导致了高昂的研发成本和设施体积,比如无限甲板。 但个人认为:人类肢体活动的神经反馈机制并非牢不可变,在现实中我们需要耗费60%的力量来举起一把椅子,那么在VR中更重要的是椅子的外观和恰当的神经反馈强度,能否用同样的力量去举起椅子对拟真和操作来说并不是非常重要,甚至连你肢体的位置也并不重要。 [color=#414243]也就是说,在VR系统当中,如果你可以用6%的力量举起椅子,用1%的力量举起水盆,用0.06%的力量举起水杯和你在现实中的感受相比并不会产生决定性的差异。对于人体来说最重要的拟

       今天消防到店里检查安全隐患 没有发现堆放易燃物,直接跳过   消防:老板,你这一堆线太乱了…… 我(我师傅,为了方便表述,我就代表他吧,下同):这线挂这卖的,又不通电,我收好那我卖谁啊,人家哪个卖东西不摆出来呢 检查的觉得也对也没什么,就不扯皮了 消防:你这是什么插板,这接插板的线也太小了,容易起火的…… 我:这插板是进口的,绝对没问题的,线也是进口的,绝对不会起火(刚开始不想跟他扯太多,简单为好) 消防,看了下插板,上面标有110V 消防: 你这个排插是110V的,220V是不能用的,你懂不。 我: 你懂个什么,我有时用电焊机都完全没问题,平时用了10多年都没问题 消防:那么小的线你用电焊机,这种杂牌排插,有隐患,如果用大功率电器,排插松动的话容易起火,线小也容易起火 没办法,这检查的居然说是杂牌,我开始怒了[s::@],看来还是避免不了根他们扯皮了…… 于是我就开始跟个娘们似的跟他们扯皮[s::lol] 我:就说你不懂,我可以说有的东西你见都没见过,这排插是正宗松下电器的东西,排插正面上有Nitional,背面有MADE IN JAPAN 就说你不认得,你去网上查一下是不是松下电器的东西,你不看看是什么材料做的,你试拔下插头看看用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哪里松动了(当时没打开里面看,如果检查的要打开看,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其实里面的一

反转者往往会用“Bt毒蛋白可能对人有害”、“人体吃下去的外源基因并非完全被分解成核酸,可能对人体有影响”这一类没有充分证据的言论来反对转基因,这类言论很容易被挺转者驳倒,因此起不到实质作用,只能徒增“反转者都是无知者”的笑料。 挺转者也尽量少说什么“杂交等于转基因”、“杂交是广义的转基因”、“转基因比杂交更精确”之类的言论,因为在真正懂生化的人面前,这些话也是笑料,杂交合子染色体一半来自母本一半来自父本,双方提供给合子的染色体是完整的,杂交属于染色体—DNA 3级结构以上的变化,作用主要是等位基因显隐性影响的表达,你可以说杂交的结果比转基因更难控制,但杂交对染色体—DNA结构的影响远远小于转基因技术。而目前的转基因技术是通过基因枪、农杆菌等手段将含有强力启动子(否则转入的基因根本无法表达)+要表达的基因DNA片段+终止子这样一套完整的转录部件强行整合在现有染色体—DNA中,对染色体—DNA结构的影响,至少属于1级结构的影响,影响绝非杂交可以同日而语的。 而且,目前的转基因技术,是很难精确控制转入位点的(如果有人敢夸海口,我能绝对精确控制转入位点,这个人可以直接去申请炸药奖),转入的基因还会受到DNA自我修复机制的影响,因此带有很大的碰运气成分,需要反复实验,直到转入的基因有效表达出来为止,在这一过程中,说对现有基因影响很小甚至没有,这是大话。强力启动子一旦错误整合或者移

 https://github.com/kccd/nkc.git

科创研究院 (c)2001-2019

蜀ICP备11004945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802000058号